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大礼 谢 ( tiffany )赏巧克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前也听秋荻姐说志过听涛居,但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这是一座孤岛上建起的别墅,安静那是当然的,但也略显寂寥,能在这样的地方心安理得地住下,那还真得心格外的静才行。

我们被一群黑衣保镖拦住,“隽哥吩咐,除鹏哥以外,任何人不许擅入,除非得到里面两位夫人同意。”

“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通报一声。”尚云鹏说。

我和欧阳菲只好在保镖组成的保护圈外等候,不一会尚云鹏出来了,后面跟着两个阿姨,其中一个向欧阳菲走了过来,两人相互对望,都没有说话。

这人当然就是凌隽的母亲了,她看上去还是很漂亮,难怪凌隽和朱虹都长得那么好。

“原来你没死,那就好了,过去的事,请你原谅。”欧阳菲说着,眼眶已经红了。

凌妈妈并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欧阳菲,她们应该是几十年没见了,她们曾经同时爱着一个男人,然后相互嫉妒,最后强者害苦了弱者。

“你老了许多,我也没想到这一辈子还能见到你,我更没想到自己见到你之后,竟然没有恨意。”凌妈妈说。

她们不相互称呼名字,也不叫姐姐和妹妹,只是说‘你’,这本来就是一种微妙的关系,在她们心里,‘你’是最好的称呼。

“以前是我太狠了,我确实是嫉妒你年轻漂亮,更嫉妒你能生儿子,所以我才对你下狠手,希望你能原谅我。”欧阳菲说。

“我对你差不多恨了十年,最初的几年,我恨得夜不能寐,后来只是偶然想起的时候才恨,再后来就没那么恨了,如果我站在你的角度,也许我也会那么做吧,那些往事,就过去吧,请里面坐。”凌妈妈说。

大客厅里坐下,又是一阵沉默。

这群人身份不同,恩怨复杂,一时间,大家竟不知先从哪里说起。

“好像大家都不喜欢我出现在这里啊?那我走好了,其实我今天来只是想表达我的歉意,顺便问问阿隽近况如何,正如阿隽所说,我也为美濠付出过许多,所以我也不希望美濠落入别人的手里。”欧阳菲率先发话。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我们也没必要再执着于过去的恩怨,你大老远来,那就住上两天再走吧,对于商场上的事我不太懂,不过我听说现在美濠的危机是你的养子和凌丰所造成的,阿隽被他们踢出局了,暂时不能回美濠,所以不管美濠发生了什么事,凌隽暂时都没法插手。”凌妈妈说。

“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其实也是凌隽把我逼退之后,让我有了两年重新思考的时间,我年轻时再怎么争得厉害,我现在也一样在渐渐老去,我所拥有的这些东西,我也不可能带到棺材里去,上天对我不错,竟然让你活了下来,让我有一个表达歉意的机会,但是当年害你差点丧命,也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这样吧,凌隽不是为我争取到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吗?那我就把那股份转让给你,由你自己来支配,你想给凌隽也行,想自己留下也可以,就这么定了。”欧阳菲说。

她的这一番话就连我也惊住了。她手里的股份,听起来是简单的百分之三十,但如果变现,那就是百亿家财,这是份大礼,大得让人惊叹的礼。

“怎么?你不相信?既然骆濛是律师,那她随时可以起草一份财产转让协议,我只要在上面签字,就凭一纸协议,你就可以支配我名下的股份了,如果你还是不放心,你可以陪我到澳城去办相关手续,我完全把股份转让到你名下,反正我也不缺钱花,不如就全部给你,就算是给我自己赎罪。”欧阳菲说。

“虽然我对那些东西不是很懂,但我也知道那意味着一大笔财富,你能这么大方,我确实很惊讶,有了你的这些股份,那阿隽就可以以最大股东的身份再次和那些董事一较高下,谢谢你的慷慨。”凌妈妈说。

“我只希望你们母女能原谅我,我并不要你们感激,我老了,凌锐既然不孝顺我,那我也没有必要再把我的东西留给他,我现在也没有心情再入主美濠,所以我把我的股份给你,你愿意给凌隽或者是秋荻,那是你的事,我就不管了,当然了,我还是希望你能给凌隽,因为只有他才能带领美濠走得更远。”欧阳菲说。

“谢谢大娘这么慷慨,我就知道您会出现。”

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个子很高,英俊的脸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正是凌隽。

欧阳菲站了起来,“阿隽,你来了。你没事就好。”

“大娘,辛苦您了,您是从哪里来?”凌隽问。

“我从京城来。我发现凌锐经常和一些奇怪的人接触,还有意瞒着我做事,我就怀疑他心怀不轨,没想到他果然被人利用。”大娘说。

“您这一阵都住在京城?”凌隽问。

“是的,我好歹也经营美濠这么多年,也不只是熊炎炳他们在京城有关系,我也有自己的人脉,我要想在京城住下来,安全还是没问题的。”欧阳菲说。

“当初我担心您被大哥他们所害,后来我想想又不太可能,您那么精明,肯定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害的,我就猜测你在暗中观察美濠的动静,在关键时刻,我猜测你会出来干预,没想到您却找到万华来了。”凌隽说。

“我老了,对于那些商场争斗没有兴趣了。我也不想再卷入那些争斗之中,你在美濠做得很好,有你在美濠坐镇,我是放心的,我已经答应把我名下的股份都给你妈妈,如果她愿意给你,那你就将成为美濠的第一大股东,以后谁要想撼动你的位置,就很难了。”欧阳菲说。

“只是这样的大礼,我恐怕受之有愧。”凌隽说。

“你不必有愧,当年因为我你母亲差点丧命,你们母子多年不能相聚,这样大的罪过,我能用钱来弥补,已经是我占了很大的便宜了,这件事就这样决定吧,现在只是看到底是转到你的名下,还是你妈妈的名下。”欧阳菲说。

“那当然是转到阿隽的名下,我对那些东西也没有兴趣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阿隽和秋荻一家三口能够平安。”凌妈妈说。

“一家三口,阿隽有儿子?这可是凌家新一代的继承人了,有机会我得看看。”欧阳菲说。

“大娘,其实两年多以前我回澳城时,我就有儿子了,只是当时担被人迫害,只好隐瞒。”凌隽说。

“哈哈,你们可真厉害,原来早就有儿子了,我竟然还被蒙在鼓里,你是担心我会害你的儿子吗?我当时虽然不想让你上位,但我心里从来没有想过要害死你,你的儿子是正铎的孙子,是凌家的子孙,我又怎么会害他?我虽然不是好人,但肯定不会恶毒到害正铎的孙子这种程度。”欧阳菲说。

“其实当时主要不是防您,是防其他人,轩儿也应该叫您奶奶,改天我一定带他来见您。”凌隽说。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让骆小姐起草一份协议吧,由我继承的那一部份股份,全部过户给凌隽,以后凌隽就是美濠唯一的大股东,阿隽,美濠还得靠你,希望你能加油!”欧阳菲说。

“谢谢大娘了,我会把美濠做好的。”凌隽说。

“对了,秋荻呢?她还是不肯见我?”欧阳菲问。

“秋荻去了日本,最近万华分公司决定和日本一家公司合作,我们怀疑那家公司有问题,秋荻去了日本调查,本来是我去的,但我现在在装病,不方便露面,而且我还得留下观察美濠的动静并作出反应,只好让她去了。”凌隽说。

“原来嫂子去了日本?那会不会有危险?”尚云鹏说。

“没事,秋荻能应付得过来。而且她去日本的事没人知道,应该没问题。”凌隽说。

“我还是有些担心嫂子,隽哥你应该通知我们一声的,我如果陪她去,也许会更安全一些。”尚云鹏说。

“你们当然不能动了,你们得保护轩儿呢,对了,轩儿还乖吧?有没有哭闹?”凌隽问。

“这孩子从小离开你们,倒也习惯了,从来没有哭闹,他现在跟着震海,玩得挺开心,我都想像不到震海一个大老爷们能把小孩子哄得这么好。”尚云鹏说。

“这一阵辛苦你们了,我主要是不想与何长官正面为敌,撕破脸对谁都没有好处,云鹏,我暂时还是不能露面,等我和大娘把相关手续办完之后,我才能正式露面,这一段时间,还得辛苦你和濛濛。”凌隽说。

“没事的隽哥,我们一定会把所有事都办好。嫂子在日本那边有没有查到什么问题?乐乐也怀疑东力公司有问题,只是找不出问题在哪里。”尚云鹏说。

“目前还没有查到问题,也或许真的没有问题吧。只是还是小心一些为好,最主要的是那个项目是展瑞所主导,所以我才生疑。”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