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距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面无表情,我心里多少有些失望,心想难道他不想和我结婚?

“你们有什么意见?”亲王问。

“暂时还不想考虑结婚的事,这事以后再说吧。”尚云鹏说。

虽然我知道尚云鹏这样说有他的道理,但我心里还是很失望。原来我心里是想嫁给他的,一直都想。

“你也老大不小了,现在还不能考虑?”亲王表示不解。

“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处理好,我现在还不想结婚。”尚云鹏说。

“那你认为什么时候才能结婚?”亲王说。

“现在还不好说,以后再说吧。”尚云鹏说。

“我倒觉得没什么不好说的吧?既然年纪不小了,那就结了婚算了,干嘛还要往后拖?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什么想法?”亲王问。

“其实,我一直想问您,如果我不出现,那这亲王的位置是不是应该传给丝诺?”尚云鹏问。

“文国的亲王掌管文国王室财富,不能随便传给女的,就算传给男的,那也要经过国王陛下同意才行,王室的资产管理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王室虽然大权在握,但有些时候还得用钱才能处理好一些事,如果王室一穷二白,王室的权威也会大打折扣。所以一定要选有能力的人来继任。”亲王说。

“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出现,那么这个位置也不会传给丝诺对不对?”尚云鹏说。

“你为什么忽然要问这些?”亲王反问。

“我只是觉得我出现后你们就希望我能继承这个位置,好像显得很迫切,那如果我不出现,这个位置不就是无人可继?如果有人可继,那又为什么非要是我?为什么不可以放我过我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尚云鹏说。

亲王和夫人又相互看了一眼,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

我心里越发的奇怪了,心想这样的问题有什么好难回答的?

“好吧,既然你穷追不舍,那我就告诉你,如果你不出现,那这个位置也会传给别人,那个人是你的弟弟。”亲王说。

“我还有一个弟弟?他在哪里?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尚云鹏问。

“你这个弟弟也在国外,但是他和你不一样,你是被人掳走了的,但他却是我们主动送出国的,而且他的身份和所在的国家一直都保密,因为你曾经被掳走,所以我们他在国内也不安全,就把他送到国外接受教育,希望他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回来接替我的位置,但现在既然你出现了,位置当然就传给你了,就不会再考虑他。”亲王说。

“既然我还有一个弟弟,那您就把位置传给他好了,不用再考虑我,这样皆大欢喜,我获得了自由,他获得了亲王之位,大家都开心,你们又何必执着于要把位置传给我呢?”尚云鹏说。

亲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夫人,夫人微微点头,示意他可以往下说。

“这其实是我们家一个秘密,外人并不知晓,既然你是我们的儿子,我们当然也有必要把这事告诉你,当年生你的时候,我们正从菲律宾回来的船上,你是在船上生的,船上医疗条件有限,你母亲在产后并没有得到非常妥善的护理,导致落下了病因,生了你之后,就不能再生了,后来你被掳走不见了踪影,我们担心后继无人,所以就悄悄领养了孩子当成我们的儿子,也就是说,你的弟弟和妹妹都是不是亲生的,现在你出现了,当然要把位置传给你。”亲王说。

“这么说,丝诺也不是我亲妹妹?她和那个在海外的弟弟都不是亲生的?”尚云鹏说。

“就是这样,丝诺不是亲生的这事本来是想瞒着的,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泄密了,我们只好承认丝诺是领养的,但你弟弟是非亲生这件事,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如果你哪天见到了他,希望你也要保密。”亲王说。

“那他现在在哪个国家?”尚云鹏说。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因为他还在海外,在没有回文国之前,他在海外就是有危险的,我得为他的安全作想。”亲王说。

“您不会是担心我会除掉他吧?我对这个位置和财产都没有什么兴趣,我犯不着去做那样的事,我的意思只是想让他回国接替您就好了,然后我去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仅此而已。”尚云鹏说。

“我也不是不相信你,当年你被掳走,我认为文国内部有人想要我绝后,我甚至怀疑你母亲不能再生的消息传了出去,所以那些人才把你掳走,我不是担心你对你弟弟不利,我只是担心那些人对你弟弟不利。”亲王说。

“好吧,那我的建议还是,让弟弟回国继位当家,我还是过我的自由生活。”尚云鹏说。

“说了这么多,你怎么还是这些话?不是说了嘛,你弟弟不是亲生的,你才是亲生的,亲生的出现了,那当然要由亲生的继位了,怎么能让非亲生的来继位,而让亲生闲起来?”亲王说。

“我倒认为这没什么啊,血缘关系根本没那么重要,高位应该是能者居之,而不应该讲究血缘关系,我只是一个混混,明显做不来这样的位置,而且我本身也不喜欢坐这位置,如果硬要把我扶上这位置,那最后的结果我不但做不好,而且做得不开心,人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会做得好,如果做一件事的时候本身就很排斥甚至讨厌,那怎么可能做得好?”尚云鹏说。

这话其实说得很有道理,说得亲王和夫人又是短暂沉默。

“我们到底要怎样才能说服你?”夫人说。

尚云鹏笑了笑:“从目前来看,应该是我想说服你们,而不是你们来说服我,既然弟弟从小被你们送出去培养,那他必然是非常优秀的人,至少是比我要强了许多,我认为由他来继位要比我好很多,再说了,这只是一个亲王之位,而且是一个异性亲王,并不是文国的国王正统之位,这王位的的最大吸引力应该就是掌管着王室的财富吧?其实我倒认为,这个亲王之位,不过就是文国王室的大管家而已,就像黄总管在我们家的地位一样。”尚云鹏说。

其实这话我一直都想说,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没想到现在尚云鹏给说出来了。我也认为这个异姓亲王之位之所以重要,并不是这个亲王的位置,掌管文室财富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尚云鹏说这个位置是大管家的位置,虽然话是难听了一些,但道理确实就是这样。

“你这是在蔑视我的位置么?你怎么能这样说话?”亲王怒道。

“我没有要蔑视您位置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如果一个国家的国王,那或许必须要传位给他的亲子,但如果只是一个王室大管家的位置,那倒不必非要传给亲生的,既然有一个弟弟,那就传给他好了。”尚云鹏说。

亲王叹了口气,“说了几天,劝了几天,把该说的话全部都说完了,你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主意,你怎么能固执如此?”

尚云鹏充满歉意地笑笑,“没办法,我是真的从一开始就对这个位置没有兴趣,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也许不会做一个亲王,但我肯定会尝试着做一个好儿子,所以我也不想惹你们生气,毕竟是你们给了我生命,没有你们,哪有我这个人?我要的不多,只是不想受制于这个环境而已,我已经习惯了自由散漫的生活,很多方面我肯定是改不过来了,希望你们谅解,对不起了。”

“好,那我们现在也不逼你,咱们继续回到结婚的问题,你不答应继位可以,但结婚这件事你就答应了好吗?只是举行一个婚礼热闹一下,并不会要求你做很多,而且也不急着办手续,这样可以了吧?孩子,你总得有些让步吧?如果你什么都不答应,那你真的太自私了。”夫人说。

尚云鹏面有难色,显然他是不想答应。

“其实这件事的问题不在他身上,在我身上,因为我和他曾经有个约定,我必须要等我妈妈出狱之后才能结婚……”

“她是胡说的。别听她的。”尚云鹏试图阻止我,但已经晚了。

亲王和夫人都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我,“什么?母亲在狱中?她是个囚犯?”

我虽然知道说出自己的妈妈是囚犯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我也认为没有必要回避,我妈妈生我养我,就算她是囚犯,那她也是我亲爱的妈妈,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丢人。

“是的,我妈妈是个囚犯,这件事很复杂,我也不准备再仔细解释,但我妈妈是个囚犯是事实,我以前就和云鹏约定,等我妈妈出狱了,那我就可以和他结婚了,云鹏也是考虑到我的感受,所以才一直推辞不要结婚。”我说。

亲王和夫人又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有作声。

虽然他们没有说话,但我从他们的眼神里已经看出来了,他们看不起我的身份,我是一个平民小女子在他们眼里已经很不满意了,现在又爆出我是一个囚犯的女儿,这对他们来说根本是无法接受的事实。

“你们先回去,这事就先议到这里,等我们商量一下再说。”亲王说。

他的语气很冷淡,淡得我能听出他心里的不快。

这倒也是在预料中的事,囚犯的女儿和亲王的儿子之间的距离,听上去就差得很远,远得让我都觉得有些不可逾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