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理由/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可以假装安定下来啊,然后我们再趋出去的时候自己买了机票飞回去不就行了?”我说。

“就这么简单?”尚云鹏说。

“那你认为还有多复杂?”我说。

“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尚云鹏问。

“当然是越快越好,明天怎样?明天我们假装出去玩,趋他们不在,我们就自己溜了,我们现在就在网上订机票!”我说。

“我看行,那咱们马上就干。”尚云鹏说。

“可是你就这样走了,你舍得吗?”我问。

“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我在和你开玩笑么?我可是认真的,虽然说他们给了我生命,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可以主导我的所有人生,他们拥有的太多了,也习惯了没有我,但是你有的太少,阿姨在狱里,你只有我,你可以失去的太少,我不忍你一个人。”尚云鹏说。

他不过是一句平淡的话,让我眼泪哗地流了下来。

“你这人真无聊,没事说这些煽情的话干嘛?尽逗人家哭。”我说。

“呵呵,有些人竟然因为一句话而哭,真没出息,不过我说的是认真的,我从小也是一个人,我能明白你的不易,你以前的人生我无法参与,但你以后的人生我们可以一起规划,说好勿忘勿失,又岂能因为什么破王室而拆散我们?”尚云鹏说。

“只是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如果你就这样走了,我还是觉得不太好。”我说。

“我已经说了,他们拥有的足够多,在他们的世界里本来就一直都没有我,所以也无所谓失去,这么多年没见,他们和我相见,说亲情的时间只有十分钟不到,然后就是对我提要求,这样的要求,那样的要求,你觉得这样的亲情有意思么?”尚云鹏说。

“他们也是爱你的,只是恨铁不成钢而已,你这样想太过偏激了一些。”我说。

“这不是偏激的问题,我说的是事实,什么叫恨铁不成金钢?我这么多年一个人,是渣是泥没人管,现在找到我了,就要我变成钢?凭什么?就因为我是他们生下来的,所以他们就有权利让我变成他们想要的那种类型?这是不是太可笑了?如果我当混混的时候没有隽哥相救,我都死了你知道吗,如果我那时候死了,那现在还有尚云鹏?我的命是隽哥救回来的,他们的儿子早就死了!我现在的命不属于他们!得由我自己作主。”尚云鹏说。

人性真的很复杂,尚云鹏一向理智重义,但他面对自己失而复得的亲人,他说得真的很绝决,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态我无法窥探清楚,我好像能理解他的心情,但又好像不能理解。

“当然了,我也不会对他们不管不问,在需要我的时候,我也会出现,尽我该尽的义务。”尚云鹏补充道。

“好了,不说了,明天我们就说闷得太久,想单独出去散散心就好了,先回去再说吧,谢谢你能放弃尊贵的身份陪我一起走。”我说。

他搂我入怀:“傻瓜,没有你在,世界都是空虚的,我是为自己作想。”

*********

第二天我们提出要到外面走走,没想到亲王和夫人都没有阻拦,还说让我们好好玩玩,多熟悉文国的环境,因为以后我们要长期在这里生活下去。

要想摆脱那些跟着我们的随从对于尚云鹏来说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很快我们就完全摆脱了他们,我和尚云鹏像飞出笼子的鸟儿一样欢畅,我们击掌大笑,庆祝胜利。

乘坐出租车来到机场,我再一次问尚云鹏:“你确定真的要和我这样跑路么?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你怎么又开始啰嗦了,完全就是说反了,我们这不是跑路,我们这是回家好不好?快别磨蹭了,去换登机牌吧。”尚云鹏说。

“好,既然你不后悔,那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我笑着说。

我来到服务台前,那个服务员用马来语对我说了一番话,我一句也没有听懂。

然后她改用英语,她的英语说得很差,我听了半天,终于听明白了,我和尚云鹏被限制出境了。

尚云鹏不懂英语,他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向他解释:“我们回不去了,被限制出境了。”

他并没有露出很惊讶的表情,只是有些黯然,“我早该想到的,他们这样大方地放我们出来,肯定是有所预防的,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我们走?”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限制我们出境那也得有个理由吧?这是不是太霸道了?”我说。

“王室要限制一个人出境,那基本上就不需要理由了,真得要理由,那也简单啊,随便给我们安一个什么罪名说需要调查清楚就行了,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他们说了算。”尚云鹏说。

“那我们就这样被困住了吗?以后也走掉了?”我问。

“这得和他们商量了,暂时肯定是走不掉了。我先给隽哥打电话,看他能不能通过关系走外交途径帮我们脱困。”尚云鹏摸出电话说。

我赶紧阻止了他,“不要!”

“为什么?你不觉得他们这样太过份了吗?我们是应邀来考察的的企业代表,现在把我们扣在这里,限制出境,这样是违反国际法的!”尚云鹏说。

“瞧你能的!你还知道国际法?我这律师还没提法呢,你一混混搬什么法律。”我说。

“谁说只有律师可以提法律了?混混的合法权益也是受法律保护的好吧?我现在就给隽哥打电话。”尚云鹏说。

“真不能打!现在是你爸妈要扣我们下来啊,你去通过外资途径解决,那这事就大了!外交途径就不仅仅是个人之间的事,是要牵涉到国家的,如果那边真是通过外交途径向这边施压,文国是小国,哪里扛得住华夏的压力?到时我们是走了,那你和你爸妈就彻底翻脸了,这怎么行呢?”我说。

“你说得倒也没错,可是他们这样做实在是太过份了。我咽不下这口气。”尚云鹏说。

“有什么过份的?这不过是就父母想留下自己的儿子而已,哪里就过份了?不管他们用什么样的手段,只是想把你留下来,他们的本意是好的,你不能用外交手段来应对这件事,这件事可以归纳为你的家事,而不应该上升到那一个高度。”我说。

尚云鹏没有说话,我的话他是听进去了。

“那好吧,那我们先回去吧,只能先回去了,我得和他们理论一下,这事他们不能这样做,这样做太不合理了。”尚云鹏说。

“少爷,你果真在这里,亲王让我来请你回去。”带着几个人走过来的,正是总管黄有余。

“原来你们早就知道我要走,所以就打了招呼限制我们出境?”尚云鹏怒道。

“少爷,亲王活到这么大的年纪,什么事算不到?您这样做,他会很伤心的。”黄总管说。

“他很伤心,那我就不伤心么?我又不是他的玩具,想怎样摆布都可以。”尚云鹏说。

“亲王只是爱子心切,少爷不要动怒,他是为了您好,请跟我回去吧。”黄有余有说。

我拉了拉尚云鹏的手,“我们走吧,回去再说,这是亲王的主意,总管也是没有办法。”

上了车后,尚云鹏一直一声不吭,一脸的不高兴。

我也没有再劝解他,因为这事我自己本来也挺生气的,只是没有办法。

回到那亲王府,我们被直接带到了亲王的书房。

亲王倒好像是没事一样,正在挥笔写字,他的字写得不错,刚劲有力,他写的是:无求。

我忽然想起在华夏时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那里面的一个黑老大也是写的这两个字,没想到一个黑道老大和一个王室的亲王,竟然写一样的两个字,人性果然都是想通的,阶级和身份的区别之下,是相同的人性。

无欲无求是至高境界,但是这样的境界却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的,就像低调一样,只有真正可以高调的人,才能谈低调。

他把字写完,用心地吹了吹字的的墨迹,抬头看我们:“怎么样,我这练习了几十年的字,还过得去吧?”

我微笑着点头:“虽然我不是很懂书法,但我也能看得出来这字不错。”

“鹏儿呢,你的意见如何?”亲王问尚云鹏。

“我没有念过多少书,我不懂书法,那两个字我都不认得。”尚云鹏没好气地说。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没有人家骆濛有风度?这么小家子气?你这样的表现,以后如何接位?”亲王说。

“我本来就没准备要接位,我今天是要回国了,是你限制我出境,你这样强制把我留下也没有用,因为我根本不会听你的。”尚云鹏说。

“回国?这里才是你的国家,你回什么国?我们虽然来自华夏,但那里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国家了,我是文国的亲王,你则是我未来的接班人。你当然要留下才行。”亲王说。

“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要留下,我也不认为这是我的国家,如果从根上来说,我们是华夏的,如果从生长环境来说,我也是华夏的,我找不出留下来的理由。”尚云鹏说。

“我给你一个理由,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所以你就要留下。”亲王冷冷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