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1章 爷是男人/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昏暗的路灯下,这女子一边大喊,一边拳打脚踢,可她所做的这一切,对于这些人来说几乎都是徒劳。

“美女!我劝你别喊了,哥一会带去酒店,到时候叫你喊个够”一个身材高大,脑袋光光的男子嬉笑着,把伸了过去。

忽然他大叫一声:“哎呀!我操你个仙人,你属狗的啊?竟然敢咬老子的手,我扒光你的衣服信不信?”

这要是在平时,夏建早都冲上去了,可现在的他,心灰意冷,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哪有精力还去管别人的闲事,再说了,来这种地方的女人有几个是洁身自好的。

夏建摇晃着身子,一把拉好了裤子上的拉链,转身就朝巷子外走去。

“你救救我,我今晚跟你走”哪女子撕心裂肺的大喊着。

这要是换了别人,可能贪图美色,就算是自己能力再不济也会思考上一下,可夏建想也不用想,直接抬脚走人。

“哈哈哈哈!你就叫别了,老子说了一会儿让你叫个够,可你偏偏不听,别看他站着撒尿,可我们兄弟往这儿一站,他不蹲着撒尿就已经不错了,还企图他来救你”光头肆无忌惮的大笑着。

已走出十多米的夏建忽然停止了脚步,这狗日的骂我是女人?士可忍,孰不可忍。怒火在夏建的心里汹汹燃烧了起来。就算老子要明者保身,可不能失去做人的底线。心中的大火在酒精的作用下越烧越旺。

“滚你妈个蛋!别站在这儿坏了老子的好事”光头忽然冲夏建喊了一句,紧接着便传来哪女人的一声尖叫,好像是这家伙动手了。

夏建一个旋风转身,这几个人根本就没有看清,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夏建已站在了他们的面前。光头原本抓着哪女子衣领的手,这时松了开来,他冷声喝斥道:“滚蛋!否则叫你去见阎王爷”

原本一腔无处发泄的怒火,被几杯酒压了下去,现在被这鸟人一激发,这怒火扑通一下就窜上了脑门,还骂老子是女人,夏建一想到这里,猛然抬起一脚,只听啪的一声,光头高大的身子如同摔出去的一个臭鸡蛋,摔在了墙上,紧接着又爬在了地上。

场上的形势变化的太快,以至于哪些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电影上出现的画面,怎么就出现在了这儿?

几秒中过后,有人才喊了一声:“弟兄们,干死他”

夏建借着酒劲,出手非常的凶狠,招招都是致命的招,这些人岂能是他的对手。随着一声声的尖叫,巷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夏建潇洒的摇了摇头,转身就走。哪女子如梦般惊醒了过来,她几步赶到夏建身边,一把抓住夏建的胳膊说:“你带我走,今晚我属于你”

“走开!老子烦着哩!”夏建一把甩开女子的手,摇摇摆摆的出了巷子口,顺着大街走去。此时的大街上已是空无一人。

这女子小跑着追到夏建身后,她一把扯住夏建的衣服吼道:“我不是哪种女人,你不能这样看我”

“神精病!你不是哪种女人?哪是什么女人”夏建喷着酒气,生气的转过了身子。

哪女子一看到夏建的脸,忽然吃惊的用手捂住了嘴。大街上的灯光很亮,夏建这才看清,这女人确实漂亮,不但身材迷人,这脸也犹如满月,可以说楚楚动人,难怪哪些人对她下手。

风一吹,这喝到肚子里的酒就折腾的更加厉害了。夏建醉眼迷离的对哪女子说:“你既然不是哪种女子,哪就赶快走,否则我一会儿真动哪心思的话,你后悔也就来不及了”

“你不认识我啊?”哪女子把捂在嘴上的手放了下来。

夏建一听,还真觉得这女子他在什么地方见过,可一时他也想不起来了。这可是在腾县,既不是在富川市也不是平都市,他凭什么认识她?难道救了她,她还想骗自己?一想到这里,夏建便喝斥道:“滚蛋!我认识你个屁”

夏建忽然爆粗,让这女子一时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就在这时,从她们刚出来的巷子口,涌出了十多个手持家当的年轻人,朝着她们冲了过来。夏建虽然喝多了,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知道轻重的。

他一把拉过这女子的手,拼命的狂奔了起来。

刚开始还行,这女子跑的也不赖,可跑出了一段路后,她就开始上气不接下气,脚下自然也就跟不上来了。眼看哪些人越追越近,情急之下,夏建一弯腰,便把这女子扛在了肩上,放开步子跑了起来。

一百斤左右,对夏建这个从小就生活在农村的人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他扛着这女子跑过了几条街,忽然一转身就进了一条小巷子。他不敢大意,躲在巷子里观察了一下,见哪些人没有再追过来,他才把这女子从肩上放了下来。

一阵狂奔,把喝到胃里的酒全激发了出来,酒精猛烈的在夏建的身体内横冲直撞着,晚上没有进过食的胃里,装的全是酒。这时的夏建,身子已站不稳了。

迷糊中,他感到哪女子扶着他朝一个很远的地方走去,一步又一步,他仿佛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一股凉凉,且又舒服的感觉让夏建睁开了眼睛,他这才发现自己坐在浴缸里,而且身后还有一双柔嫩的小手正在给他搓着背。

这是哪里?夏建忽然想起了哪女人,还有哪条走不到尽头的小巷。难道自己是在做梦?而且还做了个春梦?

夏建猛的一回头,浴缸边上两条雪白的美腿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一阵发自本能的迷乱,让夏建身不由主的站了起来。

一声尖叫,哪女人裹着浴巾就想往外跑。此时的夏建如同一只久未食肉的饿狼,他猛的扑了上去,女人身上的浴巾瞬间掉在了地上。

随着粗重的喘息声,混合着女人欢愉的**声,夏建这一刻简直就要疯了,他粗鲁疯狂的发泄着,把身下的女人折腾的死去活来。

汽车的喇叭声,还有熙熙攘攘的人流声,让夏建从睡梦中惊了醒来,他睁开了双眼,努力的回味着梦中的情景,他不由得脸上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忽然,他感觉到身边有个软软的东西动了一下,他一惊,慌忙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身边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怎么会这样?难道昨晚上所发生的一切不是做梦,而是真的?夏建惊鄂的张大了嘴巴。自己不是说好不睡人家吗?怎么出尔反尔。

“你醒了?”女人打了呵欠笑着问夏建。

夏建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嗯!昨晚上喝多了,什么也不知道,没想到还是…”夏建说到这里,欲言又止,他不好意思再往下说了。

“呵呵!你这人真有意思,我又没有追究你什么责任。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是我把你带到这酒店的”女人微微一笑说道。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好吧!既然这样,我该走了”夏建总觉得这事并不光彩,好像有一种负责感。他真不知道哪些跑出去真正玩女人的男人又是怎样的一个心态。

“还早,再睡会儿吧!昨晚你应该没有睡好”女人说着,白如莲藕般的玉臂又伸了过来,拦腰抱住了夏建。

面对如此尤物,就算是柳下惠来了,也有可能抵挡不住这杀伤力极重的诱惑。夏建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已被冲得荡然无存。他猛的扑了过去,两个人又滚成了一团。

当夏建再次醒来时,发现身边已是空无一人,他慌忙起了床,发现所有的衣服都摆放在了床头。而且还叠得正正齐齐,看来这女人还是个有心之人。

夏建穿好衣服,赶紧洗涮完毕,一看手表,我的个乖,都快十一点多钟了。他走到门口时,发现手把上挂了张纸条,他拿了过来,见上面写着“我有事先走了,房间我已经退了,人家会在十二点之前叫你”

切!还真会算计,就不能让我再住上一晚?夏建心里这样想着,便快步走出了酒店。大街上的气氛有点紧张,一辆辆的警车呼啸而过,就连住地武警也行动了起来。

有些地方竟然拉了警戒线,不让车辆和人通行。

“这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夏建问站在他身边的一位中年男人道。

中年男人呵呵一笑说:“全县严打,其实早该这样了,这些人不清理一下,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严打?夏建犹豫了一下,转了个弯子,便朝董轩轩家里走去。刚一进大门,便看到肖薇正在院子里浇花。

“浇花啦阿姨“夏建老远就打着招呼。

肖薇抬头一看是夏建,她忙放下了手里的水壶笑道:“你可来了,再不来轩轩又该找你去了。这些天队上事务多走不开,否则她早都到五营镇了“肖薇说着,把夏建让进了客厅。

“今天就你一个人在家啊?“夏建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客厅,不禁笑着问道。

肖薇一边张罗着给夏建沏茶,一边笑着说:“轩轩刚接到紧急任务出勤去了,你董叔和逸轩在工厂里,中午不回来。一会我给你做面吃“一听有面吃,夏建心里不由得一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