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丹器之争/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联姻的请求遭到拒绝,耶齐浩特等族长心头不免有些失望,不过他们的根本目的在于交好蓝枫,自然不会因为联姻不成而发作,若是惹得蓝枫不快,便等于是白费了之前辛辛苦苦的一番准备。

“蓝贤侄,听说你在学习炼器?”一计不成,耶齐浩特精明的脑子里又生一计,微笑间如同不经意地问道。

其余人一听,也是纷纷反应了过来,既然无法联姻,那么投其所好,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交好之法。

至于说“炼器”,那是抬举的说法,实际上只是打铁罢了。

以蓝枫如今的锻造能力,还远不足以称之为炼器,其职业等级,也仅仅是处于铁匠层次,连伪炼器师最后一个阶段“匠师”都还未达到。

虽不知耶齐浩特的打算,但蓝枫还是点头承认:“正在学习。”

蓝枫显然不会告诉外人,自己的职业等级已经达到了铁匠的标准,十六岁的元气境六重高手,已经十分恐怖了,若是再加上一个十六岁的铁匠,无疑太过于惊世骇俗,这种事,还是低调些好。

“想不到蓝贤侄还有锻造的天赋,真不愧天才之名!”耶齐浩特笑吟吟道:“不过,一人闭门造车,终究不如拜在一位名师门下,若是能得到名师的指点,或许能少走许多弯路,节省大量的时间。巧合的是,我耶齐家族唯一的太上长老,便是一位炼器师,若是贤侄有兴趣,我倒是可以帮忙问下……”

在提到家族的炼器师时,耶齐浩特脸庞之上浮现一抹骄傲,连语气也是提高了不少。

毫无疑问,正是凭着这一位炼器师,耶齐家族才能够力压红叶镇其余几个家族,乃至红石城周遭的诸多家族,成为方圆数十公里之内数一数二的存在!

须知,这可是真正的炼器师,职业等级达到了四星的恐怖存在,远非那些伪炼器师所能比拟的,而这样的存在,地位崇高,心中极为骄傲,即便是杨逍这样的月级高手,在面对炼器师的时候,也得客客气气的,丝毫不敢怠慢。

在耶齐浩特话音落下之后,众人的目光,便无一例外地挪到了少年身上。

这样的天才,无论拜入谁门下,都是其幸运,遗憾的是,炼器师的数量本就极其稀少,而被家族招揽到手的炼器师,红石城周遭数十城镇之内,仅有一位。而这一位,便是耶齐家族的那位太上长老,地位还驾凌于族长耶齐浩特之上。

至于少年是否真的拥有锻造天赋,重要吗?

然而让场中众人没预料到的是,他们没有等来少年的回答,却是等来了一道略微带着一丝讥讽的声音:“炼器?炼器有什么好的?”

皱眉望向院门之处缓缓行来的数道身影,最终,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于领头之人。

很明显,刚才开口之人,便是这一位领头的中年男子。

只见中年面带一丝高傲之色,衣着华丽,举止从容,唇角弯起一道嘲讽的弧度。

见得此人,场中不少人脸色都为之一变:“萧家—萧长空!”

来自萧家镇的萧家,无疑是红石城周边数十城镇之中唯一能与耶齐家族抗衡的存在,二者势力相当,不分上下。甚至,论家族底蕴,萧家还在耶齐家族之上,因为,萧家曾经可是出过数位惊才绝艳的先祖,影响力甚至一度与周边城池的大家族比肩,只是随着岁月的变迁,渐渐没落下来,不复当年的风光。“萧家镇”之名,便是因此而得名。

耶齐家族有一位太上长老,萧家同样拥有一位太上长老。

耶齐家族的太上长老是一位炼器师,而萧家的太上长老则是一位炼丹师!

而与耶齐家族那位炼器师不同的是,萧家的炼丹师,并非是被招揽过来的,而是萧家的上一任族长,乃萧家本族之人。两者之间,联系更为紧密,这种血缘上的紧密联系,自然不是人情或利益捆绑所建立的联系所能比得上的。

跟随在萧长空身后的,皆是与萧家关系亲密的势力之人,彼此之间,多有药材或丹药生意往来。

“萧长空,想不到你大老远的也赶过来凑热闹。”眸子骤然一缩,耶齐浩特淡淡道。

耶齐家族虽强大,但在萧家人眼中,却是属于暴发户,心头隐隐有着几分轻视。

不出意外,萧长空并未理会耶齐浩特,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蓝枫,微笑道:“你就是蓝枫吧?小家伙,听我奉劝一句,你还是别去学什么炼器了,与其这般不务正业,倒是不如改投我炼丹一门,未来或许还能取得不俗的成就。如此,也就不必担心被人笑话为下里巴人……”

炼器与炼丹,从来都是对立存在的。

二者皆属于当世最为高贵的职业,地位崇高。所谓高处不胜寒,两大职业的修炼者,在没有别的对手的情况之下,自然免不了一番较量,然而二者各有胜负,多年来都未曾分出个高下,也导致二者间隙愈大,虽不至于结成死仇,但终究缺乏好感。

而“下里巴人”之称,便是炼丹师用于嘲讽炼器师的专用称呼。

道理很简单,炼丹师的职业初期是医师,接触的都是昂贵的药材,即使是一个学徒,也备受人们尊敬,因为对于身染病症之人而言,医师间接地掌握着自己性命,容不得他们不敬。而炼器师的职业初期是铁匠,接触的都是些粗劣矿石之类的廉价之物,其中铁匠学徒更是常常与百姓加重的生活用具挂钩。

相较之下,职业初期之时,炼丹师的确要吃香一些。

而且,只有家境殷实之人,才有资格学习炼丹,而平民或小家族出身之人,则是只能学习炼器,因为炼丹前期几乎时刻都在烧钱,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根本堵不住这么大一个窟窿,何况,能不能学成,还是一个未知数。

俗话说,穷人炼器,富人炼丹,便是说的这个道理。

对于炼丹,蓝枫倒是没有什么成见,因此萧长空之话,他虽有些不舒服,但也并未太过于生气,然而其身旁的老者,却是气得脸色铁青:“可恶!这个家伙可恶至极,居然说炼器是不务正业!简直不可原谅!”

对于一个器灵而言,诋毁炼器,无疑是在诋毁其终生的信仰。

“小子,你若是敢改投炼丹一门,以后就别来见我了。”愤怒之下,老者连这等重话都说了出来,可见萧长空的一番话,对其刺激多么严重。

且不说蓝枫本就没有考虑过改投炼丹一门,如今有了老者的这番话,就更不可能了。

而不远之处的耶齐浩特与多尔椋匠师,对于萧长空的一番话语,也是极为不满,多尔椋匠师或许忌惮于萧长空的身份,不敢发作,但耶齐浩特就不必要顾忌这么多了,他怒气冲冲地死死盯着萧长空,声音略微有些冰冷:“萧长空,你是想挑起红石城炼器师与炼丹师大战么?”

出人意料的是,萧长空丝毫无惧,反而讥笑道:“就凭你,或者说你们耶齐家族,就能代表红石城所有的炼器师么?”

话语中那一份不屑之意,便是傻子也能听出来。

瞧着二人势如水火,有着将要大打出手的趋势,蓝枫苦笑着看向萧长空,无奈道:“谢谢前辈的抬爱,不过,一位长辈曾亲**代过小子,不可怠慢炼器一事,因此……还望前辈谅解。”话语虽委婉,但拒绝的意思,却是十分明显。

闻言,耶齐浩特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面带一丝讶然地盯着蓝枫看了一眼,萧长空缓缓道:“你是担心材料的问题么?若是如此,那你大可不必担心,我萧家虽算不得什么大富大贵之家,但药材却是不少,可任由你挥霍,而且,你还有机会得到我们萧家的太上长老的指点,这无论对于你,还是对于你的家族而言,都算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一向骄傲的萧长空,能够耐着性子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足以看出他对蓝枫的重视,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奈何,蓝枫此生注定与炼丹无缘,至少,眼下是不可能去学习炼丹的,因此,只能再次歉意地摇头:“多谢前辈好意,只是晚辈心意已决。”

许多年没吃过亏的萧长空,竟然被一个少年明着拒绝了两次,胸襟本就算不得宽广的他,脸色渐渐变了。

眼睛微微眯起,萧长空深深注视着少年:“我刚才说了,机会难得,一旦错过,便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因此,你不必急着回答我,不妨再考虑清楚一些……”

说到“考虑清楚一些”几个字时,其语气无疑加重了不少,言语之中,隐隐夹杂一丝威胁之意。

“萧长空。”

淡淡盯着萧长空,耶齐浩特若有深意地平静道:“这是丰镇,不是你萧家镇。你要耍威风,便回你那萧家镇耍去。须知,红石城很大,除却红石城中那些大家族,这周边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城镇之中,并不是所有家族都怕你们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