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绝不同意/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尚云鹏退出了亲王的书房,一走出来他就吼我:“谁让你乱说话的?”

“我怎么乱说话了?我说的可是事实啊。”我说。

“什么事实!你妈妈根本不是杀人犯,都说了那件事另有隐情,你为什么还要说出你妈妈是囚犯呢?”尚云鹏说。

“可我妈现在就在监狱里这是事实啊,我们也确实约定过要等我妈妈出狱才结婚的,我并没有说假话,为什么不让我说?我知道了,你是认为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吗?可是我并不这样认为,我认为我妈是为了保护我而入狱,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不管别人如何看她,但我以她为骄傲。”我说。

尚云鹏拉起我的手向他的房间走去,“你多虑了,我也不认为你妈妈在监狱里是一件耻辱的事,只是现在说出这件事,恐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说的麻烦我其实能理解,亲王和夫人一脸的不悦就已经说明有潜在的麻烦了。

“最大的麻烦就是他们将我送回国,然后留下你当亲王呗。”我说。

“你想得太简单了,其实我怀疑他们让我们结婚本来就是想逼我们就范。”尚云鹏说。

“什么意思?”我问。

“他们说了,如果我们结婚,可以把我们在华夏的朋友也一并请来观礼,他们还负责相关的费用,这听起来好像是在释放善意,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他们既然可以把我扣下,那为什么不能把我们的朋友扣下?亲王都已经知道隽哥和嫂子他们是我的好朋友了,到时如果我们结婚,隽哥和嫂子能不来吗?我和你结婚,就算是在天涯海角结婚,隽哥和嫂子也一定会到场,对不对?”尚云鹏说。

“这确实是的,以隽哥和秋荻姐的为人,我们俩如果结婚,不管在天涯海角,他们都一定会到场。如果他们要真把凌隽和齐秋荻给扣下,那这事真是大了。”我说。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也许他们不会那样做,但谁能保证他们不会那样做?如果万一他们真的做了呢,那怎么办?到时我们大家都处于被动,事情越闹越大,最后连累的是更多的人,这也是我为会什么不答应的原因。”尚云鹏说。

“你想得真远,我都没想到这么多,我还以为你不愿意和我结婚呢。”我笑着说。

“那怎么可能,我肯定会娶你,而且什么时候娶不都已经说好了吗,等阿姨出狱了,那我就可以娶你了,你怎么还会对我的话有所怀疑?”尚云鹏说。

“我只是逗你玩了,你别当太当真了,我怎么可能会不信你呢。”我笑着说。

“总之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我不喜欢听这样的话,明白吗?”尚云鹏说。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说就是了,你也不要这么凶,太凶了吓人。”我说。

*****************

其实在亲王府里的生活确实不错,不用在万华那样很早就起来上班,也不用面对很多的文件整天忙得像个陀螺,在这里也要每天规律地起床,然后进餐,大多数的时间就是看书,文国的电视台演偶尔也会演华夏的电视剧,都是一些在华夏已经放过的收视比较高的宫斗戏,但大多都被翻译成了马来语,我完全是听不懂的,虽然听不懂语言,但看画面也能猜出八九分,于是我和尚云鹏又多了一个娱乐项目,那就是猜台词,根据画面猜测那电视里的人都说了什么台词。

这当然也是我们无聊生活的体现。因为一切都还没有确定,我和尚云鹏就又被暂时搁到一边。这也好,我和他难得这样无所事事地相处,每天看看电视,聊聊天,猜猜未来,竟也是一种幸福,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算是相对坐着什么也不说,也是幸福的,他坐在我身边,我心里便是安稳和宁静的。

又过了两天,我又被尚云鹏的母亲叫到了她的房间,她把所有人都叫退下之后,一脸严肃地看着我。

就单凭这脸色分析,我也估计得到她肯定是有重要的话要对我说。

“你说的关于你母亲的事都是真的?”她问。

“是真的,我确实有一个在华夏服刑的母亲,我想没有一个子女会诅咒自己的母亲进监狱吧,我当然也不会。”我答。

“我本来只是以为你出身平民阶层,这倒也罢了,因为鹏儿也从小生活在市井之中。但是如果你母亲有问题,那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非常抱歉,我想我必须要打断您一下,我母亲没有问题,就算是她过去犯了错,那也是过去的的事,我不希望别人用‘有问题’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我的母亲。”我生硬地打断了她。

“那好,我就直接说了,鹏儿是要继承亲王之位的,文国虽然是个小国,但这毕竟是一个主权国家,这里的王室成员到任何地方都是会受到尊敬的,但是如果鹏儿娶了一个囚犯的女儿,那会给王室带来非常大的负面影响。”夫人说。

我不禁笑了。

“你笑什么?”她有些奇怪。

“没什么,这样的情景,其实我以前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男的出身高贵,女的出身贫贱,所以男的母亲要把儿媳妇赶走,我还以为只有电视剧里才这样演,没想到现实中真的如此,我觉得很悲哀,但又觉得很正常,您这样的表现,太正常不过,原来电视剧也不全都是胡编出来的。”我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是电视剧里的恶婆婆吗?”她盯着我说。

“您恶不恶我不评价,其实我至今也好像在做梦一样,我认识云鹏的时候,他是一个江湖大哥,我被一群流氓欺负,他带着他的兄弟把那些人打走,那天他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可以把黑色风衣穿得那么好看,然后我被人绑了,用来威胁他,他为了救我,毫不犹豫地把刀往自己身上扎,最后我不想连累他,自己纵身跃下水库。再然后……”

说到这里,我已经落下泪来,我并非想要眼前的贵夫人同情我,我只是说到和云鹏的过往,心里百感交集。

“我说这些不是要您同情,也不是为了证明什么,我只是想说,我认识云鹏的时候,他不是什么王子,也没有任何显赫的背景,我们单纯地相爱,爱到骨子里,我们可以为对方去死,至于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我又是什么样的身份,这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就算是他明天变成一个乞丐,我也不会嫌弃她,现在因为你们发现了他是你们的儿子,所以就要我离开他,凭什么?就凭你们生了他吗?如果我早知道他有这样显赫的身世,我也许不会爱他,因为我知道我不配,但是我爱他的时候,他还不是王子!所以你们无权拆散我们!”我越说越激动起来。

她看着我对她咆哮,没有发火,只是沉默。

“我没想到你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

“夫人,我和他一起经历的,比你想像的还要多!她被人害得失聪,害得失忆,我一直陪着她,直到他康复,那时候你们在哪儿?我在芸南的小县城里找到失忆的他的时候,我为了等他,在车里不敢睡!那时你们在哪儿啊?如果那时候他出了意外,哈吉部长根本就没有机会看到他,你们也永远无法知道你们的儿子还活着!现在好了,找到了,你们就要求这个要求那个,还要我离开他,凭什么呀?我绝不离开他,我宁愿去死,也不会答应。”我大声说。

“你先坐,不要这么激动,你先听我慢慢说……”

“我不听!我敬您,不是因为您是亲王的夫人,是因为您是云鹏的母亲!哪有您这样狠心的母亲,非要亲手把自己儿子的幸福撕碎,这样您会开心吗?有意思吗?”

反正话都说了,索性说个痛快。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让他流落在外多年。所以我现在想好好弥补,把更好的都给他。”夫人说。

“弥补?这就是您弥补的方式?您要把我和他拆散,然后天各一方,你认为他就幸福了?你就弥补他了?真是好笑!我看您完全就不想弥补,只是想把您这些年缺失的找回来而已,所以您从来没有考虑我们的感受,因为你只是想索取!”我说。

“你怎么能这样说?我这样完全是为了鹏儿好!如果他娶了你,那人家会质疑他的,他在市井长大本来就已经不太好了,如果再娶一个囚犯的女儿,那国民是不会拥护这样一位亲王的。”她说。

“我知道您的意思,您是不是想说,让我不要太自私,应多替云鹏考虑一下?这种手段你对付其他人或许有效,对付我一点用都没有!因为我了解云鹏这个人,亲王这些虚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我如果听您的话离开他,那才是对他最大的伤害!夫人,您也不用再说了,因为我根本不会考虑答应您,我绝不答应!”我说。

她气得腾地站了起来,怒视着我,我毫不畏惧,与她对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