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合作? 谢 ( 学会简单 )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尚云鹏开始着手准备赴文国的事,董事长和总裁同时出差,这其实并不太好,只是秋荻姐心疼我和云鹏辛苦,有意让我们出去透气,在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很多事情当然又得靠秋荻姐来处理了。

周一我从外面办事回来,到公司门口时,却看到保安在和一个非要往公司闯的人在争执,这人正是展瑞。

他竟然还敢来振威闹事,也算是他有勇气,要是让尚云鹏遇见,恐怕他又是挨揍的命。

“我们董事长说过,以后不许你再踏进振威一步,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保安说。

“我又不是找尚云鹏,我是找你们总裁骆濛,我是她朋友!”展瑞大声说。

他真是不要脸,现在竟然还敢说是我朋友。

“你不能进去,你也最好马上就走,要是让我们董事长知道了,你肯定会吃不了的兜着走。”保安竟然也知道尚云鹏讨厌展瑞。

“我打听过了,今天尚云鹏参加政府开的一个会去了,他不在,让你们总裁见我,我有事要和她谈。”

原来他是打听到尚云鹏今天不在,这才敢到这里来撒野。

“展瑞,你又来干什么?”我只好发声。

“呀,你来得正好,你们公司这些狗腿子竟然不让我进去,我找你有事情要聊。”展瑞说。

“你最好不要出言污辱我公司的员工,不然我让他们教训你。”我冷冷地说。

“好吧,那我不说就是了,我们到你办公室去说话吧,我真的有事要和你说。”展瑞说。

“有什么事,你说吧。”我说。

“我们先到你办公室再细说,这里说不方便。”展瑞故作神秘。

“我办公室肯定是不会让你进去,我们就在这里说,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光明磊落,没有什么别人不能听的。”我说。

“咱们到附近的咖啡厅坐下再说吧,你好歹也是个大总裁,站在这里说话终归是不好。”展瑞说。

我想想也是,站在这里说话,一会尚云鹏要是回来了,估计展瑞又要挨揍,还是先走开再说吧。

和展瑞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厅,我也懒得点东西喝,直接问展瑞:“你到底要和说什么?说完我还得回去上班呢,你赶紧说吧。”

“你别急嘛骆濛,咱们以前也好了那么久,你不要这么绝情好不好?”展瑞说。

“我和你早就结束了,我对你也没有任何感觉了,你就不要再提以前的事,如果你只是说这些无聊的话,我马上就走。”我站起来说。

“你先坐下嘛,你现在只是振威的总裁,如果你愿意,我可帮你踢走齐秋荻和尚云鹏,让你做上振威的老板之位。”展瑞神秘地说。

他这一句话还真是让我来了兴趣。倒不是说我真的想当上振威的老板,而是我清楚以展瑞的能力,他根本办不到这件事,我怀疑这恐怕和他背后的人有关。

“是吗?就凭你?你有这本事?”我说。

“那当然,只要你肯相信我,我一定帮你做上振威老板的位置,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展瑞自信满满。

“你有什么本事做到这一点?你说来听听?”我说。

“你有兴趣?我就知道你也想自己当老板作主,果然人都是一样的贪婪。”展瑞有些得意。

“你别说废话!赶紧说,你准备怎么做?”我问。

“那你得先答应我的条件才行,不然我不会帮你。”展瑞说。

“什么条件?”我问。

“你答应当上振威的老板之后,要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展瑞说。

“那比如说你会让我做些什么?”我问。

“这个现在暂时不说,你先说,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展瑞问我。

我想了想,现在我不能答应他,如果我要是太痛快就答应了,那恐怕他反而会怀疑,就算是他不会怀疑,他背后的人也会怀疑。

“不行,我要先考虑一下,秋荻姐对我不错,我不能做背叛她的事。”我说。

“你管那么多干嘛?这个世界如此现实,你一但成了振威的老板,那你就会成为万华最有钱的女人了,你就不用看齐秋荻的脸色行事了,你还担心那么多干嘛?”展瑞说。

“我不是担心,我得讲情义才行,也不是每个人都会为了利益而没有原则的。”我说。

“那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知道我和饶溪好的时候让你生气了,其实我和她也只是逢场作戏,你不要太生气,我们以后也许还能破镜重圆呢。”展瑞说。

“你凭什么这么自信?你为什么认为你能帮我做上振威的老板之位?”

我不想和他谈论那些关于感情的事,有意避开了话题。

“我说了这你不用管,反正你相信我能做到就行了,你看我不是也做到了美濠副总的位置了吗?”展瑞说。

我冷笑,“你别忘了,你现在已经不在那个位置了,你甚至都已经不美濠的员工了,你竟然还拿这个来说事?”

“那只是暂时的,以后这样的机会多的是,我根本不稀罕一个美濠的副总裁,骆濛,只要你跟着我,我以后一定会飞黄腾达,是你根本想不到的那种高度。”展瑞说。

“这话要是五年前说,我一定信,而且我会非常的高兴,但是现在你说这样的话,对我来说已经毫无意义,我只想知道,你准备用什么样的方法将我扶上振威老板的位置。”我说。

“我说过了,这需要你的配合,你不是和齐秋荻他们关系很好吗?那你想办法帮我绑了齐秋荻的儿子,然后我们逼他两口子把财产转给我们,这样就不行了?”展瑞说。

“这不可能,他们的儿子有很多人保护,谁也绑不走,这个办法行不通。”我说。

我再怎么无耻,也绝不会去绑秋荻姐的儿子,这个展瑞真是无耻到极点。

“你这样一说,我倒有些怀疑了,上次有人要绑秋荻姐的儿子,难道就是你做的?”我接着问。

“那倒不是,那是另外一个人做的。”展瑞的目光有些闪烁。

“那你知道是谁做的吗?他和你是一伙的?”我继续追问。

“这我不能告诉你。如果你不能帮我们绑齐秋荻的儿子,那就得另外想办法才行,对了,你现在不是尚云鹏的女朋友吗?”展瑞说。

“那又怎样?”我问。

“尚云鹏和凌隽是好兄弟,你又是齐秋荻的好姐妹,那你对他们来说也很重要啊对不对?”展瑞说。

我大概已经猜到展瑞要说什么了,只是装不明白,“那又怎样?”

“很简单啊,那我们就不必绑齐秋荻的儿子,你作我们的人质不就行了,到时你假装被绑,让尚云鹏和齐秋荻还有那个什么海把他们手里的股份全部转给你,这样你不就是振威唯一的老板了?”展瑞说。

“你以为齐秋荻她们是傻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到时股份全部转给我了,她们迟早会发现这是个阴谋。”我说。

“那就是以后的事了,到时股份都转给你了,你不还给他们,他们不也没办法?到时你手握股份,就不用听他们的话了,这不是很好吗?”展瑞说。

其实他这个主意是可行的,如果我真是那种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做的人,我只要装着被绑架,我相信尚云鹏和秋荻姐都会同意把那些股份转给我,就连雷震海也会。

当然,我又怎么可能那样去做,如果我真是那样做了,也只是暂时的达成目标,以后真相大白,尚云鹏和秋荻姐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我,就算他们会原谅我,我用这样的方式拿到股份,我也不会开心。

“怎么样?这方法很妙吧?如果尚云鹏他们不同意把股份转给你,那就说明他们对你好是假的,他们和你根本就不同心!”展瑞说。

“这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别人帮你想出来的?你背后是不是有一个合作人?那个人是谁?你如果带我去见他,我就答应你。”我说。

“你又把我当小孩子了,我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你要是骗我的怎么办?”展瑞说。

“这么说,你背后确实有一个人了?你真没出息,竟然让人在背后指挥你做事!那个人是周宣吗?你竟然听他的摆布?你还是那么没出息!”我开始激将。

“周宣算什么玩意儿!一个小小的招商局长而已,就凭他想摆布我?门都没有。”展瑞这一次竟然有血性地发火了。

“不是周宣,那是谁?你带我去见他,如果我确定他有这个实力帮到我,那我就答应你,不然免谈。”我说。

“不行,我不能带你见他,他也不会见你,你不是好好考虑一下吧,这是对你有利的事,你过了那么多穷苦日子,不就是为了翻身么,这么好的机会,你应该好好把握才是。”展瑞说。

“行,那我考虑一下,明天我再答复你,不过这件事在没成之前,你可不许到处乱说,如果让尚云鹏知道了,那就麻烦了。”我说。

展瑞得意地笑了:“你果然动心了,好,我答应你,不会说出去的,你好好考虑,明天我们再约地方见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