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挨打/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还是没有凌隽和秋荻姐的消息。

凌隽中风后失踪的消息已经传遍了万华,一些不良记者发表文章称这是报应,而一些理性的记者则认为这是万华商界的一大损失,甚至有财经专家在电视上公开表示,凌隽的生病恐怕是美濠衰落的标志之一,因为凌隽在美濠的表现无人可比,没有人可以替代凌隽。

而美濠的股价也开始大跌,而且连续阴跌,完全没有止跌的意思。

美濠的状况不佳,展瑞的官却越做越大,他原本只是万华美濠的总经理,经过董事会的批准,他现在已经升任集团高级副总裁,主管美濠在内地大部份的事务。

在职位上表现平平,却能这样青云之上,看起来确实让人很难理解。好像美濠的高层都忽然瞎了眼一样,把一个无能阿斗硬生生地往上不断地扶,这确实是怪事。

我现在真正理解了凌隽以退为进的意义,展瑞是被人扶上来的,展瑞背后有人,不然以他的本事,不可能做得到这一步。

这也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在美濠那么嚣张了,他连董事都不是,却敢站出来摆平尚云鹏蒙冤之事,在凌隽的眼皮底下公然上位,胆子大得惊人,他只所以这么牛,不是他有多强大,而是因为他背后有人在支持他。

也就是说,他其实已经不担心凌隽会拉他下来了,因为他知道将会有人对凌隽发难,凌隽会自身难保,根本分不出多余的精力去对付他。

这其实是他的一个误判,并不是凌隽顾及不到他,其实凌隽只是放任他表演,因为凌隽知道他只是被人操纵的小角色而已,凌隽要引出的是背后的人,而不仅只是想把展瑞拉下来,只是后来的情况确实不利于凌隽,何长官突然出手,让凌隽一下陷入了不利的局面,为了避免和何长官硬碰硬,凌隽暂时避其锋芒,选择了装病引退。

就凭这一手,我就相信凌隽会胜出。知道退的人,必然会更好的前进。而展瑞这样小人得志的人,最后肯定会输。

在我连续接了几天轩儿之后,又改由雷震海来接,一但长期由一个人来接送,自然就会形成规律,在别人觉察到规律之前,就必须要进行改变。

轩儿和我很亲,但却有些惧怕云鹏,他从小都是云鹏在看护,见云鹏的次数远多于凌隽,在孩子心中,云鹏也是真正的家长,而且云鹏本身也比较严厉,只要他一黑脸,轩儿就吓得不敢说话,但和震海却不同,轩儿很喜欢震海,因为不管他如何折腾震海,震海都不会骂他,还常常爬地上让轩儿骑马,这一点是亲爹凌隽做不到的,也是云鹏做不到,所以轩儿更喜欢震海。

我不知道震海一个大男人是如何哄的轩儿,总之轩儿和他住了几天,竟然不吵不闹玩得很开心,这也让我很感动,震海一个糙爷们能如此耐心地哄轩儿,真是不容易。

有些人没有很高的智商,也没有什么大志,甚至有些缺心眼,但他只是重情义,只是单纯地对人好,这样的人也许成不了什么大事,但却可以让人信赖,震海就是这样的人。

有了震海哄轩儿之后,我和云鹏就轻松了许多,下班之后,我们一起来到朝会,随便看看朱虹的同时也可以喝一杯,这一阵过得压抑,喝一杯也是一种放松。

朱虹对凌隽的失踪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焦虑,她说她坚信凌隽没事,她认为她的哥哥是不可战胜的,认为凌隽只是暂时的蛰伏,只是在筹划应对之策。

她的想法和我其实一样,我也认为凌隽不可战胜,因为凌隽身边还有聪明绝顶的齐秋荻,还有可以为他牺牲的尚云鹏和雷震海,还有我,愿意与他们生死与共的骆濛。

“我有些忙,暂时没办法招待你们,今天先在大厅坐一会,我这里还有些事,一会再陪你们喝酒。”朱虹说。

“朱虹姐你先去忙,不用管我们,一会忙完我们再说话。”我笑着说。

“既然朱虹有事,那我们走吧,一会表演开始了,肯定吵得很,我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我们回家二人世界去。”尚云鹏说。

他以前是罩场子的江湖大哥,自然早就厌烦了这样的夜店环境。

“不是来了么,那就喝一杯再走呗。”我说。

“我们来主要就是看看朱虹有没有事,既然她没有事,那我们就回去吧,我们家里也有酒,而且还是好酒,我陪你喝就是了。”尚云鹏笑着说。

“那好吧,我们回去。”我说。

走过朝会的大厅,正要出门,这时对面走过来一男一女,男的是展瑞,女的则是饶溪。

展瑞的长发竟然剪断了,西装革履很是讲究,一副春风得意不可一世的样子。

饶溪看到我,贴展瑞贴得更近了,分明是在向我示威。

我和尚云鹏继续往外面走,完全无视展瑞和饶溪,和这两个人,我们真是没什么可说的。

我们不理人家,可人家却还是要招惹我们,展瑞和饶溪向我们这边走过来,挡在了我们的前面。

“凌隽现在没了,你们竟然还有心情来狂夜店?看来凌隽是白对你们好了,还说什么兄弟义气,凌隽现在不行了,你们就不管他的死活了?”展瑞说。

“你不要找麻烦,我们的事,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最好走开。”我说。

“凌隽对我不错,我在到处找他呢,我不像你们这么虚伪,说是凌隽的好朋友,却在凌隽有事的时候完全不管他的死活。”展瑞说。

“这一看就是对奸夫淫妇,他们这样的人最是虚伪,嘴上一套背地里一套,阳奉阴违是他们的拿手,满嘴的仁义道德,满肚子的男盗女娼。”饶溪说。

“他是你的女人吗?”尚云鹏忽然问展瑞。

“是啊,那又怎样?”展瑞搂住饶溪的腰,得意地说。

“都说女人身边的男人能体现一个女人的品位,其实这话对男人也一样有用,如果男人身边的女子太没品位,那你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懂得让她闭嘴,不能让她满嘴喷粪,这样恶心别人的同时,也会降低你的品,美濠是隽哥的公司,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屑小是靠什么人扶上去的,但我想告诉你,你们得意不了多久,所以不要太嚣张,要嚣张也行,去别人面前嚣张,不要在我的面前嚣张,不然后果很严重。”尚云鹏说。

“尚云鹏你以为你是谁?敢这样对我说话?以前我敬你,那是看在凌隽的面上,现在凌隽自身难保,我根本不把你当回事,你威胁我?我现在是美濠的高级副总,我是董事会任命的,你能把我怎样?”展瑞说。

“你是什么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是敢得罪我,我就抽你!”尚云鹏说。

“怎么?又想耍流氓作风?你就是狗改不了吃屎,混混永远都是混混!你样的垃圾……”

展瑞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听到了一声响亮的耳光声。

“你敢打我?”展瑞捂着脸。

“你小人得志也就算了,还敢在我面前得瑟?我就替隽哥先抽你两耳光,至于那些帐,以后再找你算。”尚云鹏说。

“你他妈的混……”

展瑞的话还没说完,尚云鹏又是一耳光抽了过去。

愚蠢的展瑞还是不了解尚云鹏的风格,他以为自己是高级副总裁,尚云鹏就会畏惧他了,他根本不知道,在尚云鹏的世界里,只有他认为需要尊重的人,而没有他不敢打的人。

这边有人动手,朝会的保安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

“尚先生,请你住手,这里是朝会,不能在我们这里打人,因为我们有义务保证我们的客人的安全。”领头的保安队长说。

他们认识尚云鹏,也知道尚云鹏和凌隽关系,所以只是劝解,并不动手。要是其他的客人胆敢在这里闹事,现在估计已经被轰出去了。

尚云鹏好像没听见一样,又是连接狠狠地抽了展瑞几耳光,这才停手。

“你说什么?不能打架是吧?哦,我忘了,是不能打架,不好意思啊兄弟,我不打就是了。”尚云鹏说。

这人都打完了,才说不打就是了,真有他的。

“谢谢鹏哥给面子。”保安队长陪着笑说。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这些保安就看着这个流氓行凶不管不问,这人都挨打了,就这么几句话就完了?我要告你们!”饶溪说。

“是谁在这里大吵大闹?”这时朱虹走了过来,应该是有人把这里发生的事报告给她了。

“你就是老板吧?我们在你的店里受欺负了,你看着办吧!”饶溪说。

“你是谁啊?”朱虹冷冷地问。

“我是饶溪,是展瑞的女朋友,我和他一起来的!”饶溪嚣张地说。

“展瑞又是谁啊?”朱虹问。

“朱总,他就是展瑞。”旁边的工作人员答道。

“这里是会员消费,他是会员吗?”朱虹冷冷地问。

“他不是,以前凌先生经常带他来,也算是熟客,所以我们没有阻拦。”工作人员说。

“那是以前!以前来过的客人,就可以终身随意进出吗?你们是怎么做事的?轰出去!”朱虹厉声喝道。

“不就是会员吗?要多少钱才能办?我们马上办?不就是钱吗。我们付就是了!”饶溪说。

看来跟了展瑞之后,她竟然也变得嚣张起来了,她以为傍上展瑞这棵高枝就成了凤凰了。

朱虹走近饶溪:“你很有钱吗?你以为有钱就可以随意进出朝会了?”

“朱虹你这个婊……”

朱虹回身一耳光抽了过去,饶溪想反抗,被保安架住,朱虹左一耳光右一耳光的抽,抽得饶溪鼻子流血。朱虹是真狠,饶溪竟然敢惹朱虹,真是瞎了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