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跳板 谢谢大家,满钻加更。/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周以后,所有手续办妥,凌隽成为美濠新任的最大个人股东。

凌隽向外宣布自己康复,却并没有要提重返美濠的事,这让外界纷纷猜测凌隽接下来会干什么,但凌隽却什么也不说,他说他现在是个山野闲人,不问世事,不入江湖。

美濠的第一大股东不问世事,这当然没有人会相信,恐怕连凌隽自己也不相信。

何长官听说凌隽露面了,再次来到万华,这一次是我和尚云鹏亲自去接,凌隽在盛世酒店大摆宴席,款待来自澳城的贵宾。

“阿隽,你身体完全康复了?”何长官笑着问。

“托何叔的福,已无大碍。”凌隽笑着说。

“年纪轻轻就中风,听起来好像假的一样。”何长官笑着说。

“我也觉得像是假的,不过这真真假假本来就不好分辨,我到现在也像是做梦一样,忽然就中风了,忽然就又好了,还能清醒地见到何叔,真是非常的荣幸。”凌隽说。

“贤侄中风也中得有水平啊,在合适的时候中风,在该清醒的时候醒来,果然是高明。”何长官说。

“为了今天能清醒地与何叔喝一杯,我一直努力地康复啊,不然我要是中风之中,口不能言,如何能与何叔把酒言欢?”凌隽举杯说。

我和尚云鹏听着这两人一来二去说些听起来无关痛痒的话,其实都是暗中在试探对方。

“贤侄是服了一味什么样的良药,忽然这病就好了?”何长官问。

这话的意思是说,前一阵你不敢见我,所以装病,现在为什么有胆量敢见我了?

凌隽微笑:“其实也没什么,主要还是大娘有祖传秘方,给我随便抓了些药,一下子就药到病除了。”

“那你可以回美濠继续掌管集团事务了。”何长官说。

“不急,有乐乐掌管美濠,我倒是放心得很,重返美濠的事,我暂时还没有任何的打算,有乐乐那么优秀的员工替我看着美濠,我一点也不担心。”

凌隽这话的意思,当然是说就算是前面何长官插手了美濠的事,但凌隽回了美濠之后也不会秋后算帐,不会将乐乐踢出美濠。

“贤侄,如果你也觉得乐乐很能干,那不如让乐乐也成为美濠的股东怎么样?”何长官说。

“何叔可以说得明白一些,不妨直言。”凌隽笑着说。

这算是摊牌了。前面说了那么多相互试探的话,在确定敌意不是很浓的情况下,开始说各自内心的想法了。这是话题的关键,也是何长官此次来万华的主要目的。

“你也知道,我以前也是经商的,后来从政之后,为了避嫌,就把旗下的企业交给家里人打理了,但我其实也是有钱人,所以我想让乐乐入股美濠,不知道贤侄有没有意见?”何长官说。

“这没问题啊,如果乐乐成为美濠的股东,那她的决策将会得到更多人的拥戴,何叔有这样的想法,应该早点和我提就行了,大家也可以减少许多误会。”凌隽笑着说。

“你真的这样想?”何长官说。

“那当然,美濠是一家开放型的集团公司,我们欢迎全世界的投资者参股美濠公司,我们的股东也确实全世界都有,我又为什么要拒绝何叔入股?”凌隽说。

“你不怕我入股了美濠后会对你不利吗?”何长官问。

“美濠拒绝恶意收购,但不会拒绝任何合理合法的参股,只要何叔是在公司章程的框架之下做事,我无权反对,我也不想反对。只要对美濠有利就行,至于对我个人是不是有利,那我倒不在乎。”凌隽说。

“果然很有风度,不过我不是单纯的入股美濠,我想买的是美濠控制爱博的那一部份股份,我想从美濠这里买那一部份股份,可以吗?”何长官问。

“我明白何叔的意思了,美濠以法人股东身份占有爱博一些股份,确有其事,那我就转让给你,原来何叔不是想要美濠的股份,只是把美濠当成一个跳板而已,哈哈。”凌隽笑了起来。

我不是很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这两个人已经达成某种共识,不然他们不会笑得那么欢。

“以后贤侄不会再中风了吧?”何长官问。

“应该不会了,中风一点也不好玩,我其实也不想中风的。”凌隽说。

“好,那我们就这样定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召开董事会讨论你重新任主席的事?”何长官问。

“我不想亲自去做这件事,我莫名其妙地被罢免,我想清楚明白地重新掌权。”凌隽说。

“也倒是,既然他们殾能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罢免你,那也应该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重新把你选出来,这样才合理。”何长官说。

凌隽的意思很明确,当初是你在背后操纵把我从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搞下来,你就应该让那些人重新把我选上去。

“可要根据美濠的章程,罢免的董事局主席需要下一届股东大会的时候才能重新选上去,隽哥如果要想重新上去,那就需要推翻上一次的罢免案,证明那个罢免案完全违规,要处理相关责任人才行。”尚云鹏忽然插话。

他说对美濠的情况非常熟悉真的不假,竟然连美濠公司的章程他都很清楚。他的意思是不能这样轻易下来,也不能这样容易就回去,总得处理一两个人才行。

“算了,我当时所持股份确实不够多,被人踢出局倒也正常,这事就不追究了,要不是当年何叔帮忙,那我也不能那么顺利地守住美濠,这一次,就算是还何叔的情了,何叔,我们来干一杯,希望以后我不再中风,以后让别人中风去吧,我就不要了。”凌隽说。

“好,我也认为贤侄以后不会中风了。”何长官大笑。

****************

秋荻姐也从日本回来了,凌隽陪着何长官拜访万华市一些政界要员,尚云鹏在公司处理事务,我亲自开车接机。

我把最近的事向秋荻姐说了一遍,其实她估计也是知道的了,凌隽应该已经打电话告诉过她。

秋荻姐静静地听我说完,然后点头,“何长官果然有他自己的目的,他做这事不仅仅是为了把凌隽抢给乐乐,他还有自己更重要的目标。”

“他们的话我听得不是很明白,何长官好像是要买美濠控制的爱博的股份,隽哥则说何长官只是想把美濠作为一个跳板,我听不懂。”我说了心中疑问。

“美濠确实以法人股东身份持有爱博集团一部份股份,何长官的第二任期快结束了,按照澳城相关法律,是不是能再连任了,所以何长官希望自己在离任之前可以为自己和乐乐做些事情,他才做了这么一个大动作,一方面看能不能逼凌隽就范,但是更重要的恐怕是为了他的另一个目标,那就是控制爱博集团。”秋荻姐说。

“何长官要控制爱博?为什么?”我问。

“爱博是我姨父的公司,何长官当年也是喜欢我姨妈的人之一,虽然事隔多年,但他恐怕心里还是认为当初败给我姨父是件憾事,所以他想在自己老去之前赢一次姜尊雄,也就是我姨父。再说爱博是澳城第二大财团,如果能控制爱博,当然也会有很大的经济利益,这也是要为乐乐以后作打算。”齐秋荻说。

“难怪他要买美濠所持有的爱博股份,现在控制美濠无望,那他只有退而求其次选爱博集团了。这样一来,也不会白忙一场,只是我想不明白隽哥为会要答应他?现在隽哥都已经是最大股东了,还怕他干嘛了?”我说。

“凌隽那不是怕他,只是不想多生事端。当初要控制爱博的股份,主要还是不想让爱博和美濠在澳城展开拼杀,现在美濠的业务基本上已经完成向内地的转移,就没有必要再和爱博在澳城争第一了。加上爱博这两年来一直没什么进步,凌隽也早就想放弃爱博的股份了。”秋荻姐说。

“所以隽哥也就做个顺水人情,把爱博的股份卖给何长官了?”我问。

“应该是这样吧,我相信何长官打这个主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他没有动手,就是因为自己还在长官的位置上,现在他马上要离任了,他当然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也不怕人家说闲话了,我估计他很早以前就开始暗地里收购散户手里的爱博股份了,现在他肯定已经持有爱博不少数量的股份,只要凌隽把美濠所持的股份卖给他,他就会成为爱博第一股东,就算是他不是第一股东,他也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想办法完成对爱博的掌控,他的这个打算美濠的那些股东们也知道,因为何长官承诺过他们,一但掌控爱博之后,会给他们很多的好处,所以那些董事才会同意配合他的行动。”秋荻姐说。

“原来如此,难怪当初何长官说威逼只是其次,利诱才是关键。”我说。

“何长官这一次算是赢了,他终于赢了姜尊雄一次,这想是了结他多年来的心愿。”秋荻姐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