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野望/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言语中,隐约透露了一点信息,此事,似乎与自家那成熟得不像孩子的儿子有关。

“抱歉,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得回家处理一下。”来不及考虑自己此番举动是否会得罪眼前这些人,蓝贤龙将背篓与竹篮叠在一起,用一根麻绳窜起来,便匆匆忙忙地挑着往杨府行去。

而对面的一群中年男子,却是笑容不变,丝毫未责怪蓝贤龙此番无礼的行为。

此一时彼一时,当蓝枫展现出那惊人的天赋之后,其父亲的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

片刻之后,挑着担子的身影,便出现在二号院的一个小院之内。

瞧着稚嫩的少年身影,蓝贤龙扔下担子,快步地行了过去,待走近以后,又放缓了速度,直到在少年身前站定,迟疑了数个呼吸,才缓缓问道:“今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微微笑了笑,蓝枫从入微之境的状态中退了出来,轻轻放下手中的锻造锤,正对着父亲:“本来打算晚饭的时候再告诉您,没想到您已经知道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之前族长召集我们去迎接猛武学院的肖恩导师,不过雪丫头测验过后发生了一点小意外,于是我也上去测验了一下,大抵是测验的结果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因此才造成了一点小小的骚动。”轻描淡写地叙述了一下事情的始末,蓝枫显得漠不关心,仿佛故事中的主角并不是自己一般。

“小小的骚动?”嘴角抽了抽,蓝贤龙不由苦笑。

外面那些人,都已经巴结到他这个父亲的头上来了,还只是小小的骚动吗?

不过,听得蓝枫提及测验一事,蓝贤龙也是有些好奇:“测验的结果是什么?”

微微耸了耸肩,蓝枫不在意地道:“好像是‘十六岁、元气境四重、星级’之类的。”

正竖起耳朵的蓝贤龙,听得这一句话之时,也是不由得震了一震,脸庞之上,毫不掩饰其吃惊。

过了许久,蓝贤龙才缓缓地回过神来,轻叹了一声,摇头苦笑:“难怪那些人会莫名其妙来讨好我。”

问题的症结,居然出在自己儿子身上。

心中虽有些疑惑,但蓝贤龙却并未怀疑蓝枫此番言语,似乎对蓝枫能够拥有如此惊人的天赋一点也不意外。

“虽然你晋级了元气境四重,但……”话说到一半,蓝贤龙却忽然停了下来,想起蓝枫平日里极为自律的修炼,以及那低调得有些过分的性子,他发现自己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这孩子,有时候成熟得连他这个做父亲的都有些自愧不如。

瞧着蓝贤龙略微尴尬的表情,蓝枫不由偷偷一乐。

似乎是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严,蓝贤龙狠狠瞪了蓝枫一眼:“才达到元气境四重,你就满足了吗?为父当年……”

眉头略微皱了一下,他又结束了这个话题,语气略微有些落寞:“总之,不要轻易满足!还有,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丝毫不明白父亲为何转眼之间情绪发生如此大的变化,但对于父亲的教诲,蓝枫还是极为认真地点头:“恩。”

见到少年如此懂事的模样,蓝贤龙脸庞再度浮现笑容,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不错,有那么点为父当年的风范。”

说罢,蓝贤龙便转身走回院子大门处,将地上的背篓与竹篮拾起,挑向堂屋。

若有所思地盯着蓝贤龙的背影,蓝枫喃喃自语:“当年的风范?难道父亲当年也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天才?”

同样望着蓝贤龙背影的老者,缓缓地道:“若我所料不差,你父亲年轻时只怕还真是一位了不得的天才。”

“哦?”眉头挑了挑,蓝枫惊讶问道:“为何这么说?”

透明的手掌伸出一根指头,指着丹田之处,老者表情略微凝重地道:“据我这些年的观察,隐隐发现,你父亲曾受过极为严重的伤,导致丹田出现了一些裂痕,而三年前那一战,导致其丹田彻底破碎,才落得如此惨境。”

不待少年开口,老者又道:“燃烧元气斩虽号称杨家禁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秘法,但至多只会耗尽自身修为,而不会导致丹田破碎。之所以你父亲丹田会破碎,必然是因为他的丹田早就濒临破碎的程度,如此,燃烧元气斩产生的压力,才令丹田彻底崩碎。”

闻言,蓝枫眼睛微微眯起,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十六年了,他从来都不知道,父亲竟然受过重伤,且耗费十多年都未治愈。

“你父亲的敌人,手段有些歹毒啊!”叹息了一声,老者语气有些低沉,“普通的伤势,即使再严重,十多年时间,也足以痊愈。而你父亲,却是丝毫未见好转,可见你父亲的敌人,手段是何等的歹毒。同样,对方的实力,也着实有些恐怖啊!”

只是老者也有些奇怪,如此之事,蓝贤龙在蓝枫面前为何只字不提?

眸子一冷,蓝枫漠然道:“父亲的仇,我会替他报的。”

“你?”摇头淡淡一笑,老者撇嘴道:“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别忘了,擎天府之中,还有一个小姑娘等着你呢!”

擎天府,红仙!

时隔三年之久,那一张脸如鲜花心如蛇蝎的女子的面孔,依旧清晰地刻在少年脑海之中,印在少年的心底。

三年之中所受的折磨与积累的怨气,仿佛统统在这一刻爆发了。

少年漆黑的双眸,冷得如冬日的冰刀,身体周围也是散发着一股令人颤栗的戾气。

片刻之后,如洪水般爆发的戾气,却是顷刻间被收敛,少年淡淡道:“无论是打伤我父亲的那个人,还是擎天府那个女人,我都会一一拜访。”

如黑宝石般的眼睛,骤然掠过一道冷芒。

那个身体里流着自己鲜血的女人,如今只怕过得极为逍遥自在吧?

遥望着擎天府的方向,少年低语喃喃:“女人啊,你恐怕早已记不得,在这个小小的镇子上,还有一个人如此地惦记着你。惦记着……杀你!”

不过,无论是打伤蓝贤龙之人,还是擎天府那个女人,都遥不可及,是如今的蓝枫仅能仰望的存在,而想要报仇,蓝枫却还有着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据蓝枫所知,杨家第一高手,丰镇三大月级高手之一的杨逍,也不具备飞行的能力,换而言之,那个名为红仙的女人,乃是超越了月级的存在。而打伤蓝贤龙之人,修为只怕不在红仙之下,甚至更为厉害。

一时之间,少年肩上的压力,似乎加重了数倍。

“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修炼到月级……不,月级还远远不够,我必须修炼到更高的境界!”深吸一口气,少年的拳头骤然握紧,稚嫩的脸庞之上,那慵懒的表情,也是被坚定与刚毅所取代。

这是少年坚持至今的执念!

一路伴随少年走来的老者,非常了解少年的想法,他缓缓地道:“擎天府是什么样的存在,你应该十分清楚。说实话,若是你一辈子都窝在这小小的丰镇上,只怕一辈子也无法超越那个女人。而今,你唯一的希望,便是猛武学院。因此,你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拼尽全力进入猛武学院,登上更高更大的舞台,接触更广阔的天地,如此,才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

猛武学院自然是远不及擎天府,但猛武学院乃万器阁统治下的一座三级分院,若是在猛武学院中表现得足够出色,便有极大的希望进入到二级分院,然后是一级。一级学员最终若是能够通过层层的考核,便可加入万器阁,成为万器阁核心的一份子。

而万器阁,乃是比擎天府还要恐怖的庞然大物。

遍布青州大陆的炼器师公会,其中大部分高层成员,乃至炼器师公会的三位副会长,其中两位都是万器阁之人。

而蓝枫的目标,便是进入到万器阁之中,即使再不济,也要进入万器阁统治下的一个一级分院。

如此,蓝枫才有资格谈论报仇之事。

感受到少年压抑的情绪,老者心底暗叹一声,旋即缓缓道:“你父亲的丹田,其实还有希望修复。”

凝聚在少年心间的煞气,骤然消散,急促的话语自蓝枫口中传出:“告诉我,怎么修复我父亲的丹田?”

沉吟了一下,老者表情凝重了少许,缓缓吐出五个字:“吐息锻造法!”

闻言,蓝枫面现惊愕:“这不是炼器技艺吗?”

“不错,吐息锻造法是一门神奇的炼器技艺。”对于这一点,老者并不否认,而紧接着,他缓缓说出了自己的理论,“理论上,丹田一旦破碎,便不可修复,纵使服用了仙丹妙药,也无济于事。但吐息锻造法,却是能够打破这一规律。当你哪一天将吐息锻造法领悟到入化之境,周遭巨细,无一能在你感知内遁形之时,你便有可能通过炼器的手段,炼制出一个‘丹田’来,而这,仍属于炼器的范畴。至于能不能成,老夫也只有六成把握。”

炼制一个丹田,这理论,简直绝了!

古往今来,无数天才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但却从未有人提出过如此理论,或者说根本没有人敢生出这般疯狂的念头来。

在任何人看来,提出这样理论的人,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但吐息锻造法,却是为这个疯狂的理论,奠定了实际的基础!

六成把握,已经极高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蓝枫这样的际遇,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三年的折磨中坚持下来。

“入化之境!”

双眼猩红,蓝枫从未像此刻这般渴望将吐息锻造法感悟到入化之境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