第92章 威逼利诱 (谢 学会简单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没有上班,我就变得忙碌了许多,很多平时归他管的事,全部都由我来处理,正当我在办公室里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助理柯雨说,有一个人自称来自澳城的客人要见我。WWW.ZIYOUGE.COM

我一听说是来自澳城,马上紧张起来,凌隽和雷震海都是澳城人,凡是来自澳城的人,都有可能和他们有关,当然得引起重视。

“请他进来吧。”我对柯雨说。

进来的是一位看起来很有风度的长者,穿一身灰色西服,举手投足间很有范儿,他笑着自我介绍:“我叫何子铧,你就是骆濛吧?我听乐乐说起过你。”

他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没错,他就是澳城长官何子铧,在秋荻姐和凌隽的婚礼上,我见过他一面。

“何长官您好,我是骆濛,我和乐乐是很好的朋友。”我赶紧热情相迎。

“既然是乐乐的好朋友,那就叫我叔叔吧,冒昧打扰,请见谅。”何长官客气地说。

“叔叔客气了,您能光临振威,是我们的荣幸。”我笑着说。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咱们就开门见山吧,你知道凌隽在哪儿吗?”何长官说。

“我还真不知道,我听说何长官是凌先生最敬重的长辈,我也正想向您打听凌先生的下落呢,听说他中风了,而且很严重,现在很多人都在找他,也包括我。”我笑着说。

何长官看了看我,明显是不相信我的样子。

“我听说你是秋荻最好的朋友,你应该知道凌隽在哪儿吧?我没有恶意,只是许久没有见过凌隽,又听说他生病了,心里很是挂念,所以才要想见见他而已,希望你能转达我的意思。”何长官说。

“其实秋荻姐最好的朋友是乐乐,如果说关系的话,那其实还是乐乐和秋荻姐更亲近一些,她们之间认识的时间更久,感情也就更深。”我笑着说。

我的意思当然也很明确,那就是乐乐和秋荻姐那么好的姐妹,你干嘛还要和凌隽他们作对?

“你是一个聪明的姑娘,我也知道你话里的意思,如果你见到凌隽,那请你转告他,就说他逃避不是办法,有些事总得面对。”何长官说。

“叔叔说的凌隽要面对的事,难道就是要答应您的条件吗?”我笑着说。

何长官大笑,“看来小姑娘果然聪明,我和凌隽之间的事,你能猜得到?还是凌隽告诉你的?”

我赶紧否认,“是我自己瞎猜的,我和秋荻姐他们确实走得比较近,很多事情也知道一些,但不知道猜得对不对?”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那我不如索性探一下他的口气,到时我也好向秋荻姐汇报。

“好,那你说说,你猜测的是什么?”何乐官笑着看我。

“听说叔叔是澳城最有势力的人,这一次美濠的董事们集体妥协,在背后罢免了凌先生,恐怕所有人都能想到是叔叔是背后的推手,不然没有人可以能做得到这一步,不知道我猜测的对不对?”我说。

“接着说。”何长官笑着看我,他并不承认,也不否认。

“您也知道,我和乐乐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们姐妹相称,所以乐乐的事我也知道一些,尤其是感情方面的事,我比较清楚,乐乐和我无话不谈。”我说。

何长官脸上闪过一闪痛苦,“我何子铧经商时生意做得不错,后来从政也一帆风顺,本以为自己可以给家人幸福,却没想到我女儿竟然喜欢一个人达数年之久,乐乐是我的女儿,她想要得到的东西,我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和方法都要帮她达成心愿。”

他爱女心切倒也可以理解,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不管是金钱或者权力都是手到擒来之物,唯独对自己女儿幸福的事,却是有心无力,所以当他说到乐乐感情的事,他表现得很沮丧,他把女儿的不幸福,归责到了自己的头上,或者认为那是他的一种失败。

对于他这样功成名就的人来说,是不能接受任何失败的,女儿情路不顺,他也认为那是他自己的一种失败,因为他的女儿那么优秀,本来是可以想得到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但现在爱上一个男人却得不到,所以他要动用自己的能量帮女儿实现心愿。

“冒昧地问一句,叔叔年轻时有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恋,最后又不了了之的?”我说。

“当然是有的,那也是我一身之憾,如果我当时的力量强大一些,那我也许就不会输给我的竞争对手,所以我不会让我的悲剧在我女儿身上重演,我一定会用尽各种手段帮我女儿夺得她的幸福。”何长官说。

他果然是这样想的。和我猜的差不多。

“叔叔,作为乐乐的好姐妹,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我小心地说。

“但说无妨,我不是那种听不得不同声音的人。”何长官大度地说。

“我想说的是,您这样为乐乐作想,她同意么?”我说。

“乐乐这孩子一向重情义,她虽然心里喜欢凌隽,但却从来不肯说出来,要不是她妈妈在她的博文里看到她写的一些话,我们至今还蒙在鼓里,我们作为父母真是失职,我对不起乐乐。”何长官痛苦地说。

他是最近才知道何乐乐喜欢凌隽的事,不然他恐怕也不会出现在凌隽和秋荻姐的婚礼上了。

“也就是说,叔叔做的这些事,其实乐乐并不知情,只是你一厢情愿地认为你可以用你自己的手段帮乐乐获得她要的爱情,但我想说的是,也许你用这样的方式帮乐乐夺来的,并不是她真正想要的。用权力和金钱可以换得婚姻,但却不可能换得爱情,而事实上婚姻和爱情是两回事,世人也许会为了金钱去完成一段婚姻,但是却不能为了金钱去完成一段爱情,因为婚姻可以是形式上的东西,而爱情却是发自内心的眷恋,叔叔是过来人,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吧?”我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爱情是可以培养的,只要有了婚姻的形式,那爱情就可以在婚姻的框架下慢慢培养,就像我和我的太太一样,我以前也不是那么爱他,但现在我就很爱她。”何长官说。

“可以培养的前提是您太太不是你用强权手段夺来的,要是您太太是您用强迫的手段夺来,我想她恐怕会恨你一辈子,更别说和你培养感情了。”我说。

何长官短暂地沉默,他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当然不是等闲之辈,我的话他应该是听进去一部份的,当然,他不会因为我的几句劝说就会放弃他的念头,不然他也不是何长官了。

“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既然决定了的事,我就会做到底,凌隽以为躲着不见我就可以了?他迟早得面对这个问题。”何长官说。

“据我所知,凌先生好像是真的生病了,并非是躲起来不见您,不过叔叔,您知道秋荻姐和凌先生当初遭遇过些什么,他们是从困苦中一路走过来的,他们的感情不会因为外力的作用就会轻易变动,没有人能分得开他们,不管以什么样的形式。”我说。

“那我们不妨试试看,美濠是阿隽爸爸留下来的基业,难道他就眼睁睁看着凌正铎留下来的基业落入旁人之手?如果真是这样,那凌隽就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也不配我家乐乐去爱!”何长官说。

“叔叔说的这个担当太过牵强,一个人在社会扮演着多重的角色,对于美濠来说,他是继承者,确实有义务去守护凌老先生传下来的基业,但是对于他的家庭来说,他是一个丈夫和父亲,他如果因为利益就放弃原则,抛妻弃子,那他恐怕也不是一个值得乐乐姐去爱的男人吧?如果乐乐姐嫁了这么一个男人,叔叔您会开心吗?”我说。

这话可能有些犀利,何长官脸上有些不自然,但是他很快恢复了常态。

“你这丫头果然不错,可惜我没有儿子,不然我肯定让我儿子娶了你做媳妇,你说得有道理,不过你不能说服我,不管凌隽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他是一个混蛋,只要我家乐乐想要,我都会抢来给她!这是我作为一个父亲唯一能做的事,而且有些事一但做了,就不能半途而废,你转告凌隽,让他最好赶紧和我见面,不然美濠以后就不姓凌了!”何长官说。

“我如果我见到他,我会转告他,不过目前为止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儿,叔叔真是厉害,竟然逼得那些董事们都听您的话,长官就是长官,这样的事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试探着说。

何长官大笑,“丫头,要人妥协一般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威逼利诱’,虽然是一个词,但其实这是两种手段,一种是‘威逼’,但另外一个是‘利诱’,相比前者,其实后者更加有效。只要有利,不用相逼,都有人会听话。”

我其实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总的来分析,他的意思应该是那些董事其实是自己愿意为他服务,‘逼’只是手段之一,‘诱’才是让那些人臣服的关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