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6章 试探/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的夏建,缺的就是钱,要说这美女他也喜欢,但和钱比起来,还是这钱来的更实际点。

走廊下,肖晓双手抱肩,身子半依在走廊的柱子上,她哪两只会说话的眼睛,斜视着夏建,夏建坐在走廊的石凳,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小黑的头,他表面平静,实际内心早已翻江倒海。

这个肖晓,听老肖都喊她肖总,应该是一个非常有实力的人,光她这一身穿戴,一般人也是望尘莫及,按理说,他拼死救了老肖,女儿为自己的老爸出点钱感谢一下恩人,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可是救了人就要收钱,这把他夏建的人格给降低了,人穷志不短,这是老爸经常教训他的口头语。

看着肖晓对他不顾一屑的样子,夏建心里不由得暗暗一笑说:“钱,我喜欢,你能给我多少?“肖晓越是看不起他,他越是故意。

“要多少?你自己掂量着说“肖晓嘴角一翘,充满着一脸的蔑视,在她心目中,夏建就是一个为了钱而拼合的人。

这女人不但任性高傲,而且还霸道,我夏建才不吃你这一套,大不了再回去住桥洞,一想到这里,他冷笑一声说:“不用多,给一个亿就行“这话一出口,连自己也吓了一大跳,这一个亿不是哪儿都能用的,富川市市长的工资,听说也就一千多块。

“什么?一个亿,你读过书没有,就算是冥币,也要拉一车“肖晓像马蜂给蜇了似的,猛的站直了身子。

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话已出口,夏建要彻底在语言上打跨这个不可一世的女人,他也站了起来,提高了声音说:“怎么,一个亿给不起,哪你就别跟我提钱,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我还真不惜罕“说这话时,夏建知道这话违心,这钱他还真惜罕。

肖晓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土里叭叽的农村男孩,会说出这样的话,一向好强的她,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她确实有钱,但给一个亿,她还真没有,这人看来是故意气她。一时间肖晓被气得满脸通红,一时间无语应对。

事情弄到了这一步,夏建反而舒心了,他一转身,抱着小黑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当他走进房间里时,他这才想起,这房间可是人家肖晓的,就在刚才他还提出,这房间他不住了,这可怎么办?夏建一时难为了。

肖晓一个人站在后院的狗棚旁,一脸的悲伤,这老爸唯一的伙伴走了,这接下来的日子,老人就更加孤单了,自己虽然说是他的女儿,但她心里清楚,她没有尽到孝,这一忙起来,几个月不回家也是很正常的事。

夏建,这个混账的夏建,肖晓心里一直暗骂着,恨不得把他撕碎了,他凭什么羞辱自己,就因为他是老爸的救命恩人,哪又怎么样?在整个富川市,除了老爸以外,没有谁敢对她哪样。

慢慢的,肖晓终于想通了,老爸是谁,别看他八十多岁了,做人处事就连她这个年轻人也不是他的个,他能把夏建带回这儿住,肯定有他的道理,夏建对她那样,她也是有问题的,把人家的高尚和金钱联系到了一起,还真的有点不妥,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犯这样的错,看来金钱这个大染缸,已把自己给变色了。

不过这小子不能被金钱所诱,看来留在老爸这儿还是放心的。肖晓想到这儿,心里豁然开朗,她快步走回了客厅。

老肖正在一个人品茶,他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又给夏建耍威风?你给我记住了,钱有的时候不是万能的“

“爸!你说什么啊!人家不过是帮你试探了一下“肖晓脸色有点发红的说,她心里清楚,刚才她的本意可不是这样的。

这些天餐风露宿,夏建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本来是想暂躺一下,等人家肖晓赶他时再走,没想到这一躺下去,就睡了个不省人事。

窗外的鸟叫声,惊醒了酣睡的夏建,他一轱辘坐了起来,发现天已大亮,自己原来连衣服也没脱就睡下了。

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老肖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他手里提着一大包新衣服,不等夏建说话,老肖便把新衣服往夏建的床上一放说:“换上吧,你这身就不要了,必须从里到外换,记着先洗澡再换衣服,本来昨晚让你洗的,没想到你睡的那么死“老肖说完,转身走了。

打开一看,我的妈呀!全是新的,新上衣,新裤子,还有内裤,袜子,连鞋子都是两双,一双皮鞋,一双运动鞋,这老肖想的也太周全了吧。

洗完澡,新衣服一穿,夏建如同变了另外一个人,除了被太阳晒的发黑的脸庞,还有谁能说他是个农民人。

院子的小桌上,已摆好了早餐,老肖显得非常高兴,他笑着招呼夏建坐下后,拍了拍夏建的肩膀说:“小伙子长的不错,和我年轻时一样壮实,是这样的,你吃完饭,就去上班,工作已给你联系好了,记着一下班就回来,别贪玩“

这好事来的也太忽然了吧!住的地方有了,就连工作也有了,是不是自己没有睡醒还在做梦,夏建暗暗的掐了一把自己,这才觉得,原来这都是真的。

吃完早餐,老肖把一张纸条递给了夏建,说让夏建按上面写的去找,然后找到联系人,就会有人按排他上班了。出院门时,夏建这才想起,这个肖晓到哪儿去了,不会是昨天晚上连夜走了吧!

要找的地方原来离他住的地方不远,新原路18号,夏建步行了十多分钟就到了,走近了一看,原来是个大仓库,院子里停着几辆大卡车,一些赤着膀子的装卸工正在忙碌着装车。

大门口,一位看门的老大爷手里牵着一只大狼狗,老人看见夏建,忙问:“小伙子,是不是来找李经理的“

嘿!还真神了,他怎么知道的,夏建确实是来找李经理的,所以夏建连忙应了一声。

夏建被老人带到了仓库的办公室,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从办公桌的后面站了起来,一伸手说:“你最夏建吧!我是这里的李经理,从今天开始,你就可以在这里上班了“夏建连忙伸出手,和李经理握了一下。他觉得越来越奇怪了,这老肖也太厉害了吧!

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李经理一人,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想另外找个坐的地方都难。

李经理和夏建打完招呼后,从另一间屋子里,弄了一身别人穿过的衣服,往夏建手里一塞说:“到隔壁房间把工作服换上,否则会弄坏你的新衣服“

换上衣服后,夏建就跟着别人一起装车,这是体力活,还好他在建筑工地锻炼过一段时间,否则他还真有点干不动。

木箱里不知装的是什么宝贵东西,不但重,而且还要轻放,一车货装满时,夏建已是满身大汗,只有坐在墙角喘气的份。

“唉!小伙子,新来的?新来的力气应该很大,等下一车装货时,你在下面往车上递,我们哥俩在车上接,怎么样“说话的是一个满身横肉的家伙,他光着上身,看年纪也就三十多岁。

这家伙力气很大,刚才装车时,夏建就已经领教过了,别人两只手能搬动的东西,他只要用一只手,就可以搬动,而且动作很轻盈。

就在夏建正不知如何应对时,李经理走了过,他边走边说:“大家都看好了,这是新来的夏建,在干活的时候,你们要帮着他点,尤其张三桂,你力气大,多干点没什么,如果你想欺负他是新来的,小心我让你走路。

原来这家伙叫张三桂,他虽然没吭声,但夏建看出他的不服气,不知这接下来的日子,会不会有事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