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2章 王家兄弟的内战/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古道“多情要比无情苦”

王有财看徐丽红的这一幕,恰好被陈小菊瞧在了眼里,她微微一笑说:“好了,这人在我这里上班,但她还是你的人,只要她愿意,我无语可说”

徐丽红冲王有财一笑,自去忙了。王有道这才对陈小菊说:“你们这儿总不能屁大的一点事就让我的人来处理吧!”

“怎么了,用你的人一次你就跟我记较了,你可别忘了,这徐丽红可被你白睡了这么多天,她要是在我这儿,这些天可挣不少钱”陈小菊一翻白脸,冷冷的对王有财说道。

王有财知道,跟陈小菊打交道,他永远是占不到任何便宜的,不过她说的也没错,所以他就忍了忍说:“好吧!以后能自己处理的事情,尽量就不要麻烦我的人”王有财说完,起身便走。

“昨天刚来的一个女的,长得很迷人,你要不要看看”陈小菊呵呵一笑说道。

王有财犹豫了一下,便他还是抬起了脚,朝着门外大步走去。他心里清楚,这陈小菊是准备利用他的喜好,把他也绑到她们这条破船上。是大事大非面前,他王有财还是有点底线的。

出了巷子口,他刚上车,手机就响了起。王有财有点不耐烦的掏出了手机一看,,见是家里打过来的,他立马便接通了。

“喂!有财啊!你在哪儿?赶快回趟家里,你妈他上地时把脚给扭了,挺严重”电话一通,就听见里面王德贵大声的喊叫着。

王有财不由得眉头一皱说:“好的,我知道了,很快就回来”

挂上电话,王有财想了想对武伍和田娃说:“我这里有点事,你们俩赶快去趟为民粮油铺,拉上几桶菜仔粙,面粉啥的顺便也带上一些,明天这个时候,把车开到市里等我的电话”

“我们把车开走了,你怎么办?”武伍不禁问道。

王有财朝窗外的出租车招了一下手说:“我打迪回去”说完拉开车门便跳了下去。

深秋季节的西坪村,到处是一片丰收的景象。村里每家人的院子里,或多或少的挂上了几串玉米,黄橙橙的甚是好看。有些人家,还会挂几串红辣椒。往年这个时候,可是各家各户收土豆的最忙季节。

现在不用了,因为村里有了蔬菜大棚,一年四季的新鲜蔬菜吃过不停,谁还会去种这土豆。

出租车一停在村口,王有财便跳下车子,大步往家里跑去。一推大门,他便扯着个嗓门喊道:“妈!你这是咋了”

陈月琴躺在大炕上,右脚肿得像个馒头,王德贵站在地上,正用热毛巾给她敷。王德贵抬头看了一眼急步跑进来的王有财,不由得冷声骂道:“都是些白眼狼,我打了一圈的电话,只你回来了,你说我养他们有什么用?”

“哎呀!你就别说孩子们了,我这脚又没事,只是扭了一下而已,你惊动他们干什么?人家都很忙”陈月琴叹了一口气说道。

王有财走近了看了看陈月琴肿起来的脚,他冷声说道:“肿这么高怎么不往医院送?花多少钱我出啊!”

“没事!我让村里的老林叔看了,他说骨头没问题,就是扭到筋了,恐怕得休息上一段时间了”陈月琴微笑着对王有财说道。

王有财看了一眼王德贵说:“爸!这样肯定是不行的,咱们还是进医院,去了人家肯定会采取一些措施,这样好起来也快”

“好吧!这事你说了算。你妈她是昨天扭得脚,我就给你大哥和二哥打了电话,人家一个是市长说就要开会,而另一个是厂长,说厂里出了点什么事,离不开他。我就只好打给你了,只是打不通”王德贵说着,无奈的双手一摊。

王有财一边翻动着电话,一边说:“昨天我在山里,所以这电话就打不通了”他说完,便给一个出租车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来趟西坪村。

“你的车呢?怎么还叫出租车?”王德贵有点不解的问道。

王有财长出了一口气说:“矿厂没油了,我让人拉了一车油进山了,我是打迪回来的。早知这种情况,就把刚才哪辆车留下”

“不急,我这是硬伤,正好你们给我准备一些衣服啥的,进了医院,肯定会让住上几天的。我的意思是还是不去的好”陈月琴一脸伤感觉的说道。

王有财明白她妈的意思,还不是怕花钱。于是他呵呵一笑说:“妈!你就别再说了,这钱是我挣的,也是人花的,咱们就不心疼它了”

就在这个时候,王有发慢腾腾的走了进来,他大声问道:“我妈咋了?这风风火火的”

“咋了你不会看啊!”王有财冷声说道。

王有发看了一眼躺在大炕上的陈月琴,不问三七二十一,便报怨道:“你不是说不让你们上地了吗?这下好,脚也扭成了这样,还不是要花钱”

“你闭嘴,花钱也不会花你的钱”王有财没好气的对他这个大哥说道。

王有发眼睛一瞪,他扯着脖子对王德贵说道:“爸!你了看到了,这就是当弟弟的样子,没大没小,根本就不让我说话,这事你得好好管管,否则我会对他不客气”

“是吗?你懂得大小之分吗?你妈伤成这样了,我昨天给你打电话,你现在才赶过来,如果是其它重病,你这速度恐怕只能赶上给你妈送葬了”王德贵没好气的说道。

两头撞了壁的王有发生气的走出了房门,蹲在了台阶上,气鼓鼓的不再说话。都是自己的儿子,有时候嘴里在骂,但心里还是毕竟过不去。陈月琴不由得叹了口气说:“有财,你大可来了,咱们就坐他的车去吧!把出租车给退了”

“我的车坏了,送修理厂了,我是走上来的”蹲在台阶上的王有发冷声说道。

王有财摇了摇头说:“没事,不就钱的事吗?我们赶快准备,车子说不定会马上就到”

就这样,陈月琴又被送到了市人民医院,检查的结果出来了,是粉碎性的骨折,所以在这件事情上,王有财的当机立断,让王德贵颇为感慨。

其实三个儿子中,王德贵当初最看不上的其实就是这个王有财。这家伙从小惹事生非,又不上进,没想到,现在她们俩夫妻能靠得上的,还只有这个三儿子了。

王有道被胡慧茹的忽然出现,搞乱了头脑。他忙完手头的工作后才想起,他老爸王德贵给他打过一个电话,说她妈的脚怎么了,当时他忙就给推掉了,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

想到这里,他便抓起了桌上的电话给家里打了过去。可惜的是电话根本就没有人接,他一连打了十多个,这才觉得情况有点儿不妙。因为他老爸王德贵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离开家里的,自从他和夏泽成打了一架以后,就更加的不爱出门了。

情急之下,王有道只好拨通了王有财的电话,电话一通,他着急的问道:“有财啊!咱妈是不是把脚给扭了?我打家里电话怎么没人接,这事你知道不知道?“

“是的王市长,我妈是把脚给扭了,粉碎性骨折,现在就躺在市人民医院“电话里的王有财十分不客气的说道。

挂上电话,王有道慌忙给秘书打了个招呼,便出了市政府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人民医院。

按理说,他可以坐公车的,可他这是私事,他并不想招摇。脚扭伤应该是骨科,王有道想清楚后,便直接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找了过去。

王有财就是个土豪,他给她妈要的是单间,这把陈月琴给心疼坏了。可是王有财有他自己的主意,这回他绝对不能轻饶了两个哥哥。

“妈!你怎么搞的?把脚给伤了“王有道推开房门,大声问道,直接走到了病床前。

正在打吊针的陈月琴看了一眼这个当市长的二儿子,叹了口气说:“你忙就不用来了,这里有你爸和有财就行了“

坐在一旁的王有发一听就不乐意了,他冷声说道:“有财有财的,好像我们俩个不是你儿子似的“

“没人说你们不是啊!可是你们尽到当儿子的责任了吗?你们俩给我听清楚了,妈这次的住院费咱们三个人平摊,每人先交一万,等出院时长退短补,现在就交,否则请出去。妈不需要你们方语上的照顾,要来点实际的“王有财怒声说道。

王有道呵呵一笑说:“三弟现在是大老板了,这说话的口气也不一样了“

“难道不是大老板咱妈的脚就不治了吗?我现在是想清楚了,咱们三个人的爸妈,这尽孝也是咱们三个人一起,我没有必要每次冒这个尖“王有财生起气来,根本不会给任何人面子。

王有道被王有财一顿说得有点难堪了,他长出了一口气说:“你说得也有道理,不过一万块是不是太多了?“

“二哥!你可是一市之长啊!这些年又没买房买车,更没有结婚生子,你不可能说你连一万钱也拿不出来吧!这说出去,连鬼也不会相信“王有财有点不屑的说道。

王有道呵呵一笑说:“三弟啊!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这钱为的这么容易,你别忘了,我拿的可是死工资,一个月就那么一点儿“

“好了!你们谁的钱我也不会要,这次住院的,就由有财先垫上,等你妈出院了,我就去打工,我就不相信了,我们还非要靠你们生活“一直没有说话的王德贵终于爆发了。

陈月琴听了一番儿子们的争吵,她伤心的把眼睛一闭说:“你们都给我出去,我要好好休息一会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