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耍赖/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离开之后,我坐在沙发上也是久久不能平静。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了尚云鹏柔软的一面。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那种一不怕疼二不怕死的超级硬汉,从不胆怯,从不畏惧。

当他从孤儿忽然间变成王室尊贵的少爷之后,他却忽然就变得怯了,他怯是因为他想得深远,他在面对身份的巨大转变时,首先想到的是对我和他关系的影响,而不是想到他以后可以如何荣光无限。这是最让我感动的地方。

他分析得没错,妈妈现在还在万华的女子监狱服刑,我肯定不会不管妈妈的死活,留在文国心安理得地享受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如果我这样做了,那我也太没人性了。

但是云鹏成了王室成员,他当然不能再长期留在华夏了,他恐怕得面临变更国籍等一系列的复杂问题。文国的王室成员,当然不能是华夏国籍,如果他接受了这个身份,那我和他恐怕真的会越走越远。

难怪他的态度会变得如此之快,会突然那么反感这个王室成员的身份,原来他是为了我。

我拿起电话,打给了远在万华的秋荻姐。

“濛濛?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有事吗?”秋荻姐问。

“秋荻姐,出事了!”我说。

“啊?出什么事了?怎么回事?”秋荻姐惊讶地说。

“不是,也不能算是出事了,只是发生了大事了!”我竟然发现我不知道先从哪说起,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不要急。”秋荻姐说。

“是这样,我们在这边认识了一个黄先生,现在才知道这个黄先生是文国王室的一个亲王,叫黄儒冠,我们现在就在他的王府里。”我说。

“黄儒冠我听说过,很低调的一个王室成员,好像是华裔亲王,但是在文国很有权势,我最近也在研究文国的相关资料。”秋荻姐说。

“没错,就是这样,但是现在他说云鹏是他的儿子!儿子是他失踪多年的儿子,云鹏是王室成员。”我直接说重点了。

“啊?什么?云鹏是文国亲王的儿子?这怎么可能?他的依据是什么?”就连秋荻姐这么稳重的人也不禁惊叫起来。

“上次我们在万华时见过哈吉部长,哈吉部长从云鹏手上的疤痕认为有可能是亲王的儿子,这一次我们到了文国,他们安排我们住了酒店,还暗地里让打扫卫生的服务生收集了毛发,送去作了DNA比对,结果认定了云鹏是他儿子。”我说。

“这么说这是真的了?哎哟,你等等,我先到卧室去把这消息告诉凌隽,这也太劲爆了,这都什么情况啊!”

然后我就听到秋荻姐走路的声音,她应该是在卧室,现在要跑到书房去告诉凌隽。

“凌隽,濛濛来电话,说云鹏是文国亲王的儿子!”秋荻姐说。

“别闹,我忙着呢,别开玩笑了。”是凌隽的声音。

“我没骗你啊,不信你自己问濛濛。”秋荻姐说。

凌隽接过电话后,我又把刚才对秋荻姐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凌隽半天没有说话,似乎也是惊住了。

“濛濛,今天不是愚人节吧?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凌隽说。

“我怎么能开这样的玩笑呢,是云鹏让我打电话告诉你们的,对了,亲王府像宫殿一样!面积有你们别墅的十倍以上!这里吃穿都有人侍候,我和云鹏都觉得不适应。”我说。

“哈哈哈,云鹏竟然是小王爷!?这太有趣了,这是在演大戏么?濛濛,那人家有没有叫你王妃?”凌隽说。

“隽哥你别逗我了,这里没有小王爷之称,他们只是叫云鹏少爷,现在云鹏很不开心,他担心他会被留在文国,然后会和我分开,他在另外一个房间里生闷气呢,你打电话给他吧,随便劝劝他。”我说。

“嗯,是有这样的问题,如果他真的是小王爷,那我们以后的距离就远了,行,那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让秋荻和你说吧。”

凌隽又把电话还给了秋荻姐,我和秋荻姐聊了现在的情况。最后说了云鹏的想法。

“云鹏找到亲人不易,你一定要稳住他,不要让他想得太多了,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虽然说也是王室成员,但也不至于不允许和外界通婚,我倒认为你们的关系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而且云鹏的老爸只是亲王,又不是国王陛下,没什么好担心的。其实亚洲的王室很多,很多王室成员还到华夏来当艺人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秋荻姐说。

“我也是这样安慰他的啊,可是他不听,他只是想见他母亲一面,然后就准备和我回华夏了,他说他想要逃离。”我说。

“不行啊,如果他就这样逃了,那怎么能行啊?他心里肯定是舍不得亲人的,他孤苦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家庭的温暖了,哪能说逃就逃,他这是太在乎你了,所以才会这样想,你要稳住他,不要让他做出极端的行为。”秋荻姐说。

“嗯,我知道怎么做了,你放心吧秋荻姐,我不会让他冲动行事的。”我说。

“我相信你能处理好,对了,恭喜你哦,没想到让你碰上一个王室的成员了,这是现实版的灰姑娘的故事了哦。”秋荻姐开始调侃我。

“秋荻姐你不要调侃我了,我压根就不不属于这样环境的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可压抑了,这才几个小时呢,我就已经非常的压抑了,如果长期呆下去,那我肯定得疯掉。”我说。

“你别急着疯呀,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总之现在云鹏内心肯定是非常烦躁的,你要好好地安抚他,男人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坚强的,但有时却脆弱得像个孩子,这时候他们也需要别人的关心,尤其是心爱的人的关心。”秋荻姐说。

“我明白了,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再见。”

“再见。”

和秋荻姐他们通完电话,我躺在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这个些事情确实来得突然,不仅是云鹏适应不了,我也觉得适应不了,第一次住这么奢华的大房子里面,感觉心里反而空落落的没有着落。

不能入睡显然比困了没得睡更难受,我翻来覆去把草原上的羊都数遍了,还是没法睡去,这时却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我大惊而起,“谁在那?”

“别叫,我是云鹏。”

我一听心心里更是来气,“你还有完没完了?大晚上的你跑来我房间干嘛?要是让人撞见了,那如何说得清楚?”

“就是大晚上的才没人嘛,我睡不着啊,想来找你聊聊天。”

说话间他已爬上床来了,掀开被子就钻了进来。

我又急又气,双脚用力蹬他,奈何他人高马大,丝毫撼动不得,只好任他把我紧紧搂住。

“嘘,别闹!一会把人招来了。”他小声威胁我。

“不是让你不要来的么,你怎么大晚上还往人家房间里钻呢?”我小声斥道。

“我睡不着啊,这房间太宽了,感觉像住山洞一样,空得厉害。”尚云鹏低声说。

“胡说什么呀,你住过山洞么?”我说。

“没住过,假想的呗,反正我是真的睡不着啊,我怎么努力都睡不着。我猜测你也睡不着,索性过来找你聊天了。”尚云鹏说。

“其实我也睡不着,我都数到一千多只羊了,还是一点用都没有。”我说。

“哈哈,你真傻,数羊不但不能帮助睡眠,而且会让你注意力更加集中,更睡不着了,你竟然还用这种方法,真是傻到家了。”尚云鹏竟轻笑起来。

“你还笑,还是因为你忽然变身什么鬼少爷,搅得人心神不宁睡不着,你得陪我睡眠!”我说。

“我这不赔给你了么?我就是知道你睡不着,所以过来赔给你啊。”尚云鹏说。

“你快些出去吧,要是一会让人知道了,那人家不知道怎么骂我呢。”我说。

“他们骂你干嘛呀,你是我老婆,我和你睡在一起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他这是赖着不肯走了。

“问题是我现在还不是啊,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到时我的名声不好了,对你的影响也不好嘛,你还是赶紧回房去吧。”我说。

“没事了,咱们聊会天,聊得困了,自然就能睡着了,只要能睡着了,我就回房睡觉了,明天一早起来我们各自在房间里,没人会发现的了。”尚云鹏说。

“那聊什么呀?这大晚上的说话还不敢大声,能聊些什么?一会要是聊到紧张的事情,那不是更睡不着了?还是别聊了,你赶紧回去睡吧。”我说。

“那就不聊了,我就这样陪着你躺一会儿,躺到大家都困了,那我就可以回去睡了,现在我们谁也别说话了啊。”尚云鹏说。

“行,那不说话。”我应道。

也许是有他在身边的缘故,也或许是也真是困了,不知不觉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