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无效/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如何,能脱险就是万幸。

回到凌家,秋荻姐还是一脸的笑容:“濛濛,这一次没吓着你了吧,你以前已经历过了。就没那么害怕了吧。”

我也笑笑,“我没事了,秋荻姐,或许那下面其实没有埋炸药,我们是不是又被素季骗了?”

“也许吧,不过只能是信其有了,我们只能是当着下面埋有炸药来处理,不相信她的话,那万一要真有,咱们命可就没了。”秋荻姐说。

“那倒也是,只是因为我的失误让你们的股份都转给素季了,真是对不起。”我说。

“你没有失误啊,你这一次至少把素季给引出来了,你不但没有失误,而且是立了大功。”秋荻姐说。

“你就别安慰我了,要不是我自作聪明去接触素季,那也不会让你们陷入被动。”我说。

“其实我们没有陷入被动,你放心吧,振威还在我们手里,云鹏还是董事长,你还是总裁,你们就好好准备一下去文国考察的事吧,振威我会暂时看着,你们放心去好了,小两口累了,也应该放松放松了。”秋荻姐说。

“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们明明在财产协议上签字了。”我有些奇怪。

“你难道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尚云鹏问我。

“有发现啊,就是感觉你们显得很轻松,一点也不像输了的样子。”我说。

“你应该发现震海没有在场吧?”秋荻姐说。

“这倒是,我也在奇怪,海哥去哪了,为什么不在场?”我说。

“其实我在把振威分配成三份的时候,我们之间还有一个补充协议,我们三方中任何一方要把股份转让出去,那必须要经得另外两方同意才能让协议有效,比如说云鹏假如要把股份转移给你,那就要求我和震海都签字同意才行,所以今天我们是特地不让震海到场,因为我们只要有一个人不在场,签的协议就无效,所以素季根本拿不到振威的股份。”秋荻姐说。

“原来你们早有安排了,难怪你们看起来一点也没有输的样子,你们早就料到素季会要财产了?”我说。

“你应该也想到了吧?素季说要把你扶上老板位置,其实也就是想利用你控制振威以后把公司转给她,所以她的目的很明显,你那么聪明,又怎么会想不到?”云鹏说。

“我是想到过,可是最后我还是上了她的当。真是惭愧。”我说。

“你倒也不用自责,如果一个人可以用自己的性命来设一个局,这个局肯定是恶毒和难破的,而且往往是一个很难解的死局,素季如果不是用自己的性命来设这个局,不管她用其他什么样的方法,我基本上都不惧她,但唯独就是用同归一尽这样的方法,我是真想不到,也确实没法防。我也自认为是作了充分的准备的,但最后还是落入她的陷阱,这事真不能怪你,要怪也只能是怪我。”尚云鹏说。

“这事因我而起,当然不能怪你了,应该是怪我才对。”我说。

秋荻姐笑了起来:“你们两人就不要再争了,这样争着承担责任一点意思也没有,你们忘了这件事的结果,那就是是我们赢了,素季不但没有捞到好处,相反暴露了自己,这一下她在万华呆不下去了,她肯定得走了。”

“她恐怕还不知道她拿到的那份协议无效吧?”我说。

“我已经打电话告诉她了。”秋荻姐笑着说。

“那她怎么说?”我问。

“她又重复问我,到底是不是我们杀了她父亲,我说不是,她说山水有相逢,日后再见。她也算是号人物,倒也没有恼羞成怒。也或许是她知道恼羞成怒也没用,不如保持风度。”秋荻姐说。

“还真是没想到素季竟然会把她的势力扩展到万华来,以前蒙巴只是在金三角兴风作浪,素季的手能伸到万华来,也算是比蒙巴上了一台阶了。”云鹏说。

“其实蒙巴想掌控美濠,也是为了把自己洗白,素季也看到了一直躲在丛林没有前途,所以她想完成蒙巴上没有完成的遗志,从丛林里解放出来,把自己洗白再说。”秋荻姐说。

“她在万华肯定有帮手,而且是很厉害的帮手,素季虽说和我们有仇,但她长期居于丛林,不可能对我们的情况这么了解,我觉得是有人把她引到万华来的,那个人就是要利用各方势力的力量对我们实施打击,展瑞和周宣还有素季这样完全不相干的人竟然会有所联系,本来就是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要把这些人串联起来的人,必然是很厉害的人物,这个人恐怕每天干的事就是想着要如何对付我们。”尚云鹏说。

“你说得没错,不过我们运气还是不错,历次脱险,反正是非永远不会停止,万华目前的危机已经消除,你们还是尽快启程文国作考察,我们只有把振威发展得更大,最好能做到上市,我们自己强大了,那对手要对付我们就更加的难。”秋荻姐说。

“我们的手续其实也差不多了,有哈吉部长向文国的使馆打过招呼,我们的签证办得非常的顺利。我们把公司的事交待一下,就可以动身了。”尚云鹏说。

“文国是一个伊斯兰教国家,很多风俗和我们不一样,你们自己小心一些,可不要犯了人家的禁忌。”秋荻姐笑着说。

“那倒不会,我这两天都有研究文国,发现文国很多华裔呢,大多数的华人是从华夏的福健过去的,只是年代久远,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经不会说华语了,但还是有很大一部份人会说,而且还保护着华夏的一些传统习惯。”我说。

“我从来没去过文国,所以对那里还真不了解,听说那里环境很好,你们也太累了,过去以后可以不用着急办公事,先旅游一下再说,好好休息一下,就像橡皮一样,一直紧绷着也是会断的嘛。”秋荻姐说。

我和尚云鹏相视一笑,其实我们心里也是这样想的,这一阵确实是太累了,真得休息一下了。

**************

万华没有直飞文国的航班,要飞往文国,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从海城转机,二是从香城转机。

相比之下海城当然更近,于是我们决定选择从海城飞文国。

秋荻姐在一群人暗中护送之下,带着轩儿到到机场为我们送行,轩儿不舍我走,搂着我的脖子不放手,让我很是感动。

“你别这样,濛姨过几天就会回来,到时她给你买礼物。”秋荻姐说。

“我要和她们一起去玩。”轩儿说。

“你又胡闹了,你还得上学呢,你好好把功课念好,到时濛姨就更喜欢你了。”秋荻姐笑着安抚。

“我一直都是第一名,我一直都念得很好。”轩儿说。

“轩儿乖啊,你虽然现在是第一名,但是不要骄傲哦,你在班里是第一名,只代表你比班上的小朋友厉害,如果遇上更厉害的小朋友,你就不是第一名了,所以你不能骄傲知道吗?”我笑着摸他的头。

“妈妈要把我送到美国念书,我担心你回来就见不到我了,我不想去美国。”轩儿说到这里,竟突然哭了。

我有些手足无措,看着秋荻姐。

“我是有这个想法,你也知道,轩儿以后是要接管美濠的,我希望他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并且学会独立,但肯定不是现在,至少初中以后才会送他到美国,我只是提过一次后,他就一直认为我马上就会把他送走,他一直对我缺乏信任感。”

秋荻姐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眶有些发红。

“嫂子,这就是你不对了,这么小的孩子,你就要对他说把他送走的事,他能不多想么?也不是非要去美国念书才能培养出好的人才吧?嫂子怎么也和那些恨铁不成钢的家长变得一样了?隽哥也没去过美国念书,也不是一样管理得很好?”尚云鹏生硬地说。

我本来想劝阻他一下,但已经来不及了。这人倒是有趣,人家管孩子,他批评起人来却是毫不留情,不过他有这权利,因为轩儿从小就是他在守护。

“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我只是有一次和凌隽聊天时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他就记住了,现在他天天担心我会送他去美国。”秋荻姐无奈地说。

“这孩子从小经历漂泊,缺乏安全感,真是让人心疼,嫂子以后休要再提送他走这样的话题!让他如此恐慌,你这做母亲的也应该不忍吧?”尚云鹏说话更加生硬了。

“你别这样说话,秋荻姐也是无心之过,再说了这是……”

“云鹏说得没错,我确实是太心急了,是我的错,云鹏批评得对,轩儿从小全靠他守护,他当然心疼轩儿了,我接受批评。”秋荻姐说。

“轩儿,妈妈不会送你走,鹏叔也不会让她送你走的,你放心好吧?”尚云鹏蹲下身子说。

“有鹏叔保护我,我就不怕了。”

小孩子童言无忌甚是可爱,这一下好像把秋荻姐说成了坏人似的。

“妈妈那是逗你玩呢,她不会送你走的,过几天鹏叔回来,带你去玩好不好?”尚云鹏说。

“我们拉钩。”轩儿伸出了手。

“好。拉钩,我们都是守信用的男子汉,一千年都不变。”尚云鹏笑着说。

“嗯,不许变。”轩儿这才笑了。

“好了,登场时间快到了,你们去吧,保重,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秋荻姐说。

“好的,轩儿拜拜。”我笑着说。

“姐姐拜拜。”

真有意思,他又忍不住叫我姐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