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后遗症/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依然黑得迷人。

月光透过半闭的窗户,照在屋子里一道盘坐于地的稚嫩身影上。

尽管这一道身影略显单薄,却无法掩盖那一双眼眸之中透射而出的自信与飞扬。

时隔三年,曾一度消失的自信,再次出现在少年身上。

紧闭着双眼,盘膝而坐,意识沉于丹田,蓝枫疯狂地修炼着,汲取来自周围空气中游离的元气,似乎要将过去三年欠下的修炼,一次性补回来。

对于失去过天赋的他而言,没有什么比能够再度修炼的感觉更令他享受与迷醉。

这世间也不会有人比他更珍惜每一次可以修炼的机会。

一夜无话,当清晨的晨曦降临,秉承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宗旨的人们纷纷为新一天忙碌时,蓝枫才堪堪从修炼之中醒来。

“聚元三重。”

睁开双眸,一道精光自蓝枫眼中掠过。

短短一夜的修炼,他便跨越了数个层次,达到了曾经需要耗费半年之久才勉强能达到的高度。

修炼之道,以聚元为始。

这是修炼的第一道关卡,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只要能将外界游离的元气吸收炼化,储存于自身丹田之中,便可踏足聚元境。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却是需要一定的元气亲和力。

所谓元气亲和力,是指修炼者的身体纯净度,越是通透纯净的身体,元气亲和力便越强,元气可无阻碍地穿过外在皮囊,涌入各条经脉之中,最终汇聚于丹田。不难想象,一具充满杂质的身体,将会对元气的吸收形成层层阻碍,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修炼的速度和效率。

元气亲和力,决定一个人的修炼速度。

丹田的大小,决定一个人未来成就的高度。

两者的重要性,不相上下。

试想,假如一个人拥有巨大的丹田,潜力十足,但若是没有相匹配的元气亲和力,修炼速度过慢,或许还未等到此人的潜力被完全挖掘出来,便已先一步寿终正寝,这样的潜力,又有何意义?

而蓝枫,无疑是两者兼备的天才。

经历了三年的魃毒淬炼之后,又经历了魃毒与砼沙之毒的对抗,其体内的杂质,在这过程中已被逼出九成以上,元气亲和力不亚于任何天才。

与此同时,原本漏斗一般的丹田,也被改造成为天下间最为特殊的丹田,一个完全由魃毒与砼沙之毒融合而来的变异毒素所形成的丹田,它每时每刻所产生的吸扯力,在某方面与元气亲和力拥有异曲同工之妙。

超强的元气亲和力,以及潜力无限的丹田,赋予了蓝枫不可限量的未来。

“别自恋了,你现在充其量只是拥有成为强者的潜力,能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还得看以后的造化。”

一道不以为然的苍老声音,自一旁传来,适时地打断了蓝枫的幻想。

“憋了三年,想想还不行吗?”不服地撇撇嘴,但蓝枫还是缓缓站起身,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半眯的眼中却不时地闪烁着精光。

静静站在一旁,对于少年的抱怨充耳不闻,老者淡淡道:“磨刀不误砍柴工,我吩咐你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收起脸上不以为然的笑意,蓝枫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点头:“放心吧,我有分寸。”

按照干将器灵的分析,他的丹田是由魃毒与砼沙之毒融合的毒素所构成的,这丹田虽然赋予了他无与伦比的修炼速度,以及超强的潜力,但也留下了危险的后遗症,这个后遗症无异于一个定时炸弹,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丹田的稳定性如何,一旦他从外界吸收炼化的元气,超过毒素丹田所能承担的范畴,便很可能会导致丹田爆炸。

因此,他必须想办法提高毒素丹田的稳定性。

而想要提高毒素丹田的稳定性,便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不断地汲取魃毒与砼沙之毒。

砼沙之毒,他暂时搞不来,但魃毒嘛,丰镇之外的玄牛山上,不正有现成的吗?

一想及此,蓝枫不由得再度深吸一口气,嘴角泛起一抹自嘲:“看来,我这辈子算是跟魃妖斩不断关系了。”

收拾好情绪,来到堂屋,匆匆吃完早饭,蓝枫便走进院子。

视线落在院子里正一丝不苟编织背篓、竹篮等物件的中年身影上,脚步微微顿了一下,旋即缓步上前,低声喊道:“父亲。”

闻声侧过头看来的蓝贤龙,顿时怔了一下,眸子深处闪过一道愕然与难以置信。

时隔三年,他竟然再一次从眼前的少年身上看到了那一份神采与自信,那种无形的气场。

更重要的是,少年并未戴着平日不离身的面具,单薄的身体也并未被衣物裹得严严实实。

他知道,自己曾经视作骄傲的孩子,回来了!

他本以为,少年这一辈子,都将一蹶不振……

“好。”

心底暗自喝彩,眼眸略微湿润,蓝贤龙愣了片刻,才急忙转头,掩饰自己的失态,并装作不在意地开口问道:“你要出去?”

“恩,有事要出去一趟,估计得天黑才能回来。”微微点头,蓝枫的嘴角泛起一道迷人笑意,那一张结疤的脸庞,依然是无法掩盖如此神韵。

没有具体的解释,但蓝贤龙并不在意,他一边继续编织背篓,一边说道:“恩,去吧。”

“三年之前,您视我为骄傲,三年之后,我也决不会令您失望。”

凝视着中年的背影,过了片刻,视线才缓缓从中年身影挪开,蓝枫毅然抬脚踏出一步,朝着院子外走去。

待得稚嫩的身影消失在院子之外时,蓝贤龙才缓缓抬起头,注视着前者离开的方向,双眼之中闪烁着晶莹泪光,在那泪光之中,隐约夹杂着一丝欣慰与骄傲。

他的儿子,无论处于巅峰时刻,还是处于落魄时刻,都是他的骄傲。

一头扎进热闹的大街,当熟悉的狰狞面孔闯进热闹人群的视线之中时,再一次不可避免地引起了阵阵骚动。

拥挤的人群一如往常般,唯恐躲之不及。

不同的是,这一次少年身上再也没有传出那异常恶心的腥臭味,那一双充斥着灰暗与绝望的眸子之中,也被一股神采与自信所取代。只是着急的行人们,并未注意到这些细节。或许,躲避这位少年,已经成为他们三年来习惯性的行为。尽管他们十分清楚,这种行为,会给少年心里造成多大的伤害。

望着周遭行人的举动,少年嘴角勾起一抹自嘲:“三年前,他们可是巴不得往我身前凑。”

“感慨完了吗?感慨完了就赶紧出发吧。”老者哭笑不得,催促道。

不出片刻,少年的身影,便没入大街尽头。

顺着铁索大桥穿过玉水河,约莫两刻钟的功夫,玄牛山山脚之下,便出现了一道熟悉身影。

三年之前,蓝枫是玄牛山的常客,隔了三年,他终于再度踏足这一个伤心之地。

对于此地,蓝枫永远铭记在于心,因为他的人生悲剧,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费了不少力气,才堪堪爬上半山腰,而此刻,蓝枫早已气喘吁吁。

聚元境只是纯粹地吸收炼化元气,这一过程,主要任务是储存元气,而非强化身体。换而言之,一般情况下,聚元九重修炼者虽比聚元一重修炼者强大,却强得十分有限。二者的主要区别,是体内储存元气的多寡。只有踏足了元气境的星级高手,才能够主动调动元气强化身体,以及用于战斗。

因此,元气境,才是修炼的大门。

踏足元气境,才有资格自称修炼者!

三年之中,蓝枫身体的力量早已被魃毒掏空,远不如同龄少年,而今一夜修炼到聚元三重,缺乏了长期积累的过程,力量自然而然差人一等。

不过这点差距,待其踏足元气境,便可轻易抹平。

稍作休息,蓝枫便继续上路,终于在烈日将要爬上山顶时,登上了山顶。

怀念的目光,一扫而过,当蓝枫的目光停下来时,已锁定了一头魃妖。

不远之处,一棵三人合抱的古木一侧,一双透着人性化的警惕意味的眼睛,盯着蓝枫。

“老头,我该如何汲取魃妖身上的魃毒?”停下脚步,蓝枫侧头问道。

老者唇角微微一扬:“很简单,生喝魃血。”

稚嫩的脸庞顿时僵住,蓝枫眼睛一瞪,目光尽是愤怒:“你玩儿我啊?你别忘了,昨天我可差点被你害死!”

苍老的脸上浮起一抹讪笑,老者尴尬地咳了一声,为自己狡辩:“但最后的结果比预想中还好,不是吗?”

听着对方底气不足的回答,蓝枫没好气道:“那只是因为我运气好罢了。”

沉默了一下,老者微笑道:“反正我暂时只想到这个办法,用还是不用,你自己考虑。当然,若是你自己能想到更好的办法,也尽可施展。”

闻言,蓝枫收敛了情绪,眼中闪过一抹纠结,眉头略微皱起:“真的只能这样?”

“不少智慧种族都是从茹毛饮血中走过来的,如今只是让你生喝魃血,用得着如此抗拒吗?”老者无奈地摇头,语气颇为认真,“想成为一名强者,自然需要忍常人所不能忍,若是连这点都办不到,那老夫便奉劝你一句,趁早熄了成为一名强者的念头。”

树林中安静了下来,许久都没有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蓝枫长长呼了一口气,脚步一转,朝着那双眼中透着警惕意味的魃妖缓缓走去。

号称妖兽食物链最底端的存在,即使面对一个瘦弱的人类少年,魃妖依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