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惊人变化/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猛武堂中与季枫二人闲聊了片刻,蓝枫又兑换了三块血火木,瞧着积分册子上那可怜的两位数积分数字,升入高年级的念头顿时更加强烈了。

“咦,你兑换这东西干嘛?莫非你也是炼丹师?”瞧着少年兑换的血火木,季枫好奇地问道。

目光不经意扫了四周一圈,蓝枫低声道:“我自有用处,现在不方便说。”

留意到周围众人的目光,季枫没有追问下去,笑着点点头:“看来你身上藏着不少秘密啊!”

“听你的意思,莫非你是炼丹师?”眨巴了下眼睛,蓝枫饶有兴致地道。

闻言,青蒙哈哈大笑道:“蓝枫,你未免太孤陋寡闻了吧?季枫可是大名鼎鼎的炼丹师,整个猛武学院,怕也没几个人不知道。他不仅是炼丹师,而且天赋还不低,如今已是二星药医级别,离三星药师也相差不远了……”

“青蒙,别说了。”

眼睛狠狠瞪了青蒙一眼,季枫目光移到蓝枫身上,尴尬地道:“别听他瞎胡说。我离三星药师还远呢,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达到那个层次。所谓炼丹师,还是往我自己脸上贴金的说法,实际上我现在最多只能勉强称作伪炼丹师。”

“二星药医么……”蓝枫略微沉吟,旋即微笑道:“也不错了。”

炼丹师无疑是一个极为烧钱的贵族职业,对于学习者的天赋与财力皆是有着异常苛刻的要求!

二星药医,在地位上,甚至还在二星铁匠之上。

回想起当初季枫索要月级后期妖兽啸月虎尸体的举动,蓝枫隐约猜到了其目的:“上次你要去的啸月虎尸体,就是用来炼丹的么?”

对于此事,季枫没有隐瞒,笑着点头道:“是啊,啸月虎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妖兽,全身皆可入药,可惜我的能力不够,好多材料都浪费了。若是换作一名三星药师,估计能炼出不少好东西来……”

在屋内聊了片刻,三人各自告辞离去。

约莫半刻钟之后,蓝枫踏着慵懒的步伐,回到了宿舍小院。

取出钥匙打开门锁,蓝枫径直地走向卧房,一眼便瞧见木榻之上那酣睡的婴孩。

清秀的脸庞微微愣了愣,蓝枫略微呆滞地注视着酣睡的婴孩,惊愕地揉了揉眼睛之后,嘴巴微张:“这是什么情况?”

漂浮在其身旁不远之处的老者,在瞧得婴孩的模样之后,同样是有些愕然:“这个,老夫也不太清楚。”

婴孩仍旧是那个婴孩,然而在蓝枫离开的短短一个时辰的功夫之中,竟是硬生生长大了一圈,观其模样,几乎与两三岁的小孩无异。

二人面面相觑,震惊得久久难以回神。

沉默许久之后,屋内的安静,方才被蓝枫率先打破:“老师,您不觉得这事儿处处透着诡异吗?”

一会儿功夫便从一个看上去一岁多的婴孩,长成两三岁的孩子,如此之事,单是在脑子里想一想,便让得人毛骨悚然。

苍老的脸庞一僵,老者迟疑了下,皱眉沉思道:“从第一眼见到这娃娃起,老夫便察觉到他的不凡,但也没料到在他身上竟会发生这般离奇之事。”

“那咱们接下去怎么办?”蓝枫有些犹豫。

“怎么办?难不成你还想将其扔掉?”没好气地瞥了少年一眼,老者淡淡道:“再说,就算老夫让你将其扔掉,你舍得吗?”

听得此言,蓝枫苦笑的脸庞顿时一僵,眉头缓缓皱起,旋即轻吐了一口气,有些艰难地张口:“似乎,有些舍不得……”

“那不就得了。”

“可是……”脸庞一红,蓝枫支支吾吾地道:“您就一点都不担心发生什么意外么?”

面无表情地扫了少年一眼,老者脸庞之上浮现一抹自傲,淡淡道:“有老夫在,你怕什么!”

瞧着老者那自信的脸庞,蓝枫沉默了片刻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那好,此事便听老师的。”

听得这句仿佛有些不情愿的话语,老者翻了翻白眼:“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在老夫面前卖乖,须知,留下这娃娃,于老夫而言,可没半点好处,你小子不感谢老夫便罢了,还摆出这副脸色……”

被老者的目光盯得尴尬地低下头,蓝枫讪讪笑道:“这个……咳……谢谢老师!”

确定了婴孩去留的问题之后,蓝枫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老师,我总感觉,这小家伙不太像人类,甚至……可能根本就不是人类。”

无论是以矿石为食,还是这般惊世骇俗的成长速度,抑或那异常恐怖的肉身、修为,都无法将其与人类联系在一起。

“你的猜测不无道理。”

目光微凝,注视着酣睡的婴孩,老者砸了咂嘴,旋即沉吟道:“在咱们华夏,自古便有草木精怪化身为人的传说,而在这青州大陆,亦是存在着神级妖兽拥有着化身为人的能力的传说,这娃娃身体之中蕴藏着一股骇人的能量,说不定还真可能是某种妖兽化身所致。当然,青州大陆广博无边,单是人族,便存在着不计其数的民族,每个民族,都拥有着各自的特定,这娃娃说不定也是某种稀有而强大的民族之人。除了以上两种可能,还存在着另一种可能,那便是……这娃娃获得某位强大存在的传承。”

这一番推测,几乎将所有的可能,全都囊括其中。

至于木榻之上那酣睡的婴孩,究竟是哪种情况,却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甩了甩头,老者收敛了思绪,微笑道:“虽然不知道这娃娃属于哪种情况,但可以肯定的是,如今的他,已算不得普通人族,称之为异种生命,也毫不为过。总之,你今后别用寻常眼光视之,在他身上,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闻言,蓝枫苦笑道:“就连眼下这种离奇之事都被我遇上了,我还能以寻常眼光看待他么?”

“行了,你也别胡思乱想了,这事儿对你而言,其实未必是坏事。”见得少年好奇地望着自己,老者捋了捋白须,淡淡一笑:“这娃娃长得如此之快,或许过不了多久,就算将他放在流云宗与那些妖兽面前,怕也没人再认得他,省得你一天担惊受怕。而且,再过些日子,你便可传授其元气与肉身力量的运用之法,将其一身蛮力,转化成为真正可用的战力!”

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蓝枫眼睛微亮:“听上去似乎还不错。”

花费了不少心思开解少年之后,老者又恢复到那一副慵懒的模样,缓缓闭上浑浊的眼眸,摆摆手道:“上次在王家消耗的能量还未补充回来,你小子没事别来打扰老夫,老夫还想多过几天清静日子呢。”

瞧得老家伙这般懒散的模样,蓝枫抱怨地撇撇嘴,小声嘀咕:“谁让你不教我如何炼制凡器?若是我学会了,你不就能通过吞噬凡器的精魄,快速恢复过来么?”

眉头皱了皱,老者的眼睛裂出一条缝:“你小子在嘀咕个什么?”

“没什么,就是寻思着再练习练习锻造,巩固基础。”当着老者的面,蓝枫只得干笑一声,口不对心地道。

狐疑地打量了少年几眼,老者自然是听出了少年的言不由衷,却也没说什么,再度闭上双眼,老者淡淡道:“你若真能这么想,便是最好不过了。”

瞧了瞧闭目酣睡的一老一小,蓝枫眼角抽搐了下,旋即无奈地苦笑一声,转身朝着屋外走去。

来到酷热的院子里,蓝枫取出一整套炼器器具,以及体积颇大的火炉,旋即又从屋里搬来一些在猛武堂兑换得来的锻造材料。

将除地狱牢笼之外的两门元技修炼到圆满之境,蓝枫终于能够腾出更多的时间,用于元气修炼与锻造练习上,无论是元气修炼,还是锻造练习,他都极为认真,没有丝毫的懈怠,因为这两者皆是关系着为其父亲炼制丹田之事,为了将成功率尽可能地提升上去,他自然是不敢懈怠。

自开始学习锻造起,一年半以来,他几乎从未中断过锻造的练习,长久的坚持,也是令其基础夯实到甚至有些恐怖的地步。

熟练地点燃火炉,一股腾腾的热浪,霎时间让得这这炎炎烈日之下的地面温度剧增。

待得火炉各处均匀受热一遍之后,蓝枫将锻造材料置入火炉之中,自其掌心喷发而出的炽热火焰,乍然一亮,在此之后,火炉之中的温度,也是以惊人的速度节节攀升,片刻的时间,便是达到一个惊人的程度,单是那炉壁散发而出的余温,都是给人一种滚烫的感觉。

深深吸了一口略微灼热的空气,蓝枫平静地控制着体内元气的流动,进而控制火焰的输出,使之始终处于某个平衡的界限。

“锻造精品武器的材料,确实比粗铁矿更难提炼。”

略微皱了下眉,蓝枫缓缓吐了一口气,尽管已经将霸火决修炼到了圆满之境,然而这等温度,依旧是须得耗费不短的时间,方才能提炼出材料之中的精华,按照这样的规律,想必那些炼制凡器的材料,更加难以提炼。

隐约意识到炼制凡器不似自己想象中那般简单,蓝枫心头翻滚的急躁情绪,顿时间平复下来。

他可不敢用那半吊子的炼器手段,去为父亲炼制丹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