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老人 谢 ( tiffany )赏巧克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乐在离开万华回澳城之前,我们在会所再次见面。

她是真的憔悴了许多。现在美濠虽然是她在掌权,但那些董事都听何长官的,而何长官是她的父亲,她既不能和何长官公然翻脸,又不能全部都听何长官的话,她既要维护美濠的利益,又要想着如何让凌隽重新回归的问题,她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像夹心饼干一样夹在各利益集团之间,其处境的艰难可想而知。

也幸亏秋荻姐的大度,在这样的关头还有乐乐在美濠支撑着,不然美濠的前途更加让人担忧。只是苦了出身富贵之家的何乐乐,原本清纯靓丽的她,短短两周时间,明显憔悴了许多,一方面要担心美濠的事,一方面还得担忧凌隽的事,加上工作本身的压力,又怎么能不憔悴。

“本来想去你们家蹭饭的,但我现在身份特殊,不能和你们接触太过频繁,不然我爸会怀疑我是你们的内应,只有在这里见面了。”何乐乐笑着说。

“我替隽哥谢谢你替他看着美濠,辛苦了。”尚云鹏说。

“客气了,我只是做力所能及的一些小事,我还得谢谢你们在这个时候还把我当朋友,你们的信任让我支撑下来,不然我真的担心自己快扛不住了。”乐乐疲惫地笑。

“你一直都是我们的朋友,秋荻姐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你,这次的事虽然何长官有份,但我们不会怪你。”我说。

“其实我爸也不是糊涂蛋,他一方面是为我,但恐怕他还有其他的目的,只是我目前看不懂而已,对了,你们知道万华一家叫东力的公司吗?”乐乐问。

“我以前是做律师,对企业界的事其实知道的不多,但现在活跃在万华商界的公司,我还是都知道的,我没有听说过东力公司的名字啊。”我说。

“我也没有听说过,怎么了?为什么要打听这家公司?”尚云鹏问。

“这一次展瑞主导了一个项目,是和一家叫东力的公司合作,合作的主要内容是组建一个合资的生物技术公司,美濠的经营横跨多少行业,唯独没有涉足过生物科技,听说这家公司在生物科技方面有很多专利,只是缺乏资金的投入,所以展瑞主张和东力合作,让美濠涉足生物科技这一全新产业,现在美濠缺乏新的增长点,生物科技又是当今投资界热宠的行业,他的这一提议提到了大家的支持,我会把项目计划书带回总部讨论,如果董事会通过,将会正式上马这一项目。”何乐乐说。

“可我们从来没有听说有这么一家公司啊,是什么样的背景?”我说。

“听说是在日本注册的一家公司,展瑞提供了该公司的一些资质方面的材料,相当完备,专业眼光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所以我才想要问问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家公司。”何乐乐说。

“我们没有听说过,我们都没听说过的公司,展瑞竟然能和他们谈成合作,这事会不会有什么古怪?”我问。

“目前来看没什么问题,我虽然是总裁,但重大的决议还是得通过董事会来决定,我也不能用手中的权力强制砍掉这个项目,有利于集团的事,我当然还得支持,如果我因为个人好恶而滥用手中的权力否决,我会面临股东们的信任危机。”何乐乐说。

这一点我们是能理解的,我自己也在管理振威,知道站在高处的难处,有些事就算是自己不乐意,但也得做,因为要让所有人信服才行,如果用手里的权力乱来,那很快就会失去支持,最后黯然出局。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那当然还得做,也不能因为是展瑞提出来的项目就硬要给摁下来,不然你没办法服众。”我说。

“是啊,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请你们帮我暗中调查一下这公司,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何乐乐说。

“这件事我们会暗中帮忙调查一下,不过我们能调查到的东西恐怕也很有限,不一定会对你有帮助。”我说。

“没事,反正这项目也不是马上就会做成,可以慢慢来,对了,还是没有姐姐他们的消息吗?”乐乐问。

“暂时还是没有,不过我相信他们是安全的,他们都是厉害人物,不会有事的。”我说。

“我也这样认为,那好吧,东力的事,就拜托你们帮忙打听一下,如果有什么情况,我们及时沟通。”乐乐说。

“好,我们一定尽力帮忙去查,你自己也多多保重,你看起来憔悴了许多。”我说。

“最近压力确实有些大,不过我还扛得住,你们自己也保重,总会好起来的,如果见到凌隽和姐姐,请务必转达我的歉意。”乐乐说。

“你放心吧,隽哥不会怪你的,我们都知道你是好人,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永远也不会成为敌人。”尚云鹏说。

何乐乐眼眶一红,“有你们的体谅,我就非常知足了,放心吧,美濠一直姓凌,迟早会回到凌隽的手中,我不会让任何人把它夺走。”

********************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又过去两周,万华的气候已经开始变凉,进入深秋。

我每天还是紧张地工作,然后上网看新闻,了解美濠的动态。展瑞一手推进的项目正式通过董事会表决,美濠和东力公司将在万华的西南方向合资建一家生物科技研究中心,这也是迄今为止万华最大的生物科技公司。

我们对东力的调查也确实没发现什么疑点,东力公司来自日本,原名叫东力会社,到华夏注册备案的分公司就叫东力生物科技公司,从我们能查到的资料来看,东力虽然进入华夏不久,但确实是很有实力的公司,在亚洲其他国家也都有分公司。

邹兴打来电话说,阿芳快要生了,如果把孩子生在凌家总是不好,他要带着阿芳回他们自己的房子去生孩子,这一阵希望我和云鹏能时常回去照料一下凌家的事。现在凌隽和秋荻姐不在,如果邹兴再离开,那确实是需要有个人照料一下凌家,于是下班之后我开车去了凌家,想问问邹兴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开车到了凌府门前时,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凌家门口,但车上的人并没有下车,见我开车来了,反而急速离开。

我心想是谁在车里?为什么看到我来就马上离开了?心里生疑,索性开车跟了上去。

那出租车似乎也发现我在跟它,加速向前开去,它越是开得快,我心里就越怀疑有问题,一直紧咬着它不放,我现在开的车当然不是以前小排量的国产车,性能方面要比出租车强了许多,那出租车虽然想摆脱我,但却一直没能把我甩掉。

最后那出租车竟然慢了下来,我跟在它后面,车开到了一家连琐酒店门口停下。

我不敢下车,拿出电话准备先把情况告诉云鹏,我担心自己一下车遭到围攻那就麻烦了,坐在车上,如果发现有人对我不利,我至少可以开车逃跑。

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没电了,赶紧从包里找出车载充电器准备充电,这时出租车上下来一个女人。

那女的个子挺高,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外套,戴着一个帽沿很宽的帽子,现在虽然天气转凉了,但在这个季节戴着帽子,还是让人感觉有些奇怪,因为帽沿很宽,完全遮住了她的面部,看不出她的样子。

她向酒店里走去,我赶紧下车跟了进去,如果是男的我还有些担心,但是个女的我就不那么害怕了。

我还是稍晚了一步,那女的已经进了电梯,我看着电梯显示到了六楼,她应该就住在六楼了。

我乘另外一部电梯到了六楼,没想到一出电梯,那人竟然就站在电梯口等我,吓了我一跳。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她声音已经有些苍老,确实不年轻了。

“你去凌家干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见我来了你就跑了?”直接问。

“你到我房间里来说话吧。”那人说完直接向她的房间走去,也不管我答不答应。

我有些犹豫要不要跟着她去,但又想她一个老妇人,也不至于会把我怎样,要想弄清楚状况,那还得跟着去才行。

老妇人打开房门,我跟着进去,她随手关上了房门。

她摘下了那个很奇怪的帽子,露出了她的脸,虽然已经老了,但依然可以判断年轻时应该是一个美人。

“你是谁?”她直接问。

“你又是谁?”我反问。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现在是你跟着我来到我住的地方,你是谁,你想干什么,这些事情你都应该要主动向我说清楚,我才能信任你。”老妇人说。

她举手投足间给人感觉很有风度,可以肯定,她绝对不是普通的老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