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冠礼/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院的元气,虽不及杨府后门玉水河边的元气浓郁,但两者之间的差距并不大。

既然自家住处元气足够浓郁,蓝枫便没有必要去玉水河边与那些年轻族人们争抢修炼地盘,如此一来,也少了几分暴露的可能。

隐忍三年,他不鸣则已,一鸣便势必惊人。

终日在家中苦修,蓝枫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连小丫头杨雪来找,他也未出面相见,害得小丫头以为他反悔了,极为伤心。

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压榨出来,投入修炼之中。

疯狂的修炼,最直观的结果,便是短短半个月之内,他的修为便从聚元境六重提升到了聚元境八重。

收获多过于付出,这种结果,自然令蓝枫极为满意。

若是没有意外,他将以无可阻挡的势头,一往直前,突破聚元境的枷锁,达到三年前都未曾达到的高度。

不过,就在他努力冲击着聚元境九重屏障之时,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打断了修炼。

传话的人,是杨府的二管家杨福,三大管家的地位仅次于三大长老,偌大的杨府,鲜有人敢对其不敬,对于这位老人,蓝枫可没有资格在其面前摆架子。

匆匆从内屋走出,来到老人身前,从容不迫地行了一礼,不卑不亢道:“福伯。”

目光诧异地在少年脸上停留了一下,老人显然没有预料到,竟然看到了三年前那一张清秀的脸庞,只是这一张脸,看上去更为成熟、稳重了几分,脸部的棱角线条,也比三年前更为清晰。他的容貌,什么时候恢复了?

略微怔了一下,老人双眼之中闪过一抹惊讶,时隔三年,他竟然在一次从眼前的少年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超然与自信,那一双曾经灰暗的眼睛,如今却是充斥着某种神采,闪闪发亮。

几乎下意识的,老人端起的架子悄然散去,脸上浮起一抹如沐春风的微笑:“枫少爷。”

“枫少爷?”

唇角噙着一抹自嘲,咀嚼着这个称呼,蓝枫不由得苦笑起来:“我如今还有资格接受这个称呼吗?”

三年之前,枫少爷这个称呼,无疑是对他的一种褒奖。

三年之后,同样的称呼,却隐约透着几分讽刺。

只因,他已被贬为普通旁系一员,没有了倚仗,辰少爷之称,理当离他远去。

那些依旧称他为枫少爷之人,心里怀着怎样的心思,他不用去想都知道。

无非是想要在他这位落魄的少爷身上找回曾经在其身上失去的尊严,将曾经失去的东西,都一一夺回去。若是有机会,或许这些家伙不介意在其身上再狠狠踩上几脚。

不可置否地淡淡一笑,对于少年的遭遇,老人了解不少,同情过,也惋惜过,而今少年展现出来的模样,却是与传闻之中,有着一些差别。

“老夫受命前来传话,光少爷的冠礼已定于后日举行,地点是祖屋,届时,希望枫少爷与你父亲准时参加。”老人温和地说道。

眉头一挑,蓝枫脑海中浮现起一道意气风发的少年的身影,若有所思。

祖训有言,凡十六岁之内突破到元气境的家族子弟,都有资格在祖屋举行冠礼,届时,族人们全部受邀前去观礼,对于任何一个家族子弟而言,都是无上的荣耀。杨光作为杨家登记在册的第三十二位星级高手,自然是有资格享受这一荣耀的。

算起来,蓝枫的年纪,比杨光还小三个月。

“这一去,恐怕又免不了被那家伙冷嘲热讽一番了。”心里暗叹一声,蓝枫不禁苦笑。

脑海中的念头一闪而过,蓝枫对着老人点头道:“好的。”

消息已传达,老人也没留下来的必要了,温和地告辞,便转身离去。

而蓝枫脸上的笑容,也伴随着老人的离去,而逐渐消失。

三年之前的十多年里,杨光一直被他这个所谓的天才压制着,十多年的时间,他的天才形象在前者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在这过程中,也是积累了不少的怨气,若非三年前那件事,或许杨光一辈子都会在他的压制之下抬不起头,他可不认为杨光对自己会有多友善。

过了片刻,蓝枫忽然自嘲一笑。

“三年时间都忍过来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旁人的冷嘲热讽,他已经历了太多,岂会在乎多这一次?

转眼之间便调整好心态,蓝枫转身回了内屋,便再度修炼起来。

实力,才是硬道理。

想要不受他人歧视与压迫,便唯有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当有一天自己变得足够坚强足够勇敢足够强大,便再无人敢这般对待自己。

仿佛受了刺激一般,蓝枫的自虐式修炼,竟是更为疯狂了。

待到冠礼当日凌晨,蓝枫的疯狂修炼,才终于停了下来。

“聚元境九重。”小嘴微微张开,吐出一口浊气,蓝枫双眸之中,精光闪烁。

握了握拳头,尽管力量并不比三年前强大,但蓝枫的自信,却是比三年前更甚。

从修为全无到聚元境九重,他仅耗费二十天时间,这二十天,他便走过了曾经花费了足足七八年才走完的路,将曾经失去的修为,完全弥补了回来,尽管过去的修炼经验替他节省了不少时间,但主要还是得归功于天赋的恐怖提升。

这等修炼速度,当真有些恐怖呢。

干将器灵浮在半空,满意地点头:“不错不错,按这进度,至多七天,你便可晋级元气境。”

元气境修炼者,那可是被称之为星级高手的存在。

在整个杨府之中,星级高手,也拥有着不低的地位!

“今天就暂且不要修炼了,适度休息一下,劳逸结合,比一味苦修的效率更佳。”沉吟了一下,老者建议道。

长期处于紧张状态,过度紧绷的神经,对于修炼的效率,影响极大。

出乎老者意料的是,蓝枫极为干脆地答应下来,并未拒绝。

终日紧绷的神经得以放松,蓝枫躺在床上,不出片刻,便已睡着。

屋子里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很轻很柔,在这月色之下,与漫天星辰共舞,奏响一曲美妙的乐章。

日升月降,眨眼之间,一轮烈日,便将弯月取而代之。

与父亲蓝贤龙一同吃过早饭,父子俩便起身朝着家族祖屋行去。

三年以来笼罩于父子俩头上的阴霾,早在蓝枫恢复了天赋的那一刻起,便悄然散去,而今蓝贤龙的心情异常轻松,那张写满故事的沧桑脸庞上,也时常露出笑容。

蓝枫的变化,没有人比蓝贤龙更了解,尽管不清楚孩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既然孩子没有选择全盘告知,便必然是不方便说,蓝贤龙丝毫没有追问的意思。

他只需要知道,自己的孩子恢复过来了。

至于是如何恢复的,重要吗?

龙行虎步行走于小道之上,蓝贤龙脸庞上挂着淡淡笑容,步伐愈发稳健。

其身后的蓝枫,则是不紧不慢地跟着,轻盈的步伐,慵懒的神情,透着几分轻松写意。

途中遇到一些族人,皆是目光惊讶地落在蓝枫身上,尤其是蓝枫那张脸,给诸多族人造成不小的震惊。若非冠礼举行的时间快到了,只怕这些族人,不介意停下来仔细打量片刻,实在是这张清秀的稚嫩脸庞,给他们造成的惊讶太大了。

“蓝……”有的族人停下脚步,想过来打声招呼,但还未来得及付诸于行动,便因为某些顾忌,而打消了念头。

至于蓝贤龙,这个四十来岁的汉子,也是颇为骄傲的,别人不愿意跟他们沾惹关系,他自然更没有兴趣主动凑上去。

而蓝枫,则是嘴角微微扬起,弯出一道优美弧度,像是自嘲,又像是讽刺。

一大一小,父子俩旁若无人般从诸多驻足的族人们身边漠然穿过,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停步交流的意思。

这样一幅景象,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不少族人都皱了皱眉,只是想起蓝家父子的遭遇之后,皱起的眉头,又悄然平复,一个是曾经的少年天才,一个是曾经位高权重的三长老,如今皆是落得如此凄然落魄的境地,于是这对父子的反应,也就值得理解了。

然而,穷极他们的想象,恐怕也猜不到蓝枫父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待得蓝枫父子走进祖屋之时,已有半数族人到达,进入视线的是一幅热闹的景象,彼此都在兴高采烈地谈论着什么,时而会传出哈哈大笑之声,以及窃窃私语之声,不过更多的目光,却是汇聚于神龛一旁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少年身上。

这些目光之中,羡慕者有之,崇拜者有之,嫉妒者亦有之。

不过,蓝枫父子的身影,却是硬生生从中夺走了大半目光,令得原本注视着杨光的族人们,视线转移到了蓝枫父子身上,尤其是蓝枫身上。

无论族人们与蓝枫父子的关系如何,当第一眼瞧见蓝枫的时候,皆是生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张略显熟悉的清秀脸庞,无意之中,便成为了祖屋的焦点。

众人目光之中的惊讶,显然代表着他们已经认出了这位清秀少年的身份—蓝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