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柔情荡漾/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漆黑的夜色中,夏建背着母亲给他收拾好的一个小包,从猪圈的后门钻了出来,朝村子后面的一个小山上快步摸去。

身后的村子里,狗叫声响成了一片,离他家近的几家村民家,纷纷亮起了灯光,夏建心里清楚,这是派出所的人正在挨家挨户的搜查他,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谦意感顿时袭上了心头,看来是他连累了村民。

这次出来,他本来是想到市内去谋条生路,想着自己这么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时,夏建的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他忽然想到了赵红,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今天的一切,可都是因她而起,他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夏建坐在小山顶上,一直看着村里的灯光全灭了,狗也不叫了时,他这才朝村里返了回去。赵红家和他家中间只隔了一块菜地,而且分为前后两个院,前院住着赵红的公公和婆婆,而后院则是赵红一个人住。这里对于夏建来说,是非常熟悉的,因为他们是邻居,夏建会经常找点借口,帮赵红干点家里的重活。

前院的院墙虽然有点矮,但夏建不敢贸易行事,毕竟自己干的这事不太光明正大,万一被人发现,那可真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夏建摸到赵红家的后院外,攀上了一棵大槐树,利用伸到院墙内的枝条,三两下便顺利的到了赵红的房门前。第一次深更半夜的往女人房门前摸,这对于夏建来说,还是人生第一次,他难免有点紧张。虽然他在学校里,常听城里哪些同学吹自己如何去勾搭女人,可真到了自己,他心里还是有点怕怕。

“谁?“屋内忽然传来了赵红轻柔的声音。

夏建不由得一惊,自己这么小心,还是被赵红听到了,看来这个女人也是一直未睡,否则她是听不到房门前的响动的。夏建的心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从来没有过的兴奋与剌激,他长吸了一口气,小声的说:“是我“

房门轻轻的开了,赵红一把把夏建拉了进去,然后又轻轻的关上了房门,打开了房间里的灯,这间房子对于夏建来说,并不陌生,可是在柔和的灯光下,屋子里的一切,都让夏建感到兴奋不已。花色的单子,白里红面的被子,还有炕角处,堆放着的女人……

“怎么了夏建?还不快坐下“赵红柔声的对夏建说道。

夏建如梦初醒般的“哦“了一声,便屁股一扭,坐在了炕边上,这时他才看清,穿着薄薄睡衣的赵红,是那么的性感迷人。尤其是她裸露在短裤下的两条雪白大腿,看的夏建心跳加速,面红耳热,他如喝醉了酒一般。

夏建都有点不敢相信,农村人每天都要下地干活,这大太阳,怎么就晒不黑赵红?

赵红似乎觉察到了夏建的异样,她条件反射般的双手往胸前一抱,屋内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着,两个人谁都不愿先开口说话。最后倒是赵红成熟点,她轻轻的抬头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夏建,轻声的说:“夏建,你为了我这样做不值……“

“别说了,都是我自愿的,为了你,别说是打人,就算是让我去死,我也心甘情愿“夏建打断了赵红的话,情绪非常激动的说。

被感动了的赵红,红着眼圈说:“夏建你太小了,对感情方面的事知道的太少,你应该好好学习,等将来上了大学,好女人多的是……“

“不,我就喜欢你一个人,这辈子,我非你不娶“夏建又一次打断了赵红的话,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说出这样让人脸红的话,他虽然喜欢赵红,而且经常多次和赵红单独相处,可是涉及这样敏感的话题,他还是第一次说。

赵红听了夏建的直白,假装生气的把脸别到了一边,她低声说道:“别傻了,你这样做将来会后悔的,难道今天的付出还不够惨重?”

赵红的执着,让夏建有点生气,他猛的抬起头,正准备好好反驳赵红两句时,夏建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赵红,圆圆的美臀,还有两条白的发亮的美腿,不但粗细均匀,而且修长。关

热血在体内迅速的奔腾了起来,血气方刚的夏建,不停的咽着口水,眼前美丽诱人的赵红,让他几乎临近于疯狂。他没有想到,每天下地干活的赵红,竟然要比城里哪些女人还要漂亮。

当赵红发觉情况不对时,已经晚了,满脸通红的夏建,猛的扑了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赵红,女人柔软的身体,激发了男人的原始yuwang,他的一只手,哆嗦着朝赵红的胸前狠狠抓了上去。

被弄痛了的赵红,厉声喝斥道:“夏建,我们不可以这样……”

被**烧晕头了的夏建,根本听不进去赵红说什么。他只知道,爷也是人,是人就有yuwang。

女人神秘的福地,是多少男子梦寐以求的向往,正当夏建的手,正准备朝哪儿探索时,忽然,寂静的夜空中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要死!” 夏建怒骂了一句,耐着性子,竖起耳朵一听,不好,这声音好像是从赵红家的前院传过来的,难道……一种不祥的预兆顿时袭上了心头。刚才的激情,在夏建身上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红翻身而起,动作非常迅速的穿好了炕角处的衣裤,并把弄皱了的单子拉了开来。她眼睛在房内一扫,轻声的说:“快到墙角的空面柜里去,我会从外面上锁,你放心,绝对安全”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夏建也无话可说,他抓起自己的背包,跳进了墙角处的面柜,刚一进去,他听到了赵红上锁的声音。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口,一个女人边敲门边喊道:“红红,快开开门,派出所来人了,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敲门的女人五十多岁,慈眉善目,她就是赵红的婆婆,非常不错的一个母亲。

吱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王德贵领着两位警察走了进去,他看了一眼面带怒容的赵红,轻轻笑道:“不好意思了侄媳妇,打扰你睡觉了”

赵红没有吭声,把脸转到了一边。两位警察在屋子里看了看,对王德贵说:“王村长,什么也没有,哪有人啊?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说完有点不耐烦的朝屋外走去。赵红的婆婆叹了一口气,跟着也走了出去。

王德贵有点不甘心的看了看墙角处的面柜,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王村长,请留步!”就在王德贵即将跨出屋外时,赵红忽然朝他喊道。

王德贵只好退了回来,阴沉着脸问道:“什么事?要不明天再说”

“不行,现在就说。我劝你放过夏建这一次,他还是个学生,王有财的医药费我来掏,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把王有财跑我这儿的事,公布给村里的所有人,而且还要上告,我看你这个村长还怎么往下当”赵红的话,让坐在面柜里的夏建,大吃了一惊,这个女人真疯了,竟敢拿自己的清白来威胁村长。

王德贵冷笑一声说:“空口无凭,你吓唬谁?法律讲的是证据,就算你能迷倒全村的光棍汉,可对我家三儿没用,因为你是个扫把星,谁沾你,谁倒霉,难道不是吗?”

“哼!如果没有证据,我也懒得跟你费这种嘴舌,这事你自己掂量,这件东西你应该认识吧!“赵红不知拿出了什么东西,面柜里的夏建怎么也看不着,他一动身子,没想到顶到了面柜的盖子,只听咣当一声。

“谁!“王德贵吃惊的喊道,屋内的气氛顿时紧张到了极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