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借炉/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得老者之言,少年的小脸顿时露出惊喜之色:“我真的可以成为一名炼器师?”

炼器师,那是多么令人疯狂而向往的职业啊!

偌大的丰镇,百年之内仅诞生了十多位炼器师,而这十多位炼器师中,仅有一位愿意留在家乡,其余人则是去往周边的城池之内,加入了某一方势力,无一不声名赫赫。

换而言之,如今的丰镇,仅有一位炼器师。

其实力虽不及三大家族的族长,但其地位,却是与三大族长不分高下,平起平坐。

想到自己可能成为传说中的炼器师,少年平静的情绪,终于掀起了丝丝涟漪。

“我只是说,你满足了成为一名炼器师的前提条件,但能不能成为一名炼器师,还得看你今后的造化。”老者淡淡道。

炼器师并非一蹴而就的,要成为一名炼器师,就必须先成为一名铁匠。

只有在铁匠的道路上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才可能触摸到炼器师的殿堂。

相对应的,想要成为一名炼丹师,便须得先成为一名药师。

铁匠与药师,可谓之伪炼器师与伪炼丹师,地位虽远不如炼器师与炼丹师那般崇高,但也没有人敢小觑,因为谁也不知道哪个铁匠与药师,未来会成长为炼器师与炼丹师。不是每一个铁匠与药师都能成长为炼器师与炼丹师,但每一个炼器师与炼丹师,都必须经历铁匠与药师阶段。

而今,蓝枫的目标又多了一个,那便是成为一名尊贵的炼器师。

不过,这位未来的炼器师,此刻却是略微头疼。

“老头,一套锻造工具可不便宜,我哪来这么多钱?”少年清秀的脸庞略显僵硬。

炼器师地位极高,同样的,与炼器师有关的物件,价格也居高不下。

毕竟,谁不希望自家诞生一个炼器师?

若是能成为一名炼器师,投入再多的资金,也是大大值得的。

闻言,老者淡淡一笑:“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偷也好,抢也罢,借也行,总之,你自己想办法。当然,你若是不在乎,大可不必着急,反正老头子我一点也不急。”

“你不急,可我急啊。”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蓝枫翻了翻白眼。

一斤砼沙便需八百白币,一套锻造工具,则是在这个基础上翻了几番,少说也得三千白币,质量稍微上乘一点的,甚至得以万计。

白币,是青州大陆的基础货币,理论上说,一个三口之家,省吃俭用,一个月花销可控制在五百白币之内。

在白币之上,还有另一种货币—黑币,兑换比例是一百比一,一百白币可兑换一黑币。

而黑币之上,还有着紫币,独属于上流权贵之间流通的货币,足足一万白币才可兑换一枚紫币。

丰镇这样的小地方,白币与黑币流通居多,紫币极为罕见。

愁眉思虑片刻,蓝枫叹了一口气,喃喃道:“看来,只能在族中公用的锻造工具上想办法了。”

作为丰镇三大家族之一,杨家自然是拥有十多套锻造工具,特意用于培养家族年轻子弟。这些锻造工具,属于公用的,理论上,凡是杨家的族人,谁都有资格使用,但实际上这些锻造工具已经荒废了十数年,因为杨家已经有十数年没有诞生过满足炼器师要求的人了。

蓝枫若是想使用,自然不会有人阻止。

至多,或许会有人在暗地里嘲笑其不自量力。

不过,三年都忍过来了,他又岂在乎多被人嘲笑一下?

“其实你还有一个选择。”这时,老者悠然闲散地说道。

“什么选择?”

“去找雪丫头,她父亲是族长,拿出这笔钱并不困难。”

“打住,别说了,就当我没问过。”

无语地盯着少年半晌,老者才无奈道:“我就想不通,你为何这般抗拒?”

沉默了一下,蓝枫苦笑道:“你就当是我无聊的自尊心发作吧。”

片刻之后,少年的身影,便已出现在杂物室之外。

瞧着少年走来,负责杂物室事宜的一位中年族人不由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目光之中夹杂着少许惊讶。

“枫少爷。”

依然是以往的称呼,但中年的态度,却略显恭敬。

无论是少年恢复了曾经的修炼天赋,还是族长杨逍的公开力挺,都值得他恭敬对待。

听着中年的恭敬称呼,蓝枫黑亮的眼睛眨巴一下,并没有少爷般的骄横,反而客气温和:“杨帆大叔,今天到你值班啦?”

一声大叔的敬称,配合温和的语气,令得杨帆的心情顿时舒畅了几分。

脸上的笑容真诚了许多,杨帆的态度却是愈发恭敬,道:“枫少爷来此有什么事吗?不知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

礼貌地点了点头,蓝枫缓缓张口:“我想借用一下族中的锻造工具,不知有没有什么问题?”

沉吟了一下,杨帆一笑:“族中锻造工具已荒废十多年无人使用,枫少爷如今要使用,倒是它们的福气。这样吧,枫少爷先在此等候片刻,我这便去替你找出一套来。”

“如此,便多谢杨帆大叔了。”礼貌地道了一声谢,蓝枫在原地等候。

过了片刻,杨帆与两个青年一同搬出一套锻造工具,共分三大部分,火炉、承重台、工具箱。三者重量惊人,单是承重台便不下于五百斤,三者加在一起,远过千斤。三人将其搬出,也费了不少力气。

擦了把汗,杨帆笑道:“枫少爷,你看这一套锻造工具还行吗?”

对于锻造工具并无具体要求的蓝枫,自然表示十分满意。

不过,眼下他却有些犯难,三个大家伙,任何一个都不是他搬得动的,至少,在步入元气境之前,他还不具备这样的力量。

或许是瞧出了少年的难处,杨帆见眼下并无重要之事,索性提议道:“要不还是由我们替枫少爷送过去吧。”

虽有些尴尬,但蓝枫还是点点头,礼貌地道:“那就麻烦杨帆大叔与二位大哥了。”

一声大哥,也是令得两位青年眉开眼笑,原本心中的一丝芥蒂,也是悄然散去。

到了二号院,蓝枫识趣地替杨帆三人沏了一杯茶,感谢三人的帮助,不过族人们似乎天生便对这个专属于历任族长居住之所怀着敬畏之心,匆匆喝了一口茶之后,便告辞离去,不敢多留片刻。

虽是如此,但三人心中,对少年的印象,却又好了几分。

能在二号院喝上一杯茶,对于这些地位极低的族人们而言,是一种莫大的荣耀。绝大部分的族人,只怕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享受这样的待遇,而他们这三位地位卑微的族人,竟是不经意中经历了这样的一幕,心头自然是无比兴奋的。

不出蓝枫所料,他从杂物室借来一套锻造工具之事,短短半日,便在杨府之中传开了。

甚至,这个消息已传到了杨府之外,连赵、王两家都有不少人得知了此事。

对此,有人批评其不务正业,有人幸灾乐祸,亦有人为之惋惜。

若是这么容易就能成为一名炼器师,那么炼器师早就满大街了,何至于如此稀少?

对于外界的流言蜚语,蓝枫充耳不闻,依然我行我素,行为举止没有丝毫的异常。

夜里。

两父子吃过晚饭,蓝枫收拾了碗筷之后,刚要步入内屋,便听到了父亲蓝贤龙疑惑的询问之声:“听说你从族里借来一套锻造工具?”

步子顿了顿,蓝枫停了下来,转头看向父亲,平静地点头:“恩,上午才借来的。”

犹豫了一下,蓝贤龙缓缓道:“你做事向来有分寸,我不反对你的计划,不过,以后若是需要什么,不妨提前告诉我一下,你我父子之间,可以多一些沟通。”

闻言,蓝枫有些惭愧,他自身的秘密太多了,而且大多惊世骇俗,不可轻易透露出去。

“你有你的顾虑,我也有我的担心,我们彼此体谅一下,好吗?”

并不煽情的话语,却透着沉甸甸的父爱。

听着父亲理解、宽容的话语,瞧着那张憔悴的故作轻松的脸庞,蓝枫松了一口气,但心情却更加沉重了,他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得到蓝枫肯定的答复,蓝贤龙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道:“据我估计,你最近应该需要一笔钱。你床下的竹篮里,我放了一些钱,你先用着,若是不够了,再寻我要。”

话音落下,佝偻的身影,便是缓缓转身,朝着另一个内屋的方向,缓缓行了过去。

他平素言语不多,但能给的,他都愿意给,也都给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泛酸的鼻子,少年转身进了内屋,拖出床下的竹篮。

在那竹篮之中,零碎的白币,在漆黑的夜里,闪闪发亮。

整整一篮子的白币,是蓝贤龙用了一年乃至更久的时间,一点一点存下来的,而今,他却毫无保留的尽数交给了蓝枫,任由蓝枫支配,这是一种怎样的信任?

这并非一篮子的白币,而是一篮子的父爱,所有白币,尽数由父爱浇筑而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