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苦修/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常人避之不及的魃毒,对蓝枫而言,却是难得的大补之药。

不过,汲取魃毒却是一个浩大而漫长的工程,为免打破毒素丹田的平衡,汲取魃毒的过程势必需要小心翼翼,过于追求速度,将会导致不可预知的后果。

蓝枫不敢求快,因此每一次行动,都显得格外小心。

一天的功夫,他仅汲取了三头魃妖的魃毒,而这三头魃妖,他也刻意为其留了一线生机,并未将其魃血完全吸干,至于它们最终能不能活下来,便要看它们自己的造化了,蓝枫自认已经仁至义尽。

“稳定性提高了不少,看样子,应该足够支撑到你修炼到聚元境六重了。”

当蓝枫将第三头魃妖魃血所蕴含的魃毒汲取一空之时,终于从老者口中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夜幕降临之前,趁着傍晚的红霞,蓝枫匆匆赶回家中。

从蓝贤龙口中得知杨雪又来过一趟,蓝枫心中不由得苦笑起来:“这丫头。”

苦笑过后,却是稍显沉默。

丫头的情意,他自然是分外明了,然而在他内心,依然套着伦理纲德的枷锁,无法给出任何承诺。他感激丫头为他做的一切,要说不感动或不触动,自然是假的,但他却无法对这份感情做出任何正面的回应。

晚饭过后,蓝枫便回到内屋,盘坐于床榻之上。

闭上双眼之后,一道道游离在空气之中的元气,再度朝着内屋之处汇聚而来。

如果说三年前的他修炼十分刻苦,那么如今的他,便是在刻苦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几近疯狂。

没有人能体会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态,每一刻修炼的时间,对蓝枫而言,都弥足珍贵。

结束这一次修炼之时,蓝枫的修为,已然从聚元境三重提升到了聚元境四重。

每个境界,第三重与第四重之间,第六重与第七重之间,都是一个小坎,两个境界之间又是一个大坎。修为跨越一道坎,修炼难度也将攀升一个台阶,修炼速度明显会锐减。不过,即使修炼速度锐减,蓝枫的进步,依然有些吓人。

“聚元境四重,还远远不够。如果我没记错,杨光那小子,已经步入元气境了。”修为虽然增长得极快,但蓝枫却并不骄傲。

曾经跟在他屁股后面阿谀奉承的家伙,如今无限风光,而他这位曾被人人称赞的枫少爷,却反倒是无人问津。

过去的日子里,来自外界的赞美,会使得他平静的心偶尔会飘飘然,而今,却是变成了对他的鞭挞。

学如逆水行舟,修炼亦是如此。

没时间为自身修为提升去庆祝与喜悦,在满满的压力之下,蓝枫一大早便再度出门,奔着玄牛山出发,开始新一天的刻苦修炼。

日复一日,一转眼,三天时间便已淹没在历史尘埃之中。

当蓝枫汲取了十五头魃妖的魃毒之后,其体内的毒素丹田,稳定性得到了长足增长,可支撑他修炼到星级一重而不受太大影响。而他的修为,也是从聚元境四重,提升到了聚元境六重,离聚元境后期,仅有一步之遥。

不过,从聚元境六重开始,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修炼速度,再度锐减。

所幸他早有心理准备,并未因此而慌张。

当年他足足花费一年时间,才从聚元境六重提升到聚元境七重,而后分别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与两年的时间突破到聚元境八重与聚元境九重,直至遭受擎天府那两位不速之客给他带来灭顶之灾。

相较于过去修炼时所经历的漫长岁月,蓝枫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好消息当然不止这一个,对于蓝枫而言,还有另一件事值得他高兴。他曾经长时间处于溃烂状态的皮肤,在没有了魃毒侵蚀之后,已经渐渐结疤,脸部的伤疤甚至已脱落了一部分,渐渐露出了少年原本应有的清秀之态。

修为的提升,以及身体的变化,都无一不向人们昭示着,曾经的辰少爷,将要归来。

那个压过丰镇一干大大小小的天才抬不起头的家伙,展现出了更为妖孽的天赋!

只不过,过于低调的他,至今仍未被人发现其变化。

或许当人们发现之时,他早已取得比过去更为惊人的成就!

“不过,这院子还有三个月就到期了,届时,我与父亲便得搬到另一处,没有权限继续在此居住。”思虑片刻,蓝枫不由得暗暗摇头。

杨家族长,也就是那个名义上的舅舅,待他们不薄,称之为仁至义尽也毫不为过。即使他们父子俩修为尽失,他更是从天才的神坛跌落下来,族长依然为其保驾护航,他们所失去的,也仅仅只是曾经的地位与资源倾斜。否则,偌大的杨家,还真没有他们的容身之所。

这座小院,是蓝贤龙在位时族长给予分配的,此处元气颇为浓郁,在杨府之中虽排不上第一,但也可排进前三,只是居住时限,仅有五年。

如今五年快要到期了,若是蓝贤龙仍然是三长老,那么他们继续居住在此,倒是无可厚非,没人敢说三道四,但如今蓝贤龙也只算是普通旁系一员,自然没有继续居住于此的资格,时间一到,怕是还没等他们搬走,某些心急之人,便会忍不住提前来催促。

若失去了这处居所,其修炼效率,自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许久,蓝枫都未能想出周全之策,只得作罢:“该来的始终会来,我何必自寻烦恼?”

就算必须得搬走,那也是三个月之后,至少,他还拥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在此修炼。

一旁的老者慢悠悠说道:“只要你和雪丫头的事情成了,那以后你想在这住多久就能住多久,没人敢说半个不字,你信不?”

“哪壶不开提哪壶。”白了老者一眼,蓝枫没好气道。

“这是最简单最省力的办法。以那丫头对你的情意,我估计,只要你一点头,她便会将自己洗得香喷喷的,主动送上门来,任君采撷。”似乎说上瘾了,老者越说越高兴,话一出闸,便收不回去了,直到瞧见少年的脸色愈发难看,这才稍稍消停。

无奈地摊开手,老者嘟囔道:“表哥与表妹成家,亲上加亲,美事一桩,真想不通你为何如此抗拒。”

而此时,蓝枫的脸色,已黑得如锅底一般。

“小家伙,老夫奉劝你一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闭嘴。”

忍无可忍的蓝枫,终于咆哮般地爆发了。

强行压下烦躁的思绪,蓝枫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嘴里挤出两个字:“修炼。”

唯有在修炼之时,他才能忘却烦恼。

过去,修炼对他而言,只是通往强者的途径,一种手段,与常人无异,如今,他却是十分享受,乃至喜欢上这种感觉。失而复得的天赋,令他无比享受这种枯燥的过程。

意识沉入丹田之中,毒素漩涡在刻意的控制之下,加速旋转,令得原本便颇为惊人的吸扯力,再度提升了几个档次,游离在周围空气中的元气,一窝蜂地汇聚而来,没有丝毫阻碍地穿过身体皮肤、毛孔,涌入经脉之中,汇聚成一条条小河一般,流向丹田之处。

聚元境六重与聚元境七重之间的壁垒,在一道道元气的冲击洗涮之下,摇摇欲坠。

望着专注于修炼的少年,老者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笑意,双眸之中,难掩赞赏之色。

一天两天刻苦,并不能说明什么,修炼贵在持之以恒。但若是能坚持十年,乃至更久,愈是往后,便愈是疯狂,便值得钦佩了。

而蓝枫,无疑是后者。

当年天赋不足之时,他尚且能坚持刻苦修炼,而今天赋蜕变,他却是更加疯狂,甚至于达到了自虐般的程度,如此之人,未来注定会取得惊人的成就。

“不错,没有给我们华夏人丢脸!”眼中闪烁着赞赏之色,老者心中满含欣慰。

与少年相处越久,他便越是被其身上的一些特质所打动,十六年了,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家伙了,尽管少年谈不上多聪明,乃至冲动热血多过于稳重,但少年身上偏偏拥有一些令人无法忽视的特质,不经意便会打动人。

默默注视着少年,那张清秀的脸庞,随着年岁的增长,棱角线条逐渐清晰,比过去少了几分稚气,却多了几分坚毅。

深深吸了一口气,老者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微不可闻的喃喃:“小家伙,既然你想登顶强者之巅,那我老头子便随你走一遭,助你一臂之力。”

作为华夏十大名剑的干将器灵,自然拥有一些常人所不具备的本事。他相信,依靠着这些本事,便能够给少年的修炼之路,带来不小的帮助。

在华夏,干将是十大名剑,在这陌生的世界,干将依然会是独一无二的神剑!

未来的日子里,干将之名,势必会伴随着少年的成长,而扬名于天下。

辅助少年成长,以及让干将扬名,或许这便是他这位干将器灵来到这个世界的唯一使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