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0章 胆小鬼/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建一时急中生智,拿出了手机,明明里面什么也没录,他却说录了规划局局长的谈话,这可黄庭一时有点措手不及。

“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别听她们胡说,赶快把标书让人送过去,我这就给黄局长打电话”黄庭说着,当着夏建的面给黄局长打了个电话,这让夏建一时摸不着了头脑。

出了市政府,夏建心里没有一丝的高兴,他隐隐感到,这场较量才真正开始。

回到东林大厦的办公室,郭美丽一听夏建让她派人去送标书,她有点激动的说道:“夏总你可真牛,一出马就搞定了,这事都化费了我大半个月的时间”

“你最好是亲自送过去,顺便探探口风,比如什么时候开标之类的”夏建沉思着,忽然改变了主意。

郭美丽点了点头说:“好的,这事我亲自去办”

夏建安排好工作,便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这里面一应俱全,可惜他坐的次数确实有点太少,他都觉得有点浪费。

夏建刚把笔记本电脑联上网线,忽然姚俊丽推开门走了进来,她哈哈笑着说:“见上你一面还真有点难度“

“夸张了吧!你是不想见,如果想见的话,就算我回了富川市又如何,你还不是可以开车来找我“夏建哈哈大笑着说道。

姚俊丽没有说话,而是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她一身奶油色短裙,尤往沙发上一坐,两条美腿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下显得诱人极了。夏建的眼睛一盯上去就移不开了。

姚俊丽呵呵一笑说:“看你色迷迷的样子,其实你也就是这么大的个胆“

夏建哈哈一笑,便给他和姚俊丽各沏了杯茶,这才坐到了姚俊丽的身边。他和姚俊丽毕竟在一张床上睡过,所以说话做事比较随便,这也是为了随和。

“姚总,你这么打扮可不行,太招人注意了”夏建开着玩笑,把沏好的茶水递到了姚俊丽的手里。

姚俊丽有点受宠若惊的笑道:“使不得,你堂堂创业集团的大老总,怎么能给下属沏茶。你可别忘了,我还是你们这儿的顾问”

“你只要记着这件事情就好,不过你还别说,我正有事情要找你”夏建说着,话锋一转便准备说正事。

姚俊丽双手一晃说:“今天咱们不谈工作好不好,你这人真没情趣,人家等你这么久,你一来不说点别的,就说工作,我都快吐了你知道吗?”

姚俊丽搞怪的神情,把夏建也逗乐了,不过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该给姚俊丽说些什么?她可不同于赵红和欧阳红,因为她们的人生轨迹根本不在一根轨道上。

“哪你想听什么?我就说给你听”夏建有时候很聪明,可面对女孩子时,他有时也不开窍。比如花言巧语之类的,他还真说不出口。

姚俊丽小嘴巴一翘说:”笨蛋,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比如我想你了,等等的,反正能讨我欢心就好“

“不行不行,你这些话也太肉麻了,再说了我也没时间想你,何必要撒个谎。我们是好朋友,好朋友之间要诚实,你说是不是”夏建哈哈大笑着说道。不过他心里在想,这姚俊丽还真是个花痴,一天到晚比他想的事情还多。

姚俊丽一听,假装生气的说:“行了,你就根本不会哄女孩子,姐这是跟你开个玩笑”

“哎!这还差不多,要不我还真说不出口”夏建说着,便和姚俊丽大笑了起来。这种无拘无束的聊天,让人身心非常的愉快。今天早上遇到的不快,仿佛瞬间便消失掉了。

两个人海阔天空的胡乱闲扯了一阵,夏建确实再也没有提工作上的任何事。他心里清楚,这个姚俊丽跑这儿来上班,只不过是为了排除寂寞,真让她做事,这就要看她的心情了。

愉快的时光过的总是很快,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午饭时间,夏建笑着说:“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

“不要了吧!晚上到我哪儿去,你想吃啥还能没有“姚俊丽说着,故装轻浮的给夏建抛了个媚眼。

这一招她可从来没有给夏建用过,不过确实威力很大,夏建忙把脸偏到一边说:“别来这一套,否则我把控不住犯了错,你可别怪我“

“小样,就知道你根本没有这个胆,晚上到底来还是不来“姚俊丽压低了声音问道,弄得她们之间好像真有什么事情似的。

夏建还是摇了摇头说:“不来,我真怕自己犯了错“他说的这可是实话,上两次,就差那么一点儿,还好没发生什么事,否则每天光女人之间的事他都应付不过来。

“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窝囊“姚俊丽冷冷的骂了一句,拉开门走了。夏建没有想到,姚俊丽还真生气了。

在公司的员工食堂,夏建跟着吃了一顿,然后回自己的房间里睡了一觉,大概下午三点钟左右,便和方芳回了西坪村。

秋天,是农民收获的季节,田野里金黄一片,看着人背车拉的玉米棒子,夏建仿佛也看到了他小时候的模样。

每年的这个季节,一放学回家,夏建便跟着老爸夏泽成到地里背玉米棒子,他哪时虽然背的很少,但他总有一种能帮家里人干活的成就感。这些年他在外面,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少了。

“夏总,到了“方芳说着,提醒了一句正在发呆的夏建。

西坪村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人。他经过老爸所开的小买部门口时,见上面挂了个牌子,用钢笔歪歪斜斜的写着:“白天不营业,晚上营业“

夏建一看心里就明白,老爸这是下地干活去了,她家里好像也种了点玉米,一想到这里,夏建脚下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自家大院内,一堆不是很大的玉米棒,已全被削了皮,露出黄橙橙的身子,像在给人们叙说着今年玉米的大丰收。

正在收拾玉米叶子的夏泽成,一看到夏建,他便哈哈笑道:“你这小子真会偷懒,回家也不早两天,我这玉米全弄回家了,你也来了“

夏建四下里看了一圈,不禁问道:“我妈人呢?怎么没有看到她“

“你妈去了镇上,说是要改善一下伙食。这老婆子,最近的事情真多,光知道花钱,我家的伙食在整个西坪村来说,也应该排在前面了”夏泽成说着,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方芳和孙月娟一起走了进来,她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一大堆,她刚把东西一放在院子里,便怒声对夏泽成吼道:”你这个老不死的,孩子一回来你就说我坏话,我打老远的地方就听道了“

“妈!爸没有说,是你听错了”夏建说着,便走了过去,轻轻的给孙月娟擂起了背。

夏泽成则不以为然的说:“你这败家娘们,我说让你节约点,难道还有错。家里这条件,比起早些年,不知好了多少倍,你得知足”

“嘿!你这个老不死的竟然当着孩子的面还敢骂是败家娘们,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我孙月娟也不是吃素的”孙月娟嘴里骂着,扑了上去,捡起个玉米棒子,朝着夏泽成便砸了过去,夏泽成一晃,玉米棒子便砸在了台阶上,摔得玉米粒到处乱飞。

夏建没有想到,这二老说着说着还真动起了手,他不由得脸色一拉说道:“你们打,我这就走。多大年龄了,不怕村里人笑话”

夏建一发脾气,孙月娟便退了回去,坐在了台阶上生起了气。方芳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夏建一眼,把孙月娟买回来的东西搬到了厨房内。

“我今天给你们俩说清楚,从今往后不准咬架。家里能用多少钱?我不是一直在说,这地就不要种了,我现在有这个能力养活你们”夏建越说越火。

夏泽成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他小声的嘀咕道:“这事是我管多了,其实你给我们的钱,就算我们俩什么也不干,躺着吃也用不完,这不究怕了吗!”

“好了,我也有错,刚才当着孩子的面我是有点冲动,不过这钱我确实没有乱花。吃好点,身体就好,身体好了不就不拖孩子了吗?总比吃药强吧!”孙月娟也主动承认起错误来。这在夏建记事起,还是第一次。

两个老人能够主动言和,这让夏建很高兴,一家人便又开始有说有笑。

方芳一看,偷着对夏建说:“夏总真厉害,既能在外面领导公司,而且回到家里还能领导全家,真是个好男人“

方芳一般不怎么夸人,但夸起人来,都很实在,听着让人有一种实实在在的享受感。

好多年都没有帮家里人干活了,这次既然赶上了,他就得好好的干上一场。玉米全都削了皮,就得放在高处,被风吹日晒自然烘干,然后才脱粒进仓。

这道程序夏建自然记得,他不等夏泽成安排,便脱下外套,自己干了起来。正要做饭的孙月娟,笑着对方芳说:“我儿子就是聪明,这些事根本不用老头子安排,她就知道该怎么干“孙月娟说这话时,眼睛里充满着自豪。

等活干完时,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孙月娟有方芳的帮忙,这晚饭做的是既丰盛又快,所以当天色刚黑下来时,她们家已吃完了晚饭。

夏建一放下筷子便说:“我去趟村委会,晚上把门给我留着就行”夏建说完,便穿上了外套,朝大门外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