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轻松地输?/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和素季说起了当年发生在缅甸丛林的事。我顺便也听了他们当年发生的那些事的细节。

素季并不相信尚云鹏的话,她一直坚持说是尚云鹏他们杀了她的父亲蒙巴。

尚云鹏一直解释,素季一直不信,争到最后,尚云鹏索性懒得说了。

半小时后,齐秋荻来了。

她先是走过来看了我,“都没事吧?”

“没事,你不应该来的,她现在已经癫狂了,她就一口认定是你们害死了她的父亲,她要和我们同归于尽。”我说。

“她没有癫狂,她处心积虑这么久,肯定不仅仅是为了和我们同归于尽这么简单,如果只是想要同归于尽,那她很容易做到,不用搞这么麻烦的。”秋荻笑着说。

“齐秋荻,当年我把你当姐姐,可是你呢,却利用我对你的姐妹情!你这个贱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素季恨声道。

“不要骂得这么难听,当初的情况是怎样我可以向你说明,当时你爸是想控制美濠,你也只是她用来控制凌隽的工具而已,凌隽那时已经和我结婚了,而且我们有了孩子,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没有父亲,我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夺回凌隽,你都应该理解才对,因为换作任何人都会那样做。”齐秋荻说。

“你这是狡辩!那我问你,你们都已经成功逃出坎布了,为什么还要杀了我爸爸?”素季说。

“你爸后来逃回坎布了吗?他是在你的面前死去?”秋荻姐问。

“你为什么要这样问?”素季问。

“我想云鹏应该已经向你解释过了吧?我们把你爸放回去了,因为他想见你一面。如果你见到爸了,那你就不会认为是我们杀了你爸了,我们如果杀了他,你怎么可能有机会见到他?如果你没有见到他,那你如何得知是我们杀了你爸?”齐秋荻说。

“是我爸的朋友告诉我的。当年政府军轰炸之后,并没有派地面部队进攻,我们逃出了丛林,后来我们遇上了我爸以前的朋友,他说是你们杀了我爸。”素季说。

“这话明显有问题,我们当时逃出来,天还没亮,我们身边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如果我们当时杀了你爸,那肯定没有任何人知道,为什么别人不在场就知道是我们杀了你爸?这显然说不过去。”秋荻姐说。

很明显秋荻姐说的话素季就更相信一些,因为同为女人,更容易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尚云鹏解释的时候素季一直反对,但是秋荻姐解释的时候素季就会耐心倾听。

“我现在怀疑,你压根没见过你爸对不对?你只是认为他死了,再加上有人说他是我们杀的,于是你就相信了,对不对?”秋荻姐说。

素季没有说话,显然被秋荻姐说中了。

“你既然没有见过你爸,你怎么能凭空地就认定我们杀了他?我们当时已经逃出来了,我们为什么要杀他?我们不但没有杀他,而且可怜他对女儿的牵挂而放了他,你现在却恩将仇报,要我们陪你一起死,你真是糊涂透顶!”齐秋荻骂道。

“恩将仇报?这话更是可笑之极!你对我有恩吗?你利用我达到你的目的,害得我家破人亡,你竟然还说我恩将仇报?”素季说。

“那你知道整件事的原委吗?你爸和一个叫熊炎炳的人联合害死了凌隽的亲爸,这不是深仇?如果凌隽杀了你全家,那也是应该的!但是凌隽并没有杀你爸,却放他回去找你,这难道不是恩?这件事你本来就很糊涂,这是事实!”齐秋荻说。

“你们真的没有杀我爸?”素季已经有些动摇。

“绝对没有!现在你只要摁手中的遥控,你们就全部得陪你死,我难道还有必要撒谎吗?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你现在让云鹏和骆濛走,我陪你在这里,你要怎样都行,我用我自己来换他们,怎么样?”秋荻姐说。

“你们这是要在我面前表演重情重义?可是我不信这一套!如果要死,那我们所有人都得死!”素季说。

“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但没想到你这么糊涂!我们一起死有用吗?坦白说很多次我都差点死了,所以我对死亡并不是特别的恐惧,死就死了呗,我有儿子了,我死了以后我儿子还会为我戴孝,你呢?大老远从缅甸跑这里来,就是为了陪我们去死?而且是莫名其妙地死?我都说了我们没有杀你爸,你自己也没有见到你爸的遗体,你竟然听别人一句话就认定是我们杀了你爸,不觉得这事实在太可笑吗?”齐秋荻姐说。

“好,那行,那你把你的财产转给我,我就放过你们。”素季说。

秋荻姐笑了笑,“这样说那还可以商量,振威集团的股份我和云鹏都占了很大部份,如果把我们两人的股份转给你,那振威基本上也就是你的了,你也算是不虚此行。”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素季有些不相信。

“当然答应了,为什么不答应?钱财是生外之物,能活着才是最好的。”齐秋荻笑道。

“行,给他们纸和笔,让他们在财产转让协议上签字。”素季对手下人说。

其实秋荻姐分析得没错,素季也不想死,她主要的目的还是要振威,不然她就没有必要搞得这么麻烦了。而且协议她都准备好了。

尚云鹏要走过去接纸和笔,被素季叫住:“你不要过来!我知道你的本事!你就在那边边写,写完了你们就可以走了,你如果耍玩样,那我们就大家一起死!”

尚云鹏笑了笑:“我能不死,那是最好了,这公司本来就不是我的,现在转给别人我一点也不心疼,你怎么会担心我耍花样?你想让我耍花样我还不一定同意。”

尚云鹏和齐秋荻分别在协议上签字,两人好像很轻松,完全没有失去财产的痛苦,甚至一点遗憾都没有,这倒是挺让人奇怪。

“好了,现在振威就是你的了,虽然震海也占了一小部份股份,但他的那一部份不算什么了,以后你就是振威的大股东了,你随时可以逼他走人。”秋荻姐说。

秋荻姐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这么重要的场合,雷震海竟然没有出现,他可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他应该出现才对。

素季检查了一遍协议的签字,小心地把协议收了起来。那两张纸可是价值百亿的东西,她当然得小心保藏。

“素季小姐,我们的东西现在都给你了,我们可以走了吧?”尚云鹏说。

“你们没有玩什么花样吧?难道你们报警了?”素季也是心有怀疑。

“你实在是想太多了,我们干嘛要报警啊?警察能解决我们之间的恩怨吗?对了,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前一阵那些针对凌家的事,是你做的吗?”秋荻姐问。

“你指的是哪些事?”素季问。

“比如说绑了濛濛,要云鹏死,后来又下药害云鹏和震海,让他们之间误会,这些事是你做的吗?”秋荻姐问。

“有些是,有些不是,不过那下药的事,确实是我做的,那天在渡假村里给骆旋钱的人就是我,上次让人找尚云鹏麻烦的人也是我,不过我只是出钱,没有自己动手,有钱就不必自己动手。”素季说。

“华彩夜总会的事,也是你做的?”秋荻姐说。

“那件事确实和我有关,不过你们很聪明,竟然能轻易就化解了,我让你们内讧竟然也没有讧成功,看来你们确实很强大。”素季说。

“这么说,你现在也是在搞毒?”秋荻姐问。

“没错,我和查波侥幸逃脱,有一次我趋他睡着的时候,把他绑了起来,用刀子逼他说出了实情,后来我原谅了他的背叛,他答应一定会帮我报仇,于是他用他的影响力收集了残部,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我们又发展成了缅甸数一数二的贩毒武装了,现在我是他们的头领,我的代号就叫季先生。”素季说。

“佩服,你以前柔弱,没想到原来有这么惊人的能量。”秋荻姐说。

我心里也在感叹,当一个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能量果然是惊人的,素季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我以前太单纯了,我以为我在混明上过学,所以对华夏人还是很了解的,但我最后还是让你给骗了,所以我决定让自己强大起来,我要用自己的力量为爸爸报仇。”素季说。

“没想到两年多以前的柔弱妹子,现在变成了一个大毒枭站在我面前,这个世界变化真是太快。我以为你是想借朝会贩毒来牵制凌隽,没想到你真的是想在朝会卖毒。”秋荻姐说。

“那也不一定,也许我又想卖毒又想牵制凌隽也很难说。”素季笑道。

“那展瑞呢?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你别说他进入美濠是你安排的哦,这事你好像插不上手。”秋荻姐说。

“他么,是我的合作伙伴的人,以后你会知道的,我也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对了,我从来没有经手过一笔毒品交易,所以你别想报警抓我。”素季说。

“这我相信,你肯定会把自己弄得很干净,以后你会正在光明地经营合法的振威集团,至于下面的人该卖毒那还得卖,但是你不会让那些事和你沾边,你以后会是一个合法商人。”秋荻姐说。

“你是一个厉害的女人,我也很欣赏你,以后我们也许可以和平相处,不过你别想着夺回你的公司,你做不到。”素季说。

“我没想过要夺回来,你放心吧。最后一个问题,莫灵灵是你的人?对了,就是那个整形过的美女,华彩的经理。”秋荻姐说。

“算是吧,那些事确实和我有关,好了,我只能说这些了,你们走吧。”素季说。

秋荻姐又笑了笑,一脸的轻松,我忽然觉得,她好像太轻松了,完全不像是输了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