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7章 选举之前的暗流/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秋天的西坪村,可真热闹。

从省城带着儿子回来的王德贵,整天乐呵呵的,一是他终于搭上了省城的一点关系,二是见到了二儿子王有道,儿子在学校的出色表现,让他这个当父亲的高兴万分,三是三儿子王有财的结巴病,竟然被看好了,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

陈月琴扭着她那水桶般的腰,从外面扯闲回来了,她先是喝了一口水,然后压低了声音说:“他爸,你说的没错,村里人现在闹翻天了,个个急着要选举村主任”

正在哼着小曲的王德贵,猛的一下睁开了双眼,有点失望的摇了摇头,他这个婆娘,说话老是添油加醋的,让她出去弄个情报回来,弄回来的尽是一堆费话。村主任只有一个,村民们不可能每个人都想去当,而且他们知道屁的选举,还不是有人在背后扇风点火。

“爸,我打问清楚了,这次选举闹的最厉害的是夏家他们这一伙人,听陈二牛放出来的话,他们张家要联合夏家,选举夏建这个王八羔子做村长,现在夏三虎已开始到处拉票了“王有财一进来,就把这条消息告诉了王德贵。

陈月琴爱惜的看了一眼儿子,呵呵笑道:“有财,你小子可以啊!现在说话一点都不结巴,看来这高科技还真了不起,要不这次让你爸退下来,你上,我儿子做村长肯定牛“陈月琴越说越带劲,自己竟然一个人笑了起来。

“去去去,一边去,尽说些没用的,村民选举你以为是闹着玩,这村主任谁想当就给谁当,真是个不懂事的老娘们“王德贵把脸一沉,陈月琴识趣的不吭声了,她知道,男人们商论大事的时候,女人最好是少插嘴。

王德贵点了一锅旱烟,用力吸了一口,这才问王有财:“村里其他人再没有动静吗?“

王有财想了一会儿说:“噢!昨天王军利上平都市去了,听他老婆宋芳给别人说,他们家好像有个远亲在市政府工作,就不知王军利这个时候去市上,与这选举有啥关系“

王得贵吧嗒吧嗒的吸着旱烟,半晌了才说:“你让陈贵晚上多跑动一下,只要是看夏家这伙人在做什么,至于这个王军利,暂时就不要理他,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们王家人,相信他不会掀起什么大风大浪,还有哪个小寡妇赵红,是不是不在村里?”

王有财有点失望的把脑袋一偏说:“好久没看到她了”说完转身走了。这个王有财,上省城治了一回病,人也变了不成,王德贵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你这个老东西,怎么也惦记上哪个狐狸精了,原先咱三儿差点被她勾走了魂,你小心你的老命”陈月娟就像打翻的醋瓶,说出的话里,带着酸酸的味道。

王德贵一听就火了,手里的旱烟杆一扬骂道:“你这个老娘们,一天尽瞎说些什么,我给你说过,赵红手里有咱们三儿的把柄,我怕她在选举的时候当众闹事,哪才是最可怕的事,你明白吗?”

陈月娟一听,心里不由得一紧张,看来她确实是头发长见识短,还是老头子想的远。

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夏建家的院子里,早已坐满了人,大家都是为了这选举的事,为这事,夏泽成可真是难为坏了,大伙儿抬举夏建,想让夏建做西坪村的村主任,这也算是好事一件,可他真不知道夏建现在在哪儿。

你说这混蛋,出去这么久了,连封信也给家里不写,夏泽成心里暗暗的骂着,但骂归骂,联系不上就算骂上一万遍也是白搭。

就在这个时候,夏三**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冲进了院内,他把车子往墙角处一靠,然后拉起衣角擦了一把汗,就直奔夏三爷坐的地方。

“三爷,夏建的同学我问了个遍,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你看事…”夏三虎欲言又止,顿时院内鸦雀无声,看来这次大家又白忙乎了。

“这个兔崽子,做的这啥事”夏三爷气的直摇头。据不可靠消息,选举的事应该就在这几天,夏建不出现,他们选谁啊!其实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不是他夏建有多大本事,而是只有夏建当了村主任,才能镇的住王家。

事情弄到这一步,大家谁也没有了注意,陈二牛往夏三爷身边凑了凑说:“三爷,夏建不在,我们选举的时候就提他的名,如果不行,夏三虎可以做为备选”

“这样行吗?”夏三爷反问陈二牛道。

陈二牛用手抓了抓脑袋说:“反正是死马当活马移了”这家伙也是一脸的不确定。

没有人提出更好的建议,陈二牛的提议就理所当然的成了最后的决定。

当天晚上,陈贵已把夏泽成家院内发生的事,全盘告诉了王有财,原来这个陈贵和陈二牛是同姓兄弟,沾着一点血缘,陈贵为人机灵,而陈二牛则是马大哈,在吹牛的同时,有时候就把重要的事情给吹出来了,而他却一点不知,夏家人联系不到夏建的事,就是他吹牛皮的时候,被陈贵给听走的。

王德贵家的堂屋里,坐了几个王家的长辈,王德贵也开始了选举之前的活动。大家你一言我一言的发表着自己的观点,无非就是这次选举,村主任一职必须还是由王德贵担任。

有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摸着胡须,轻轻的说道:“德贵啊!我们老了,这选举的事也不是很清楚,你说咋弄就咋弄,我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绝不输给王家就行”

老人的话,让王德贵脸上绽开了花,他笑着说:“二叔啊!不用出钱,也不用出力,就是选举的时候,大家都一致填写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哈哈哈!原来这么简单啊!这村主任还要选举,哪原来的村支书就不要了?”老人又追问了一句。

王德贵耐着性子说:“现在不一样了,村主任由村民选举产生,书记由镇上派人兼任”

“我看还是别扯这些没用的了,说主题吧!这夏建目前是联系不上,万一有一天联系上了怎么办?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加快选举速度,尽快完成选举结果,这样一来,就算他夏建回来了又能怎么着”王有财说着,把几个空烟盒丢到了门外。

王德贵为了这次选举,也是出了血本,他给大家抽的都是一条好几十的香烟,这些王氏本家人,一看这香烟都是自己平时没有抽过的,所以个个抽的很带劲,不大功夫,除了屋内烟雾缭绕,而且还多出了几个空烟盒。

王德贵一听,觉得这王有财是越来越有能力了,这今晚聊了一晚上了,没有人能说到点子上去,这儿子一开口,正中问题的要害,他不由得多看了王有财几眼。

一直没有开口的陈月娟,早都忍不住了,这一晚下来,抽整条的香烟,那也是钱啊!一见儿子说话,老子又默许,她立马站了起来说:“好了好了,这事就么定,天也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地”

几个年轻人,起身时还想再抽一支香烟,可找遍了整个屋子,连个香烟盒也没找到,他们哪里知道,香烟早被陈月娟藏了起来。

等人一走完,王德贵立马对陈月娟说:“把柜子里哪瓶藏了多年的好酒拿出来”

“你抽风啊!这大半夜的还要喝酒”陈月娟把心里的气撒到了王德贵身上。

王德贵压低了声音说:“你知道个屁,我明天要去找镇里的陈书记”

陈月娟一怔,她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