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0章 醉眼迷离/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书记并不笨,他也找了个借口走了。

夏建的办公室内,就留下了夏建和宋芳两个人。夏建一直忙着批阅着桌上的几份评语文件,其实他是觉得和宋芳没有什么话好说。

宋芳两眼定定的看着夏建,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夏镇长!我帮你了你这么大的忙,你难道连一个谢谢也没有?如果是王有发过来,他不会给你出一分钱,你相信吗?”

“这个我还真相信,所以我让人通知的是你。当然了,你这么支持我的工作,我还真要谢谢你”夏建这话一出口,才知道他又说错了话。

果不其然,宋芳呵呵一笑说:“好啊!我就等着你这句话,你怎么谢我?”

夏建真想打自己一个嘴巴,可是话已出口,他想收回来已是没有可能的事了。他只能含糊其辞的说:“我今天还有点公事要忙,要不改天我请你吃饭”

“没关系,我看就今天下午吧!我现在就让人把钱送过来,完了等你一下班,咱们就去市里吃饭,这个没得商量”宋芳说完,便掏出了手机,给她工厂的财务打了个电话过去。

这女人做事的风格夏建还是挺欣赏的,五万元可不是个小数字,可在她这里,只是一个电话的事。按理说,这工厂可不是她开的,五万元去了哪里,她得给人家一个非常充足的理由。做这样的事,她多少也要冒点挨骂的风险。

宋芳和夏建东一句西一句的胡扯着,一直扯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财务把五万元送了过来,夏建便通知人收了钱,给宋芳的财务打了个损资的收据,宋芳这才站了起来。

临出门时,她回头对夏建打了个手势,意思就是电话联系。人家一下子送过来了这么多钱,夏建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夏建高兴不起来。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转眼间便到了下班的时间。可夏建坐着却没有动,他知道,这宋芳想办的事,她就会想法设法的办到。他算是默许了人家的要求,可不能不去兑现。不就一起吃个饭吗?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在夏建正想着这个问题时,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夏建一看是家里的座机号,赶紧的接通了。

“爸爸!你晚上回来吃饭吗?晨晨等着你”电话里传来小晨晨幼嫩的声音。夏建知道,这都是妈妈孙月娟在一旁叫着他,要不小孩子哪能懂得了这些。

不过有一点,小晨晨和夏建的关系是越来越亲近,都敢骑在他的肚子上和他玩耍了。而小晨晨和赵红的关系也是亲密的不得了。夏建感觉他们就像是母子一样,小晨晨看来已把周莉给忘记了。反正是夏建从来没有听到小晨晨提及周莉,看来这时间真是可怕。

夏建犹豫了一下说:“你告诉奶奶,爸爸晚上有事,就不回来吃饭了”夏建说完,便在电话里逗着小晨晨玩了一会儿。

夏建这才感到,做父亲原来这么的伟大。

冬天的天黑得特别早。七点钟不到,天已经黑了下来。夏建有点无奈地关上了办室的门,也刚走到楼道里,宋芳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电话一通,宋芳便在电话里说:“你快出来吧!我的车就停在你们镇政府的大门外边”夏建一听,赶紧的挂了电话。这个女人还算是比较聪明,没有开着车跑到镇政府大院内来接夏建,否则夏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毕竟宋芳现在是有夫之妇,更何况他夏建和老王家向来不和。最近两年表面上看来相安无事,可是实质上波涛汹涌,全是暗流。

镇政府的大门口,还真停了辆小车。夏建刚走过去,车门已被推了开来。夏建一弯腰便坐了上去,刚关好车门,车子便呜的一声开了出去。

宋芳开着车,一声不吭,直接开着去了市内。夏建两眼看着车窗外,心里想着这顿饭该如何去吃。车子跑得很快,夏建没有想到宋芳的车开得如此熟练。

既然来了,夏建只能由着宋芳。车子三弯两拐,竟然开进了一条小巷。只不过开进去没多远,车子便停了下来。

夏建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这地方他还真没有来过。低矮的民房一间连着一间,有座两层的小洋楼前挂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心灵港湾。夏建弄不清楚,这里是咖啡馆还是酒吧。夏建更搞不清楚,宋芳为什么要带他来这种地方。

“走吧!”宋芳泊好车,轻声的对夏建说道。

外面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洋楼,里面却装修的十分典雅。夏建一走进去,便有种喜欢的感觉,看来这宋芳还是挺有情调的。

“二楼,自然风光”宋芳轻声对女服员说道。看来她早都用电话订好座了。

推门进去,仿佛置身于大自然之中。墙上的壁画就像是真的一样,绿绿的草地,还有姹紫嫣红的鲜花,样样都是那么的逼真。

临近窗口处,放了一张只能坐下两人的小桌。绿色的桌布,粉色的椅套,处处都充满着浪漫的气氛。

夏建往桌子旁边一坐,便能从窗户处看到外面的小巷。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夏建就是有点搞不懂,这地方到底是干什么的。

宋芳一声未吭,两眼定定地看着夏建。这时服务员却端上来的几道菜,样精致别样,一看就让人产生了难以控制的食欲。

直到这个时候,夏建才知道这里原来也有饭菜,而且这饭菜宋芳早在电话里就订好了,难怪她坐着无动于衷。

“就我们两个人,要不你把王有发也叫过来吧!”夏建这是明知故问,他这样说无非就是想探探宋芳的虚实。

宋芳一听,眉头一扬,一脸怒气的说道:“夏建!你真没有男人样,不就和你吃个饭吗?你难道还要我男人过来埋单?实话告诉你,他去了SZ总厂”

“噢!这样啊!那咱们吃吧!要不这菜可就凉了”夏建说着,便拿起了筷子。

宋芳呵呵一笑说:“夏建!没想到你是如此的吝啬,有句话叫无酒不欢,这么好的菜难道不上一瓶好酒吗?”

“你想喝什么,随便叫吧!反正吃完了我买单就是”夏建有点无奈的说道。

其实宋芳这是故意说给夏建听,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女服员已抱了一瓶五粮液走了进来。她把酒和两个小酒杯往桌子一放,然后退出去时,把房门也关了起来。

夏建忽然之间发现,自己又被宋芳给算计了,这一切好像都是她的计划,可是事已至此,他再多说的话,反而会弄得大家不高兴。

夏建拿起酒瓶,打开了酒,然后分倒了两杯。

“谢谢你宋芳!与公与私我都应该敬你一杯”夏建说着,举起了酒杯。

宋芳的脸上这才有了笑容,她举起酒杯一甘而尽。然后呵呵一笑说:“夏建!王万元虽说不多,但已是我最大的权限。如果说是为了村民们吃饱肚子,这事还真和我没有关系,我只知道,我这样做是帮助了你”

夏建没有再说话,而是又给她们俩再次倒上了酒。酒这完意儿,一旦下肚,人便会放得非常轻松。宋芳无形中说话便多了起来,因为她的酒量夏建知道,确实并不咋样。

夏建想多喝两杯,可是宋芳这个女人非常的贼,她说什么这酒是好酒,必须两个人平着喝,这样一来,一瓶白酒,等于是两个人平着喝了。

“夏建!听说有人给你送了个儿子回来?这是真的吗?“宋芳放下了手里的筷子,醉眼迷离的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夏建想了一下,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不想多说,他难道告诉宋芳这小晨晨不是他亲生的?他觉得自己还真没有这个必要。

“哈哈哈哈!好你个夏建,你还真是个风流情种,到处留情。今天有人送个儿子回来,那说不定明天还会有人送个女儿回来?“宋芳笑得花枝乱颤,胸前可以说是波涛澎湃。

宋芳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女人了,可是她天生南方小女人的娇*样。在她的脸上还真很难找到岁月曾爬过的痕迹。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只有二十多岁。

宋芳属于哪种胸大腰细,身材虽不高挑且比例匀称,男人都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人。要不是她离过两次婚,夏建对她有所提防,这个女人也说不定会成为他夏建的女人。

夏建心里明白,宋芳对他是一往情深,可是她心里的情,并不是长相厮守的哪种情,而是激情,或者是*之类。总得来说,她也不奢求夏建娶她。在这一点上,夏建心里明白。可他不能这样做。

想当初,宋芳和夏建在一起工作的时候,宋芳就已经对他有意思了,可是夏建假装不懂,直到后来,宋芳一气之下,便和陈二牛有了哪桩丑事。

她嫁给陈二牛算是对夏建的一种报复,可是宋芳失算了,夏建根本就不在意她嫁给谁。所以她和陈二牛的这段婚姻是短暂的。

再后来,王有发本想陷害夏建,没想到宋芳假戏真做,让她和夏建有了那么一夜,再后来,她们还有个苟且之事。但是夏建总觉得和宋芳睡在同一张床上是那么的别扭,可宋芳却不这样认为。

在她的心里,能和夏建同床,也算是她对夏建的一种征服。放眼整个西坪村,甚至整个平阳镇,能让她宋芳看的男人,就只有夏建一个。

酒已经喝完了,宋芳有点醉了,她看夏建的眼神里,又充满了那种渴望的神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