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虚假奇才/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容不下,是不能容。嫂子一向相信乐乐,我们也都清楚乐乐是好人,但是站在嫂子的角度,那就是一个隐患,以前嫂子一直没动乐乐,那是不忍心下手,而且乐乐本身也有价值,现在这事都出了,嫂子不可能容忍乐乐再呆下去,嫂子是重情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可以无限容忍,嫂子要是狠起来,不比我们任何人差,只是不要逼得她发狠。”尚云鹏说。

“秋荻姐不是狠毒的女人,我不许你说她坏话。”我反对。

“我没有说嫂子狠毒,狠和狠毒是两回事,狠是能下决断,狠毒那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害别人。如果在这公司里有一个妹子喜欢我,最后因为这个妹子闹出一些危机,你还能不能容得下这个妹子在公司里?”尚云鹏问。

我毫不犹豫回答:“不能!我只要发现,马上把她赶走!”

尚云鹏大笑:“那不就得了?这事都不用解释了,你已经全明白了,其实我不说你也明白,只是你让我说出来而已。”

他说的其实也对,我心里也一直在想,虽然秋荻姐对乐乐非常信任,但这一次的事确实是暴露了潜在的危机,以秋荻姐的高度,当然不会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我也认为她会慢慢让何乐乐边缘化,姐妹可以照做,但她总不能让姐妹危及到自己的家庭和事业。

“我可没你想得那么多,不过我告诉你,我可不是秋荻姐,如果这公司里有何乐乐那样的一个人存在,我是不可能容得下她的!”我说。

“可惜就没有一个像乐乐那样的女子喜欢我,不然我倒是挺高兴的,如果有乐乐那样的一个女子喜欢我,那就给你压力了,让你也紧张一下。”尚云鹏笑道。

“你还是祈祷不要有那么一个人吧,不然她会死得很惨,。”我说。

*****************

经历过小小波折后,大家又终于聚在了凌家。

凌隽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突如其来的挫折,他并没有表现出失而复得的狂喜,还是那么淡定从容,还开玩笑说本来以为可以退休,却没想到还是没有那么好的命。

每一次在凌家的相聚除了聚餐,其实主要还是议事,这一次也不例外。

“濛濛,这一段时间我都没空理会振威的事,辛苦你和云鹏了,最近没什么情况吧?”秋荻姐问。

“还好吧,几乎没什么大问题,秋荻姐以前的基础打得好,我们现在管起来也比较轻松。”我答。

秋荻姐举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谢谢你,我和凌隽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关键时刻都是你们在帮忙,要是没有你们,也许我和凌隽早就垮下起不来了,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我和凌隽都是靠大家帮起来的,虽然都是兄弟姐妹,但谢谢还是要说一声。”

我们也都举杯,“秋荻姐就不要说客气话了,我们有危难的时候,你和隽哥也一样全力相帮,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清楚隽哥会胜出,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隽哥也一定能赢。”

“这一次如果没有大娘的帮忙,凌隽短时间内恐怕还真是没办法重返美濠,这一次我们也没有赢,因为我们也不知道展瑞背后的人到底是谁。”秋荻姐说。

“不是何长官吗?”雷震海问。

“不是,何长官只是借这次事件达到他自己的目的,他当然不会用展瑞那样的人,而且展瑞也不可能与何长官那样的人有接触,但我猜何长官知道展瑞背后的人是谁,只是他不告诉我们而已,他应该不想去招惹那个人,或许他们之间本来就有某种默契,各做各的事,然后各取所需。”凌隽说。

“既然展瑞不是好人,那索性把他开除掉就算了,干嘛还要留下他?”雷震海问。

“展瑞背后有支持者,本来是引出他背后的人,但那个人很狡猾,一直没有轻举妄动,他应该是要想让展瑞在美濠做大,然后再借助展瑞的影响来做一些事情,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大娘,帮我们重新掌控美濠,何长官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凌隽一但成为最大股东,他如果要想再接着控制美濠就太难了,索性放弃美濠而把目标转移向爱博,也或许他本来的目标就是爱博,都有可能。”秋荻姐说。

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展瑞曾经是外界谣传的凌隽的接班人,后来又升任副总裁,如果直接把他一拉到底,那会引起外界猜疑,所以不能直接开除,要让他参加比赛,现在比赛一周已过,展瑞在初轮就被淘汰,凌隽让他到美濠投资公司去继续学习,他一怒之下已经辞职。”秋荻姐说。

“首轮就被淘汰?这怎么可能?他以前不是隽哥看好的金融奇才吗?”尚云鹏问。

他问的问题,其实也是我最想知道的。

凌隽接过了话:“这件事确实很奇怪,我以前就发现凌隽有这个问题,有时候他表现非常的优异,但有时候却大失水准,这一次的比赛是在封闭状况下进行的首轮,所有参赛选手都不能带手机进场,而且操盘的电脑上不能有任何可以和外界联系的通讯软件,结果展瑞的水平差得让人惊讶,中等成绩都算不上,就算是在被淘汰的选手之中,他也不是佼佼者,显然这不是状态的问题,而直接就是水平的问题。”

“这么说来,展瑞这个金融奇才其实是假的?可是他以前参加的比赛好像得过第三名哦,而且你也经常夸他水平确实很高。”尚云鹏问。

“所以这才让人奇怪,他的能力如果真的那么差,那为什么会得到第三名?如果他确实有本事,那为什么每一次的表现差异又这么大?”凌隽说。

“其实这个问题我们也不必再去细想,不管他是不是一个真正的本事的人,目前来看他人品确实是有问题的,只要他品质有问题,那我们就没必要再用他,这样的人在公司迟早会出问题,只是遗憾的是没能查出他背后的人。”秋荻姐说。

“其实我有问过何长官,我说前一阵发生在万华针对我的那些事他有没有份,他很果断地回答说没有,如果是何长官,他也没有必要搞得那么复杂,何长官并不想害人,只是想达到他个人的一些目的,而背后的人明显就是想要害人,所以危机依然存在,我们还得继续小心才行。”凌隽说。

“也不必太过担心,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有利的位置,以后在美濠内部谁要再想撼动你已经很困难了,我建议借这次机会再踢走几个和我们不是一条心的董事,作一次内部清洗,这些人稍有风吹草动就倒向,太不够意思。”秋荻姐说。

“我也是这样想的,展瑞不是和日本公司谈成一个项目吗,我觉得这个项目肯定有问题,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查不出到底有什么问题,所以只能暂时保留。这个项目和我们亲近的人不能接触,由那些有问题的董事去接触,如果这个项目以后出了事,就直接安在这些董事身上,那时我就可以借机踢走这些董事,我念他们是元老才对他们手下留情,但他们得寸进尺以为我凌隽是好惹的,我要让他们后悔。”凌隽说。

果然成功的人都有狠的一面,这一刻我看到了凌隽的城府和狠劲,明知道有问题的项目却让其继续下去,这是预设了一个局,为他不久后铲除异己作的一个局,凌隽会在无形间将那些曾经背叛他的人引向那个局,然后忽然推他们一把,让他们掉入那个大坑翻不了身。

大家一起聊了很多的事,但始终没有聊到何乐乐。

这是他们现在都不愿提起的话题,因为那件事关系到何乐乐喜欢凌隽的事,也关系到秋荻姐不可能再容忍何乐乐留下来的事,所以没有必要再去提,大家都知道就好,没有必要说出来。

“对了,有一件事我差点忘了,文国的哈吉部长一直来电催我们过去商谈合作事宜,前一阵因为隽哥的事我一直没有答应,现在我们是不是考虑去谈这件事了?”尚云鹏说。

“可以去谈,你们两口子这段时间也辛苦了,我看你们就一起去吧,就当是旅游了,这一阵你们就开始办相关手续,手续下来后你们就可以出去了,振威虽然在万华有些影响力,但如果只是仅仅立足万华,很难做大,更难达到上市目标,确实需要有一定程度的提升才行。”秋荻姐说。

“其实这些事你们不必问秋获,你们自己作主就好了,振威也是你们的公司,现在秋荻占的股份并不多,你们完全可以不把她放在眼里。”凌隽笑道。

“他们只是和我商量,没有把我当老板意思,你起什么哄?”秋荻姐说。

“我只是不想让你太累了,你不是要准备生第二个孩子吗,现在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准备了?”凌隽说。

秋荻姐有些尴尬:“当着云鹏他们的面,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题?”

“怕什么,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凌隽的事哪一件他们不清楚,为什么要瞒着他们,再说了,是你生又不是我生,我有什么好害羞的?”凌隽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