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青蛙王子/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尚云鹏机械地坐下,呆呆地看着黄先生,等着他给我们揭开迷底。

“我是文国的亲王,我叫黄儒冠,黄是代表王室,儒是代表华夏的儒家文化,暗示我的根来自华夏,冠当然是要争第一的意思,这是你的爷爷为我取这个名字的含义,你也姓黄,你的名字应该是叫黄鹏,你是我的儿子,也就是说,你也是文国王室成员。”黄先生说。

如果我是坐在凳子上,我真的担心自己会吓得滑到地上去,还好,这沙发足够的宽大,我又紧紧地挨着尚云鹏,没吓得摔在地上。

我忽然想起一句话:王子变青蛙,现在是混混变王子。

好大的一个国际玩笑!混混尚云鹏是文国的王室成员!如果我现在打电话回去告诉秋荻姐她们,我肯定会被鄙视为发烧了。

尚云鹏也很震惊,惊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呆呆地看着黄先生。不对,应该是黄亲王。

“我知道要让你短时间内接受这一现实很难,但是我想告诉你,这是事实。你知道为什么要让你等了这么多天吗,因为我收集了你的头发送去作了DNA比对,我一直在等结果,现在结果出来了。你就是我儿子。”黄亲王说。

“检验报告这种东西,只要花钱,就可以作假。”尚云鹏终于说了第一句话。

“这你放心,为了让报告的结论准确,我亲自监督了整个送检过程,而且是在国外验的,不会有假。”黄亲王说。

我心里砰砰地跳得厉害,我还是有些感觉像在做梦,我看着尚云鹏,他一副冷峻的样子,他的形象和王室成员实在很难联系起来。

“孩子,这么多年,我们都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没死,真是太好了!”黄亲王说。

“黄先生,如果云鹏是您的儿子,那为什么他会在华夏长大?而且他是一个孤儿。”我忍不住问道。

我知道这一定是尚云鹏最想知道的事,但是他现在心里肯定乱极了,所以不知道从哪问起,我就替他问出来了。

“这件事说来话长了,应该是在他两岁还是三岁的时候,我到国外出访去了,然后就听说他不见了,完全像蒸发了一样,我们差不多把文国给翻了一遍,奈何根本找不到他。到后来我们只好放弃了,说实话,我们都认为他死了。直到后来哈吉出访华夏,回来后他说我的孩子有可能还活着。”黄先生说。

“可是云鹏在外形上和你没有什么相似之处,哈吉先生怎么知道云鹏是您的儿子?”我问。

“云鹏右手上一个疤痕,现在虽然很淡了,但还是隐约能看得出来,那是他小时候调皮烫伤的,哈吉和我是至交,对于我们家的事他非常熟悉,云鹏手上的那道疤痕他也熟悉,后来他就私下在万华请人查了一下鹏儿的信息,发现他是一个孤儿,这就更加印证了他的想法。”黄先生说。

我们没有说话,听他接着说。

“坦白说他回国说我儿子有可能还在的时候,我是不相信的,所以我也迟迟没有去华夏寻亲,但哈吉坚信他看到的人就是我的孩子,他说云鹏外貌我和并不是很像,但是说话风格和气质却和我年轻时非常的像,我一直半信半疑,直到你们来了文国,我观察了云鹏之后,发现他和我年轻时真的有几分相像,我这才让酒店服务员打扫房间的时候收集了毛发,送去作鉴定,结果就他果然是我的儿子。”黄亲王激动地说。

“可是如果有人买通了鉴定机构的人,要制造一份假的报告确实不难。”我说。

“鹏儿后背上有两颗黑痣,一大一小,这也可以证明他是我儿子。鹏儿,你自己说,你背上是不是有一大一小两颗痣?一般人长痣,都是两颗一样大,但是他的痣比较特别,一大一小两颗挨着,是不是这样?”黄亲王问。

“是这样,确实有两颗痣。”我答道。

这话一说出来,我的脸马上发烫,我知道云鹏背上痣的事,那不是说明我和他那什么了?我竟然没考虑到这么多,一激动就说出来了。

尚云鹏一直没有说话,他明显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就算事实已经基本确定,但他还是接受不了。

从让人唾弃的混混,忽然变成了尊贵的王室成员,这样的差别大得惊人,这不是灰姑娘遇上王子,而是混混华丽转身变王子,像尚云鹏这样一直生活在冰冷现实中的人,当然不会相信这突如其来的尊贵。

“我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我接受不了,濛濛,我们走,不投资了,我们走了。”尚云鹏站了起来,拉着我就要走。

我当然听他的,只要他不愿意面对的事,我一定支持他。

虽然王室成员的尊贵绝对是一种荣耀,但是只要云鹏不喜欢,我也不喜欢。

“鹏儿,你别走,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你怎么能走呢。”黄亲王站了起来,声音哽咽。

“黄先生,您得给云鹏一些时间,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我说。

“那你们就住在这里吧,这里可是他的家,你们住在这里,我不会逼他和我相认,如果他不习惯这里的生活,那过一阵他可以回华夏去,我绝不阻拦,骆小姐,请你务必帮我留住他。”黄亲王说。

“我明显不适应这里的生活,都什么社会了,这里竟然还行跪拜之礼,让我不能接受。”尚云鹏说。

“这是黄家传下来的礼仪,文国黄氏传自华夏,一直保留着华夏的古礼,就是为了提醒我们的根在华夏,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不让他们跪就是了,你就留下住一宿吧。”黄先生接近哀求。

其实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一个六旬老人,忽然有一天找到了自己以为死了的儿子,这当然是天大的喜讯,他当然希望能和自己的儿子亲近一下,就算是在一起吃餐饭也好。

“云鹏,咱们先坐下,把吃饭再走吧,就算是亲王不是你父亲,那咱们也应该有礼貌对不对?”我低声对云鹏说。

尚云鹏想了想,还是坐了下来。

“那我的养父是谁?是谁把我带到华夏去的?”尚云鹏问道。

“这我真的不知道,我从回外访问回来,就听说你失踪了,我调集了所有有力量找遍了整个文国的乡村和城市,但就是找不到你,而且我也把文国周边的国家都找遍了,完全没有你的踪影,至于到底是谁把你带到了华夏,你的养父又是什么人,我就完全不知情了。”黄亲王说。

“那……我母亲呢,我能不能见见她?”尚云鹏声音在擅抖,看得出来他很激动。

他从小跟着养父,妈妈这样的一个概念对于他来说太过陌生,但是他不可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他肯定也有母亲,现在父亲横空就出来了,他当然想看看生他的母亲。

“你母亲到欧洲旅行去了,几天以后回来,我找到你的消息一直没有告诉她,我要等所有的事情确定下来再告诉她,她这些年思儿心切,眼都快哭瞎了。”黄亲王说。

“亲王,晚餐已经备好,请亲王和少爷用餐。”总管走过来说。

“鹏儿,就算你不肯认我,那也要陪我吃餐饭吧?算我求你了。”黄亲王说。

我捏了捏云鹏的手,示意他答应,不管怎么说,也要体谅一个老人的爱子之心。

尚云鹏站了起来,表示同意进餐。

餐桌上完全就是地道的华夏菜了,不仅有闽菜,还有川菜和其他菜系的菜,很多食品并不是清真食品,而且桌上有红酒。

黄亲王笑着解释:“我虽然是王室亲王,但我不是伊斯兰教徒,文国虽然以伊斯兰教为国教,但也容许佛教和道教存在,我呢就什么也不信,我在外会尊重别人的宗教习惯,但在这房子里是一个独立王国,所有的礼仪和食品都由我们自己说了算,不用有任何的顾忌,这是也是王室允给我的特权。”

侍从给我们分别倒上酒,所有的餐具和酒具都极为奢华,处处显出尊贵。

“来,为我们一家人重聚干一杯。”黄亲王举杯说。

我和云鹏端起酒杯,轻轻喝了一小口。

“黄家是文国旺族,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其实黄家在历史上曾经主导过一个政权,是正宗的王室成员,只是后来政权没落,黄家一部份人被迫回华夏,我就在华夏生活过一段时间,后来我重返文国,用黄家的经济实力扶持当今国王陛下的父亲当上了文国摆脱殖民统治后的第一任君主,于是我就成为亲王,统管王室所有资产,在我的打理之下,文国王室的财富增加了三倍之多,所有王室成员都很尊敬我,另外的两个亲王虽然和当今王室有血缘关系,但他们的地位都比不上我。”黄亲王自豪地说。

黄亲王说的这些当然都是真的,这些资料在网上也能查到一些,虽然没他说的这么具体和生动。就连我们住的酒店的服务生,也知道黄亲王是文国除了国王陛下之外最有实权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