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1章 卧底警察/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建一看情况不妙,率先一步冲了过去,他岂能让陈小雅一个女人为他出头,这事虽然是由乌娜而起,可跟人家陈小雅应该说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让夏建大跌眼镜的是陈小雅忽然动起了手,刚冲到她面前的两个黄毛,不知被她怎么弄的,人已倒了地上。原来她也会打架,夏建不由得心里一喜,正所谓喜好相投。

彪哥可能和夏建一样,他也没有想到,陈小雅不但会动手,而且这身手还真一般。大个子一看自己的弟兄倒在了女人的面前,多少在点丢面子,他大喝一声说:“闪开,别怪老子打女人“声到人到。

这家伙别看长的高大,动作却是非常的迅速。这陈小雅并不弱,就见她身子两晃,大个子打出的两拳就被花做为乌有。

就在大个子正在吃惊时,陈小雅一招裙里脚悄然踩出,这家伙冷不防被陈小雅的一脚踩在膝盖上,只听“哎哟“一声,高大了个子,如折弯的稻草,顿时弯了下来。

陈小雅毫不留情,右手一记勾拳,只扣啪的一声脆响,陈小雅这一拳正好打在大个子的右脑袋边,整个人被打的歪倒在了地上。

彪哥这下高兴不起来了,他没想到自己今晚这么倒霉,手下老是被人揍的这么惨,这种事好像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几十个人,就被陈小雅一个女人挡在了巷子口,面子上说什么也好像有点过不去,更何况夏建还站在哪里,根本还没有出手。

气极败坏的彪哥一着急便喊道:“弟兄们!给我操家伙上“

这些人正找不到对付陈小雅的办法,一听老大这么说,立马从摩托车的后备箱里找出了些打人的家当,什么大扳手,铁链条,还有双截棍,反正是五花八门。

夏建一看,急了。就见这些人拼了命的挥舞着手里的家当,根本就不怕打死人啥的。陈小雅往后连退两步,一个欺人,便扑了上去。

两个闭着眼睛,手里乱舞家当的黄毛小子,已被陈小雅放倒了地上。夏建一看,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左拳虚晃,右拳直勾,一招便见效。这些人别看人多,可会打架的却没有几个。攻了好久,他们也没有攻进大门口一步,反倒是好几个人都受了伤。

彪哥大声的喊叫着,他也带头冲了上来,不一会儿便和陈小雅交上了手,可让他头痛的是,这陈小雅虽是女流之辈,可她的身手并不错,他一时半会还脱不了身。

受了伤的大个子,一见老大被陈小雅挡在了大门口,这家伙眼珠子一转,操起丢在地上的一把扳手,悄悄的摸到陈小雅的身后,照着她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一旁的夏建见状,急忙大喊一声:“小雅身后!“

陈小雅慌忙脑袋一偏,可还是晚了一点,大扳手扫在了她的后脑勺,人身子一软,便倒了下去。

夏建见状,大喊一声,一个纵身,一脚踹飞了手里拿着扳手的大个子。弯下腰一把抱起了陈小雅。鲜血从她的脑后如泉水一般涌了出来。

彪哥大概也没有想到,大个子下手会这么狠,他也一时愣在了哪里。

就在这危急关头,几辆警车呼啸而来,全停在了巷子口,从车上跳下来了全副武装的警察,迅速的包抄了上来。

“彪哥,这是市刑警队的,我们还是跑吧!“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

这几十个人顿时如炸了窝的蚂蜂,顿时东逃西窜,可惜的是这巷子的围墙非常的高,根本一时无法攀爬过去。

彪哥和大个子,如瓮中之鳖,全被抓走了。看着急驰而去的救护车,夏建但是担心死了。这陈小雅伤的可不轻,关键是部位非常的危险。

等夏建把两手的鲜血完全洗掉时,问讯的警察早等在三楼的客厅里了。夏建和乌娜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然后在笔录上签了字。

“你们有没有通知小雅老板的家里人?“乌娜有点着急的问警察道。

做笔录的警察微微一笑说:“小雅是我们警队在这里的卧底。这个王得彪在这一带横行多年,早就想清除这颗毒瘤了,可苦于没有证据,我们就只好让小雅做了这家旅店的老板,一呆就是两年。总算证据收集齐完,这伙人我们就可以一伙端了“

“什么?小雅老板她是警察?难怪身手那么的好“乌娜惊讶的说道。

警察站了起来,冲夏建和乌娜一笑说:“好了,这伙人全部被端掉了,你们就放心的在这里玩上几天。这家旅店真正的老板明天会到,一切都照旧,感谢你们俩的配合“

两警察说完,便下了楼。

夏建坐在沙发上,回味着刚才的事,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小雅竟然会是警察。这正应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王得彪他们是罪有应得。

乌娜可能是受了刚才事件的影响,情绪非常的低落,她洗好澡,没有再过来打扰夏建,而是从柜子里找了一床被子,抱着悄悄的进了偏房。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洗涮完毕后就上了床,他这时才想起说要给王琳打电话的事,他慌忙掏出了手机,便给王琳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久,王琳才把电话接了起来,她在电话中呵呵笑道:“疯狂完了才想起我?“

“没有,没想到一到这边,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昨晚就是个特例,等我回来了再说给你听“夏建说这话时,情绪一点儿都不高。

王琳一听夏建这个样子,便嬉笑道:“是不是看上人家哪个靓女了,没有追到手,心情受到了影响?“

“靓女就睡在我隔壁,还是个外国妞,但我真的没一点儿的心情,一个字累,十个字也是累”夏建说着,打了个呵欠,人但倒在了枕头上。

电话里的王琳微微一怔笑道:“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一路留香,可我真的不在乎,你保重身体就好”王琳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直扯这样的话题,夏建觉得也没什么意思,他便话题一转,和王琳谈了几个问题,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把电话给挂了。

一夜睡的很香,明快亮时,夏建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乌娜光着身子钻进了他的被窝,结果他一激动,便睁开了眼睛,床上并没有什么乌娜。

他轻轻的下了床,拉开了帘子。晨熙微露,外面的景色实在是迷人。夏建便蹑手蹑脚的穿好的衣服,一个人偷着下了楼,他怕惊醒熟睡的乌娜。

晨风习习,吹在人身就都带有一股凉意。路边不知名的花儿,开的正盛,一些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无形中谱写着早晨华丽的乐章。

夏建这次没有沿江而行,他顺着一条小道,踩着铺好的人工石板,慢慢的朝山上走去。沿途锻炼的人群,乐络不绝。

山顶上的空气,新鲜的更如用水洗过一样,吸入口中,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夏建站在山顶上,远眺着远方,他的心里说不出的舒坦。

一阵急促的喘气声在身后响起,夏建一回头,就见乌娜双手撑在膝盖上,两眼看着他,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很显然他是跑上山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山上?”夏建有点惊讶的问道。

乌娜长出了一口气说:“心有灵犀一点通,这难道不是你们中国人说的?”

“呵呵!这句话是我们中国人说的,你的意国是我们之间已有了灵犀,是这个意思吧?”夏建呵呵笑着问道。

乌娜瞪了夏建一眼,有点不高兴的说:“我知道,你嫌弃我,昨晚上都是我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可这并不是我的错,难道你要让我长的丑一点才好吗?”

这女人一生气,用的全是反问句,逗得夏建哈哈一笑说:“没有的事,我是怕惊动你的美梦,所以才一个人悄悄的下了楼”

“美梦,何来的美梦,把我一个人放在一个房间里,问都不敢问上一声,感觉我就是个恶魔。你说我能做美梦吗?不做恶梦也就拜你所赐了”乌娜越说越气,这漂亮女人发脾气的样子其实也挺好看的。

刚才由于乌娜的连比带划,而且这半生不熟的中国话,惹得好些晨练的人停了下来,朝这边张望。夏建慌忙竖起手指,打了个嘘的手势,拉起乌娜就跑。

女人有时候还是挺容易满足的,原本有些生气的乌娜,被夏建拉着跑了一段路,然后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她的气顿时便消,既而有说有笑。

背靠在大石上,两人同时仰头望着碧兰的天空,夏建不禁问道:“你为什么会来中国工作?”

乌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我从小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受够了别人的冷眼。结果我大学毕业就来中国留学,没想到我喜欢上了中国,所以就留了下来”

“你是喜欢上了一个人吧!从而喜欢上了一座城,我说的没错吧?“夏建蛮有诗情画意的说道。

乌娜点了点头,笑着说:“人的一生除了爱情,应该还有其它,这些道理我最近才是弄懂的。比如你们中国人所说的红颜知已,还有蓝颜知已,这都是非常好的“

乌娜的话逗得夏建哈哈大笑,他慢慢的开始对这个女人有了好感,而且是逐渐加深。乌娜见夏建看她的眼神变了,她把嘴巴贴了过来,附在夏建的耳边说:“你是不是开始喜欢我了?“这老外,说话直来直去,让夏建一时还真无法回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