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对峙/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愣愣地注视着远去的少年,过了许久,杨傲才偏过头看向一侧的中年,呆呆地问道:“那个小家伙,真的是我们杨家的蓝枫吗?”

其语气有些不确定,目光之中也满是难以置信。

闻言,二长老杨震舔了舔略微有些干涩的嘴唇,咽了一口唾沫,这才有些艰难地点了下头:“应该……是吧?”

尽管早已折服于少年那妖孽的天赋,但在他们心中,却从未奢望过少年能够击败号称丰镇年轻辈第一人的赵阳。

须知,赵阳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元气境六重,更是习得残缺版绿色高阶元技—惊鸿一刀,实力之强,连他们这两位杨家长老,也不敢过于小觑。

两位长老本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若是赵阳夺得冠军之位,刷新历练积分的纪录,他们也不会有多惊讶,然而方才那短暂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却是将他们震惊得不轻,以至于他们的精神,至今仍有些恍惚,不敢相信自己双眼所见到的一切。

蓝枫,昔日那个名震丰镇的天才,沉寂了三年之后,竟是变得这般恐怖了!

“听说他学了霸火决……看样子,他刚才所施展的元技,便是昔日威震丰镇的霸火决吧?”回想起少年与赵阳战斗之时,手掌覆盖炙热火焰的一幕,大长老杨傲迟疑了一下,低声问道。

不过,不等二长老杨震回答,杨傲便回答了自己的问题:“是了,错不了,定是霸火决无疑。也只有霸火决,而且必须修炼到大成之境,才能够那般霸道,呼吸间便令一把精品长刀的温度达到如此骇人的程度……”

精品武器是经过由特殊的材料经过匠师之手,千锤百炼而成,自然是经得住火焰的煅烧,然而就在刚才,少年仅用了呼吸的时间,便令一件精品武器的温度提高到极为惊人的地步,足以想象,那一只小小的手掌,表面所覆盖的火焰,温度是何等的恐怖。

“相对于霸火决,我更震惊于他的修为。”二长老杨震沉默了一下,苦涩地道:“你难道没发现吗,他的修为,丝毫不弱于赵阳。”

不弱于赵阳,这便意味着……其修为至少达到了元气境六重!

想通了这一点,两位杨家长老,对视一眼,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皆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而震惊过后,便是不由狂喜,这般出众的天才,竟然出自于他们杨家,作为杨家长老,他们如何能不高兴?即便是与蓝枫有过矛盾与过节的二长老杨震,此刻也不禁兴奋得快要笑出声来。因为两位长老比其余族人更了解杨家的处境,更清楚近年来杨家在赵家手中吃了多少亏。

少年所展现出来的惊人天赋与实力,于杨家而言,无异于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相较之下,少年夺走赵阳的气息感应针,并将赵阳打伤,反而只是一件小事。

“只要蓝枫不夭折,我们杨家,便有可能成为红石城中那些顶级家族一样的存在!甚至……”两位长老的眼神不禁火热起来,对于杨家的未来,也是充满了期待。

满场的寂静,直到少年的身影消失于众人视线,才被打破。

难以置信的声音,渐渐地响起。

“阳少爷败了?”

“那个小子,竟然击败了阳少爷!”

“气息感应针也被夺走了……”

一群天才少年,纷纷显得失魂落魄。

一双双漆黑眸子里,或是惊愕,或是苦涩,或是不甘,或是忌惮,或是恐惧……而更多的,却是担心与害怕。

赵阳的战败,以及气息感应针被夺走,令得一群天才少年感觉天塌下来了。

三天以来,他们所有的付出,都成了无用功!

珍贵的推荐名额,也将与赵阳失之交臂!

所有人都明白,族长对赵阳寄予了多么厚重的期望,才会提出那个近乎蛮横无理的要求,让所有人都协助赵阳获取积分,势必要刷新往届狩猎历练的积分纪录,将那莫大的荣耀,揽于手中。而今,气息感应针被夺走,便意味着原本唾手可得的荣耀,不翼而飞,甚至还令赵阳无法得到推荐名额,失去了依靠推荐名额进入猛武学院的机会。

这样的打击,对于赵家而言,无异于天塌了下来。

尽管以往经常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在这些事例中,赵家往往充当主动的一方,但如今轮到赵家自己遭到如此待遇,却是没有人能够接受。

沉默了片刻,待得听见一旁的痛苦**时,一群少年才渐渐转醒。

“啊,阳少爷醒了。”

“上天保佑,阳少爷可千万不要有事,否则……”

一群少年慌乱地朝着赵阳行了过去,心中暗暗祈祷。

片刻之后,一群赵家的少年天才,利用树藤与树枝做成一个简单的担架,合力抬着赵阳朝妖兽森林的出口行去,每个人的心情都极为低落,脸色颇为沮丧,如霜打的茄子。

虽然还未出去,但他们仍旧可以想象到,出去以后,旁人讥笑的面孔。

待得斜阳西下,余暇挂在远山上空之时,一行人才到达妖兽森林的出口。

此时,所有的队伍都已经到达此地,有的满含悲伤,情绪低落,有的则心有余悸,脸上挂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赵家少年们的出现,不出意外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见到担架上脸色苍白、动弹不得的赵阳,众人纷纷惊愕:“丰镇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也受了重伤?”

“赵阳!”

人群之中,一道苍老的身影,在瞧见担架上的青年之后,脸色顿时大变。

大跨步行了过来,赵远山立即检查赵阳的伤势,确定其性命无碍后,才脸色阴沉地看向远处缓缓走来的杨家两位长老:“杨傲,杨震,我想,你们应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无视了赵远山的质问,杨傲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下,却是没见到少年的身影,眉头略微皱起。

正在这时,树林中,一道年轻的身影,缓缓地走出,唇角噙着淡淡微笑:“关于这件事,或许我来回答会更合适一些……”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赵远山脸色再度变了一下,但其隐藏得很好,且很快便反应过来,并无露出明显破绽。

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赵远山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年,微眯着眼睛:“这么说,赵阳身上的伤,与你有关?”

“看来我猜得没错,那晚的蒙面人,果然是这老贼!”经历了三年冷眼与嘲笑的少年,对于旁人的眼神极为敏感,在习得吐息锻造法之后,其眼力还在原本的基础上再度提升了许多,无论赵远山隐藏得有多好,依然是逃不过少年的火眼金睛。

深吸了一口气,少年强行压下心头那一团熊熊燃烧的怒火,瘦削的脸庞上,反倒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其心头有多愤怒,脸庞之上的笑容,便有多灿烂。

“如你所料,他的伤,的确与我有关。而且,是被我亲手所伤!”迎着赵远山森冷的目光,蓝枫浑不在意周围众人的诧异,依旧笑得极为灿烂,“别着急,听我说完再生气也不迟。实话告诉你,我不仅打伤了赵阳,还夺走了其气息感应针……”

此话一出,赵远山的脸色,再也绷不住了。

他浑身颤了一下,脸色巨变:“小子,你找死!”

“如果我没记错,历练规则本就鼓励我们这些参加历练之人互相竞争,只要不致死致残,便无大碍。怎么,赵家大长老是想公然反抗各大势力共同制定的历练规则么?”充满了挑衅的话语,自少年口中平静地说出来,却是更令人受刺激,“还是说,只需你们赵家人打伤别人,就不许别人打伤你们?”其语气中夹杂的不屑,丝毫不加掩饰。

“你……”

紧紧地握了一下拳头,赵远山深呼一口气,硬生生压下冲动的念头,平静地道:“把赵阳的气息感应针交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

附近之人,皆是震惊地瞧着这一幕。

无论是少年打伤赵阳,并夺走赵阳的气息感应针,还是少年敢于对赵家大长老赵远山如此不敬,都给众人造成极大的震撼,尤其是前者,丰镇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竟败于少年之手,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新闻。

震惊之事,一桩连着一桩,令人目不暇接,颇有些反应不过来。

瞧着少年平静而从容的模样,在场的天才少年们,精神有些恍惚,他们依稀还记得,过去三年之中,这位少年经历了多少苦难,承受了多少嘲笑与白眼。

耸了耸肩,蓝枫无奈地摊开手掌:“抱歉,那玩意儿对我没什么用,所以在回来的路上,我便扔了……”

此话一出,立即便将赵家的天才们吓傻了,也把赵家两位长老气晕了。

死死盯着满脸挂着戏谑笑容的少年,赵远山沉声道:“你知不知道,得罪了赵家,这后果只怕不是你一个小小少年所能承担的。”

“你威胁我也没用。”仍旧是无奈地耸肩,蓝枫指着妖兽森林的方向,“我刚才说了,赵阳的气息感应针早就扔那里面了,要不,你现在就去找找?说不定天黑之前能找到呢!”

场中气氛越发紧张,一老一小,两道身影对峙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