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族人们/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旁若无人地来到河边,摆弄好钓具,蓝枫钩上鱼饵,甩出钓线,静静等待。

钓鱼是一件考验耐心的事情,也是一件磨练性子的事情,每当蓝枫心烦意乱之时,都会来到玉水河边垂钓,虽然鱼没钓上来几只,但其性子却是打磨得更为坚韧。

然而,今日的蓝枫,却是比平日里更为烦躁。

大抵是因为其体内的魃毒即将得到炼化,那颗平静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吧?

失神地看着水面微微荡漾的浮漂,少年的心,愈发不平静。

毗邻河岸的河水颇为清澈,勉强可以看清水底的情形,鱼群悄悄靠近,然而就在它们离鱼饵只有数尺之遥时,似乎闻到了什么难以忍受的异味,便“咻”的一声四窜飞逃。

“那些泥腿子嫌弃我也就罢了,如今连你们这些畜生,也都开始嫌弃我吗?”见得这一幕,蓝枫低头瞥了瞥身上溃烂的皮肤,闻着这一股怪味,唇角泛起一抹自嘲。

身在百余丈之外,蓝枫依然能隐约听见族中的年轻人们肆无忌惮的嘲讽。

“呕……好臭,比咱家茅厕还臭。”

“得,今天的好心情全都被这废物败光了。早知道他会来,我就不来这修炼了。”

“这废物怎么老是阴魂不散,走哪儿都能看到他。”

“一会儿必须得去醉香楼找个漂亮姑娘去去晦气。”

“我老爹再三叮嘱我离他远点,听说他身上的魃毒会传染给别人。也不知那玩意儿是不是真的会传染。”

“别说了,一个人类身体里居然流着妖兽的血液,想想都够恶心的。”

“换作是我,我早都自杀了,别人没恶心死,我自己都恶心死了。”

正说着,一道身影朝着他们走来,顿时吓得他们闭上了嘴。

看清了来人模样后,附近之人顿时纷纷恭敬地喊道:“战少爷(杨战堂哥)!”

旁系之人,称呼其为战少爷,嫡系之人,则是称呼其为杨战堂哥。当然,也有部分旁系之人称呼其为杨战表哥。身份地位不同,称呼自然也就不同。毕竟,旁系之中,也有一部分出类拔萃的天才,地位堪比嫡系子弟,甚至驾凌于许多嫡系子弟之上。

朝着众人微微点头,杨战瞥了一眼远处玉水河边的少年,淡淡道:“奉劝你们一句,与其浪费时间在此瞎侃,倒不如多花点精力去修炼,杨家需要的是一群能做事的人,而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若你们不思进取,或许蓝枫就是你们的榜样。”

受到杨战的斥责,众人顿时噤若寒蝉:“是。”

“大哥,别这么严肃嘛。吓坏了他们就不好了。”这时,众人身后走出一道神采奕奕的年轻身影。

一见到来人,众人神色一松,纷纷鞠躬:“光少爷(杨光堂哥)!”

“突破了?”上下打量了堂弟杨光一眼,杨战诧异地问道。

“侥幸突破了。”笑吟吟地回了一句,嘴上说得谦虚,但杨光的脸庞之上,却隐约可见一丝得意与骄傲。

听到二人的对话,附近的族中年轻人,顿时露出了笑脸,纷纷讨好,拍其马屁。

“恭喜光少爷,贺喜光少爷。”

“十六岁便突破聚元境,踏入元气境,真可谓天纵奇才!”

“光少爷的天赋,比起战少爷,也丝毫不差。如果我没记错,两年前,战少爷也是十六岁时突破聚元境的。”

“我们杨家,又诞生了一位新的星级高手了!”

修炼之路,以聚元为始。

聚元境之后,便是真元三境,即元气境、元力境、纯元境,每个境界,又分九重,踏足这三个境界的修炼者,又被称作星级高手、月级高手、日级高手。聚元境是修炼之始,仍属于菜鸟,没有资格列入品级高手的行列。踏入元气境之后,便称得上一个小小的高手了,被冠之以星级高手的名头,似乎也并无不妥。而在其之上,月级高手与日级高手,便更是强大。

杨家当今族长杨逍,便是一位月级高手。

大长老杨傲乃星级九重高手,二长老杨震与曾经的三长老蓝贤龙,都属于星级八重高手。

在这小小的丰镇,一个月级高手,便足以横扫大大小小数十家族。

依靠着杨家族长这位月级高手,以及三十多位星级高手,方圆百里之内,除了与杨家齐名的赵家、王家,便再无人敢与杨家争锋。而赵、王两家的族长,同样是月级高手,综合实力亦不在杨家之下。

“哪里哪里,大家过奖了。”感受着众人投来的羡慕目光,少年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飘飘然之后,这才笑吟吟地谦虚起来,不至于过分的得意忘形。

不过,作为杨家登记在册的第三十二位星级高手,他的确拥有骄傲的资本。

族中的年轻子弟们,如众星拱月般环绕在杨战与杨光周围,绞尽脑汁阿谀奉承,讨好、巴结之意,已是再明显不过。

而在此之前,蓝枫也曾有幸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只是,那已是在三年之前了。

这一颗曾经璀璨的明珠,如今却已久被尘劳封锁。至于会不会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便不得而知了。

在众人心中,如今的蓝枫,怕是连狗屎都不如,至少,狗屎还没人敢踩。

听着远方传来的热闹之声,蓝枫心头叹了一声,摇头自嘲一笑:“热闹是他们的,与我何干?”

岸边,略微模糊的水面倒映出少年的瘦削身影,隐约间透着一股与世隔绝般的孤独意味。

心不在焉地钓了一下午鱼,直到天色渐晚,蓝枫才收起钓具,提着铁桶,缓缓朝着杨府后门走去,而那巨大的铁桶之内,却是空空如也。

三年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空手而归。

“老头,老实说,你真的有把握替我炼化魃毒吗?”半路上,蓝枫口中传出微不可闻的声音。

“我可是伟大的干将器灵!这点小事,自然是手到擒来!你小子若不信,便去找别人来帮你罢。”漂浮在其身旁的苍老身影,立即吹胡子瞪眼,表达自己的不满。

“别紧张,我只是问问。”干笑一声,蓝枫沉默下来,再也不敢提这事儿。

似乎察觉到了少年的压抑情绪,过了片刻,老者叹了一口气,沉声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可以放心,我说过会帮你炼化魃毒,便一定会帮你。三年之前,我没有把握,但如今,我已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定能成功。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

蓝枫苦笑一声:“话虽如此,可你让我别担心,我却是有些做不到。”

他已在嘲笑与不屑中沉默了太久,久得他快要忘记快乐的滋味儿是什么了。

不一会,少年与老者的身影,便已进入了后门,并朝着蓝家小院缓缓行去。

进入小院之后,蓝枫第一眼便瞧见了那一抹碧绿的身影,眼睛顿时一亮。

“蓝枫表哥。”清脆的夹杂着欣喜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

碎步小跑来到林风身前,少女将手中密封的小袋递了上去,红润的脸蛋上挂着迷人笑容,邀功似的说道:“你要的砼沙。一斤哦。”

颤抖地伸出戴着手套的手,蓝枫小心翼翼接过小袋,如同接过神圣的火炬一般。

沙哑、激动、颤抖的声音,从其干涩的喉咙之中传了出来:“谢、谢……”

他清楚地知道,小袋之中所装着的东西,是可以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东西。

瞧着少年眼角泛起的一丝泪光,杨雪怔了一下,巧兮美眸之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