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擎天府,红仙/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章 擎天府,红仙

“抱歉,枫少爷,本店的药芋卖完了,您还是去别处看看吧。”

耳边传来中年掌柜的冷漠语气,木桩般杵在店门口的少年,那只提着竹篮子的皮肤腐烂的手掌,骤然握紧了许多,掌心传来的刺痛,少年恍若未觉,愣愣地瞧了一眼店内货架上陈设的药物,三个药芋赫然位列其中。

覆盖在面具下的腐烂脸庞微微抽了抽,少年唇角泛起一抹自嘲,旋即木然地转身离去。

待得少年走远,望着那瘦削而落寞的背影,中年掌柜叹了一声,少东家交代下来的任务,他一个小小的代理掌柜,岂敢违逆。

在帮助少年与保住工作之间,他自然明白该如何选择。

摇头抛掉脑中对少年的惋惜与怜悯,中年掌柜缓缓转身步入宽阔的内院,身影停在一张精致的石桌前,随即恭恭敬敬地对着一个浓眉少年道:“少爷,属下已按照您的吩咐,将他打发走了。”

……

行走在热闹的大街之上,周边拥挤的人群,忽然纷纷厌恶地捂住鼻子,远远地便避开少年,唯恐躲之不及,硬是令少年身边形成一片空白地带。

日落黄昏,少年孤独而落寞的身影,拉得极长,与这热闹繁华的大街,格格不入。

“店家,你这靡菜怎么……”

收拾心情,行到一家靡菜专卖店铺门口,蓝枫脸上刚爬上的一抹笑意,却被一道冷漠与不屑的声音打断:“抱歉,枫少爷,本店要打烊了。”后者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令蓝枫脸上的笑意,骤然凝固。

唇角蠕动几下,深吸一口气,蓝枫嘴里艰难地挤出几个字:“对不起,打搅了。”

缓缓从店门口退了几步,少年嘴角泛起的自嘲,浓了几分。

嫌弃地捂着鼻子,另一只手在鼻前扇了扇,靡菜专卖店的掌柜,厌恶地斜瞥了少年一眼,低声喃喃:“妈的,真晦气。待会儿又得买几片除臭香叶摆在店里,否则,这臭味儿,怕是三天三夜都散不掉。对了,听说这废物身上的魃毒,有可能会传染给别人,完了完了,刚才他在门口站了一下,该不会传染给我了吧?”

掌柜并未注意到,自己这一番喃喃之语,令还未走远的少年,脚步微微一顿。或许,即便他注意到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如今的少年,已经没有了令他忌惮与讨好的资格。

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片刻之后,少年的身影,没入一座庞大的府邸。

府邸西面一个小院之内,一个中年男子认真地编织着竹篮,专注而投入,一丝不苟。

“吱嘎。”

应着院子木门被推开的声音,散发着腐臭味儿的瘦削身影,缓缓步入:“父亲。”

抬头瞥了少年一眼,中年脸上爬起浮起一抹温和笑容:“枫儿,这么晚才回来,快,晚饭我已经替你热好了,你自己去屋里吃吧。”

注视着满脸洋溢微笑的中年,蓝枫略微失神。

“还愣着干什么,快吃饭吧。”见少年一动不动,中年笑着催促了一声。

“哦。”

沙哑的声音,从蓝枫口中传出,如金属之间摩擦一般,刺耳之极。

脚步移动,目光缓缓从中年身上收回,少年的身影,步入了堂屋。

在其身后的院子里,认真编制竹篮的中年,动作微顿,嘴里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

自从三年前蓝枫遭受了残酷打击之后,便失魂落魄,终日颓废,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即使遭受了如此残酷的打击,蓝枫依然是顽强地活了下来,那可怕的韧性与隐忍,连自诩经历过无数磨难的中年,也不禁胆寒。

只是,少年眼中时不时乍现的森然恨意,却是令中年有些心悸。

“这孩子……”眸子闪过一抹忧虑之色,中年低叹着摇头,遥望着东方,目光微凝,“擎天府这等庞然大物,又岂是我们这些小人物招惹得起的?”唇角噙着一抹自嘲,明知差点害死自己儿子的敌人就在擎天府内,他却什么也做不了,这个父亲,做得太不称职了。

匆匆吃过晚饭,洗干净碗筷,天色已暗了下来。

倚在门边,借着朦胧月色,蓝枫怔怔地注视着院子里那一道模糊身影。

短短三年,中年的身影,却是苍老了许多。

其实,在蓝枫心里,一直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来自一颗名叫地球的蔚蓝星球。在原来的世界,他只是芸芸众生普通一员,所追求的,无非是房子、车子、票子,然后娶妻生子,庸碌地过完一生。然而上天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在一次自驾游的过程中,遭遇了一场灾难性的地震,被埋在了著名的AAAA级风景区“莫干山”下,当他醒过来时,已换了一片天地,而他自己,也变成了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

借着成年人的思维,以及不凡的出身,小小年纪的蓝枫,便崭露头角,从诸多天才中脱颖而出,在这个名为丰镇的繁华大镇中,拥有不小的名气。

严格说来,他算不得什么天才,只是比同龄人更早“懂事”,也更刻苦,才取得天才一般的耀眼成绩,连那些资质异常出众的天才们,也被其盖过了耀眼光芒。

然而,在其人生最得意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其打入了万丈深渊。

三年前,蓝枫如往常一般来到丰镇外的玄牛山,通过与伪妖兽“魃妖”战斗,以磨砺自身的战斗技巧。

然而这一天,他才刚到玄牛山不久,一对神秘的年轻男女,便闯入了他的视线,女子嘴角残留着血液,脸色苍白如纸,瘦得跟皮包骨一样,其白皙的肩膀上,两个狰狞的血洞异常刺目,仿佛是被什么怪兽咬过的一般,相比之下,男子虽遍体鳞伤,却算不得什么。

在此之后,蓝枫被青年男子强行抽干了血液,旋即如女子先前的模样般,皮肤干裂,脸色苍白,小牛犊子一般壮硕的躯体,迅速干瘪下去,濒临死亡,而女子,在得到蓝枫血液的补充后,又服用了一颗奇特的溶血丹药,伤势迅速恢复,脱离了死亡威胁。

不知是良心未泯,还是出于愧疚,红衣女子神色复杂地凝视蓝枫许久,才将附近一头伪妖兽魃妖捉来,抽干了魃妖的血液,灌注到蓝枫体内。

“如果你想报仇,可以到擎天府来找我,我叫红仙。”

咬了咬嘴唇,红衣女子扔下一块黑木令牌,推开一旁想要上前搀扶的青年男子,摇摇晃晃地飞上半空,消失在蓝枫的视线之中。

脸色阴沉不定地盯了蓝枫半晌,青年男子黑眸之中闪烁着危险光芒,威胁了一句:“小子,如果你够聪明,最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话毕,青年男子的身影,也缓缓升空,追向了红衣女子。

强撑开眼皮的蓝枫,在年轻男女离开之后,终于昏了过去。

当其醒来时,噩梦降临了。

狂暴的魃妖之血,与其身体互相排斥,剧烈的反应,令其五脏六腑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包括丹田。辛辛苦苦修炼十多年方才积累的修为,一朝尽散,并且破烂的丹田,再也无法积蓄元气,形同废人,而凶猛的魃毒,则是侵入其四肢百骸,令其皮肤溃烂,容貌尽毁,日夜遭受魃毒的折磨。

一日之间,这个本该意气风发的少年,从俯瞰众生的云霄,跌落到万劫不复的地狱。

为了保住孩子的性命,身为丰镇三大家族之一的杨家三长老,也是唯一一位外姓长老,蓝贤龙只身前往妖月森林,独斗一只星级妖兽,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最终,救子心切的蓝贤龙,动用了杨家禁招—燃烧元气斩,击杀了星级妖兽,带回了疗伤圣药—续命溶血草,而自身修为,也在那一场大战之中,燃烧个精光。

最终,孩子的命暂时是保住了,但蓝贤龙的三长老之位,也被剥夺了,父子俩一起被贬为普通旁系一员。

微微闪烁的油灯灯光,拉回了少年纷杂的思绪。

望着院子里那一道佝偻的身影,森然恨意在其漆黑的眸子里跳动。

“擎天府,红仙!”

低不可闻的喃喃声,从少年口中传出,其眸子里隐约跳动的冷森森的寒光,令人心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