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惊/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小妮子,可把我害苦了。”嘴角扯出一抹苦笑,蓝枫心头极为无奈。

不过如今众人的注意力已被吸引了过来,蓝枫也不好说什么。

缓缓吐了一口气,在众人目光汇聚之中,蓝枫缓缓地摇头:“多谢肖恩导师,不过我想我应该不需要测验了。”

他可不认为自己经过一次测验,便能够如杨雪那般进入猛武学院。

猛武学院每年的特招名额,只有三个,在确定杨雪为特招学员之前,便已经有了两个,这最后一个名额,已被杨雪占去,自然也就没有了蓝枫的位置。

与其在此哗众取宠,倒是不如在狩猎历练中取得前三的名次,如此同样能够进入猛武学院。

听见少年的回答,不知为何,众人竟是隐约松了一口气,但又隐隐有些遗憾。

对于少年,众人的态度还是有些矛盾的,羡慕自然是有的,但更多的是尴尬。三年之前,当少年还顶着天才光环之时,他们竭力讨好、巴结,以图未来在杨家能够占得一席之地,但随后的三年,少年跌落神坛,便是令不少人都露出了丑恶嘴脸,常常是恶语相向,暗地里没少说少年的坏话,而今少年再度恢复了天赋,甚至比三年前还要恐怖,他们便不知该如何对待少年了。

这般情况下,他们便只能在心头劝服自己,或许少年只是一时幸运,过不久便会被打回原形。

种种因素,造就了他们那种略微畸形的心理。

与众人反应不同的是,肖恩对这个面孔清秀的少年更感兴趣了。

在这么多人的目光下,还能够如此冷静,从容不迫地说出拒绝自己的话来,这少年,只怕不太简单呐。

“是不需要,还是不敢?”淡淡一笑,肖恩颇为反常地展露出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

略微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蓝枫耸耸肩:“肖恩导师认为我不敢,那便算不敢吧。”

这次轮到肖恩诧异了,年轻人都是冲动的,经不起言语相激,但偏偏这少年在自己这般质疑、不屑的语气之下,仍是平静如常,这就显得有些不同寻常了。

好有趣的少年!

“蓝枫表哥才不是不敢。”一袭绿衣的杨雪,顿时为蓝枫打抱不平,反驳地道:“他只是喜欢低调罢了。”

突然的出声,将族长杨逍与几位长老都吓了一跳。

“雪儿,住口。”低声呵斥了一声,杨逍这才歉意地朝着肖恩说道:“抱歉,小女自小便被宠惯了,还请肖兄多多谅解。”

“哪里,我倒是很欣赏雪儿小姐这般真性情。”浑不在意地摆摆手,肖恩笑道:“不过听雪儿小姐的意思,这位蓝公子真的是一位天才?”

瞧着肖恩一脸兴趣的样子,杨逍沉吟了一下,将其过往的经历缓缓托出:“三年之前……”

下方人群,安静地听着杨逍叙述,思绪也仿佛随着杨逍的话语,回到了过去的岁月。

只是人群中那位面貌清秀的少年,却是愈发无奈了,他甚至怀疑,今天这一幕,是不是这对父女提早安排导演的,好好的一个测验,为何偏偏要将自己也牵扯进去?

听完了杨逍的叙述,肖恩似笑非笑地看向了蓝枫:“蓝公子,看来雪儿小姐说的不错,你的确是低调得有些过分了。”

“肖恩导师太抬举我了。”咳嗽一声,蓝枫尴尬地道。

目光紧盯着少年,肖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再次发出了邀请:“怎么样,蓝公子,给我个面子,上来测验一下?”这话,已经有点言语相逼的意味了。

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蓝枫正要开口,却又停了下来。

只听一侧的老者,淡淡地道:“去吧。”

见着少年略微疑惑的眼神,老者低声解释道:“过去三年的磨练,于你而言,已经足够了。如今你恢复了天赋,没必要再刻意压抑自己的性子。一味的低调,有时候反而会磨掉你身上的锐气。既是少年,自当锋芒毕露!”

短短一席话,无异于振聋发聩的金玉良言,将少年心头累积了三年的郁结,一举震散。

心意畅通,压抑在心头的郁气散去,少年顿觉浑身说不出的清爽,仿佛一身浊气尽被排出体外。

下一刻,蓝枫惊讶地发现,毒素丹田之内顽固的元气,竟是再次松动,意识所能调动的元气,也是增长了不少。

元气境四重!

深吸了一口气,双眸之中流过一道乳白光华,持续了数个呼吸,才悄然散去。

漆黑的双眸闪过一抹欣喜,蓝枫显然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破原本的修为境界,可谓是意外之喜。

缓缓抬起头,蓝枫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虽仍是那般从容不迫,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全然不同了。

之前的蓝枫,是少年老成,气质隐约有些压抑,现在的蓝枫,却是锋芒毕露,锐气难挡。

不过,蓝枫尚未来得及开口应下,杨逍一旁的二长老杨震,却是先一步开口了。

“我看,蓝枫既然不愿意测验,大家就别逼他了。”面带着微笑,杨震的话语仿佛是在为蓝枫着想,“说不定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顿了一下,见得大家的注意力,被自己吸引了过来,杨震才继续道:“毕竟,他曾颓废了三年,如今虽恢复了天赋,但谁又知道这天赋能够维持多久的时间?大家若是期望太高,到最后只怕也会失望越大。”

闻言,族长杨逍与大长老杨傲,皆是皱了下眉。

对于杨震话中影射之意,他们自然是听得出来的,明褒暗贬,手段并不算多高明。

二长老杨震之子与蓝枫之间的过节,他们自然是知道的,小孩子之间的矛盾,并不算什么大事,但若是大人也跟着搀和进来,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若是平常时候,杨逍倒也不甚在意,但如今肖恩在场,在外人面前这般欺负自家小辈,着实有些过分了。

眼睛微眯着,杨逍暗暗道:“看来,是时候该敲打敲打下面的人了。”

若有所思地瞧了杨震一眼,肖恩似乎有所明悟,不过他依旧是盯着蓝枫,等待着后者的答案。

杨震的一番话,令得蓝枫心头有些不满,这老家伙,居心不良啊!

轻轻呼了一口气,蓝枫摆了摆衣袖,迎着肖恩期待的目光,淡淡一笑:“既然肖恩导师开口了,晚辈若是再拒绝,便显得有些不知好歹。如此,便依肖恩导师所言,晚辈斗胆一试。”

话音落下,少年便从人群之中缓缓地走了出来,步子不急不缓,淡定从容,颇为沉稳大气。

这番回答,令得人群传来一阵哗然之声,目光再度汇聚在少年身上。

而心头甚是得意的杨震,脸庞的笑容顿时僵住,旋即脸色阴沉了下来,如同吃了苍蝇般恶心。

“蓝枫表哥,你终于肯测验了。”嘻嘻一笑,杨雪上前两步,挽住蓝枫的手,浑不在意周围吃人的目光。

“咳咳……”不着痕迹地将手抽了回来,蓝枫苦笑道:“小妮子,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眼珠子骨碌地转了转,杨雪装傻道:“故意什么啊?”

“行了行了,你们俩别当着这么多人打情骂俏,大家都还等着呢。”无奈地摇摇头,杨逍催促道。

杨雪脸蛋一红,但也并未走开,而是跟随着蓝枫一步步走向测验元石碑。

待得蓝枫走到测验元石碑面前时,意外地发现,居于肖恩两侧的两位青年学员,看向自己的目光,隐约夹杂着一丝敌意。当然,除了敌意,更多的却是羡慕,或者嫉妒。尽管他们隐藏得极好,但三年中经历了诸多磨难的蓝枫,却是极为轻易地察觉到了。

“我似乎没得罪过他们吧?”狐疑地摇摇头,蓝枫便不再理会他们。

笑吟吟盯着眼前少年,肖恩扶着测验元石碑,略微期待地道:“用你的手触摸测验元石碑,只需十个呼吸即可。”

静静地听完,蓝枫点点头,旋即伸出手掌,缓缓地触摸着测验元石碑。

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投向了那一块光滑的白色石碑,眼睛眨也不眨地死死盯着,仿佛生怕错过最精彩的一幕。

“元气境一重么?”

众人心头隐隐猜测。

“定是元气境一重。”

杨震与杨光父子脸色复杂地祈祷。

倒是族长杨逍与大长老杨傲,隐约有些期待:“说不定已经达到了元气境二重!”

那么,究竟哪一个答案才是对的?

众人屏气凝神,短短的十个呼吸,这一刻却犹如一个世纪般漫长,久久未眨的眼睛,传来一股极为酸痒的感觉。

但他们不敢闭眼,生怕自己闭眼的刹那,错过最美丽的风景。

在心头默默地数了十声,蓝枫缓缓收回了手掌,目光也是好奇地看向了测验元石碑,他很想看看,这玩意儿是不是真的如传言中那般神奇,仅仅是接触一下自己的手掌,便能够测验出自己的年龄与修为?

议会大院内,一道道目光聚集在那一块小小的白色石碑上。

石碑平静数息,片刻之后,漆黑的光芒乍放!

石碑之上,并不算大的漆黑字体,却是令得附近所有人的呼吸都微微一窒,眸子骤然一缩,心脏如同被火车头狠狠撞击了一下,剧烈地颤了一下。

“十六岁,元气境四重,星级……”

PS:谢谢大家打赏的红包和盖章,宅男会尽自己所能,构思出更精彩的故事来报答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