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升天/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凌隽说话了:“我觉得那个季先生也许真的存在呢,也许他不是季先生,是张先生或者是李先生,素季对万华肯定不熟悉,又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们的底细?这肯定是有人在帮她。我现在认为,当初要把华彩和朝会合并的人,就是素季她们派出来的,你们别忘了,蒙巴是干什么的,他可是大毒枭,就是搞毒的,所以他的女儿接班搞毒的可能也很大。所以那些事极有可能是她们干的。”

秋荻姐也点头:“我认为凌隽说的有道理,也许明天素季会真的让你见后面的人呢。”

“我觉得这事如果是这样,那就太简单了,他们肯定也会想到濛濛是装着要和他们合作啊,就这样相信濛濛,素季和她的人不会这么蠢吧?”凌隽说。

“其实我也觉得有些容易了,所以我才要和你们商量啊。”我说。

“我认为不用担心她,还是那句话,这里可是在万华,不管她想要干什么,我们都有足够的能力控制她,明天濛濛和她见面,那我就带人把整个地方都包围起来,她想跑也跑不掉,随便她怎么玩都不怕她。”尚云鹏说。

“如果可以,还是不要伤害素季,她本性不坏,也曾经帮过我们,我们没有必要和她拼个你死我活。”秋荻姐说。

“我也只是要控制事态,问清楚她们到底有什么阴谋,也没想过要和她拼你死我活,我和她就没有仇恨。当初要不是因为隽哥和嫂子的事,也许我和她这一辈子都不会遇到。”尚云鹏说。

“我相信云鹏处理这样的事自有分寸,到时看素季提怎样的条件再说吧。”秋荻姐说。

********************

素季并没有直接和我联系,而是通过展瑞联系了我,约我在万华的郊外的一个废弃工厂里见面,这倒也符合她们江湖人的作风,喜欢在这样奇奇怪怪的地方谈事。

我一个人开车来到指定地点,素季还没有到,等了一会之后,她来了。

她今天没有戴墨镜,看来她并不准备继续隐藏她的身份。

“你胆子还真是大,竟然真的来了。”素季说。

“我要见的季先生呢,他在哪里?”我问。

“我就是季先生,再没有什么季先生了。”素季说。

“我考虑了一下,我还是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因为我不能背叛齐秋荻她们,她是我的朋友。我不能为了利益而出卖她们。”我说。

“你既然不准备和我合作,但还是来了,那说明你是有其他计划了,对吗?”素季笑着说。

“可以这么说吧,我其实知道你叫素季,你来自缅甸,对不对?”我说。

“聪明,这都能让你猜到,不过总有你猜不到的地方。”素季说。

“她猜不到的地方,我可以猜得到,好久不见,素季小姐。”尚云鹏到了。

“你好啊尚云鹏,难得你还记得我,真是不容易。”素季笑着说。

“素季小姐来到万华,我应该尽地主之谊才是,可是你这样不友好,让我很是为难,我是该把你当成是客人呢,还是仇人?”尚云鹏说。

“两年多以前我们就已经注定是仇人了,尚云鹏,现在把秋荻叫来,马上!”素季说。

“你认为我会听你的吗?这附近都是我的人,素季,我们只是要和你谈谈,所以不准备为难你,你只要说出在万华和你合作的人是谁,我就放你回缅甸。”尚云鹏说。

“哈哈,尚云鹏,你太天真了,你以为人多可以控制我了?你们今天来的人越多,我就越开心,你知道是为什么吗?”素季大笑道。

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素季似乎很有把握的样子。

“你好像手里有筹码?不妨说出来听听?”尚云鹏说。

“我的人昨晚在这里加了班,在这里埋下了烈性炸药,只要我摁一下我手里的遥控器,引爆装置就会启动,然后我们就会一起飞上天,是不是很有趣?”素季说。

我的心开始往下沉。素季果然是备而来,我们还是低估她了。

“这件事干得漂亮,我其实也想到你有后招,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以同归于尽这种方式来处理我们之间的恩怨,这又是何必?”尚云鹏说。

“我有我做事的方式,这你就不用管了,你现在就打电话让齐秋荻过来!我马上要见到她,不然我们就一起上天。”素季说。

“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说话,你说说你的条件,我可以转告嫂子,只要你的条件不是非常的苛刻,我认为嫂子她都会答应你的。”尚云鹏说。

“不行,我就是要见她,我把她当姐妹,可是她却利用我!还把我扔给了查波!你们还杀了我爸!你们毁了我的人生,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素季说。

“那你摁键吧,我不会连累嫂子她们,如果把她叫到这里来,也是陪着我们一起死,那不如我们陪你死好了。”尚云鹏说。

说着他向我走了过来,“对不起了濛濛,是我的疏忽,我说过要保护好你的,但我还是没有做到,看来我们只有死在这里了,如果把嫂子叫来,也不过是大家一起死,我们自己承担下来吧?”

我看到了他眼里的不舍,他说的没错,素季如果真的铁了心要和我们同归于尽,就算是把秋荻姐叫过来,也只是多死一些人而已。

“我知道你是有担当的男人,所以我才喜欢你,人家都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们今天竟然做到了,我心里一点也不怪你。”我微笑着对他说。

世事真是无常,就这样变戏法似的,我和云鹏竟然就忽然走到了生命尽头。我们非常相爱,都把对方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但我们实在没想到,我们竟然会一起面临死亡,或许一起携手归去也是一种浪漫,但这种浪漫太过心酸,黄泉之下,我们不知道会不会走散?

“你不怪我就好,都是我无能,疏忽了这么重要的环节,我早就应该想到这里是一个陷阱,对不起了。”尚云鹏说。

我的眼泪忍不住滚落,“没事的,只是遗憾没能和你结婚,只有约在下一辈子了。”

他伸过手替我抹去脸上的泪,“不哭了,能一起死,其实已经非常荣幸了。”

“你们俩还真的准备陪我死了?”素季一脸的不解。

“你要我们死,我们不死也不行,我们根本就跑不掉,只要你一摁按扭,我们马上就飞上天,我们没有选择,只有死了。”尚云鹏说。

“你们和齐秋荻有那么深的感情吗?竟然可以为了她去死?”素季说。

“这祸是我惹出来的,我们当然只有承担起责任,把秋荻姐叫来让你炸死,我们也要死,那不如我们陪你死就行了,又何必要把秋荻姐叫来?”我说。

“好,你们自己不打给她,我来打电话给她。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她的号码?她在万华可是名人,要想查到她的号码一点也不难。”素季示意手下的人给她手机,她开始打电话。

她很聪明,离我们站的距离很远,如果要是她离云鹏近一些,我相信云鹏可以制服她,但是她离得太远,如果云鹏有什么异动,她会毫不犹豫地摁下按扭。

这事真是怨我,我要不是自作聪明想引出背后的人,也不会上了素季的当,进入了她布的死局。

想起以前凌隽说的话,当你认为自己很聪明,可以算计别人的时候,一定要想想对方是不是也在算计你,一但被人将计就计,那肯定就进入一个无法解开的死局。当时听了没感觉,现在才知道这话是经过万般劫难总结出的真理。

素季的电话已经打通了,她摁了免提。

“你是齐秋荻?”素季说。

“我是,您哪位?”是秋荻姐的声音。

“我是素季,缅甸的老朋友,你忘了吧?”素季说。

“记得,你现在给我打电话,是不是云鹏他们被你控制了?”

秋荻姐真是太聪明了,已经知道大事不妙。

“你果然厉害,难怪当年我被你骗了,你赶紧过来吧,现在我和你的人踩在很多的炸药之上。如果你不过来,我就和他们一起升天。”素季说。

“你不要激动,有事可以慢慢商量,你在哪里,你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过来。”秋荻姐说。

“秋荻姐你不要过来啊!她真的埋了炸药,你来也是陪我们一起死,你又何必要过来呢。”我大声说。

素季摁断了电话,然后在手机上写字,应该是把地址发给秋荻姐了。

“你们这群人真虚伪,在这个时候还装得有情有义,你们真要是有情有义的人,那当初就不应该骗我,还害死了我爸。”素季说。

“这件事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有必要向你解释一下,当初你爸控制了我大哥,并不仅仅是为了要让他和你结婚,而是要控制整个美濠集团,我们为了救人,只有采取一些非常手段,不然我们又怎么可能从你爸的的势力之下逃出来。而且最后我们没有害你爸爸,我们放他回去了,他说你是他唯一的女儿,一定要找到你,我们同情他的爱女心切,放他走了。”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