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触动/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必须承认,面对着眼前亭亭玉立的绿裙少女,有那么一瞬间,蓝枫心动了。

不过,这念头刚一冒出来,便被蓝枫迅速掐灭。接受过现代化教育的洗礼的他,伦理观念早已根深蒂固,对于眼前的少女,自然是不敢产生半点非分之想。

况且,对方乃杨家族长之女,身份尊贵,更是丰镇出了名的美少女天才,自己这个过了气的废物天才,如何配得上对方?

“啧啧,三年不见,这小丫头越来越俊了,小子,要不你就从了她吧。”

不知何时,一道苍老的透明虚影,漂浮在蓝枫身边,挤眉弄眼地说着不着调的话。

额头上冒出一排黑线,蓝枫强忍着暴揍老者的冲动,懒得搭理对方。

审视般多打量了少女几眼,老者的脸上浮起一抹戏谑的笑意,继续在蓝枫耳边劝道:“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小丫头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姑娘,她能看上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小子,你若拒绝了她,早晚会有后悔的一天。”

“啪。”

拳头紧握着,一道脆响从蓝枫的手指关节之处传出。

“哈哈哈哈。”

一旁的苍老虚影,却是愈发得意地笑了起来。

“蓝枫表哥。”自蓝枫身边传来的轻轻响动,令少女如受了惊的兔子,娇小的身躯微微颤了一下,头埋得更低了,下意识地怯怯喊道。

想起三年来自己对少女的态度,蓝枫眉宇间浮起一丝愧疚之色,面具未曾覆盖的眸子之中,那漠然的眼神,渐渐柔和起来。

“对不起。”沉默了片刻,蓝枫微笑道。

声音依然刺耳,却不妨碍情绪地传达。

惊愕地抬头看了蓝枫一眼,呆呆地看了几眼,又迅速低下了头,少女的眼神不由得迷糊起来,有些惊喜,又有些忐忑,但总算回了一句:“没关系的。”

虽然看不到面具之下那一张脸,但少年给她的感觉,却仿佛回到了三年前,消失了三年的张扬与自信,似乎又回来了。

而少年最吸引她的地方,也正是这种张扬与自信。

“其实你没必要对我这么好。”稍稍侧过身,目光从少女身上移开,黯然地叹了一口气,夹杂着苦涩与自嘲的沙哑声音,从蓝枫口中传出,“我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人人称赞的枫少爷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连街边的乞丐都不如。这样一个人,值得你对他好吗?”

“不。”

激动地抬起头,杨雪的白嫩小脸,因为过于激动,而显得有些酡红。

她握着小小的拳头,美丽的漆黑眸子无比闪亮,语气激烈道:“在雪儿心里,蓝枫表哥永远都是天下间最棒的!谁也不能诋毁蓝枫表哥,连你自己也不行!”情绪激动处,其绿裙都在轻轻颤抖。印象中永远都是一副柔柔弱弱、温温顺顺样子的小丫头,第一次反驳蓝枫的话语,如同一只发怒的小猫。

鼻腔有些发酸,蓝枫深吸了一口气,收敛了情绪。

他本以为,通过三年的刻意疏远,淡出少女的视线,少女便会逐渐忘了他,再不济也能令少女那颗炽热的心慢慢冷却下来,却没想到,少女对他的情愫,经过三年的发酵,竟是历久弥坚。

感动的同时,蓝枫也有些头疼。

小丫头对他越好,他心中便越愧疚,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蓝枫表哥,求求你,不要离开雪儿,不要赶雪儿走,好么。”那张魅惑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可怜兮兮的祈求意味。

脸庞上带着笑意,凝视着皮肤如羊脂玉的女孩儿,蓝枫笑道:“谁说过要赶你走?”

惊喜地抬起头,怔怔地注视着蓝枫,少女那纤长的眉毛慢慢弯起一道如月牙的迷人弧度。这般神情的她,竟是隐约透着一丝妩媚。

“在一起,在一起。”悬浮于蓝枫身旁的苍老身影,打破了这一幕温馨。

“别闹了,一边玩儿泥巴去。”翻了翻白眼,蓝枫撇嘴道。

“啊?”脸上的笑意一滞,杨雪疑惑地看着蓝枫。

“呃……没说你。”拍了一下额头,无视掉一旁的苍老身影,蓝枫收敛了笑容,迟疑片刻,正对着少女,艰难地开口:“那个,雪儿,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小脑袋赶紧点了点:“好啊。”

呆呆地看了小丫头一眼,蓝枫愕然:“你都不问一下什么事,就这么答应了?”

脸上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少女笑嘻嘻道:“不用问了,无论蓝枫表哥要雪儿帮什么忙,雪儿都答应。”

“你这丫头,别老是搞得这么煽情。”眼角泛酸,蓝枫深深吐了一口气,苦笑道。

顿了一下,表情认真起来,蓝枫踌躇了一会儿,声音干涩道:“我需要一斤砼沙,不过你也知道,我的名字早已被列入丰镇大大小小数百店铺的黑名单,而且,一斤砼沙价值八百白币,这么多钱,我根本拿不出来……”向一个比自己还年幼的女孩儿借钱,对任何男生而言,都是难以启齿之事,但他却不得不开口,“所以,你能不能帮我搞来一斤砼沙?就当是我借你的吧,以后……我定会加倍奉还。”

“蓝枫表哥,你要砼沙来做甚么?”精致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杨雪有些疑惑与好奇。

砼沙是一种带有剧毒的矿石材料,就连专业的铁匠,也得小心翼翼处理掉其蕴含的剧毒之后,才敢放心地使用。

一斤砼沙的剧毒含量,连一名星级高手也不敢小觑。

“具体用途,一时片刻也解释不清,总之,这东西对我有大用。”说话间,眼角瞥见少女隐约的忧色,蓝枫顿时猜到了少女的心思,哭笑不得道:“你该不会以为我准备用砼沙来自杀吧?”

被蓝枫猜中了心思,少女顿时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你放心吧,三年的折磨,我都坚持下来了,岂会这么轻易放弃?何况,我若真想自杀,一两砼沙便足以,何须一斤砼沙?”苦笑着摇了摇头,蓝枫叹了一口气。

仔细想了想,或许是蓝枫言之有理,杨雪被说服了,小脑袋轻轻一点,抿嘴道:“那好吧,一会儿我就去铁匠铺买一斤砼沙,天黑之前给你送来。”聪明的她,并未提及借还的问题。

片刻之后,少女蹦蹦跳跳地离开了蓝家小院,那张精致的小脸之上,挂满了笑容。

“如今还肯这般待我的,整个杨家,恐怕只剩这一个小丫头了。”默默注视着少女离开,过了许久,蓝枫才收回目光,心头自嘲一笑,暗自摇头。

望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蓝枫,一旁的干将器灵,忍不住调笑道:“咳,心动了吧?”

“心动个鬼。走,钓鱼去。”翻了翻白眼,蓝枫转身便走回院子。

“死鸭子嘴硬。”撇撇嘴,干将器灵也朝着院子里飘去,大有纠缠不休的趋势。

轻车熟路地收拾钓具,不一会,蓝枫便准备妥当。

犹豫了一下,蓝枫将小丫头送来的竹篮中一半的糕点也装进铁桶,旋即走向院外。

“父亲,我去后院钓鱼了。”冲着院里编织竹篮的蓝贤龙喊了一声,当这沙哑刺耳的声音落下之时,少年已经不见了身影。

杨府正门之外乃丰镇的繁华大街,后门之外便是横穿丰镇的大河—玉水河,而玉水河斜对面,则是妖兽横行的大山—玄牛山。

玉水河附近风景优美,灵气浓郁,是一处难得的修炼福地。

当蓝枫的身影出现在后门之外时,一眼便瞧见许多年轻的杨家族人盘膝坐着修炼,也有人欢笑打闹着,时而喧哗,时而宁静,其中不乏一些熟悉的面孔。不过,占据了最好地段的,无疑是杨家四大天才之三,即大长老杨傲的孙子杨战、二长老杨震的儿子杨光,以及另一位出身平凡的旁系天才—罗天。至于另一个杨家天才,自然是杨家族长之女—杨雪。

瞧得蓝枫的身影,周围打闹的族人们,迅速安静下来。

厌恶地捂鼻躲开一段距离,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动声色地将周围漠然、嫌弃、厌恶的表情尽收眼底,蓝枫心头却是自嘲地苦笑起来:“才短短三年罢了,这些人,怎么可以变得如此之快?”

这些人曾经低三下四巴结、讨好自己的可笑面容,在蓝枫脑海之中,至今依然是那么的清晰。

略微自嘲过后,蓝枫面无表情地提着钓具与铁桶往河边走去,默然不语,或许是因为他早已见惯了如此的嘴脸。

从他跌落神坛、褪去天才光环的那一刻起,便已没有了令这些人忌惮与讨好的资格。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如此不受人待见了?”瞧着附近之人纷纷躲开,如躲瘟神一般,少年唇角泛起的那一抹自嘲,似乎更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