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新的目标/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蓝枫苏醒的消息从杨逍口中传出之后,数日来处于压抑气氛中的杨家,终于如同活了过来一般,不复往日般的死气沉沉。

族人们接二连三登门,令得小院的平静被打破,蓝枫烦不胜烦,无奈之下,只好离开了居住的小院,前往玄牛山。

尽管毒素丹田如今依旧稳定,足以支撑他修炼到元力境,但几天之后他便将离开丰镇,前往猛武学院参加新生考核,一旦通过了考核,他便将长期生活在猛武学院,如此一来,想要再收集魃妖之血,就有些麻烦了,倒不如提前做些准备,免得日后再麻烦。

“还好有这个空间指环,否则,想把这十个大体积铁壶装满,也不知得等到猴年马月。”日落西山之时,蓝枫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低头注视着指上的指环,语气有些庆幸,“这些魃妖之血,应该足够维持我修炼到元力境中期乃至元力境后期了吧?”

这指环乃是其母亲遗留之物,不仅承载着一份厚重的思念,同样也给他提供了巨大的便利。

它的存在,对于蓝枫而言,意义非凡。

回头望了一眼远处扎堆的魃妖们,蓝枫略微有些不舍地挥了挥手,旋即转身离去。

随着与魃妖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对于这些体内流着与自己相同血液的伪妖兽,蓝枫心头莫名地有些亲切,若非毒素丹田需要用到魃妖之血来维持稳定,他实在不忍心给这些魃妖放血。

它们是妖兽一族中垫底的存在,甚至比那些从未修炼过的人类还要弱,自一出生,便注定沦为那些掠食者的猎物,即便它们的数量远超别的妖兽种族,乃妖兽一族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但依旧是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

悲哀的魃妖,一如数月之前悲哀的蓝枫。

不久之前,他们拥有着相似的命运,不同的是,蓝枫在干将器灵的帮助之下,利用魃妖之血,扭转了自己的命运,但这些魃妖呢?

处于食物链底端的它们,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

瞧着一路上沉默不言的少年,老者不由摇了摇头,低声叹道:“你若真的想帮助它们改变命运,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闻言,蓝枫抬起头,略微惊喜地道:“真的有办法?”

沉默了一下,在少年紧张的目光中,老者缓缓点头:“若说有人能够改变魃妖一族的命运,那么放眼整个天下,这个人只能是你,也只会是你。因为,只有你体内流着与魃妖想通的血液……”

稚嫩脸庞上浮现一抹疑惑,蓝枫不解地望着老者。

“人类可以通过秘法来激活血脉中潜藏的能量,从而大幅度地提高自身实力。这个规则放在妖兽上,理论上也行得通。不同的是,人类的血液与妖兽的血液有着根本性的不同,适用于人类的秘法,却未必适用于妖兽。因此,若是你能够根据自身血脉,创造属于你自己的秘法,那么这秘法,理论上也能对魃妖起作用。”说完之后,老者心头却是有些后悔,他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只是瞧着少年那期待的面孔,他终究还是不忍心,将自己的推测告知了少年。

听得老者所言,蓝枫眼睛越来越亮,心头激动起来。

虽然没有尝试过,但蓝枫却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办法绝对有效!

只是,他的笑容,仅仅是维持了不到三秒,便凝固了。

因为他忽然想起,秘法乃是比元技更为玄奥的存在,别说创造一门秘法,就是单纯学习一门秘法,都极为不易。

要创造一门秘法,难度之大,难以想象!

即便是那些超越了月级的超级强者,也极少有人能够创造一门元技,更遑论比元技还要珍贵还要玄奥的秘法?

显然,距离创造秘法,蓝枫还有一段极为漫长的路需要走。

在此之前,他只能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藏在心底。

在见得少年情绪有些低落之后,老者再次开口:“你不必太沮丧,以你的天赋,只要不发生什么意外,未来必然会取得了不起的成就。到得那时,你所能接触到的元技与秘法,多不胜数,且大多威力惊人。而且,秘法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复杂,或许等你见识多了,便能够轻易创造出一门适合自己的秘法……”

这一句开导,效果显然不错。

对于自己如今的天赋,蓝枫极为自信,纵使面对天下间最出众的天才,他也不认为自己会比对方差。

“当然,现在的你,还嫩了点,不要说创造一门秘法或元技,就是单纯的学习,都这般艰难……”似乎见不得少年这般得意,在少年还未来得及露出笑容之时,老者便又迅速泼了少年一头凉水,“等你什么时候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强者时,才有资格考虑这件事。”

被老者这一番言语搞得极其郁闷的蓝枫,不由得翻了翻白眼:“早晚有一天我会被你打击得没有一点自信……”

话虽如此,但蓝枫还是颇为感激老者,每当他取得一点成绩,略微有些得意忘形、沾沾自喜之时,老者都会适时地出现,用着不太中听的话语,将他点醒。

正是因为老者的存在,他才能够如此平静地面对自己所取得的耀眼成绩,从客观的角度审视自己,不断地弥补着自己的缺陷,时刻进步。

“若是连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了,那老夫便建议你趁早消停吧,老老实实窝在丰镇,或许更适合你。”老者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消停?

泥尘覆盖的大道上,蓝枫脚步微微一顿,旋即加快了速度,只是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冷意:“在敌人还没付出足够代价之前,我可没有资格消停。”

“擎天府,红仙……”

记忆深刻的两个名字,再度从少年口中蹦了出来。

森然恨意,在眼中流转着,蓝枫默默地道:“等着吧,用不了太久,我便会找到你,然后讨回属于我的血液,以及……尊严!”

“在没有突破元力境之前,你最好不要想太多。若你实在是精力过剩,不妨多学习一些元技和秘法,丰富自己的积累,待得某一天你的积累足够丰富,才能够创造出适合你自己的秘法。厚积薄发,讲的便是这个道理……”若是一个人的修炼动力仅仅是复仇,那么这个人或许会取得不错的成就,只是这个成就注定达不到巅峰,过千年的阅历积累,让得老者在这个问题上看得很通透,因此才会出言提醒。

显然,他不介意蓝枫保持着对敌人的仇恨,但却不希望蓝枫过于陷入仇恨之中。

复仇是蓝枫的修炼动力之一,但绝对不是全部,这一点,蓝枫自己也是十分清楚。

之所以这般疯狂地修炼,更多的是因为他渴望摆脱命运的枷锁,活出一个精彩的人生!

三年的折磨,让得他对于精彩、刺激的人生更加向往,这种渴望,甚至令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

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蓝枫迅速收敛了情绪,问道:“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以后又多了一个任务……学习元技和秘法?”

“不错,猛武学院之中,元技与秘法多不胜数,就看你有没有能力叩开这一座大门了……”老者淡淡一笑。

至于杨家的藏书阁……无论是老者,还是蓝枫,都未曾提起过。

显然,杨家藏书阁中那些绿色低阶、绿色中阶的元技,实在勾不起二人的兴趣。

一路沉思着回到小院中,恢复了平静的小院中,却是伫立着一道碧绿的身影。

“小妮子,你怎么来了?”颇有些意外地瞧了少女一眼,蓝枫讶然道。

从院门口忽然传来的声音,令得杨雪俏脸一喜,香风吹过,倩影朝着少年迎了过去,最终在少年身边驻足,紧张地道:“蓝枫表哥,你真的彻底康复了吗?”

瞧着少女紧张的模样,蓝枫心头颇为感动,他记得父亲蓝贤龙提到过,自己昏迷期间,小妮子每天都会过来探望数次,甚至最初那几天一直都呆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细心地照料自己。

清秀的脸庞之上露出宠溺般的笑容,蓝枫眨巴着眼睛:“放心好了,我不仅伤势痊愈,而且连修为都突破了哦……”

乌黑的秀发乍然一抖,少女吃惊地抬起头:“蓝枫表哥的修为又突破了……”

她隐隐记得,狩猎历练之后,蓝枫的修为便已经突破到了元气境六重,如今再次突破,岂不意味着,蓝枫的修为达到了元气境七重?

十六岁的元气境七重天才,十六岁的星级后期高手,在这小小的丰镇,可谓是史无前例。

“嘶……”

白皙的手掌捂住自己的嘴巴,少女乌溜溜的眼睛瞪得老大,美眸之中异彩大盛,无数的小星星弥漫其中。

经过这段时间前所未有的刻苦修炼,杨雪的修为终于艰难地突破到了元气境二重,这等修炼速度,已令人瞠目结舌,众星捧月般受尽赞赏、夸耀,然而与眼前的少年相比,却是瞬间显得黯然失色。

眼前这一个脸庞上挂着温和微笑的少年,所取得的成绩,着实有些惊世骇俗,如同天空悬挂的璀璨太阳,散发着无形却又刺目的光芒,让人不由自惭形秽。

突然之间,少女隐隐有一种感觉,自己与少年之间的距离,悄然间拉长了。

这种感觉,令得少女几乎快掉下泪来,心头没来由生出一丝自卑感,生平第一次,她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眼前这个身材单薄的有些过分的少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