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培训/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的态度让亲王很是恼火,他已经习惯了平时别人对他的绝对服从,应该没有人像尚云鹏一样顶撞过他。他瞪着尚云鹏,脸上满是要发作的怒火。

但他最后还是忍也下来。尽量让脸色变得平和一些。

“我能理解你的抵触,我和你母亲确实没有尽到责任,让你流落在外这么多年,你身上有些不好的习气那也是正常,我也应该负起责任。”亲王无奈地说。

我看了看尚云鹏,示意他也应该作些让步才行。

“其实我也是并非是要有意气您,但是我这么多年形成的习气,又岂是一朝一夕能改得掉的?而且这个世上有很多种的生活方式,也无法用具体的标准来衡量哪一种生活方式的优劣,您用您的眼光来看认为我是痞气,但我的朋友也许认为这就是豪气,您认为您行为举止端庄有礼,但在我看来,这房子里竟然还有下跪这样的礼仪,简直是迂腐之极。”尚云鹏说。

我一向认为尚云鹏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但没想到他今天说话这么生硬,我猜测他是故意的,他并不想让亲王有多喜欢他,他甚至想让亲王有些讨厌他,这样亲王不会总是考虑让他接位的事。

“你这是要故意气我么?我想知道你故意气我的目的是什么?”亲王说。

“我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没有要故意气您的意思,总之我们现在还不适合会客,至少您得给我们一些适应的时间,没有人能在一个新的环境里很快就能转换成一个新的角色吧?我们又不是专业的演员。”尚云鹏说。

这话倒也说得很有说服力,亲王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不逼你了,你就尽快适应吧,你确实也需要一些学习,饭后黄总管会把黄家的家史给你看,你作为黄家的子孙,当然得对黄家有一定的了解,有些该记住的东西,你还得记住。”亲王说。

这一次尚云鹏没有提出反对,只是点了点头。

饭后尚云鹏和我一起到花园里散步,太阳出来,暖暖的非常舒服。唯一让人不舒服的,就是后面总是跟着两三个人,感觉是像被监禁一样。

“你们能不能不要跟着我们?我们又不是犯人。”尚云鹏说。

“对不起少爷,这是亲王的吩咐。”下人说。

“那以后我是不是一辈子走到哪都会有你们这样几个人跟着?”尚云鹏说。

那几个人没有说话,因为她们的任务只是现在跟着我们,而不管以后是不是有人跟着我们。

“你们先回去吧,让我和他松口气好不好?你们这样一直跟着,我们想说些悄悄话也没空间,这样太让我们压抑了,你们就先离开一会吧,我和他有事要商量。”我说。

那跟着的人好像没听见一样,还是没有动。

“你们如果这样一直跟着,我就打断你们的腿!”尚云鹏的混混风格又来了。

“就算是少爷打断我们的腿,我们也得跟着才行。”几个下人说。

正在我们无计可施的时候,总管黄有余来了。

他手里抱着几本书,让下面的人退下去之后,他把书递给了尚云鹏。

“这是有关黄家家史的记载,亲王特地让人整理成书,希望少爷细读,把一些关键的东西记住。”黄有余说。

“好,我知道了,谢总管。”尚云鹏说。

“少爷不用客气,少爷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就是。”总管说。

“我现在就有需要,你能不能不要让那些人跟着我们?这大房子本来就像一个大牢关住人了,如果还要派人跟着,还让不让人活了?”尚云鹏说。

“好,我以后不会让他们再跟着你了,请少爷放心。”黄总管说。

“还有,我想问一下,亲王他……没有别的子女?”尚云鹏问。

“这个问题,为什么少爷不自己亲自问亲王?”总管说。

“因为他没有主动向我说起,所以我也不好问他。”尚云鹏说。

“这个问题还是少爷亲自向亲王去问吧。”黄总管说。

“我不过是问问我还没有有兄弟姐妹,你为何如此谨慎?”尚云鹏说。

“是该我回答的问题,我当然要尽力向少爷说明,如果不该我说的,我当然不能说。”总管说。

我心里也其实也觉得挺奇怪的,那个亲王和我们聊天的时候,也是一个字不提尚云鹏兄弟姐妹的事,现在尚云鹏问起时,黄总管竟然也好像不愿多谈,这到底是为什么?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你退下吧。”尚云鹏没好气地说。

“其实还有一件事。”黄总管说。

“有事你倒是说!这样吱吱唔唔搞什么?”尚云鹏说。

“亲王的意思,希望我能对小姐进行一些礼仪培训,以后小姐将会是少爷的夫人,也将会是王室一员,王室里对女主人的要求会更高,所以希望小姐能够进行一些基本的培训,这样会让小姐言行举止更加得体。”总管说。

我一听就火了,这意思是说我举止轻佻不得体了?

“黄总管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言行非常的不得体吗?我虽然不是出生在什么王室,但我自认为也是一个很有教养的人好吧?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我还是一名律师!我不是那种街上混的小太妹好吧?”我激动地说。

“小姐息怒,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说小姐现在不好,培训只是让小姐变得更好,而且王室的礼仪和其他的社交礼仪不太一样,每一个嫁入王室的小姐都要经过这些培训的,因为这会让她们更加优秀,更加得到国民的喜爱。”总管说。

我这才气顺了一些,“那如果是其他国家王室的女儿嫁到文国的王室来,你们也敢培训吗?”我说。

“我们会把这边的礼仪培训内容发给对方,让对方在嫁出来之前就熟悉我们王室的礼仪。”总管说。

“可是我不想参加这样的培训那怎么办?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我说。

“请小姐配合,我说过了,每一个嫁入王室的人都得参加这样的培训,这对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总管说。

“她说不愿意那就是不愿意了!你听不明白吗?难道你还要逼我女朋友做事?你有这资格吗?你是不是也太大胆了一些?”尚云鹏喝道。

黄总管不吭声了,尚云鹏只要一发火,他就不敢吭声了。

“算了,我还是去吧,就当是上礼仪课了,其实我们上学时也有礼仪课程,只是和他们教的可能不太一样,多学些东西倒也无妨,你就不要发火了。”我说。

既然是亲王的意思,对这个黄总管吼叫也没用,不如就听他的,让他们培训一下也无所谓,就当是长见识了。

“你不必要委屈自己的,你如果不愿意那就不去培训好了,反正咱们也不是一定在在这个地方呆下去的,咱们随时可以走掉,过回以前的生活。”尚云鹏说。

“少爷不要这样说,你以后是要继承亲王的位置的,这是至高的荣誉,很多人做梦都盼不来,您怎么能这样说呢,亲王今天已经被你气得不行了,亲王好不容易把您找到,您不能这样对他。”总管说。

“你这是在教训我么?”尚云鹏冷冷地说。

“算了,不要再争了,总管他不是要教训你,他只是站在亲王的角度说话而已,他没有什么恶意,你也不要太为难他了。”我赶紧劝说。

说完我对黄总管说:“那什么时候培训?是由你来培训吗?我听你的就是了。”

“不是我培训,我们有专门的礼仪老师来培训您,请您跟我来。”黄总管说。

“濛濛,你疯了么,参加什么培训啊真是的,你本来就好好的,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你干嘛要听他们的参加什么培训?你就这样子就非常的好了!不用管他们的。”尚云鹏说。

“没事的了,你先学学你们家的家史吧,我学学礼仪也挺好的。”我说。

其实我内心当然也不想参加什么培训,我甚至都不想生活在这个地方,我只是不想让尚云鹏和亲王之间的关系变得更紧张而已,尚云鹏现在已经很为难了,我不想让他再为难,作为他的女朋友,应该多站在他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应该让他活得更加轻松,而不是让他精疲力竭,一个让自己的男人精疲力竭的女人,注定不会长期拥有爱情,因为那个男人在累得不行的时候,终究会选择逃离。

所以我不忍让尚云鹏因为我的事而为难,我不想让他精疲力竭,我更不想让他因为精疲力竭而弃我而去,这世上有太多只知道索取而不知道给予的人在失去爱情的时候只会怨对方薄情,却往往忽略自身的问题。要能够长久地在一起,就不能让对方累,对方也许会因为责任强撑一阵,但当对方累得不行时,要么垮掉,要么逃掉,最后肯定是以悲剧收场,身体上的累可以通过睡眠来修复,但精神上的累却很难修复,而杀伤力却一点也不比身体上的累要小。

我不想要尚云鹏累,所以我不想让他为难,我希望他能活得轻松自在,这样他才有多余的精力来好好爱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