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责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上我并没有能够成功地参加培训,因为亲王的夫人回来了。

文国王室和其他的王室不太一样,只有国王陛下的夫人才能称为王妃,只有国王陛下的子女才能称为王子和公主,亲王的夫人就只能称为夫人,亲王的子女则只是少爷和小姐,不能称为公主和王子,虽然他们也一样有王子和公主应该享有的待遇。

在亚洲现存的王室中,很多虽然还有王室之名,但其实早就失去实权,很多王室成员混得并不好,在内地演艺界发展的艺人中就有所谓的王室成员,所以王室并不稀奇,真实存在于很多国家。一些没落的王室,甚至只能靠开放皇宫来收取旅游门票增加收入维持高额费用。

尚云鹏的母亲,那当然就是我未来的婆婆,她是亲王的夫人,享受王妃级别的待遇,自然是尊贵无比,我心里非常忐忑,因为我心里非常清楚,越是尊贵的女人,越是不好相处,我心里祈祷尚云鹏的母亲和其他那些人不一样,会是一个和善的婆婆。

我被带到厅里的时候,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贵妇正在搂着尚云鹏哭,她全身珠光宝气,皮肤保养得很好,旁边则站着一个同样珠光宝气的年轻漂亮女子。

“你是谁?为什么穿我的衣服?”那个年轻女子一看到我,马上大喝。

我非常的尴尬,我身上确实穿着总管给我的衣服,这是他们要求的,我也没有办法,现在那个女子突然问我为什么要穿她的衣服,我顿时好像是小偷被抓一样的难为情。

“您是丝诺小姐吧,对不起,这是黄总管给我穿的,他说让我务必换上,我没有办法,只好……”

“小姐,这是亲王的意思,骆小姐是少爷的女朋友,本以为要会见客人,所以才让她换上您那些买了没有穿的衣服。”总管说。

这时那个贵妇人放开云鹏,向我走了过来,“你是鹏儿的女朋友?”

“夫人您好,我叫骆濛。”我赶紧说。

她盯着我看了几眼,然后拥抱了我,我这心里这才一宽,暗庆没有碰上恶婆婆,没有遭遇下马威。

“骆濛?你很穷吗?衣服都没有,还要穿我的?”丝诺在一旁却是不依不饶。

“她已经解释过了,是总管让她穿上的,并不是她自己要穿的,这难道还说得不清楚吗?她是振威集团的总裁,你认为他会穷得一件衣服也买不起吗?”尚云鹏冷冷地说。

“好了,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了,怎么能因为一件小事就吵个不休呢,快坐下说话吧。”夫人说。

我在沙发上坐下,尚云鹏走过来,紧挨着我坐下,他知道我心里有慌乱,他想要给我更多的安全感。

“鹏儿,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夫人问。

“就这样过来的吧,也不是很惨,还行。”尚云鹏说。

“那是谁把你养大的呢?又是谁把你的掳走的呢?”夫人问。

“是我从小就跟着养父,但是后来有一天他忽然就不见了,再也没有回来,我一个人了,就自己照顾自己,再后来我遇上一些很好的朋友,然后相互照顾。至于是谁掳走我的,我也不知道。”尚云鹏说。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那其中包含了多少的辛酸,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当年你忽然就失踪了,我们到处找你,怎么也找不到,我以为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你了,没想到还能有机会再见到你,上天真是对我不薄。”

夫人说着又哭了起来,看得出来她很想和尚云鹏亲近,但是尚云鹏对她就相对冷淡,要在短时间内让他接受这些家人,确实有些难度。他一直孤苦一个人,忽然间多出了这么多的亲人,他根本就无法一下子融入到亲情中去,更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

“您也不要太伤心了,请保重身体。”尚云鹏说。

他显然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心,或者说给予母亲作为儿子应该给予的温暖,但是他的表达真的很生硬,听起来完全没有温度,完全是客套话的感觉。

我很心疼他,多年的江湖生涯,尝尽了世事辛酸人情冷暖,让他变得坚硬如铁,在自己的失散多年的母亲面前,他根本没有能力表达自己的情感,他完全不懂得要如何面对家人,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凌隽他们就是他的家人,而他对凌隽好,就只要可以能够为对方出生入死就行,但是面对他的母亲,对凌隽的那一套显然是行不通的。因为对象完全不一样。

“哥哥倒是长得挺帅的,是我喜欢的类型。”丝诺说。

她的名字虽然听起来像是洋人,但其实是标准的东方面孔,但她的国语说得不好,发音不是很准,但还是能听明白。

尚云鹏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晚餐时间,亲王也从外面会客回来,一家人正式团聚。

“这些年你在外面漂泊,是我们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幸亏还有时间让我们补偿你。”夫人说。

尚云鹏笑了笑,“也没什么,你们给了我生命,这便已是最大的恩惠,我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没想到还有机会见面。”

他终于开始适应这种一家人团聚的场合,也学会了一些感性的表达。

“你在华夏都是在做什么?”夫人问。

我心里一紧,心想尚云鹏以前可是混混,他会不会如实说出来自己是混混的事实?如果说出来,会不会吓到他的母亲?

“哈吉部长不是在万华时就找人查过我的底细么,我以为你们都清楚呢,我以前是一个混混,坏事没少做,大坏事没做过,帮人罩过场子,带过兄弟,现在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勉强算是挤入上流社会。”

尚云鹏说得很坦率,没有一点的隐瞒。

“哇,哥哥是坏人?看你的样子就挺凶的,原来是你个坏人,不过我喜欢。”丝诺说。

她其实也不小了,应该是和我差不多的年龄,但她说话声音很嗲,有意把自己弄得很娇弱的样子,让我心里非常的反感,因为饶溪就是一个经常玩嗲的人,在我的印象里,这样的女人没有几个好人。

“云鹏不是坏人,他是很好的人,他在万华的势力很大,但是从来不欺负人,相反他帮助过很多的人,他在外面旅游两年,捐助很多学校,华夏不像文国这么富裕,还有很多贫穷的地方,云鹏捐赠学校和物资,帮助了很多孩子,他绝对是好人。”我在旁边说。

“华夏很穷吗?听说那个国家连饭都吃不饱,幸亏你们都到文国来了,也不用在那里吃苦了。”丝诺说。

这话让我听得更加生气,但我还是忍住了,我也总不能第一次见面就和这个未来的小姑争执不休,这样会影响我的形象,也会让云鹏为难。

“华夏以前很穷,但现在不一样了,虽然说国家很大,贫富差距也确实存在,很多贫穷的地区还很困难,但总的来说已经进步很大,不像你说的那样连饭都吃不饱,如果有机会你到可以去走走看看,那就不会说出这么无知的话了。”尚云鹏说。

云鹏这话说得很是直接,而且话语里明显表现了不满,我很解气的同时又为他担心,他这样让他的妹妹下不来台,确实不太好。

“好了,不说这些了,本来是要对骆濛进行一些礼仪方面的培训,既然丝诺回来了,那就让丝诺教一下就好了,两个年轻人也方便交流。”亲王说。

“我认为不必了,我和濛濛准备要离开了,我们明天就准备回华夏。”尚云鹏说。

“什么?你要走?为什么呀?你可是亲王的儿子,你将来是要继承亲王的位置的,你怎么能走呢?你在华夏有什么放不下的?”夫人一听就急了。

“我在那里生活已经习惯了,那里有我的朋友,我在那里生活更加愉快一些,我不喜欢这里。”尚云鹏说。

“为什么?你在万华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能让你如此迷恋?这里有什么不好?这里每年有大笔的王室津贴,你可以什么也不用做都可以过得非常的舒服,如果你嫌文国太小呆得闷了,你还可以到处旅游啊,你为什么要回去?”夫人非常不理解。

“是啊哥哥,当平民有什么好,难道你还想回去当你的混混吗?我看过一些华夏的电影,那里面的混混可惨了,你怎么会向往那种生活呢?”丝诺也说。

“我说了,习惯了那样的生活,那里可以让我可以活得轻松自在,请你们尊重我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尚云鹏说。

“可是你只顾你自己过得舒服,那你的责任呢?你是亲王的儿子,你怎么能不继承亲王的位置?”夫人和亲王说的话倒也是极为相似,都是要谈责任。

尚云鹏叹了口气:“又是责任!你们生我,给了我生命,我确实应该负起责任,但这府里有这么多的侍从,已经足够侍候了,我有时间就飞过来看你们,当然了,如果你们愿意,那也可以到华夏去住,我会尽到一个做儿子的责任,而我本身也只是认为我有做儿子的责任,至于其他的责任,我认为不存在,这个王室从来没有给过我什么,我也不需要为它付出什么。”尚云鹏大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