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2章 探监/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漆黑的夜晚,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王有财站在镇子口,两眼焦急的直看着陈庄方向。忽然,一道汽车的亮光闪过,最接着一个急刹。路面上顿时如同腾云驾雾,灰尘顺风扑面而来。

王有财顾不了这么多,他冲了过去,拉开车门便钻了进去。他屁股刚挨到坐椅上,便大声的对坐在驾驶位上的田娃吼道:“快走!开快一点”

一看王有财这个样子,田娃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是驾着破吉普朝前狂奔而去。坐在后排的武伍忍不住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王哥?”

“老爷子病重,老娘说他不行了”王有财有气无力的说道,他好像瞬间的功夫,便像玻球泄了气的一样。

武伍一看王有财这个样子,连忙安尉道:“你家老爷子我见过,身体非常的不错,就算是生个病什么的,别人找不住,他应该没有问题”

听武伍这么一说,王有财的心里这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一路狂奔,一路颠簸。大概十二半的样子,车子已经开进了西坪村。可能是陈月琴猜到王有财再晚也会回来,所以她连大门都没有关。

王有财指挥着田娃把车子开进了他家的大院内。一停好车,田娃带着武伍要回张杨村他的家里。王有财想了下,便同意了。

等田娃和武伍一走,夏建这才朝上房走去。上房内亮着灯光,可房门却虚掩着。王有财长吸了一口气,便轻轻的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大炕上,王德贵背靠墙而坐,手里依然提着他的旱烟管,从他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来任何的异样,更不要说他生病了。

而陈月琴则睡在炕角处。王有财一进去,陈月琴便呼的一下坐了起来。她呵呵一笑说:“还是我的三儿子有孝心,老妈一个电话,他会连夜赶回来”

王有财一脸狐疑的看了看王德贵,有点不高兴的问道:“妈!你不是说爸得了大病吗?这事怎么能随便骗人”

“呵!你的意思是我不说你爸生病的话,你是不会回来了?”陈月菊说着,火气也上来了,做母亲的也难。

王有财眼睛一瞪说道:“你这么说会吓死人的,尤其是这大半夜的。幸好我还有量破车,否则你叫我怎么回来”

“混账东西!你说来说去还怪上了我?你说你一走就快一个月,人不回来也就算了,这电话也不舍得打一个,家里这么多的事,你也不问问”陈月琴说这话时,气得脸色铁青。

王有财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了一下,便压低了声音问老爸:“爸!你是不是没有生病?是老妈故意吓我?”

“心里有病啊!你难道不知道吗?”王德贵说着,他一激动便跟着咳嗽了起来。

陈月琴瞪了一眼王有财说:“你大哥被判了你知道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路”王有财说着,有点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了下来。

“那是你大哥啊孩子!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他?要不是夏建这个混蛋报警的话,你大哥也许也进不去”陈月琴说着,便把矛头指向了夏建。

其实这就是莫须有的罪名。那天晚上就算是夏建不报警,王老歪家的几个儿子也会报的。这都死人了,哪有不报警的道理,这就是人太自私了,说话也就不过脑子里。

“大哥判了几年?”王有财轻声问道。

王德贵一听就火了,他大声吼道:“你想判他几年?他刚结婚,连个孩子没有就进去呆上两年,这已经是够倒霉的了”

“爸!妈!大哥的这个仇我一直记在心上,我是不会放过他夏建的。既然他对咱们老王家不仁,我也不会对他有义的”王有财咬牙切齿的说道。

王德贵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几个就这点出息,人家夏建都到米国去考察了,这样的差事就连你二哥也轮不上”

王有财一听夏建去了米国,这心里还真不是滋味。都是一个村子出去混的,这夏建就像是走了狗屎运,每走一步都超乎常人。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明天你大嫂要去看你大哥,这手续也办全了,你就开车我们一起去?”陈月琴叹了一口气,冷声说道。

原来是为了这事,王有财心里多少有点不爽,但他还是嘴上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说:“你安排就是,我听你们的”王有财这话说的有点勉强。

王德贵一听王有财这样说,心里难免有点难过,看来这三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同一条心,难怪他们老王家总是败给老夏家。

第二天天还没大亮,陈月琴已经和王德贵早早的起来了。他们喊起来王有财,王有财正准备开他的破吉普时。

王德贵却发话了,他冷冷的说:“你的车太显眼了,更何况你身上的事情还没有下文,你最好是低调点,咱们坐你大嫂的车就行了”

王德贵想想也是,便把吉普车上的小包拿了下来,跟着父母去了村口。这个时候的西坪村,保持着黎明前的一片安静。他们三个人站了几分钟的样子,宋芳便开着王有发的那辆尼桑跑了过来。

几个人一上车,宋芳这才发现王有财也上了车,于是她一边开着车,一边呵呵笑道:“王老板这么忙,也要去看王有发吗?”

“那肯定是,我亲哥我不去看,这像什么话”王有财说着,眼睛从宋芳的身上飘过。

宋芳也不是省油的灯,她长出了一口气说:“你们是亲的吗?我怎么一点儿都看不出来?王有发一出事,你们两弟兄是没有人过问一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连你大哥判了几年都是你父母给你说的”

“大嫂!这事你就别再怪我们了,都是大哥喝点酒发疯,你看这事闹的”王有财心里有点不服气的说了这么一句。

宋芳开着车火了,她大声吼道:“你说的这还是人话吗?哪天晚上也有你的份,如果我告你的话,这事你也有责任,你先你信不信?”

宋芳的火气很大,有点咄咄逼人。王有财是鸭子死了嘴还硬,他呵呵笑着说:“你这样说,我还真不信”

“混蛋东西!这些年看来你在外面白混了。几个人在一起喝酒,其中有一个人喝着出事了,其他几个他要担负责任,像你们哪天晚上的情况,真要追究责任,你说你能逃脱的了吗?”王德贵忽然大怒,他拍着座位吼道。

王有财本来是想和宋芳胡乱说上两句,没想到老爸却认起了真,他只好老实的坐在一边敢吭声了。宋芳也没有再说话,而是认真地驾驶着小轿车。

这女人还真是不简单,什么时候还会开车了。王有财这才发现了这个问题,给他的感觉是宋芳根本就不会开车。他的这个念头刚刚落下,在通往市内的国道上,停放着几辆警车, 有几个警察正站在路边,其中一个还朝他们挥动起了停车的牌子。

王有财真是吓死了,他赶紧把脸转到了车窗的另外一边。小车缓缓的停了下来,只见宋芳把头伸出车窗外,笑着问道:“什么情况警察同志?”

“行驶证!还有你的驾驶证,身份证查一查”站在车窗外面的警察大声的说道。

宋芳呵呵一笑说:“好的,稍等片刻。宋芳拿过身边的小包,把警察要的这些东西全找了出来,然后递了出去。

警察随便浏览了一眼,便把证件递了进来说:“可以走了”

宋芳再次启动了车子,绕过平都市,朝第三监狱开去。坐在边上的王有财这才坐直了身子,小声的问道:“嫂子什么时候考的驾照?”

“一两年了,你不会说你到现在还没有驾照吧!”宋芳轻蔑一笑问道。

王有财哈哈一笑说:“开了这么多年的车,哪能没有驾照。我的早都有了,否则我也不会开着车子到处乱跑”王有财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驾照他还真的没有。

不过傻子要天养。他王有财还真是命,他的这辆破吉普,自从买到手里后,就没有碰上一次交警查车,否则他的麻烦早就来了。

宋芳看来来这里之前早就问好路线了,她驾驶着王有发的二手尼桑,一路开了过来。感觉对路线非常的熟悉。

这平都市第三监狱就在深山里面。离平都市大概有一百公里的路程,不过路况不错,而且车辆和行人都非常的少,大概十一点钟的样子,宋芳已把车子停了下来。

“到了,你们下来吧!一会儿我领你们进去,但是说语的声音要小,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每个人都说上几句”宋芳转过头,对后排的王德贵和陈月琴说道。

两位老人点了点头,推开车门便走了下去。王有财愣了一下,也跟着走了下去。

几个人递交了探视手续后,有人便把他们带到了探视的窗口前,让他们几个等着。不过很快,里面的门一开,一脸憔悴的王有发穿着一身犯人的服装走了出来。

一看到儿子这个样子,陈月琴忍不住便哭了起来。宋芳赶紧压低声音说:“不许哭,否则会给有发一定的压力”

陈月琴还算听话,立马止住了哭声。她两步赶了过去,在宋芳的提醒下,抓起了电话听筒。里面的王有发有点呆痴的愣了一下,也抓起了听筒,只见他的嘴皮微微动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