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下人? 满钻加更 有红包啦/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亲王的给的理由确实够充分,就只因为尚云鹏是他的儿子,所以要留下。事实上这个理由好像也确实足够了。

而事实上不管他的理由够不够充分,只要他想留下,那我们就必须得留下了,因为这里他说了算。尚云鹏再是勇猛,也不可能带着我冲出亲王府,飞过海洋回华夏。

为了防止我们再次出跑,亲王直接没收了我们的护照,这样我们要想出境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我和尚云鹏坐在房间里,相互瞪着对方,都是一脸的无奈。

尚云鹏站起来踱了两步,又坐下,然后又站起来。然后又坐下,

“拜托你别这样站起来又坐下,好不好,弄得我眼都花了。”我说。

“从一开始我们的策略就错了。”尚云鹏说。

“什么意思?”我说。

“你想啊,当一个普通人突然变成王室成员的时候,大多数的人都应该是欣喜若狂的对不对?”尚云鹏说。

“对,可是你和他们不一样啊,你完全不感兴趣,我有什么办法?”我说。

“所以这就是策略上的错误,从一开始就和他们对上了,他们能不防吗?我们要是有远见一些,早些时候就表现出小羊羔般的温顺,那他们就不会防着我们了,那我们今天也许就成功走掉了。”尚云鹏说。

“可是,你自己倒是看看,你身上哪有一丁点的小羊羔的温顺气质?你像一块铁一样的立在那里,有这样的小羊羔吗?如果你装得非常的温顺,那人家也不信好不好?”我说。

尚云鹏想了想,“可是我们是真的失策了,我至少表现得配合一些的,这样他们至少会放松警惕,现在搞成这样的对抗状态,我们要想回去那简直就是不可能了。”

“咦,不是有一句话说的亡羊补牢么,我们现在再采取这样的战术也不晚啊,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装得温顺,然后获得他们的信任,等他们完全放松下来,我们再找机会逃走不也是一样的吗?”我问。

他点了点头,“这样说倒也有些道理,只是我要如何才能把自己装得像更听话一些?我好像做不来这样的事。”

“你做得来的,你都不需要怎么表演,你只要按照你本身的身份来表现就行了,最好的表演不就是本色演出嘛。”我说。

“那行,我那就假装答应同意他们的以后继承这个位置,等他们慢慢放松警惕,我们再想办法拿回我们的护照,这样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尚云鹏说。

“但是有一件事你不能答应,你不能答应加入文国籍,不然后华夏那边的你的国籍就没了,到时就麻烦了。”我说。

“行,那我就说我在华夏还有一些财产和事情需要处理,暂时不想变更国籍就行了,我只要肯听他们的话,这样的要求他们应该会答应。”尚云鹏说。

正和尚云鹏说着话,这时总管进来了,“骆小姐,夫人请您过去一下。”

“夫人叫要叫濛濛干什么?她不会责罚濛濛吧?”尚云鹏说。

“这我就不知道了,夫人的事,我也不敢多问,不过应该不会吧,夫人也不会随意责罚下人的。”总管说。

“你说什么?下人?你说谁是下人?原来你们把我当成你们家的下人?”我说。

黄总管也觉得失言,“对不起,是我说错了,您是小姐,又怎么可能会是下人,我的本意是说夫人不会随意责罚后辈,只是我一时情急说错了。”

“好吧,我就去见夫人,我倒要看看,我是怎么就变成了下人的。”我站起来说。

“濛濛,我和你一起去,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尚云鹏也跟着站了起来。

“你不用去,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我也不信谁能欺负我。”我说。

跟着黄总管来到一个很大的房间,夫人正在把玩一串项链。

“你先出去吧。”夫人对着黄总管说。

黄总管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听说你和云鹏想跑?”夫人看着我,冷冷地说。

“不是想跑,是正常的回去。”我说。

“是他的主意还是你的主意。”夫人问。

“我的。”我答。

既然我和尚云鹏已经约好以后要听他们的话,那我当然要承担起责任,这样也会让他们对尚云鹏更加的放心。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想回去?难道这里不好吗?鹏儿是未来的亲王的继承人,你如果嫁给了他,你的位置就和我现在一样了,这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事,你为什么好像表现得没有兴趣?”

我笑了笑,“夫人您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听真话。”夫人说。

“文国只是一个小国,总人口没有万华一个市多,国土面积也没有华夏一个省大,没什么好让人羡慕的,至于王室成员什么的,不过是虚名而已,真正自由开心地生活,那才是最重要的,也许王室成员的尊贵身份可以得到更多的虚荣,但也会因此而夫去更多,所以我完全没有兴趣,这是实话。”我说。

“也就是说,你鄙视我这个位置,你觉得不值一提?”夫人说。

“那倒也不是,我只是不羡慕而已,夫人作为亲王夫人,住这样宫殿一般的房子,虽然比不上皇宫,但也比大多数的豪宅要华丽得多了,就这物质上的享受加上身份的尊贵,确实会让很多人梦想过上这样的生活,但我对这样的生活并不感兴趣,我可不想做一只金笼子里的鸟。”我说。

“你说的是真心话?如果物质和地位你都不想要,那你想要什么?你别告诉我说你不食人间烟火。”夫人略带讽刺地说。

“我要的东西非常的简单,就是普通的生活,都不值得一说。”我笑着说。

“可是鹏儿不能跟着你过那样的普通生活,我想这一点你很清楚,你和他是两路人,你们之间要的东西不一样。”夫人说。

“夫人,您知道云鹏要的是什么吗?”我说。

“他是我儿子,我那当然知道。”夫人说。

“是吗?您如果知道,那你们就不会用那样的手段强制扣人了,他是我的爱人,他心里想什么我最清楚,我倒是认为,你们给的才是他最不想要的吧?不然他能和我私自逃跑?”我说。

她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也许是这话刺痛了她,她其实对自己的儿子一无所知,她们现在做的事情,不过是想把尚云鹏变成他们想要的那一类人而已。

“听说你以前是个律师,你确实很会说,但在很多时候,会说话不一定是好事,太会说话反而会令人讨厌。”夫人冷冷地说。

“坦白说从内心里我希望您能喜欢我,毕竟您是云鹏的母亲,我对您尊敬的同时也希望您能对我有好感,这样才不会让云鹏为难,但是如果您真的很讨厌我,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说。

“很好,我就喜欢你的强势,要坐到我这个位置,强势那是必须的,如果不强势,那如何管下面的人,这一点你可能不明白。”夫人说。

“我想我能明白,夫人,我在万华的时候,我管理着一个市值百亿以上的公司,我手下的人几乎都是高学历高智商的职场精英,我想管理那些人比管理这王府中的佣人要困难得多了,这些佣人会因为地位的差别而服气,甚至让他们下跪他们也得听从,但那些高管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是高智商的人,他们不会因为我是总裁就对我言听计从,我如果有事情处理得不好,他们一样可以提出质疑,所以我靠的是能力来管人,而且我管的人数,是这王府里的人几倍还要多,您说,我明不明白管理的重要性?”我说。

我知道自己的反击有些生硬,但自从我听那个总管说我是下人后心里就一直憋着气,那个总管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有这样的论调,这话当然是从夫人的嘴里说出去了,她竟然把我当下人,我当然要露些锋芒让她看看我不是下人。

“你的表现比我想像中还要好,我倒忽然觉得,你可以嫁给鹏儿,你有能力帮他处理好他以后需要面对的事。”夫人说。

“这恐怕只是您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不仅仅是我对这些事没有兴趣,云鹏也一样没兴趣,您也知道,我终究是要回到华夏去的,这里再美好,对我来说也是异国他乡,就算是锦衣玉食也没有归宿感,所以我不可能成为你想要的那种人。”我说。

“很好,说得很有骨气,我喜欢!不过你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现在能不能回去,不是你说了算,由我说了算。”夫人笑着说。

“我看未必吧?我们这一次是以企业代表的身份来万华考察的,如果我被们被无理扣下,您不担心我国内的朋友会向华夏的大使馆寻求帮助?如果这样的事引发成为外交事件,这恐怕不是夫人和亲王想看到的结果吧?文国不过是弹丸之国,能扛得住来自华夏国巨大的外交压力?到时夫人恐怕不仅仅是要放我们,还得公开道歉,那亲王府可就没有面子了。”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