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0章 龙哥/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夏建正不知所措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小黑马上警惕的站了起来。

“奶奶的,还没完没了,真想要了老子的命”夏建骂了一句,正想抄起身边的木棒。

倒在地上的哪人,忽然抓住了夏建的手腕,气息微弱的说:“别怕,来的应该是自己人,我死不了,谢谢你!咱们有缘,没想到又见面了”

谁跟你有缘,有孽还差不多,刚才差点被人家要了命,你说我惹谁了,夏建忽然一愣,又见面了,哪儿还见过?夏建怎么也想不起来。

转眼间,七八个黑影扑了上来,把夏建围了个圈,其中一个人,赶忙扶起了地上哪人,急切的说:“龙哥,弟兄们来晚了,这人是?”

“他是桥洞里哪人,是他刚才救了我”可能是流血太多,哪人说了一半,竟然晕了过去。

“快把龙哥往医院里送”扶着龙哥的哪人,一声招呼。几个人架起龙哥迅速的朝小路跑去。

夏建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一样,什么乱七八糟的,还龙哥,还桥洞。夏建猛的一拍脑袋,他这才想了起来,哪晚他去洮河桥洞找睡的地方,人家问他是混哪条街,他还为人家是乞丐,没想到这些人背景如此的复杂。

“你赶快离开这儿吧!救了龙哥,日后必报,这里不安全了”有一个人返了回来,压低声音对夏建说了一句,转身又跑了。

本来是要训练小黑的,可这一折腾,天都黑了,还说这里不安全,那只能赶快回去了。

老肖家客厅的餐桌上,已摆好了丰盛的晚餐,老肖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肖晓穿着围裙,正往碗里盛汤。

夏建没有想到,这肖晓穿个围裙也是这么的好看,可这次他不敢了,慌忙扫了一眼,就坐在了下来。

“洗手吃饭吧!我还以为你跑到月球上去训狗了”肖晓依然话里带剌,但夏建的心思早在香喷喷的饭菜上了。

三人坐定,老肖看了一眼肖晓说:“我今晚高兴,要喝点酒,你最好别扫我兴”

“爸!我是为了你的身体,别好像我是针对你似的”肖晓虽然口里这么说,但还是拿了一瓶白酒出来,倒酒时,眼睛飘了一下夏建。

夏建是聪明人,一点就透,立马说:“你们喝,我有点累,吃完就想睡觉”

“胡说!累了喝酒才睡的踏实,给他倒上“老肖一副兴致很高的样子,肖晓犹豫了一下,给夏建倒了满满一玻璃杯,完了又给自己倒了同样多的一杯,然后再给老肖倒,自然,这样倒下来的酒,老肖肯定是最少了。

这一幕被夏建看在心里,他觉得特温暖,虽然说肖晓的好多做法他看不惯,但孝顺老人这一块,他夏建也得跟人家学学。

菜烧的如同大厨的手艺,这酒肯定是好酒,三个人虽然话语不多,但吃的都是津津有味。酒过三巡,话不想说都难。

夏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肖晓人不但长的漂亮,喝起酒来也是巾帼不让须眉,满满一大杯酒,几口就已经见底了,慢慢的,她白如雪的脸上,透出了一层淡淡的红晕,美的简直无法形容。

半杯酒下肚,夏建的眼睛就开始不老实了,坐在他正对面的肖晓,一脸微笑,对夏建眼睛的无礼,视而不见。

有句古语叫酒壮英雄胆,夏建不是英雄,但他的胆已经壮了起来,他压低了声音问道:“老肖,你说你快八十五岁了,哪她怎么才二十多岁“夏建的话一出口,肖晓的脸色马上变了,夏建也有点懊悔,自己怎么问了这样一句没水平的话。

老肖的手微微一抖,神色微微一怔,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你小子怎么忽然问这个问题,不过我可以回答你,我老肖一生军旅生活,娶妻生子这事就给耽误了,肖晓是我在昆仑山上捡的弃婴,她虽不是我亲生,但胜过亲生“老肖说到这儿,声音有点哽咽。

“你这个混蛋,吃个饭都不让人安稳“肖晓啪的一声,把手里的筷子摔在了桌子上。

哎呀!你说我这什么脑袋,本来好好的事,都被我给搅和了,夏建心里暗暗的骂着自己,一生气就喝完了杯子的所有酒。

“没事!这夏建又不是什么外人,知道一点也没关系“老肖看了一眼生气的肖晓,提高了声音说,他的意思好像也在告诉夏建,这事只能家里的人知道。

肖晓盯着夏建看了一会儿,看的夏建混身都不舒服,他这才知道,被人盯着看也会不舒服。

“好!你的问题问完了,那该我问了,你必须老实回答“肖晓忽然发问,她打了夏建一个措手不及。

毫无思想准备的夏建,慌忙应道:“可以啊!我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说完这一句时,夏建脸上微微有点发烫,他是怎么离开西坪村的,只有他心里清楚。

肖晓刚要说话,正在休息的小黑,突然站了起来,朝门外“汪汪汪“连叫了几声。

“快去看,门外应该有人“老肖朝肖晓喊道。

天这么黑了,怎么能让一个女人出去,怜香惜玉夏建还是懂的,他一个箭步,人已到了院子中央。

刚拉开大门的一瞬间,夏建有点被吓着了。

大门外,站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一看到警察,夏建立马联想到了晚上发生在公园内的事,难道哪个龙哥已升天了,是不是这事牵连到了自己,夏建的心里开始打起鼓来了。

“呵!张队啊!这是怎么了兴师动众的“肖晓一步跨出了大门。

站在中间的应该就是张队,三十多岁的样子,身材高大,样子挺威武的。

张队往前迎了一步,脸上堆着笑容说:“肖总也在啊!打扰了”

“不敢不敢,有什么事你尽管说”肖晓显得有点儿不耐烦,这一点夏建看到眼里。

张队看了一眼夏建,这才说:“是这样的,就在刚才,公园内发生打斗,有人报了案,等我们赶到时,只发现了很多的血迹,我是想你们家离这儿近,看能不能找出点什么线索”

“那如果是这事,就对不起了,我们家晚上没人出去,你们还是问问别人吧!”肖晓想也不想,直接把张队的话给挡了回去。

夏建这就不明白了,是肖晓故意隐瞒他晚上出去的事,还是她喝了点酒,已把这事给忘了。

“肖总,冒味问一句,他是谁?有点面生”张队说着,眼睛把夏建从上到下看了个遍。

肖晓没好气的说:“他是我公司从外地招来的新员工,明天就到派出所去备案”肖晓说完,拉着夏建回到了院内,顺手还关上了大门,虽然张队没有追上来,但夏建的心里老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