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清除/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饶溪被打,展瑞并没有冲上去要和那些保安拼命的意思,这倒完全符合他的作风,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知道错了吗?”朱虹停下手问饶溪。

饶溪肯定没想到先是展瑞被尚云鹏海扁,然后朱虹又狠抽她耳光,她没想到尚云鹏竟然敢打堂堂的美濠高级副总裁,更没想到她这个副总裁的女友竟然被一个开夜店的朱虹狠抽。

“朱虹你竟然敢打我,我一定告到你家破人亡!”饶溪发狠说。

“还不知错?还想发狠?你告我?朝会是会员消费的地方,你不是会员,强行进入朝会,而且还大打出手,试图破坏朝会的正常经营,无奈之下我试图阻止你,与你发生了肢体冲突,两个人打架,你打不过我,你就告我?”朱虹说。

“你胡说八道!明明就是你动手打人,我根本没有动手……”

“你们看见这女的动手打我了吗?”朱虹问保安。

“看见了。”保安齐声回答。

“骆律师,这人好像以前和你有些渊源吧?你看到她动手打我了吗?”朱虹说。

“我看到了,朱虹姐如果需要,我可以为你免费辩护,好歹我也做过几年律师,这点小案子在我眼里不是什么问题。”我说。

饶溪气得瞪大眼睛看着我,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放了她吧朱虹姐,和这样的人计较没什么意思,会影响你的形象,你去忙你的事吧。”我说。

朱虹一挥手,“放了她吧,以后谁再敢让这对狗男女跨进朝会一步,我就开除谁!都记住了?”

“记住了。”保安们赶紧回答。

我和尚云鹏也没有和饶溪他们继续纠缠,直接开车回了别墅。

尚云鹏坐在沙发上,半晌没有说话。

我走过去抱着他的头,“怎么了?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啊?没必要和那种小人计较啊,自己生气不值得。”

尚云鹏让我挨着他坐下,“我没有生气,我只是认为你那个师妹作风太过嚣张,如果她在美濠鼓动展瑞做对不起集团的事,我担心展瑞会听她的话,像饶溪这种忽然从低层跃上去的人,贪心是很重的,我觉得不能让她继续留在美濠,如果说展瑞后面有人扶着,拉不下来,但饶溪应该是拉得下来的。我得们想个办法把她给拿下来。”

“这事简单,让乐乐做就行了,现在乐乐是全球总裁,展瑞只是地区高级副总裁,展瑞还是要受乐乐管制,我觉得可以试试让乐乐打击一下展瑞和饶溪,看背后的人会不会露出头来。”我说。

“这主意是好,但这次展瑞这么快就升上去,想必集团高层有人要刻意扶持他,展瑞恐怕暂时是拉不下来的,但饶溪应该没有问题。”尚云鹏说。

“可是现在饶溪是展瑞的女友,如果乐乐动饶溪,那不也就是动展瑞?”我说。

“你也知道展瑞的为人,如果让乐乐抓住什么把柄施压,那展瑞会全力保护饶溪吗?展瑞和饶溪好,估计也有气你的意思,他未必真的会喜欢饶溪那种女人,所以只要乐乐够犀利,展瑞肯定会牺牲饶溪保住自己的位置。”尚云鹏说。

我点头赞成,“你的分析很到位,展瑞确实是那种没有担当的人,只要他的利益受到一些影响,他肯定会抛弃身边的人来做挡箭牌,那我现在就给乐乐打电话。”

“你也不要太寄希望了,何乐乐也许和何长官是一伙的也不一定。”尚云鹏说。

“我相信我的眼光,我更相信秋荻姐的眼光,所以我还是认为乐乐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现在她不能一下子翻过天来,她恐怕也只是只有暂时忍耐,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她才能帮助隽哥夺权,毕竟她只是总裁,她还得受制于董事会,而董事会的大部份董事现在都和何长官是串通一气的。”我说。

“好吧,那我也相信你的判断。”尚云鹏说。

我拿起电话把拨通了乐乐的电话,很快她就接听了。

“濛濛,这么好给我打电话?”是乐乐的声音。她的声音里有些憔悴。

“乐乐,最近还好吧?”我问。

“还行吧,我听说凌隽中风了,到底是真是假?”乐乐问。

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虽然我是相信她的,但现在毕竟是何长官在逼凌隽,而何长官又是她亲爸,我真不能完全地信任她,因为那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事关凌隽和秋荻姐。我不得不谨慎。

“我也不清楚,或许是假的吧?也或许是真的,我也没见过凌隽他们,无法确定。”我只好模棱两可。

“凌隽是因为不想直接和我爸正面冲突,所以才避开的吧?我已经和我爸谈过了,但我爸的意志很坚决,暂时要他妥协几乎不可能,所以只能先拖一下,寻找更好的时机。”何乐乐说。

“其实我在万华见过何长官了,他的态度很明确,就是要凌隽娶你,他认为你想得到的东西他就应该不择手段帮你夺过来。”我说。

“其实是我让他去找你的,我知道你会帮我劝他,你是律师,劝人的功夫应该比我强,所以我希望你能劝他改变主意。”乐乐说。

“可惜我没有完成任务,我好像不能说服何长官,他也是一个很强大的人,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服的。”我说。

“这事也急不得,只有慢慢来。如果你见到姐姐和凌隽,希望你能向他们转达我的歉意,这件事我一定会站在姐姐那一边,就算是凌隽妥协,我也不会嫁给凌隽,如果凌隽会背叛姐姐,那这样的男人也不值得我去欣赏。”何乐乐说。

我听得出来她说的是真心话,她能这样说,我心里非常的高兴。只要乐乐站在凌隽他们一边,就可以留在美濠继续制衡展瑞和其他势力,我也相信乐乐的能力。

“我们都相信你,你也不要内疚,何长官非常的精明,我们知道的道理他也想得很明白,也许他有他的想法,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今天打电话给你,还有一件事想跟你说,现在展瑞是高级副总裁,手里的权力应该不小,她身边有一个女朋友是我以前做律师时的师妹,这人一心想进入豪门,属于那种只求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她现在是万华美濠的法律顾问,我希望你能把她从美濠清除出来,不然我担心她会向展瑞提一些坏主意,损害到美濠的利益。”

“展瑞我是知道的,饶溪我倒没怎么听说,我会留意一下,只是我也不能轻易干涉分公司的人事任命啊,总得有个理由。”乐乐说。

“我觉得展瑞这个人肯定是有些问题的,这个人没什么挡当,如果你向他实压,我认为他会抛出饶溪当挡箭牌,当然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具体怎么做我也不知道。”我说。

“其实我对展瑞这个人也不了解,但他是通过董事会任命的高级副总,这个人听说在金融方面很有天赋,还曾经一度被凌隽看成接班人,现在董事会很多人都支持他,认为他是美濠未来的新星,但我感觉他其实能力一般,但好像他有背景,连我爸都警告我不要动展瑞。”何乐乐说。

“这就奇怪了,其实我和展瑞早就认识了,据我所知,他出身在普通家庭,并没有什么背景啊?也许有背景的人是他身后的人吧?他只是一个傀儡?”我提出自己的猜想。

“这样的说法倒也合理,总之目前我要想一下子拨掉展瑞好像不太可能,展瑞当初是凌隽扶上去的,只有等凌隽重新掌权,才能名正言顺地拿下展瑞,不过你说的那个饶溪,我应该可以想办法对付,她以前也是律师吗?”乐乐说。

“是的,以前是我师妹,不过她那人并不上进,业务能力一般,都是靠外貌在混。你不妨从她经手的事情着手,我相信以她的能力,肯定办不好事,必然有许多漏洞。”我说。

“我知道了,我明天会到万华分公司来视察,到时我们见面再聊。我要去你家吃饭。”乐乐说。

“好呀,那我做饭给你吃。”我笑着答应。

***************

何乐乐突然视察万华美濠,并且亲自带了专家组审查一月以来万华美濠高层处理的相关项目和帐目,结果查出很多漏洞,有决策上低级失误,也有帐务上的可疑之处。

何乐乐立刻在万华召开高层会议,严厉批评展瑞等高管的渎职行为,并且要求责任人负起责任,公开向股东们道歉。

和我们想像的一样,展瑞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了饶溪,饶溪涉嫌经济渎职和经济犯罪被警方刑拘。

乐乐的这一棒起了明显的警示作用,也威慑了那些以为凌隽不在就可以随意作乱的下属,何乐乐是美濠元老,又是长官女儿,不管是资历还是背景,都完全可以镇压得住那些小鬼。而饶溪只是一个小得可以忽略的角色,现在被抛出当替罪羊,也是活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