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十六岁铁匠/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于如何锤击十六条纹路,将钢块锻造成自己设想中的形状,老者也教不了蓝枫。

因为每一块块炼铁、生铁、熟铁,乃至钢的纹路都不尽相同,尽管数量都是十六条,但其运动的速度、形状等皆有不同,换而言之,每一条纹路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为武器定型之时,锤击的效果也是各有区别,自然也就没有一套固定的行之有效的准则。

因此,为武器定型,需要慢慢的摸索,经验多了,便能够渐渐把握其中一个度。

不过这样的武器定型法,几乎不存在对锻造工具的依赖性,只要拥有一把锻造锤,便可随心所欲地锻造出任何形状的武器,而不是通过定型工具去固定武器的形状,而且最终锻造而出的武器,品质也是远远高出那些通过定型工具固定形状的武器。

优势是明显的,但缺点也不是没有,那便是这种方法很难掌握,需要通过大量的实践,依靠丰富的锻造经验,才能够逐渐掌握。

索性,蓝枫已经掌握了最关键的吐息锻造法,能够清晰地感应到十六条纹路,剩下的事情,也就显得容易了一些。

“叮。”

想通了个中道理的蓝枫,并未迟疑太久,手中的锻造锤,顺着灵魂感知中的一条纹路,如闪电般地挥动而下。

承受了一锤之力,被击中的纹路,活性降低了许多,连带着运动速度也减缓了少许。

正如老者所言,每条纹路至多只能承受蓝枫十次锤击,十次过后,便将彻底固定,静止不动了。

如同无头苍蝇一般,蓝枫并没有任何目标,持着锻造锤的右手,频频挥动。

而在一次次挥动之间,锻造锤迅猛地锤击在一条条纹路之上,几乎不分先后传出的“叮叮”清脆之声,令得眼前这一幕画面呈现出一种别样的暴力美感,速度、力量的完美结合,一波又一波,演绎出一幕视觉的盛宴。

“叮!”

伴随着表演落幕般的终极一锤,钢块的形状终于是彻底固定了下来,十六条纹路也是被固定在武器的不同位置,静止不动。

长长呼了一口气,蓝枫打量着自己锻造而出的武器,脸上浮起一抹古怪之色:“这个……”

一旁的老者也是盯着承重台上成型的武器,过了半晌,终究还是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

这哪里是什么武器,这根本就是一个铲子。

而且还是一个形状不规则、外表拙劣的铲子。

“笑什么笑,没见过铲子吗?”闻得老者毫无顾忌的笑声,少年似有些恼羞成怒了。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胡乱一通的锤击,竟然将钢块锻造成铲子的模样。

天可怜见,他宁愿锻造出一个铁锤、铁饼之类的东西,也不想锻造出一个铲子。

“好,好,我不笑。”见到少年已到了发飙的极限,老者赶紧闭上嘴巴,但其瘪得通红的脸色,却是依然那般欠揍。

深吸一口气,少年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将注意力从老者身上转移到铲子上。

这时,老者也是渐渐平静了下来,微笑道:“恭喜你,小家伙,你具备了一个铁匠应有的能力!”

顿了顿,他继续道:“换而言之,你成功晋级为一名铁匠了!”

铁匠,一个与药师并列的职业,一个地位崇高、受人尊崇的职业!

尽管铁匠学徒、铁匠与匠师均被称为伪炼器师,但依然有着等级划分,伪炼器师包括一星学徒、二星铁匠、三星匠师,在此之上,便是步入炼器师大门的存在,四星炼器师,五星炼器大师,六星炼器宗师。

与之相对应的,炼丹师的等级划分,拥有异曲同工之妙。四星之前的伪炼丹师包括一星学徒、二星药医、三星药师,以及真正的炼丹师,四星炼丹师,五星炼丹大师,六星炼丹宗师。

而代表着职业最高等级的七星匠圣,则是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存在,每一个都是一个时代的传奇人物,亦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超级老怪物。

而蓝枫,以十六岁之龄,便达到了二星铁匠的级别,偌大的丰镇,唯有那一位炼器师年轻时候才能与之比肩。

这样的成就,比起他展现出来的修炼天赋,还要恐怖一些。

听得老者所言,蓝枫不由一喜,但旋即又疑惑起来:“不是铁匠学徒吗?”

之前,老者说他连铁匠学徒都算不上,为何如今却说他已经晋级为一名铁匠了?

“凡夫俗子的锻造技艺,岂能与老夫所创的吐息锻造法相提并论?别人需要从学徒做起,一步一步晋级,但你不同,习得吐息锻造法的你,根本无需经历学徒的阶段,一旦成功,便可直接晋级为铁匠。”撇嘴冷哼一声,老者眼角浮现一抹自傲,吐息锻造法是他数千年呕心沥血才得以创造出来的巅峰技法,是他视为骄傲的存在。

“这么说来,我真的成为一名铁匠了?”蓝枫犹自有些难以置信。

惊喜与幸福,来得太快了些,他还未做好思想准备。

瞧见蓝枫的模样,老者嘴角一翘,悠悠道:“若是你嫌快了,我也可以放慢速度教你。”

“别。”少年眼睛一瞪,“你若敢这样,小心我跟你急!”

沉默了一下,老者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参加炼器师的职业考核?”

闻言,蓝枫沉吟道:“暂时先不急,炼器师的职业考核,什么时候都能去,如今狩猎历练在即,与其花费时间去参加考核,倒不如将这些时间用于修炼上。”

炼器师职业的考核,需要去城池中的炼器师公会进行,只有通过了正式的考核,才能够获得炼器师公会颁发的炼器师职业等级徽章,而炼器师职业等级徽章,便代表着一个伪炼器师或炼器师的职业等级。

青州大陆面积极大,对于普通人而言,穷极一生,也无法横穿大陆。

炼器师公会虽是青州大陆的庞然大物之一,底蕴极为丰厚,但至多也只能将其分会遍及各个城池,而无法开设到镇子上,否则,其所需的庞大资金,连炼器师公会这样的庞然大物,只怕也有些吃不消。

距离丰镇最近的是红石城,但一来一回,却是依旧需要耗费两三日,若是加上考核的时间,少说也得耗费四五日之功。

对于时间紧缺的蓝枫而言,实在没必要将时间浪费在此处。

当然,这个考核,蓝枫早晚还是会去参加的,因为,只有通过了正式考核,拿到了炼器师职业的等级徽章,才能得到人们的认可,否则,即便他的锻造能力不亚于任何一名铁匠,也依然无人理睬。

更重要的是,炼器师职业的考核,可谓是通往大陆上层的天阶。

对于无数人而言,考核,也意味着机会,被大势力看重的机会!

“啧啧,你只有十六岁吧?十六岁的天才铁匠,我真期待你参加考核时的场景!”脸庞上浮现期待之色,老者不由笑了起来,须知,这个天才铁匠,可是由他培养出来的。

说起来,他也算是蓝枫的半个老师。

听得此言,蓝枫不由暗暗摇头,十六岁的铁匠,虽极为罕见,但也并非没有,至少,光是他听过的,便有好几个。

远的不说,丰镇上那一位地位堪比三大家族族长的四星炼器师,便是十六岁时晋级铁匠的。

“你啊,就别不知足了,短短月余,你便晋级铁匠,若是让旁人知晓,怕是得嫉妒死。”瞧着蓝枫浑不在意的模样,老者缓缓道:“须知,多少人穷极一生之力,才堪堪踏入这个层次,相较于他们,你不觉得自己很幸运吗?”

“应该还算幸运吧。”蓝枫淡淡一笑。

能够有老者在身边相伴,便是他最大的幸运。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若非老者的存在,他只怕三年前便已被这残酷的世界淘汰了,哪会有三年之后的风光?

休息了片刻功夫,蓝枫将承重台上铲子模样的武器随手扔在一旁,旋即将堆放于青石上的粗铁矿置于火炉中,一边调动毒素丹田的元气,按照霸火决的路线运行着,一边对老者说道:“铲子的精魄,你先吞噬掉吧,一会儿我还会锻造一些武器出来,希望这些精魄能供你恢复全盛状态。”

话毕,少年便默默地开始了新一轮的锻造。

透过葱茏树叶的斑驳阳光,印在少年那张清秀的小脸上,漆黑的双眸之中,隐隐闪烁着不属于这个年龄层次应有的睿智与成熟。

宽厚的透明手掌,覆盖于铲子模样的武器上,武器的精魄,缓缓地被老者吞噬掉。

一时间,院内安静了下来,唯有四处的虫鸣鸟叫,混在散发着泥土芬芳的空气之中,平添几分逸趣。

而院子之外,却是没有人知道,在这小小的院子之中,诞生了一位十六岁的天才铁匠。

按照过去的经验来看,十六岁的铁匠,若是没有意外,未来成为一名炼器师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