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醋味浓/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的要求太高了,我已经说过了,季先生不可能会答应见你,展瑞已经作了退让,我这才见了你,你现在又提出新的要求,我不会再考虑。”戴墨镜的女子说。

“如果你不考虑,那我也不会再考虑。”我果断地说。

“你很固执,固执有时未必是好事。会带来很大的麻烦。”她说。

“如果我怕麻烦,那我也就不会来见你了。”我说。

“很好,明天我会把地址给你,你如果胆子够大,就来见季先生吧。”女子说。

“好,一言为定。”我说。

女子起身离去,走到门口,一辆黑色轿车驶了过来,她打开车门上车。我赶紧记下了车牌号。

来到吧台,那个服务员长长松了口气,“幸亏你没事,我快要紧张死了。“

“我都说了没事的,你不用那么紧张。你刚才拍下了那个人的样子了吗?”我问。

“拍下了,只是她戴着墨镜,恐怕也不会看得很清楚。”服务员将手机递给了我。

我翻看了她用手机拍的照片,其实也还不错,那女子的外形已经可以看得清楚了。

“谢谢你了,非常感谢。麻烦你把照片传在我手机上。”我说。

“我怎么好像在电视上见过你?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服务员问。

“我只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怎么可能会在电视上见过我,对了,我写的那张字条呢?”我说。

她拿字条递给我,我收了回来。那上面可是有尚云鹏和凌隽的电话,我当然不希望这电话落在她手里。

“非常感谢,我还有事,先走了,拜拜。”我笑着说。

“好,拜拜。”服务员有些莫名其妙。

***************

事情发展到这里,我当然不能自己一个人行动了,因为越是接触后面的人,那危险性越高,我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尚云鹏。

他只是听到一半的时候,脸色就很难看了。

“你别这样凶,你这样凶我就不往下说了……”我怯怯地说。

他从他宽大的办公椅上站起来,走到我的面前,盯着我的脸。

“你私下和展瑞见面?”

我心里慌乱,“不是私下见面,是他在公司楼下大闹,我也不想让他闹得太大,所以我才出面的……”

“那咖啡厅的事呢?你是不是想说,咖啡厅里还有其他人,所以不能算是私下见面?”尚云鹏冷冷地说。

我心虚地看着他越来越冰冷的脸,心里慌得厉害,我知道他会发火,可是没想到他火这么大,完全就不等我把话说完,整个办公室就弥漫开来陈年老醋味。

“说话!”

尚云鹏突然提高了声音,我响了一跳。

“我只是想套出背后的老板,并不是为了和展瑞约会,就展瑞那样的,哪能和你相比啊,你这是吃的哪门子的醋啊?”我试图灭火。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你有什么危险那怎么办?”尚云鹏紧逼不放。

“我仔细算过了,那里是闹市,而且离我们公司很近,我猜想不会有麻烦,还有啊,你的手机一直关机,我联系不上你嘛,不然我哪能不告诉你啊?”我说。

“真的?”尚云鹏说。

“当然是真的了,你冷静一下嘛,你可是咱们的董事长,这样动不动就吃醋,会让人笑话的。”我说。

“谁笑话?谁敢笑话?你接着说事,然后呢?”尚云鹏终于冷静了许多。

其实我心里暖暖的,我知道他那是在乎我,所以才会有这样过激的表现。

“后来我就说要见他老板啊,再然后他就答应了,但是来的却并不是他老板,是一个女的,虽然戴着墨镜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大概貌样却是能分辨出来的,是挺漂亮的一个女子,皮肤有些微黑。”我说。

“要是能拍下那人的照片就好了。”尚云鹏说。

这一下我有些得意了,他肯定没想到,我其实已经拍下那个女子的照片了。

“你看,我就说我做的对吧?如果我早就告诉你了,那你带一帮子人把展瑞哄走了,或者是暴打一顿,那肯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自己和她见了面,还把她的照片给拍下来了,我聪明吧?”我得意地说。

“真的?”尚云鹏有些不相信。

“那当然是真的了,那照片存我手机里了,我这就给你看。”我拿出手机递给了尚云鹏。

他接过手机看了照片,“这人我好像在哪见过?”

“是么?那是不是你的老情人找上门来了?以前你抛弃过她,现在她讨债来了?”我笑着说。

“别闹,我只有你这么一个情人,哪来的老情人,我要想有老情人,那就等你变老了,我就有老情人了。”尚云鹏说。

“切,谁变老了还当你情人?你想得美!仔细看看,这女的你真的见过?”我说。

尚云鹏盯着看了半天,“没错,这人我肯定见过,但她戴着墨镜,看不出来整个面貌,只是觉得熟悉,这人肯定是故人,我认识的人,估计隽哥她们也认识,晚些时候和他们商量一下,也许他们能认出这人是谁。”

“也许是吧,最好别是你的老情人最好。”我说。

“别提什么老情人的事,你以后最好少跟展瑞见面才是,如果让我发现了,你就惨了。”尚云鹏说。

“我怎么个惨法?你准备把我浸猪笼吗?”我挑衅地问。

他两手捧着我的脸,狠盯着我,“你以为我不敢?”

“你是老大,你有什么不敢啊?关键是看你舍不舍得的问题。”我说。

“好吧,那我确实不太舍得。”尚云鹏笑道。

“这还差不多。”我笑着说。

*******************

秋荻姐看了那手机上女人的照片,也认为她见过这个人,只是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了。

“我也有和云鹏一样的感觉,肯定是在哪里见过,这外形看了非常熟悉。”秋荻姐说。

“是啊,我就觉得这人非常熟悉,应该是不止见过一次,不然不会这么熟悉。”尚云鹏说。

这时凌隽回来了,我们向他说清楚情况,让他看相片,他接过手机只是看了一眼,就立刻说:“这是素季!”

“素季?”秋荻姐和尚云鹏同时惊呼。

“你们仔细看,她虽然发型和衣着都变了,还戴着个大墨镜,但她手上的戴的草环还在,这是她一直戴着的标志性物件,现在的人都穿金佩银,谁会去戴草环?我只要看到这个草环,就能判断一定是她,濛濛,她的皮肤是不是有些微黑,说话芸南口音?”凌隽问。

“没错,她说话确实是芸南口音。皮肤也有些黑。”我说。

“这就对了,素季以前在混明念过书,所以她的华语说得有混明味,必然是她了。秋荻应该也记得她手上戴的一个草环吧?”凌隽说。

“我那时心慌意乱,不记得那么多了,你和她朝夕相处,当然会记得更多细节。”秋荻姐说。

我和尚云鹏相互看了一眼,我们都明显感觉到了这话里似乎有酸味。

“不会吧夫人,这会还玩吃醋?这个时候可不是吃醋的时候啊,现在谈正事呢。”凌隽说。

“谁吃醋了,我也在说正事呢,你确实和她有朝夕相处嘛,这是事实,人家还要哭着嚷着要嫁给你呢,也幸亏有那个查波帮忙,我们才逃出坎布,不然你现在都成了素季的老公了,哪还有我齐秋荻什么事。”秋荻姐说。

我听得有些迷糊,但能猜出其中有故事。

“我还以为这个素季是云鹏的老情人,没想到是隽哥的……”说到这里,我赶紧打住,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你别听她胡说,那个素季是缅甸大毒枭的女儿,因为想控制我,联合熊炎炳把我骗到缅甸去,想把素季嫁给我,我没有同意。”凌隽赶紧解释。

以前秋荻姐给我说过一些在缅甸的事,却从来没有说过素季的事,她只是说在缅甸历险,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纠缠。

我尴尬地笑笑:“其实我没别的意思,就只是觉得好奇,所以就胡说了两句,隽哥你别当真。”

“是你别当真才是,那些事不是秋荻说的那样,我也是身不由己。”凌隽说。

“好了,别扯旧事了,说说素季吧,我们离开坎布后政府大规模轰炸,她竟然没死,那也算是运气好了,这样也好,至少我没有害死她,当时她其实对我挺好的,我利用了她,也确实是有些内疚。”秋荻姐说。

“现在她是来报仇了,看来这事会有些麻烦,没想到她竟然参与进来了。”凌隽说。

“可是她说她后面还有一个季先生,她叫素季,那有可能她自己就是那个季先生了?”我说。

“应该是这样,现在的素季肯定和两年多以前的素季不一样了,至于她到底变成什么样了,我们现在也不清楚,不过她对我们的恨意很深,这件事她不会轻易罢休,这一次我们会有些麻烦。”秋荻姐说。

“我倒认为我们不惧她,这可是在在万华,不是在缅甸,更不是在坎布,在缅甸她也许说了算,但在这里她说了不算,这里我们说了算。”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