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敲打/凌云道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陌生感不单单只是因为管事换了一个,更多的是杨鬼的直觉。

而且一路走来的途中杨鬼竟然是连一个王家人都没有看到,若非杨鬼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并且确信王家不敢在帝都中动手,恐怕早就转身离去了。

管事将杨鬼引领到院堂外便是停住了脚步,显然再往前就不是他的身份可以进去的了。

杨鬼点了点头,没有再理会离去的管事。

这个院子在鬼门的记录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不过却也不一定,毕竟鬼门的记录是从先皇时期设立鬼门之后才开始查的,王家在帝都可是传承过千年的大家族,放在外界跟普通的高级宗门差不了多少。

刚一走入院子,面前整整齐齐摆放着的数十具尸体便是让杨鬼心跳猛地漏了一拍,只因为在这数十具尸体中,杨鬼一眼就认出了一个人。

王自战,王家现任家主,王境修为,支持大皇子林玄上位,甚至准备将王家的阴凰之体王彩娟嫁给大皇子林玄。

只一眼,在杨鬼的脑中便是跳出了这些与王自战相关联的情报,但是和这些情报相比更重要的是,王自战死了!

“有意思,老夫倒是要看看如今的王家是哪位武道巨擘在坐镇,竟然把家主王自战的尸身就这么暴晒在外面。”

快速穿过院子,还没等杨鬼踏入大堂内,一道苍老的声音蕴含着悲痛之情便是传到了杨鬼的耳中。

“杨大监可是前来我王家吊唁的吗?我王家近日可真是命犯太岁啊,从家主到老夫看好的小辈,竟然死的一个不剩了,还要劳动老夫这把老骨头出来主持大事,王家当真是衰败了!”

杨鬼面色凝重地踏入堂内,只一眼便是认出了坐在太师椅上双目垂泪的老者的身份,王家第十五代家主,那位传闻中掌控王家整整二百年的王境武者,他不是应该早就去世了吗?

杨鬼知道王家是存在着所谓的王家老祖的,就如同孟家还有其他的一些家族中也有对应的老祖存在,但是这些老祖只是一个固定的身份,对外更多的也只是威慑,除却各家内部,谁也不知道老祖究竟是曾经的第几代家主。

杨鬼是不认识这位王家老祖的,但是当初鬼门为了能彻底掌控整个帝都的阴暗面,可是花了大力气搜集到了帝都所有有传承的势力近千年来王境以上的武者的画像,其中就有这位王家老祖。

况且刚刚的话在旁人听来或许是无比的悲痛,可是在传到杨鬼的耳中,杨鬼感受到的却是王家老祖那如山岳般的气息。

皇境武者,至少是皇境后期,甚至可能是皇境大圆满!

只一瞬间杨鬼便是做出了判断,没什么好惊讶的,杨鬼本身便是皇境七重天的武者,虽然因为所修功法的缘故这一生修为或许只能止步于此,但是并不代表杨鬼对更高层次的气息一无所知。

“本监之前还奇怪这王家主的尸体在外面,这在堂内主事的又是哪一位德高望重的王家长辈,想不到竟然是闭死关许久的王家老祖啊!”

杨鬼话锋瞬间便是一转,笑呵呵地朝王家老祖拱了拱手致意,随即便是坐到了堂下的椅子上,也不说话,就这么坐着。

王家老祖亦是不说话,却见一旁的孙志强开口道:“不知道杨大监来我王家有何贵干呢?”

说着孙志强指了指堂外的一众尸体,道:“杨大监进来的时候应该也看到了,我王家日前被不明势力盯上了,在外的王家子弟无一幸免,就连有王境修为的家主都惨死在外,王家可谓是元气大伤啊!”

孙志强的话说的很是凄凉,然而杨鬼却是丝毫不为所动,等到孙志强说完了之后,杨鬼这才冷冷地道:“说完了吧?说完了就闭嘴,这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话了?”

霎时间孙志强的脸涨得通红,一股被羞辱的感觉骤然涌上心头。

双手死死地握住,指尖甚至插入了掌心之中,孙志强逼迫着自己冷静下来,无论如何,在这里动手自己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本监的来意王家老祖应该清楚,以老夫来看,咱们也别兜圈子了。”

杨鬼漫不经心地朝王家老祖问道:“说说吧,王家的阴凰之体为什么会去云龙寺,大皇子林玄前往云龙寺又是不是被你们唆使的,王家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想杨大监可能误会了一件事。”

王家老祖瞥了一眼平静下来了的孙志强,淡然道:“云龙寺事件王家确实牵扯其中,但是和杨大监所问的问题相反的是,我王家,这一次是受害的一方,不是王家想要干什么,而是王家也想知道那隐藏在暗中的势力想干什么!”

“这倒是有意思了。”

杨鬼玩味地笑了笑,道:“那就请王家老祖好好说一说整件事情吧,老夫也好回去交差不是?”

王家老祖很是理解地点了点头,这才开口道:“其实事情的起因并不在王家,王家出了个阴凰之体,被大皇子知道了,派人来说媒,王家答应了,毕竟大皇子殿下身份尊贵,又是阳灵体,王家愿意结这门亲也无可厚非吧?”

“然而就在十一天前,大皇子差人来说要在结亲之前先见一下新娘,并且愿意用薛家的外围产业作为交换,上任家主考虑了一番也就同意了,于是也就是在昨天,两名王家的王境长老护送着王家的阴凰之体前往了云龙寺,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说着王家老祖忽然停顿了一下,转而有些希冀地看着杨鬼道:“不知道杨大监是否知道我王家的阴凰之体还有那两名王境长老如今是生是死?”

“为什么把地点选在云龙寺?”

杨鬼却是没有理会王家老祖的目光,皱着眉头追问道。

“这也算是大皇子方面的意思吧。”王家老祖想了想道:“照自战跟老夫禀报的,大皇子方面似乎并不想把这件事弄得满城风雨,同样的的王家也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王家有一位阴凰之体,所以两家就达成了一致。”

“要说为什么选在云龙寺,大概是因为那是王家所掌控的所以产业中最不会有人去的地方吧?至于其他的大监要问,老夫也不知道啊,这些事都是自战一手操办的,老夫是无奈之下才出关来接手这个烂摊子的。”

王家老祖一脸的唏嘘和无奈,言语之中却是毫不费力地就将所有事情都推到了已经死了的王自战头上。

难怪人家都说老而不死是为贼,这王家第十五代家族简直是成精了!

杨鬼心中暗骂不已,面上却是如微风吹过一般和煦,深表同情地点了点头表示对王家老祖说的话的认可,这才叹了口气道:“既然王家老祖都这么说了,看来本监也没什么好问的了,这就准备回去交差了。”

“大监慢走,不送!”

王家老祖拱了拱手道,却是完全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杨鬼也不见怪,他知道王家老祖现在是有恃无恐了,所有事情都扔到了王自战的头上,王自战现在又死了,一起死的还有至少两个王境,不管自己和钦天监那边怎么看,至少从明面上是挑不出王家的毛病了。

这出戏,唱的着实精彩啊!

心中感慨一声,杨鬼便是快速地走出了院堂,也不管又没人人来为自己引路,径直地顺着来时的路便是离开了王家。

如果说在来王家之前杨鬼只是怀疑王家在背后谋划了这一切的话,那么当从王家的大门走出来后,杨鬼便是已经能确定这件事就是那位王家的第十五代家主谋划的,而且应该不止他一个人。

“不过这跟老夫有什么关系呢?上了年纪的一个个都死精死精的,真相是什么还真没人在乎。”

随手取出钦天监监正林弘传递过来的调遣任务,偌大一个玉简中就写了一个王字。

没有具体内容,也没有什么要求,然而杨鬼却是明白了林弘的意思。

查王家,目的并不在查,而是在敲打啊!

叹了口气,杨鬼的身影便是消失不见,帝都中能无视禁令的人不多,而他恰好在那群人里面,也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与此同时,太师府

小太师司马望急匆匆地冲进爷爷的书房,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声严厉的斥责便是传了过来。

“老夫说过多少遍了,遇事不要慌张不要慌张,你在外号称小太师,难道只从老夫身上学到了一个名号吗?”

司马望连忙低头不敢说话,眼角的余光却是瞥向了那声音的来源。

“说吧,出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慌张!”

司马德聚精会神地提着毛笔,在上好的羊宣纸上写着字,笔力强劲,一股奇妙的气息在笔尖流转,落在宣纸之上,与整张宣纸融为一体。

司马望知道那就是浩然正气,在晋升王境之前甚至还不如普通的灵力,但是在进入王境之后,论玄妙程度却是能和属性灵体相抗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