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流云宗【第二更】/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脚掌陡然释放一股狂暴力量,蓝枫的身影瞬息之间便掠至哀嚎惨叫的王邝身前,低头望着身体狠狠抽搐的王邝,旋即慢条斯理地道:“这一拳,是为杨战表哥打的。当初若非你让谢坤强邀杨雪表妹,杨战表哥便不会受伤。”

额头上冒出细密的冷汗,王邝咬着牙,艰难地道:“有、有种就杀了我!”

无视了王邝的话语,蓝枫平静地握起拳头,依靠着纯粹的肉身力量,一拳砸在王邝的左肩之上。

“咔嚓。”

熟悉的骨头断裂声再度响起,王邝几乎快痛昏过去了。

在其惨嚎声中,蓝枫面无表情地道:“这一拳,是为秦大哥打的。因为你,秦大哥身受重伤,至今未愈。”

此时的王邝,痛得甚至连话都讲不出口,身体的抽搐,几乎耗尽了他浑身的力气。

“嘭!”

“咔嚓!”

一拳将王邝的右腿硬生生砸得碎裂,蓝枫继续控诉着对方的罪行:“这一拳,是为我父亲、舅舅和表妹打的。他们才刚经历了妖兽暴乱,惊魂未定,便被你们抓来,遭受严厉的酷刑……”

“嘭!”

“咔嚓!”

这次,轮到王邝的左腿了。

而蓝枫的控诉,却是仍未停止:“这一拳,是为我自己打的。当日在玄牛山下,你不仅抢走我辛苦得来的猎物,还派出月级巅峰高手追杀我……”

听得少年如数家珍般搬出的理由,原本还略微有些同情王邝的人,却是沉默了下来。

便是秦德,也是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眼睛微眯着望向王邝:“这小子,嚣张程度只怕还在王都那些大家族的少爷之上!”

其余之人,也是纷纷地朝着王邝投以鄙视的眼神,尤其是围在广场周围的士兵,心头对于王邝愈发地瞧不起。这等畜生,有什么资格得到他们的同情?

四肢先后被废掉,王邝已是痛得声泪俱下,恨不得立即了结自己的性命,然而这般状态下的他,却是连自我了结的能力也是彻底失去了。

“当我与同伴们正冒着生命危险在横河对岸营救人族同胞时,你们这些畜生,却是在背后捅我的刀子!”讲到这句话时,少年那张清秀的脸庞之上,布满了狰狞杀意,喉咙之处,也是因暴怒而导致一根根青筋展露而出,那平静的漆黑眸子,变得森然无比,“你可知道,当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红石城时,没能够等来大家的感激,却反而等来父亲、舅舅与表妹被抓走的消息,是何等的心寒?”

这话几乎是在拷问王邝的良心。

虽然这话是对王邝说的,但周围的众人,包括秦德、偏将、医师,以及诸多的士兵,皆是不由得涌出一股浓浓的惭愧。

对于猛武学院的诸多学员冒险营救人族同胞之事,在场众人皆是极为了解,然而当这些孩子冒着生命危险在前线战斗的时候,他们却是连这些孩子的家人都没能保护好,自然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许多人都羞愧地低下了头,同时对王家的行为更是感到愤怒。

这个王家,着实太混账了!

别说四周之人,便是王家族人,心头也是涌起一股抑制不住的羞愧,来自周围的若有若无的异样眼神,甚至让得许多人都忍不住想钻进不远之处那一条巨大的沟壑之中。原本还愤愤不平的他们,在听得少年的一句句控诉之后,心头的愤怒已是被羞愧所替代。

待得此时,他们方才发现,自己的家族,竟是做出了这般不可饶恕之事!

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蓝枫收敛了情绪,神情再度平静下来,淡淡道:“最后一拳,是为我老师、疯子和青蒙打的。记住,下辈子学着低调一些,免得再惹上你自己承担不起的报复!”

低头瞥了眼仁翻白的王邝,蓝枫也不管前者是否听清了自己的话语,凝聚了肉身力量与元气力量的拳头,一寸不差地砸在其胸膛之处。

“嘭!”

“咔嚓!”

数根肋骨齐齐断裂的声音在拳头与王邝胸膛接触之处乍然响起,在爆炸性的元气力量冲击之下,被肋骨覆盖在内的五脏六腑犹如凄艳的花朵一般,骤然炸裂,让得王邝体内循环的血液倒灌,旋即在一股强大的压力之下,自七窍之处疯狂地溢出。

承受着人生以来最为剧烈的痛苦,王邝眼瞳瞬间缩成针眼大小,艰难地张了张嘴,旋即眼瞳逐渐地失去了焦距。

凛凛寒风中,蓝枫的身影显得异常孤独,与这周围的世界,格格不入。

过得半晌,蓝枫缓缓吐了一口气,望了一眼四周横七竖八的尸体,旋即转过身,朝着蓝贤龙三人所在之处缓步而去。

王家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自然是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

瞧着情绪略微异常的蓝枫,蓝贤龙、杨逍与杨雪眼中皆是浮现一抹担忧。

“枫儿。”

“小枫!”

“蓝枫表哥!”

听到三人的声音,蓝枫抬头望了一眼,旋即挤出一抹笑容:“我没事,不用担心。”

转过头,蓝枫朝着秦德说道:“伯父,劳烦你派人将老师他们送回猛武学院吧。”

“好。”

点了点头,秦德便偏过头对着身旁的偏将吩咐道:“这事儿交给你了,记住,让他们动作轻点,别碰着秦长老几人的伤处……”

中年偏将微微低头,沉稳地抱拳道:“诺。”

望着数位士兵小心翼翼地将秦长老三人抬走,压在蓝枫心头的巨石,仿佛也一起被搬走了一般,沉重的心情,也是得到些许缓解。

“父亲,我们也走吧。”行至蓝贤龙身旁,蓝枫小心翼翼地扶着蓝贤龙的手臂,低声微笑道。

沉默了一下,蓝贤龙点点头,对着杨逍、杨雪道:“族长,雪儿,咱们走吧。”

然而几人才迈出数步,一道意外的声音却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等等!”

脚步微顿,蓝枫闻声望去,瞧着开口的中年,若是他记得不错,此人应当是不久之前站在王天罡身旁左右的两个中年之一,似乎与王天罡乃是同一个宗门之人,一想及此,蓝枫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略微思虑了一下,蓝枫沉声问道:“怎么,你是想替王天罡那老狗报仇吗?”

闻言,中年顿时脸庞一僵,干笑一声:“不敢,不敢。”

“那你还有什么事?”眉头挑了挑,蓝枫疑惑地问道。

“倒是没什么大事,只是想认识一下你。”犹豫了一下,中年硬着头皮道:“我是流云宗外门副执事金鑫,旁边这位是我同门师弟彭明远,也是流云宗外门副执事。小兄弟今后若是有空,可到流云宗做客,我们师兄弟二人,定扫榻以待!”

此话一出,周围众人顿时震惊地望着他,脸色剧变。

秦德的眸子也是骤然一缩,脸色极为凝重地注视着二人,眼底深处,涌出一股浓浓的忌惮。

所有人似乎都被流云宗的名头吓得心头狠狠一震,呆立当场。

“流云宗么?”沉吟了一下,蓝枫惊讶地瞥了二人一眼,语气颇有些意外地问道:“你们是流云宗外门副执事?”

在青州大陆呆了十多年之久,蓝枫自然是听说过流云宗的大名。

流云宗乃是青州大陆的赫赫有名的大宗门,位居大陆十二宗门之列,这等恐怖的庞然大物,综合实力还远在擎天府之上。如果说擎天府是北州域诸国境内的顶级势力,犹如巨无霸般的存在,那么流云宗便是整个青州大陆的顶级势力,拥有着异常惊人的恐怖能量。

在得知二人的身份之后,蓝枫心头倒吸了一口凉气,漆黑的眼眸之中,掠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凝重。

流云宗这般恐怖的宗门,由不得他不为之动容。

在流云宗面前,如今的蓝枫,犹如一只渺小的蚂蚁,翻手覆手,便可轻易镇压!

“不错,我们师兄弟二人的确是流云宗外门执事!”提到流云宗,金鑫的底气顿时成倍地暴增,脸庞上也是流露出浓浓的自豪,流云宗外门执事的身份,是其心头永远的骄傲。

略微沉默了一下,蓝枫望了一眼广场中央那一条贯穿府邸的巨大沟壑,王天罡的身影在脑海之中闪现而过,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方才强心压下心头的震惊,缓缓地问道:“王天罡也是流云宗之人吗?”

“王执……王天罡是外门执事之一,地位还在我们师兄弟二人之上。”

瞧着少年突然变得极为难看的脸色,金鑫急忙地解释道:“小兄弟不必担心,王天罡虽是外门执事,但外门执事实际上多达数千,地位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高,何况外门执事常有伤亡,死一个王天罡,对我们宗门而言算不得什么。宗门绝不会为了一个王天罡,而得罪小兄弟,以及……小兄弟背后那位神秘老师!”

其身边的彭明远也是赞同地点头道:“金师兄说得不错,我们流云宗定不会为王天罡之事为难小兄弟。”

此时的二人,心头极为紧张,生怕惹怒眼前这位少年……背后的那位神秘强者。

虽然少年不久之前展现出接近地级的实力,但却还不至于让得他们二人忌惮,毕竟,身为流云宗外门的副执事,他们拥有着地级初期的实力,远非少年所能抗衡的,他们真正忌惮的,乃是少年背后那一位神秘之极的老师,那位疑似神级强者的恐怖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