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远来是客/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里在想,我要如何应对她的问题。

“我之所以会跟着你,主要还是因为你出现在凌家门口,你是不是想去打听什么?看到我来了之后,你又不想暴露自己,所以让出租车司机快跑?”我说。

“那个地方不是军事禁区,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能在那个地方逗留吧?我在那里停顿一下有什么问题?你难道就因为这样就要说我心怀不轨?我一个老人家,就算是想干坏事,那也干不了啊。倒是你,尾随我来这里,你想干什么?”她毫不示弱,也是一样的咄咄逼人。

“我是凌家的朋友,因为怀疑你对凌家不利,所以我才想要问清楚你要干什么,如果你没有恶意,那我向你说对不起。”我自己先软了下来。

如果和她这样一样争下去,肯定没什么结果。

“你是凌家的什么朋友?是什么样的关系?”她问。

我又在犹豫,一方面我想取得她的信任,让她说一下到底去凌家门口干什么,另一方面我又不想把我的身份透露给她,要是她是坏人那可怎么办?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担心好像是多余的,我现在是振威的总裁,和秋荻姐她们的关系万华谁都知道,不仅是凌隽的朋友知道,凌隽的对手也当然是清楚的,所以实在是没什么好隐瞒的,索性直接说了算了。

“我是骆濛,是凌隽和齐秋荻的好朋友,齐秋荻的振威集团,现在是我在管理,我是CEO。”我说。

她一脸怀疑地看着我,“你是CEO?振威集团有多大?有多少员工?”

我有些生气她对我的轻视,“振威是万华本土最大的企业,到底有多大,这个不好说,但肯定不是皮包公司。”

她笑了笑,“你这么年轻,能担任CEO?你行吗?”

“你知道凌隽的美濠吗,现任CEO何乐乐比我大不了多少,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年纪轻就不能担任CEO吧?”我说。

她点了点头,“也是,现在年轻有为的青年人越来越多了,只有年轻的头脑,才有年轻的思维,才能适应这个每天都在变化的世界,让企业保持活力。”

看她说话的神态和高度,我更确定这个人来历不简单。

“我现在已经说明我的身份了,那你可以说说你到凌家门口去做什么了吗?”我问。

“你也看到了,我什么也没做,我就只是在那里停顿了一下而已,小姐,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你请回吧,我要休息了,年纪大了,总是嗜睡。”老妇人说。

我心里有些恼火,和她说了半天,最后什么也没有问出来,现在她却要撵我走了。

“可是你还没有说你到底是谁,你想去凌家干什么,我怎么能走?”我说。

“只是一个路人而已,我们的话题到此为止吧,我现在要睡了,你明天再来吧。”老妇人说。

我没来由地觉得我不能得罪她,不管是她是好人还是坏人,她毕竟年纪比我大了许多,至少也算是长辈,而且她气质不凡,肯定不是简单人物,我决定先按她说的话做。

“好,那我不打扰您休息了,我明天再来拜访。”我说。

“你最好不要带人来,也不要告诉谁我在这里,不然你见不到我,你肯定会后悔。”老妇人说。

“好,我答应你。您休息吧,不打扰了。”我说着退出了房间。

一路上想着那老妇人的事,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回到凌家,尚云鹏已经等得急了,见面就冲我大吼:“你搞什么?电话打不通,玩神秘失踪?这样会让人很担心你不知道吗?”

我自知理亏,不敢和他吵,只好勉强笑笑,“你那么激动干嘛,我手机没电了,所以没能通知你。”

尚云鹏听出我话中有话,“通知我什么?你到底去哪儿了?”

“我回来的路上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我就开车跟上去了……”

“胡闹!有事情你应该先告诉我,而不是自己去做,跟踪这种事是你做得来的吗?如果你有什么危险那可怎么办?你这么大一人了,怎么做事不经过大脑?”尚云鹏没等我辩解,又冲我大吼起来。

“我没有不经过大脑,我只是想一边跟着一边给你打电话,结果发现手机没电了……那人形迹可疑,我想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你干嘛这么凶啊?”我说。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了,“那你也就应该先停下来嘛,你这样很危险的,现在如果你再出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我不是都认错了嘛,再说了,我发现是个老太太我这才下车的,不然我一直呆在车上随时准备逃跑的。”我说。

“老太太?”尚云鹏看着我。

“是啊,是个老太太啊,当然也没那么老了,应该六十多岁吧?但她看起来挺精神的,一点也不显苍老。”我说。

“然后呢?”尚云鹏盯着我。

“然后我就跟着她去了酒店,她住的不是很高档的酒店,是那种连琐酒店了,我问她是谁,她不肯说,对了,她说她要休息了,让我明天再去找她。我正要和你商量呢,我要不要去找她?”我问。

“老太太?到凌家门口不进门?然后又住酒店?还让你明天去找她?”尚云鹏问。

“是啊,我也觉得挺奇怪的,不过我觉得她应该没什么危险性,她一老太太,还能把我怎么的?”我说。

“那老太太长什么样?”云鹏问。

“挺精神的,年轻时肯定是个美人,难道是隽哥的亲戚?”我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

尚云鹏拿出手机,在网上搜到一张照片,递给我看,“是不是她?”

照片上的女子比我见到的老妇人要年轻许多,一身职业装,看起来很是威严。

“没错,就是她!只是现在她看上去更老了一些,这个人是谁?”我问。

“你看看照片下面的字就知道了。”尚云鹏说。

我把手机屏往下翻,看到了下面的文字:美濠集团董事局主席欧阳菲在沃斯经济论坛上亮相,畅谈家族式企业如何国际化。

照片和文字都是以前的了,网络就是这样好,不但报导新闻,而且还能收藏旧闻。那个时候她是还是美濠董事局主席,正是风光无限的时候。

没错,我见到的人,正是凌隽的大娘,曾经名震商界的女强人欧阳菲。

难怪我觉得她那么有气质,原来她是美濠曾经的董事局主席,凌家曾经的大当家。不管她以前的出生如何,她当了凌家那么多年的大家长,早就修炼成了不一样的气质,就算已经退隐许久,她身上还是有那种气场。

“原来是大娘到了?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不是失踪了吗?”我说。

“欧阳菲在凌家当家多年,哪能那么容易就让人给打垮?虽然现在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可以确定的是,她这一次到万华来肯定是来找隽哥的,但是她还没有下定决心,所以才到了门口以不进来。”尚云鹏说。

“也或许是她知道隽哥中风的消息,想来探探到底是真是假,所以她也还在犹豫之中。”我说。

“那你说,她是不是来帮隽哥的?”我说。

“至少是来和隽哥谈合作的,肯定不是来和找隽哥麻烦的,因为隽哥现在已经不是美濠的董事局主席了,她根本没有必要再对付隽哥,她此次秘密潜入万华,我觉得对隽哥是一个好消息。”尚云鹏说。

“如果对隽哥是一个好消息,那对隽哥的对手来说就是一个坏消息了,那隽哥的对手肯定不希望这事顺利,如果他们知道欧阳菲来万华寻找隽哥,我担心他们会使坏。”我说。

尚云鹏点头:“你说得没错,所以我们要尽快把她给保护起来,而且要暗中保护,要保证她在万华是安全的。”

“没错,一定不能让她出意外,她让我明天去见她,到时她肯定有话会对我说,也或者她是在试探我是不是可以信赖的人,她这么大年纪一个人潜入万华,也真是胆子够大。”我说。

“她胆子要是不是大,她就不敢做那么多的事了,也不知道她这两年变成什么样的一个人了,以前的欧阳菲,是连炳叔都有些畏惧的人,她长期盘踞凌家,把隽哥逼得远走他乡,一手掌控着凌家和美濠,她是好人还是坏人暂且不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尚云鹏说。

“希望她的到来能帮到隽哥,只是不知道她愿意不愿意了。”我说。

“以前她被隽哥和嫂子斗败,当时隽哥并没有赶尽杀绝,欧阳菲是心存感激还是像凌丰他们那样落井下石,那就不好说了,希望她带来的是好消息吧,不管怎么说,她远来是客,我这就吩咐下去,要保证她在万华的安全。”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