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击杀月级巅峰高手/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视线之中不断放大的刀尖,让得蓝枫浑身毛孔骤然张开,仿佛陷入了呆滞一般,一动不动。

“唉。”一道微不可闻的叹息,自老者口中传了出来,在其透明的身影之中,一股玄奥的气息逐渐散发开来,那只枯瘦而苍老的手掌,散发着一道微亮的光芒,并被其缓缓抬起。

然而没等到老者的下一步动作,蓝枫犹如福灵心至般,心神一动,经脉之中残余的元气便陡然按照一条复杂的路线运行起来,速度之快,仅仅是半息之间便运行了一个周天。

就在元气运行一个周天之时,蓝枫身体周围的磁场顿时发生了惊人的转变,一股异常恐怖的吸扯力以其身体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去:“轰。”

紫色低阶元技—地狱牢笼!

伴随着这一股恐怖之极的吸扯力乍然闪现,来自周围那源源不断的气势压迫犹如遭受到致命打击一般,顷刻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华叔的气势锁定骤然之间被硬生生打破。

场中陡变的形势,让得老者那缓缓抬起的手掌,停在了半空,目光有些吃惊地望向少年。

“就趁现在!”

心中狂吼一声,蓝枫漆黑的眸子豁然睁大,陡然之间移动脚掌,在那刀尖离身体还有着一尺之遥时,将其避开。

“嘭!”凝聚于刀身的恐怖力量,在失去了目标之后,尽数释放在大地之上,让得大地犹如地震般剧烈震动起来,伴随着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自刀尖之处,蔓延至十多丈之外,沿途的巨树根根断裂,栽倒在沟壑之中,巨大的滚石也是朝着沟壑之中翻滚。

自沟壑之处跃起,华叔的身影稳稳地落在一旁的地面之上,眼眸骤然一缩,惊骇地望向不远之处颇为狼狈的少年:“你……”

当势不可挡的一刀竟是硬生生被少年避开之时,华叔古井无波的脸庞之上,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遭遇如此震撼之事,华叔那颗稳如磐石的心,终于是狠狠震动起来。

回想着少年身体之中刚才那一瞬间爆发的恐怖吸扯力,华叔眼瞳微缩,神色有些恍惚地呐呐:“那股力量……”

然而就在其心神震荡之时,蓝枫却是紧闭上双目,灵魂感知蔓延而出。

没等华叔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蓝枫眼眸豁然一睁,一道精芒自漆黑的眸子里掠过,那微微咧开的小嘴,露出紧紧咬着的牙齿,齿缝之中隐隐夹杂着一缕鲜红的血液。

拔剑术!

其小小的手掌包裹在追风剑的剑柄之上,并紧贴着剑柄微微一转,下一刻,其五指犹如钢铁一般紧箍在剑柄之上,“铮”的一声,追风剑在一道清亮悦耳的声音之中骤然出鞘,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乍然爆发。

这一剑,快如闪电,角度刁钻,不可闪躲!

这一剑,力量绝伦,犹如死神镰刀,不可阻挡!

昏暗的森林,骤然被一道犹如一轮烈日般刺目的剑光照亮,将震惊之中的华叔惊醒,目光朝着这个方向望了过来,略微浑浊的眼珠之中,倒映着这堪称惊艳的震撼画面。

“咻。”

只听得一道令人难受的犹如噪音般的破空声响起,剑光一闪而没。

大刀挥至一半,华叔的动作便停了下来,难以置信地低头望着胸膛之处那一道深入内脏的巨大血口,他张了张口,来不及说什么,一股股鲜血,便抑制不住地自喉咙之中狂喷而出,将泥土之上覆盖着的枯黄落叶尽数染红。

“这……是什么,元技。”眼睛死死地盯着少年,华叔断断续续地说完这句话,身体便无力地朝着地面栽倒下去,紧握在手中的长刀,在失去了主人的力量抓握之后,也是直直地坠落而下,斜插在松软的泥土之中。

寒风微拂,吹散了华叔身旁被鲜血染红的枯叶,却是未能吹散那浓郁的血腥味。

一代月级巅峰高手,将长眠于此。

“嘭。”

仿佛耗尽了身体之中最后的力量,蓝枫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枯叶之上,大口地喘着气:“呼……呼……”那张清秀的小脸,已是被豆大的汗滴覆盖,并且极为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待得老者回过神来之时,战斗便已结束了。

瞧着少年重重地喘着粗气,老者苍老的脸庞之上,表情仍旧是有些恍惚,他怔怔地道:“月级巅峰高手,就这么死了?”

没有理会震惊的老者,蓝枫犹自大口喘着粗气,贪婪地呼吸着寒冷的空气。

无奈地摇了摇头,老者苦笑着喃喃:“将地狱牢笼与拔剑术如此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你这小子,着实有些出乎老夫的意料。”然而在其苦笑之中,却是夹杂着一抹淡淡的赞赏。

虽然他将拔剑术传给了蓝枫,但后者能够将其用得如此巧妙,倒也没有埋没其心血。

略微休息了片刻之后,蓝枫强撑着疲惫的精神,盘坐起来,缓缓闭上双目,静静地恢复着体内几乎快被耗尽的元气。

游离在森林之中的浓郁元气,朝着蓝枫的身体汇聚而来,自周围无数毛孔与鼻孔之处涌入其身体的经脉之中,最终尽朝着丹田之内那一滴体积大减的元液涌去,让得后者的体积缓缓地增长着。

约莫一刻钟之后,蓝枫睁开了眼眸,缓缓地吐了一口浊气。

起身活动了一下略微僵硬的身体,待得气血贯通浑身各处,施展地狱牢笼的副作用被彻底消除之时,蓝枫方才舒了一口气,那苍白的小脸也是恢复了一丝血色。

目光扫向华叔的尸体,蓝枫心有余悸地道:“好险。”

这一战,可谓是他有生以来打得最艰难、最危险的一战,若非关键时刻灵机一动,恐怕如今死去的便是他自己了。

不过,这一战的收获却也同样超乎想象,地狱牢笼的神奇妙用,终于还是被他挖掘出来了。

“真没想到,地狱牢笼竟然能够打破敌人的气势锁定。”小脸上流露出一抹有些兴奋的笑容,蓝枫低声地道:“有了这一招,以后若是遇上强大的敌人,便能够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即便是月级巅峰高手,稍一疏忽,便可能被我斩杀……”

听得少年的自言自语,老者不由得翻着白眼道:“你小子莫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刚才被那家伙打得没有一点还手之力的,也不知是谁……”

“咳。”

干咳一声,蓝枫打断了老者的话语,讪讪地道:“我只是说说而已,又没真的打算去挑战月级巅峰高手……”

月级巅峰高手的可怕,他可是深有体会,虽然掌握着地狱牢笼与拔剑术这两大杀招,但他仍旧是没有把握能够将其斩杀,这次运气好,让其得手,但他可不认为自己每次运气都会那么好。

将静躺在地面的追风剑捡起,插入剑鞘之中,蓝枫回望了华叔的尸体一眼,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旋即转身便朝着来时的方向疾奔而去。

清瘦的小脸在疾奔刮起的寒风之中浮现起一抹冷厉的笑容,蓝枫朝着前方望去道:“你最好祈祷别被我遇上,须知,我蓝枫可是很记仇的!”

玄牛山下。

许久未等到华叔归来,王邝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不过一想到华叔的实力,那皱起的眉头又缓缓舒展开来,摇头喃喃:“那小子实力不错,华叔若要拿下他,想必也得费一点力气才行……”

被称作青叔的中年听闻此语,神色轻松地笑道:“少爷放心,华老大在日级强者手中都能撑过几招,这等实力,要收拾一个乡下小子,就如喝水般简单。依我看,华老大之所以这么久还没回来,多半是迷了路,毕竟,咱们不常来这边,就算迷路了也很正常……”

听着青叔的解释,王邝顿时彻底放下心来。

“要不我们还是别等华老大了,他若是迷了路,咱们在这岂不是白等一番?”青叔想了想,沉吟道:“趁着时间还早,我们大可多斩杀些妖兽,替少爷您挣得一些积分……”

有些犹豫地望了一眼森林深处,王邝迟疑地道:“我们不去找华叔了吗?万一他在深山里出不来……”

华叔虽然只是一个护卫,但其实力,在王家之中也是数得上号的,地位比之大多数王家旁系子弟还要高上三分,此次若非是怕王邝在外面遇上什么危险,王家族长也不会派出一个实力如此强劲的高手跟在其身边,护其周全。

因此,即便是王邝,也是不敢轻易得罪华叔,言语间也多是客气。

青叔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华老大虽认不得路,但却完全可以寻一条水源,顺着水源往下,便可走出森林,少爷大可不必担心。”

“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点了点头,王邝不再犹豫,转身便与青叔一同离去,若非担心此举可能会引起华叔不满,他早已耐不住寂寞,去猎杀别处的妖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