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归位/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美洲集团在一个月之内进行了第二次人事大变动,凌隽重返美濠董事局主席之位,而新上任的总裁何乐乐突然宣布辞职。

投资界一片惊讶,都不知道美濠到底在玩什么,这样高频率的人事变动对企业的伤害当然很大,美濠股票一路下跌。

凌隽必须尽快公开向外界澄清所有不实传闻,不然美濠的危机将会加剧。

盛世酒店商务会议厅,万华各路媒体云集,当然还有来自澳城和香城的媒体,凌隽将在中风事件后在这里正式会见记者。

我早早地守在电视前,准备看凌隽如何应对媒体,这是我学习的大好机会。

凌隽还是一身黑色西服出现,高清镜头之下,隐约能看到他脸上的疤痕,他这条疤痕按现在的美容技术其实不难处理,但他却一直留着,似乎是为了提醒他自己随时要谨慎。

“谢谢各位朋友的关心,我已经完全康复,昨天董事会已经通过决议,撤消之前罢免我的决议,这件事是因为我和董事会没有足够的沟通,责任在我。当然也有个别董事从中作梗,目前公司内部已经作出处理,那件事已经过去了,美濠的明天依然很好,请大家放心。”凌隽作简短的开场白。

下面的记者并没有急着出声,凌隽强势惯了,他们担心冒然出声会被呛,所以只是静静地听凌隽一个人说。

“说第二件事,何乐乐小姐已经辞去美濠总裁一职,总裁将由我兼任一段时间,直到找到更合适的人选,至于何乐乐小姐为什么辞职,那是因为她厌倦了在同一个工作环境长期工作,希望换一个环境而已,我在此也感谢何小姐一直以来为美濠的辛苦付出,希望她在合适的时机重新回到美濠,美濠的大门随时会为她开着。”凌隽说。

记者们还是没有出声,他们在等凌隽说完后才开始提问。

“第三件事,也是一项人事变动问题,展瑞将会暂时放下手里的工作,代表美濠参加A股实盘大赛,大家也都知道,展先生是新生代的金融奇才,我希望他能代表美濠拿下一个好成绩,等他的参赛结束,再作重用。另外美濠的法律总顾问将由振威集团CEO骆濛小姐兼任,大家也都知道我太太是振威的股东之一,所以我聘用骆小姐是免费的,不用支出高额年薪,我悄悄地占了这样一个大便宜,希望大家为我保秘。”凌隽说。

记者们发出一阵笑声,为凌隽的幽默喝彩。

“好了,我要说的事基本上就这些了,现在欢迎大家提问,多问公事吧,私事就少问了,毕竟我是一个做企业的,不是娱乐明星。”凌隽说。

“凌先生,您把此次美濠的人事震动说得轻描淡写,但事实上是暗潮涌动吧?听说先是你的两位哥哥逼宫,然后由外界势力介入,导致了你的下课?”有记者问。

凌隽拿起桌上的水轻轻喝了一口,“没有的事,我的两位哥哥提出财产分割,这是非常合理的要求,合久必分也是自然规律。现在我的两位哥哥组成的美城控股依然是美濠的第二大法人股东,我们依然能和谐相处,并不存在任何问题。至于传言外界势力介入,那更是子虚乌有,这样的猜测很多,但大多数都是没有根据的,希望大家不要相信传言。流言止于智者,你们就是智者。”凌隽说。

“那您如何解释在一个月之内出现两次这么大的人事变动?美濠是大财团,又不是小公司,怎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出现连续性人事剧变?”有记者问。

“这件事的主要起因是我去了法国渡假,然后有部份董事以为我放弃公司的事务不管自己去享福,所以产生了误会,我自己本身也有些懈怠,所以出现了罢免风波,我向董事会解释清楚之后,当然就没事了。”

凌隽至始至终没有抨击他的两位哥哥,也没有提何长官半个字,他是要尽力化解这其中的矛盾,不想让天下人都知道凌家又发生了一场内斗。

“可是据我们的内幕消息,你好像现在又变成了美濠第一大股东了,我们认为您重返董事局主席之位与您手中股份突然的增多有关系,您打算否认吗?”有记者问。

凌隽笑了笑:“这位先生竟然有内幕消息,真是厉害,如果都知道内幕消息了,那你还问我干嘛?一会下去你把你的内幕消息也透露一些给我,说不定你知道的我还不知道呢。”

这一个玩笑开得很好,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打太极似的避掉了关键性的问题,这是我要学习的地方。

“目前展瑞和东力公司达成合资建生物科技公司的协议,现在展瑞忽然被抽掉,是不是那个项目会被暂时搁置下来?”有记者问。

“不会,只要有利于集团的项目,不管谁谈成的,我们都会继续做下去,而且展瑞并不是被我抽掉或者架空,只是他有更重要的任务而已,他是金融奇才,应该发挥他的优势,为美濠争取荣誉,现在集团内部有人质疑他的金融奇才徒有虚名,我要他自己证明自己的实力,用实际行动还击那些质疑他的人。”凌隽说。

“展瑞原来是你着重培养的接班人之一,现在却忽然把他拉下来,是不是您对他这段时间的表现很不满意?”有记者问。

“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架空他,也没有把他拉下来,我只是派他参加比赛证明别人对他的质疑是错的,在我看来,他依然是最好的,我依然还是会把他当成接班人来培养,但他需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凌隽说。

凌隽真是厉害,分明质疑展瑞的人就是他自己,也摆明就是要把展瑞一把拉下来,但是他却并不直接动手开除展瑞,而是让展瑞去参加什么比赛为集团赢得荣誉,一个高管被派去参加比赛,这本来是很奇怪的事情,但听起来好像又合情合理。

果然展瑞和凌隽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凌隽随便用一个手段,就能灭他于无形。还不会给人留下话柄。

“那么您重返美濠后接下来会不会有什么大动作?”有记者问。

“大动作没有,美濠本来就是一家已经很成熟的集团公司,不管是经营模式和理念都已经很成熟,冒然作太大的变动反而不利公司的发展,公司会继续去家族化,让经营变得更加透明,我会把美濠的总部搬到万华,现在美濠的业务重心向内地转移已经基本完成,总部设在澳城已经不再合适,我将着手推动这一事项。”凌隽说。

凌隽要把美濠总部移迁万华,很明显是要美濠摆脱何长官在澳城的影响力,只要把总部搬移,再加上他现在已经是最大的股东,以后何长官要再想利用手中权势在澳城兴风和浪就很难了。

接下来记者们提的问题大多无关痛痒,我没有再看下去,来到尚云鹏的办公室。

他竟然没有看凌隽的记者见面会,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他难道不关心美濠和凌隽?

“今天是隽哥的媒体见面会,你不看?”我说。

“不看,记者们大概会问些什么,隽哥大概会怎样回答,我都能猜个大概,所以没必要看。”尚云鹏说。

“吹牛吧?那你说说,记者们问了些什么?隽哥又是怎样答的?”我问。

“记者们肯定问隽哥为什么会突然下台,又为什么突然上台,是不是和他的两位哥哥和外界势力有关?隽哥当然是一口否认啦,难道他还会承认说凌家有内斗,说何长官参与了进来?”尚云鹏说。

“厉害啊,你怎么知道的?”我说。

“隽哥是集团主席啊,当然要往大处作想,难道他会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那样诉说自己遭遇的不公正待遇?能掩盖的危机和矛盾,当然是尽力去掩盖,这样才能维持投资者的信心,才能稳定局面。”尚云鹏说。

“哎哟,不得了了,这个混混要逆天了,你什么都知道?”我表示不服。

“我不是什么都知道,而是和隽哥相处时间长了,知道他一些处事的风格而已,也向他学习到了一些东西,仅此而已。”尚云鹏说。

“可惜乐乐辞职了,以后不在美濠了。”我说。

“乐乐辞职那是必然的,她肯定要接任爱博的总裁之位了,何长官处心积虑要夺爱博,肯定要让自己人去管理了,就算是乐乐不去爱博,她也必须走。”尚云鹏说。

“为什么?说说你的看法。”我说。

“你心里也明白,还干嘛要问我。”尚云鹏说。

“说说嘛,也许我其实并不明白呢,说说你的想法,看我们想的是不是一样。”我说。

尚云鹏看着我,“你也是女人,当然更比我了解女人的心思,乐乐和你们姐妹相称,但是这一次何长官插手美濠事务,虽然现在事态已经平息,但是嫂子绝不可能再让乐乐留下。”

“你是说,秋荻姐容不下乐乐?”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