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峰回路转/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忽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顿时傻眼。

权哥瞪了香妹一眼,低声问道:“警察是你引来的?“

香妹一眼的不解,他不住地摇着头。这些个警察看来早有准备,领头的警察直接走到权哥的面前,把权哥打量了一眼说:“把这两人带走“这警察一挥手,立马赶过来几个警察,便给权哥上了手铐。没想到香妹也被铐了起来。

“你们为什么抓人,总得给我一个理由才对”权哥大声的叫嚣着,他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领头的警把他的警官证一亮说:“你就别再叫了,警察跟踪你已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抓你是因为有人举报你与一起文物失窃案有关”

权哥一听文物失窃案几个字,立马闭嘴。香妹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是沮丧的低下了脑袋。

警察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大声说道:“没事都散了,大半夜的如果扰乱社会治安,我把你们全抓起来”

树倒猢狲散。权哥和香妹被抓,那些个跟着权哥的马仔,见势不妙,转眼间便散了个一光二净。琼斯招呼了一声,陆莺带着她身后的那帮人也快速的走了。

倘大的酒吧里,只剩下了夏建和琼斯以及她的助理阿英。夏建看着这个混血美女,真是有点百感交集。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为了他,竟然不顾个人安危,能聚众打架,光是这份为他拼命的勇气,就让夏建有点汗颜。

“阿英!去把这里的负责人找来,我和夏建喝上两杯”琼斯说着,走了过来轻轻的拉了一把夏建。

夏建和琼斯坐在了吧台前,一个身穿西服的年轻男子亲手给他们做着服务,这男子是这里的夜班经理。刚才这里打架,他吓得躲了起来。

一番折腾下来,已经到了四点钟了。初春的寒气从门缝里钻了进来,琼斯不由得缩了一下脖子。夏建看在酒里,他呵呵一笑说:“这杯酒敬你如此仗义”

“到底怎么一回事?你能不能给我说说清楚“琼斯举起酒杯,猛的喝了下去。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便把他在蟾宫吧台前如何遇到香妹的事,毫无保留的全说了出来,一直说到自己被骗到废弃工厂。然后他还讲了古墓的事,听得琼斯张大了嘴巴。

好半晌,琼斯才叹着气说:“你这人一切都好,就是容易冲动。他权哥要带你出去,你为什么要听他的,如果你不出去,我谅他也不敢在蟾宫里对你动手。这一点我们还是对任何人的安危有所保证的“

夏建一阵惭愧,这都是他争强好胜所惹来的麻烦。自己吃亏也就算了,没想到还把别人也给拉了进去。幸亏警察及时出现,否则结果是什么,难也不好预料。

看来自己的这个毛病得改改了。夏建有点愧疚的再次对琼斯举起了酒杯,琼斯微笑着,一句抱怨的话也没有再说。

两个人一直喝到了天亮,就连夏建这样的酒鬼,也喝了个酩酊大醉。他还是陆莺把他送到酒店的。

琼斯要带夏建一起回别墅,可是夏建不干。他虽喝多了,但他心里的最后底线还是有的。他的执着,就连送他的陆莺也被他给逗笑了。

这一觉睡下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一来一夜未睡,这二来他又喝了这么多的酒,这一躺下去睡不到七八个小时就别想着起来。

放在床头的手机从十点多就开始响了起来。一直到响到了十一点多,不知是哪个神经受到了刺激,夏建忽然间醒了过来,他一听到手机声,便摸索着电话接通了。

电话里立马传来秦小敏毫不客气的声音:“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电话的秦小敏怒不可遏。

听到秦小敏的声音,夏建的酒醒了一半,他忙挣扎着坐了起来,对着电话温和的说道:“不好意思!昨晚上和朋友喝酒喝醉了,所以你打电话我根本就不知道“

“ 我不管,反正是你自己答应的,每天十二点钟要给我妈扎针的,现在都十一点二十了,你看着办吧!“秦小敏说完,生气的把电话一挂。

夏建暗叫一声不“不好“人便翻身下了床。这该死的红酒,喝起来柔顺,可发起威来却一点不比白酒差。夏建站在地上,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这可怎么办?

是他答应过秦小敏的妈妈,要给她连续扎三天的针,今天刚了是第二天,如果他不去的话,这是不是太有点失信了。

秦小敏妈妈对他的态度,刚有好转,如果他今天因醉酒的事去不了的话,那他在秦小敏妈哪儿的信誉度可能又变成零了。

夏建想着这事,猛的钻进了洗澡间,看来是该洗个澡让自己清醒一下了。说干就干,夏建把水温调得很低,他等于是冲了个凉水澡。

从洗澡间出来时,他感到人清醒了不少。赶紧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夏建便快速了下了楼。在一楼的大厅里,他迎面碰到了姚俊丽。

看样子姚俊丽是刚回来,因为她的身后还着给她拖行李箱的服务生。夏建连个招呼也来不及打,他只是朝姚俊丽挥了挥手,人便跑出了大厅。

“哎!哎!哎!这人是疯了?“姚俊丽大笑着,她掏出了手机,准备给夏建打个电话过去,可是转念一想,她又把电话装了回去。

夏建一路狂奔,还好路上不堵车。等他赶到秦小敏家里时,刚好十一点五十五。秦小敏瞪了夏建一眼说:“你如果忙就不用来了“

“小敏!你是怎么说话的?现在不是还没有到十二点钟吗?你着什么着急?人家夏建心里有数“里屋的李兰大声的说道。

秦小敏看了夏建一眼,不由得醋意大发,她冷哼一声说:“变得还真是够快的,这就开始护上了“

夏建呵呵一笑,没有多说话,而是直接进了里屋。李兰的状态非常的好,感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由于昨天已经做过一次了,所以也不用夏建过多的做什么准备。夏建先是给李兰浑身按摩了一下,让她把身体一放松,便开始行针。

夏建为了不出错,他凝神静气,一口气便把所有的针全扎好了。李兰爬在床上,呵呵笑着说道:“夏建!你的医术可真高明,我不但左边的身子有了知觉,就连昨晚上睡觉也睡得特别香“

“那就好阿姨,我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夏建说完这话时,心里一恶心,一股酒味从喉咙冒了出来。夏建赶紧两步走到了客厅里,他怕李兰闻到他身上的酒那可就不好了。

秦小敏闻步赶了过来,她一声也没有吭,而是把夏建直接拉到了自的房间,等把房门关好了才说:“你先在我的床上睡一会儿,等到了时间我再叫你,千万别撑着“

这个时候的夏建还真有点撑不住了,刚刚洗过澡的精神气瞬间便没了。他也顾不了许多,两下甩掉了拖鞋,一头钻进了秦小敏铺开的被子里。

秦小敏的床不但柔软舒服,更重要的是还带有一股好闻的香味。一想到这香味,夏建生气的扭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昨晚上要不是闻香妹身上的香味,他也不到于弄成这个样子。

一躺下去,夏建很快便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奇怪的还梦到了秦小敏。可秦小敏一直冲着他笑,就是不让他接近。

就在这样一个奇怪的梦中,夏建被秦小敏推了醒来。她小声的说道:“快醒醒吧!都有一个小时了。妈妈一直都在问你去了哪里,我说你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可告诉你,千万别说你睡在我的床上了“

夏建甜甜一笑,迅速跳下了床。他去了趟洗手间,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一点,他才去了李兰的房间。

这拨针自然要快多了,三两下的事夏建便解决了问题。刚才扎针时为了赶时间,夏建没怎么给李兰按摩,现在不急了,他得给补回来。

“阿姨!我给你按一下,你会舒服好多,还有小敏,你找一根新毛巾过来,给阿姨把针口处热敷一下,下次扎的时候就不痛了“夏建说着,不等李兰说话,他便动了起来。

李兰趴在床上,十分的享受。她呵呵笑道:“这次多亏了你,等阿姨能站起来了,一定给你多烧几个好吃的菜“

夏建没有说话,只是心里在想,你烧的菜我并不一定喜欢,只是你只要不反对我和秦小敏来往,这就已经烧高香了。

就在夏建给李兰全身做了个按摩刚完时,秦小敏的饭已经端到了桌子上,夏建忽发奇想的说:“让阿姨也上桌子吃饭吧!“

“这恐怕不行吧!“李兰一听夏建让她上桌子吃饭,他是既紧张又高兴。

夏建看了一眼秦小敏说:“可以,问题不大“夏建说着,便把李兰扶着坐在了床边上。李兰一看自己能坐着不用靠东西了,心中不由得大笑,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来阿姨,你放开胆子走,有我扶着你根本不用怕。针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康复锻炼也是其中重要的一个环节“夏建说着,便把李兰扶着站了起来。

李兰长时间没有走路,根本就迈不开步子,而且由于紧张,身子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